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78 好自为之

0078 好自为之2017-11-11 22:18:5Ctrl+D 收藏本站

    电话那头沉默了,只剩下大领导沉重的喘息声,半晌都没有说话。

    “琳儿,你父亲已经去世好几年了,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大领导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主要是这个问题太过于冲击心灵。他虽然官居极品,可总也是个有着正常七情六欲的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做到无懈可击。对于方琳,他是没有分毫戒心的,陡然被如此追问,出现一些恍然也是正常。

    大领导的短暂沉默,让方琳更加确信许半生说的不错,她的亲生父亲的确还活着,而且可能真的出现了身体上的大问题。虽然自己和那个男人从未见过面,但他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大领导能对自己这么好,肯定也有那个男人的一部分意志包含在内。方琳又岂能不为其担忧?

    “叔叔,您不要再瞒着我了,我的亲生父亲是不是另有其人?而且,他现在是不是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大领导再度陷入沉默,他不知道方琳为何会问起这些,但是从她的话里,似乎她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最为关键的,是方琳一语中的,那个人,的确现在情况堪忧。前些日子还好端端的,病痛虽然不断,可总也只是因为年纪的缘故。这次的病倒,突如其来,而且医生们尽皆束手无措,甚至连病因都找不出来,这也是让大领导极为揪心的事情。

    不管方琳是怎么知道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似乎也是该告诉她了。她的父亲如今病入膏肓,生理机能几乎只是靠仪器支撑,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或许,在弥留之际,他也会希望听到方琳喊他一声“爸爸”吧。

    站起了身,大领导也同时下定了决心,他慢步走到窗边,拉起了窗帘,然后低声对方琳说:“琳儿,你立刻赶来京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这话,无疑是已经承认了,方琳的父亲的确另有其人,许半生的话再一次应验。

    不用大领导解释什么,方琳也知道,他必然是在电话里不方便多说,若是让外界知道那个人的身份,或许不会比让人知道方琳是大领导的私生女引起的震动小。

    “我这就过去。”方琳二话不说,挂断了电话。

    抓着手机走向“仙”包间的路上,方琳在想,这个许半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若真的是算出来的,那岂不是说明他已经拥有通神之能了?

    包间里的酒菜已经上齐了,不过四人都没有动筷子,主人没来,怎么方便吃喝?

    “许少,我现在要去京城,您可否与我同行?”方琳一进包间,就直接问到,或许也觉得有些失礼,便又对其他三人说道:“突然有些急事,必须要立刻赶往京城。这件事只有许少能帮得上忙,妙然丫头,很抱歉,这饭我无法陪你们吃了。你们自便就好。”

    之前许半生回到这里,夏妙然虽然问了他,但是他却没有多说,只是说已经解决了,方琳应该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而具体的过程一点儿都没透露。眼见方琳情绪上明显出现了极大的波动,显得极其的着急,夏妙然越发狐疑。

    三人都将目光投向许半生,可是许半生却拿起了筷子,夹了些菜,放进嘴里,慢吞吞的咀嚼着。似乎浑然没有将方琳的焦急当回事。

    “琳姐稍安勿躁,事态暂时不会恶化,而且我不方便离开吴东太久,这场京城之旅我是无法与你结伴而行的。先吃饭,吃完之后你再去京城不迟。等到你的疑惑尽皆解开之后,我会告诉你下一步该如何继续。”

    方琳现在哪有心思吃饭,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京城去才好,心中不免有些恼怒,许半生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急成这样了,你看不出来么?吊胃口也不用在这样的时刻吧?

    许半生好似看出她的心思,平静的道:“你现在着急起不到任何作用,越是遇到大事,就越要保持冷静。你需知道,你此刻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失态的发展,既然已经选择了相信我,那就要坚信到底。先吃饭,好么?”

    方琳的娇躯陡然一震,许半生的话仿佛洪钟大吕,让她纷乱的大脑仿佛瞬间冷静了下来,心里也很奇怪的仿佛平静了许多。

    鬼使神差的,她缓缓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但是在拿起筷子的一瞬间,方琳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许少,我……”

    许半生摆摆手,风轻云淡的说:“不必过于挂心,我既知前情,便可控后果。”

    在此刻,许半生哪里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分明就是个已经得道成仙的高人做派。李小语自不需说,她本就知道许半生是何等人物,太一派的掌教真人,在道门里绝对是人人都心生敬畏的人物,石予方没有李小语对太一派的了解那么多,可许半生治好了他的父亲,又是他师叔的身份,石予方对许半生的尊敬那是由心而发的。

    夏妙然也感觉到许半生那超然的气度,就仿佛纵观沧海风云,桑田变迁,历经数十世才能达到的豁达。世事了然于胸,又如中流砥柱一般不可撼动,任何人面对他,都只能跟随他的意志。

    方琳则是呆住了,许半生的气势倒是有八成以上都是对着她来的,在这样的威势之下,方琳除了老老实实的夹上一筷子菜,味同嚼蜡一般的咀嚼,根本就生不出任何反对的心思。

    整个包间的气氛有些微妙,每一个人都被许半生超然的气度折服,这一顿饭,吃的竟然连一句交谈都没有,直到许半生已经吃饱,放下了筷子,其余几人才恍惚回过神来。回想刚才种种,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琳姐不妨查查高铁的票,我送你去火车站。”许半生也不管其他人有没有吃饱,只是站起身来,他现在提出的建议,已经绝不会有人质疑了。

    方琳赶忙站起身来,若不是刚才许半生那句话将其折服,她早已按捺不住,现在许半生既然让她订票,她哪里还能坐得住?

    立刻吩咐下去,不过下趟楼的时间,高铁票已经订好了,考虑到去火车站需要的时间,买了一张四十分钟以后的票。

    “我坐琳姐的车,小语你先把妙然和予方送回去,然后到火车站接我。”

    许半生猫腰钻进了方琳的车中,双眼直视前方,等待着方琳亲自驾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上了江心洲大桥,方琳满肚子话要问,可却不敢多说,只能耐心的等待许半生的开口。

    “琳姐刚才想必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此行京城,一切答案都会浮出水面。也不过就是半夜时分的事情,你不必过于焦躁了。”许半生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轻轻的搭在方琳把在方向盘上的右手之上,轻轻一握,却有一股柔和的气息从方琳的手背直透她的手臂,缓缓上溯,仿佛在她心中注入了一股清凉的力量,让方琳焦躁而迷茫的心绪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对于许半生的实力,方琳再度有些了解,她不禁为自己之前对许半生那些****的幻想而感到自惭形秽。

    “许少不能随我一同去一趟京城?”

    许半生笑了笑,缩回手,道:“你亲生父亲的情况虽然不妙,不过暂时还无大碍,要相信现代的医疗手段,保他暂时无虞,应当没有问题。待你一切疑问都已经解开之后,再与我联系,那时我会安排下一步。”

    方琳对于许半生已经不敢再有任何反驳了,点了点头,道:“好,一切按许少的吩咐。”

    手里拿着那只装有启功先生绝笔真迹的锦盒,许半生感受着锦盒之中丝丝的气场波动,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将心思彻底沉浸到这幅字的气场之中去。

    到了火车站,许半生随方琳一同到了候车大厅,经由贵宾通道提前来到了站台上。

    感受着远方高铁列车驶来带来的冷风,许半生对方琳说道:“此行不会有什么波折,但是那门功法,你切记要断除,再不可沉迷其间。歪门邪道终不长远。切记切记。”

    方琳点了点头:“许少放心,以前是不知厉害,如今既然已经知道这门功法有损无益,我自然不会继续下去。”

    许半生缓缓颔首,但是心中却是微微一叹。从他给方琳所做的推演来看,方琳命中有一个大劫,正是因为这门功法。现在方琳虽然答应了,可她究竟能否做到,还是未知之数。如若能够成功抑制心中的*,从而真的放弃这门功法的修习,方琳的命途将会有一个重大的改变。可许半生却觉得,十之有九,方琳是抵抗不住男女之事的诱惑的。而若是频繁的行男女之事,这门功法还是会不知不觉的自行运转,这并非方琳所能控制。除非她能暂时摒弃男女之事,才有可能真正断绝这门功法的作用。

    只是,谈何容易?

    时也运也命也。

    世间之事,即便知晓后果,也并非都能避开的,否则就不叫做命了。许多事,明知会结恶果,却依旧无从避免,这才是人类。

    也正因知道方琳迟早会遭到这门功法的反噬,许半生才没有询问她关于这门功法的来历,等到方琳命中大劫来临,再问不迟。哪怕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也需要因势利导,而不能强行违天。应劫或破劫也唯有劫到才能见机行事,提前挡劫终究有违天命。

    方琳上车前,许半生在她的肩头连拍三记,道:“好自为之。”方琳不解,许半生却已经飘然转身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