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79 生的意义、死的归属

0079 生的意义、死的归属2017-11-11 22:18:6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后座,许半生看了看正开车的李小语。

    两人见面之后一句话都没说,一月时间,两人早已培养出足够的默契。

    “想问就问,我早已说过,凡事要顺心而为,既然心中有所想,便要解决了它,以后再不可这样积结在心里了。”

    李小语明显放缓了车速,似乎有些小女孩子赌气般的说道:“其实也不是有问题,就是想不通。这样的一个女人,你为何要帮她?”

    许半生笑而不语,李小语又道:“我知道你肯定要说什么因果,所以我懒得问。但是我就是想不通。”

    “不喜欢方琳?”许半生这时候才笑着开口。

    李小语哼了一声,没回答,态度却极其明显了。

    “想必妙然也不大喜欢她,予方更是如此。”

    李小语听了这话,好看的眉尖微微蹙起,问道:“难道你喜欢她?”

    许半生还是笑着,缓缓的说:“我倒是没什么喜欢或者不喜欢,对方琳如此,对其他人也如此。按照正常的情绪,我应当不喜欢许中谦,还有朱桐之类的人,我都应该保持反感的情绪。在某一个瞬间,我也的确产生了这样的情绪,可过后,这样的情绪就被取代了。若我和你们一样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自然应当拥有喜欢或者厌恶这样的权力。但是我没有。因为我和你们不同,我是连天道都不知道的特殊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我都不能算作是一个人。”

    这些日子,李小语也知道了许多关于许半生的事情,逆天改命以及他入世的目的,基本都知道了。

    许半生这番话,别人听不懂,但是李小语却能明白他的意思。

    “纵然天机被蒙蔽,可你怎么会不是人呢?你分明就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呼吸正常,生命迹象明显。拉着你的手,能感觉到你的心跳,抱着你,能感觉到你的温度。”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这就是你们眼中的我和我自己眼中的我的不同。如果世间之人有个名册,那么显然我是不在名册之上的。也许我是鬼,也许我是仙,甚至我可能是跟天道完全相等的存在。它无法感应到我,我能借助的天地力量也必须经由你们这些人才能完成,单凭我自己,是无法感应天道的。这就是我无比重视因果的原因,没有这些因果,就无法证实我的存在。只有在产生欢喜或者厌恶的那一瞬间,我立刻做出决定,以因导果,才能让我眼中的自己不是一团虚无。我的存在,需要借助你们,借助我接触到的每一个人的存在来证明。”

    李小语听不懂,她无从感受许半生的心理,但是她却知道许半生的艰难。

    “那么方琳在你眼里是什么?”

    许半生微微有些出神,很快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说:“你需要关心蚂蚁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么?”

    李小语茫然的摇头,根本不知道许半生在说什么。

    “我们眼中的蝼蚁,其实和天道眼中的我们毫无二致。天道是不需要喜怒哀乐的,它不会因为方琳的放浪而厌恶她,也不会因为有人日行一善而喜欢那人。我和这个世界之间不存在因果联系,必须由我自己来建立,所以我从某个角度来说,和天道一样,不会因为方琳曾经的作为对其厌恶,我只需要借助这件事和这个人,与我建立足够的因果联系便可。”

    “那么天道有什么用?善不奖恶不惩,那为何还要劝人为善?”

    “天道的作用在于维持平衡。世间若没了恶,也便没了善,没有厌恶,又何来欢喜?任何一种恶的存在,都是为了保持善的存在。西方有个哲学家曾经说过,存在即合理,这是他感应到天道得到的体悟。从维持平衡的角度而言,恶甚至比善更加重要,一恶往往引数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我道教至典中的话,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圣人尚且知道恶甚至比善更加重要,天道又如何会不知道?”

    李小语愈发的茫然,突然有所领悟,问道:“那你岂不是已经成圣了?”

    许半生苦笑摇头,道:“我连人都不算,又怎么可能成圣?”

    李小语不语,只是默默的将车停在了路边。

    下车,走到后座,拉开车门,李小语钻了进去,靠在许半生的身边,双手紧紧的环住许半生的腰身,将脑袋枕在他的胸口,丝毫不顾自己丰硕的双胸挤压在许半生的身上会给他造成什么影响。

    “这样,你是不是就能感觉到你的存在了?”李小语幽幽的问到。

    许半生笑了,李小语理解的不完全,但是终于理解了一小部分。

    轻轻的抚摸着李小语因为环抱自己的姿势而露出的半截后腰,皮肤微微有些凉意,滑腻的仿佛随时能把许半生的手弹开。慢慢的,许半生的指尖感觉到来自于李小语身体内的一丝暖意,这一点点的暖意逐渐放大,在许半生的心里投下了一枚石子。

    良久之后,李小语稍微松开了一点儿许半生,仰脸看着他那张好看却苍白的脸,问道:“为什么要那幅字?不全是为了因果吧?”

    许半生笑了,虽然他还在为自己明天是否能够继续存在这世界上努力,但是,至少他已经找到了一个能够明白他内心十之一二的人。

    李小语已经越来越接近许半生的内心了,现在只是有默契,以后她会越来越明白许半生。

    “那幅字里有极为强大的生机,启功先生将他一生的生机,都注入到了这幅字里。所以,他才会在完成这幅字之后,彻底断绝生机,离开人世。”

    李小语一愣,推开许半生,满脸疑惑的问道:“那岂不是说方琳让启功先生写这幅字,是害死了启功先生?”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从现象上看或许如此,可却又并非如此。将生机注入这幅字,是启功先生自己的选择。他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卧榻多年,若非这幅字,也调不起他如此强大的生机。他将全部的生机注入到这幅字中,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没有人能够逼迫他。我想,启功先生当时应该是明白了生与死的道理,彻底勘破了天道,才会有这样的选择。从结果来说,方琳托人让启功先生写这幅字,的确导致了他的死亡。可是,若非方琳,启功先生也感悟不到这澎湃强大的生机。得到一些,自然也要付出一些,这是平衡。”

    李小语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问:“你是在门口看到门楣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些?”

    “门上的招牌,毕竟只是拓印下来的字迹,不可能传递启功先生留下的强大生机。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给了那幅字牌一些气场,就好像为字牌开光一般。那幅字牌也算是一件很粗鄙的法器了,只是少了些生气,不受控罢了。我感觉的到,那字牌并非人为开光,而是被原作影响了。一幅能够为拓印作品开光的原物,一定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在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启功先生将毕生生机注入的缘故,所以我才会要求妙然帮我讨要这幅字。”

    “你自己开口不也一样?我看那个方琳对你和石予方馋涎欲滴的样子,根本就不会拒绝你的任何要求。”

    许半生哑然失笑,李小语果然是依旧对方琳的放荡耿耿于怀,他说:“若是我自己开口,我便得不到这幅字了。就算得到,也无法堪透这生机里蕴藏的意义了。”

    “生机是什么?”

    “生的意义,以及死的归属。”

    李小语大喜,急忙道:“那岂不是说你只要参悟了这幅字里的生机,就可以被天道所承认了?”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或许,但也未必。总而言之,这幅字里蕴含的生机,对我的逆天改命之举,一定是有非常大的作用的。只可惜,我没能见到弥留之际的启功先生,否则,以他当时对于天道的领悟,或许真的可以成功的帮助我逆天改命。”

    虽然许半生的答案让李小语依旧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很兴奋的说:“不管怎样,至少是有契机了!这世上那么多人,一定不止有启功先生一个人才能感悟到生的意义和死的归属。这次没有见到没关系,以后迟早能找到下一个的。”

    许半生含笑点了点头,真的是很少看到这种状态下的李小语啊,有时候许半生甚至都要怀疑李小语是不是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情绪的,她所有的情绪好像都只是为许半生服务而已,对其他人,几乎只有一种情绪——干掉他。

    “所以,以后这样的事情会很多,比方琳更让你讨厌的人也会层出不穷。其中大部分可能都会像朱桐那样被我扔出去,而总会有一些会如同方琳这样处理。”

    李小语还沉浸于许半生越来越接近逆天改命的兴奋之中,她使劲儿点了点头,道:“那些人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

    许半生看着兴奋的李小语,心里却再次微微一叹。

    如果逆天改命真的这么容易,那也就谈不上什么逆天了。这些都只是一些契机而已,而要如何将这些契机整合起来,最终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许半生也没有答案。甚至,他对于未来没有丝毫把握,因为任何时候,他都有可能在一觉醒来就已经被天道发现,从而将其从这个世间抹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