极品相师

0077 亲生父亲

0077 亲生父亲2017-11-11 22:18:3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皮肤的变化,方琳就算再如何怀疑许半生的目的,也知道自己的确是出现问题了。而且,除了许半生说的那个原因,几乎没有可能是别的原因造成的。

    方琳的脸色变了,以往练功的时候,虽然觉得这个部位有些不同寻常,可是,这种感觉更像是身体里新开辟了一条内力流动的通道一样。方琳并不觉得这是自己走错了路的缘故。

    有些感觉上的东西,本就做不得准,体内气息的流动也本就会随着内功的进展而发生变化。但是看到皮肤上的变化,任何人都会明白,这一定是出现了问题。

    “真的必须放弃那门功法?”方琳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许半生微微颔首,他知道,在尝到了甜头之后,任何人都会舍不得就此放弃。

    “这门功法主淫,你对于男人的需求,多数是由于这门功法而来。任何事情,过度都会对身体产生损伤,只不过在一定的阶段之内,其损害不会显现的那么明显。无论正邪功法,其实都是个采纳的过程。所不同的是,正统的功法采纳的是天地的力量,讲究借势而为。而所谓邪功,是疯狂的攫取,违背天地之道,终究有一天是会产生反噬的。”

    方琳不用多想,也清楚自己体内的变化的确就是因为修炼这门邪功的结果。而且,她开始对男人有一种近乎渴求的*,也是在修习这门功法之后。在此之前,方琳当然也会有*,但那是正常的*,看到优秀的男人会心动,在某些日子会对男人有特别的需求,但却绝不像现在这样,一天没有男人就会觉得难受,*几乎是随时随地都会出现。有时候,上个厕所或者洗个澡,都能让自己产生强烈的生理冲动,似乎非要找个男人慰藉一下自己才行。

    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方琳点点头,难得的没有露出任何的妩媚之态,郑重的对许半生说:“多谢,许少。那幅启功先生的字,归你了。”很显然,再珍贵的东西也比不上自己的性命,当明白了许半生并非危言耸听之后,方琳已经决意放弃这门邪功,她知道,许半生这等于是救了她一命。

    许半生并没有任何欣喜之色,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把刚才帮方琳脱下的上衣拿了过来,递到她的面前,道:“穿上吧。”

    可是,方琳接过了衣服却并没有立刻穿上,而是依旧半裸着身体,凑到许半生的身边,将自己胸前的两团半圆挤压在许半生的背部,无比诱惑的贴着许半生的耳朵说道:“许少,你就真的不想跟我……我对你可是真真切切的动心了。”

    许半生丝毫不为所动,道:“你穿好衣服,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件事要对你说。”

    方琳一愣,不敢怠慢。穿好了衣服之后,方琳问道:“许少还有什么事儿?”

    “发现你修习的邪功只是意外,你眼角纹路散乱,鼻翼旁多了一道刻痕,这都是至亲之人罹遇灾祸的表现。所以刚才我才要看你掌间纹路,查你气血。琳姐你的亲生父亲身体应该出现了一些状况吧?”

    方琳一愣,随即摇头道:“我父亲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我说的是亲生父亲。”

    方琳一愣,随即大感不悦,许半生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等于是在骂她母亲偷男人了。

    “根据你的面相手相等等显示,你的亲生父亲在京城。我想,那位或许会给你一个解答。那幅字我收下了,若琳姐能找到你的亲生父亲,他的病痛我会帮其医好,这就算是我还了你的人情吧。若你们父女不能相认,或者他的病痛不需我出手,我还是欠你一个人情。”说罢,许半生缓步走向门口,拉开门回到那个叫做“仙”的包间里。

    方琳却留在房里,久久的愣神,难道,自己的父亲真的另有其人?

    换做从前,方琳肯定是对此不屑一顾的,根本就不会相信。但是现在,许半生已经足够表现出他的神奇,这个少年看起来身体孱弱,可刚才他对方琳出手,方琳几无还手之力,好歹方琳也是舌之境的高手啊。不过号了号脉,就知道她修炼了邪功,而且诊断如此神奇。

    “师父从前提到过,修道并非全是迷信,其中也真的有可以沟通天地之人的。命理推演虽然看似神奇,其实也只是一种根据表象进行推演的产物罢了,只不过这其中的联系无法被科学所证实,所以一起被打到封建迷信中去。师父当时说,哥白尼提出日心说的时候,也被斥之为邪祟,可之后却被证实这才是科学,命理推演或许也是如此。难道,我的亲生父亲真的……那岂不是说母亲当年回到陇山之前,就已经怀上了我?”

    方琳陡然意识到一个让她有些惶恐的答案,若许半生所言不虚,那位大领导很有可能就是她的父亲。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位大领导对她比对自己的亲生子女还要好,而那位大领导和她的母亲虽然年纪上差了不少,可是真要发生关系也不是没有可能……

    方琳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她开始茫然,喊了这么多年叔叔,在心里其实早已将其当做父亲那样对待,在外人眼中,自己和那位早已情同父女,可他从未提出要收自己做义女,自己也没想过要拜对方为义父。难道,这就是因为他根本早就知道自己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根本就不考虑结干亲这事儿?

    仔细的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果如许半生所说,左右眼角的纹路并不一致,右眼眼角的纹路有些凌乱,而左鼻翼旁的确多了一道很扎眼的刻痕。女人都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的,眼角的纹路暂不去说,鼻翼旁的刻痕实在太破坏容貌了,若是早就存在,方琳绝不可能不知道。

    痴痴愣愣的在包间里呆了半晌,方琳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许半生不是说自己的亲生父亲生病了么,只需要问一下他的身体如何,岂不是就可以知道他是否自己的亲生父亲?

    不知不觉之中,方琳其实已经完全相信了许半生的话,她现在考虑的只是谁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根本就没有去思考,自己的亲生父亲根本就是那个陇山的小人物。

    急忙掏出电话,可能是因为心绪太乱,方琳甚至把手机掉在了地上。捡起来的时候,屏幕已经摔碎了,幸好还不影响拨打电话的功能。

    电话直接打到了那位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大领导的私人手机上,他的秘书一看是方琳的电话,立刻把手机递给了大领导。

    “首长,是方琳的电话。”

    大领导还在伏案工作,闻言摘下脸上的老花镜,接过了电话。摁下通话键的时候,脸上立刻出现了关爱的笑容。

    “琳儿,是不是又惹什么祸了?”

    看着大领导对方琳的语气完全就只是个普通老父亲的样子,他的秘书也不禁摇头轻叹,大领导对自己的儿女都很少这样,这位方琳大小姐还真是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分。

    方琳听到大领导中气十足,心里不免有些疑惑,便道:“我哪有惹什么祸,叔叔你最近身体都好吧?”

    大领导一愣,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哎哟,我家琳儿会关心人了,你放心,我身体一直都还不错。怎么会突然想起问我这个问题?”

    方琳知道大领导不会骗自己,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情同父女,真要是大领导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方琳肯定会心急如焚。

    “就是突然觉得心绪不安,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亲近的人出了事一样。叔叔你知道的,我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就只能是你了。我有些担心……”

    大领导闻言也是一愣,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秘书,挥了挥手,秘书心领神会,立刻退了出去,小心翼翼的帮大领导关上了房门。

    “我的身体一直都还不错,前几天出去访问了一下,琳儿你不要瞎想。”

    似乎从大领导的语气里听出点儿不自然,方琳的眉头皱的更紧,她心里出现了一种极其异样的感觉,不会真的让自己猜中了,大领导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吧?可是许半生绝不会乱说话,他乱开这样的玩笑对他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而且,他如果是想要那幅字,现在他已经达到目的了,没必要再扯什么亲生父亲身体有恙这样的事情。

    “叔叔,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

    “我身体很好啊,哦,还在工作,晚饭还没吃呢。我这就让他们安排。”

    方琳心里又出现了另一个想法,或许,自己的父亲不是大领导,而是另有其人?但是,大领导必然是知情的,他也受到了那人的嘱托,加上和母亲的关系本就情同姐弟,所以才会对自己格外的好。

    这些年来,方琳也并不是没有想过,就算是大领导一家受了自己外婆和母亲太多的恩情,把自己当成女儿看待可以理解,可对她的宠爱甚至超出了对亲生子女的关爱,这总归还是有些不正常的。

    之前想不明白,现在许半生却说她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难道,那个人是比大领导更加位高权重之人,两相叠加,所以大领导才会对自己好到如此地步?

    “叔叔,我父亲究竟是谁?”方琳迟疑着,终究还是问出了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