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82 军训无用论

0082 军训无用论2017-11-11 22:18:9Ctrl+D 收藏本站

    对方抬起头,先是打量了一番许半生,看到李小语的时候,眼中忍不住一亮。

    作为一所高校的分院教导处主任,张强松一直都过的很幸福。

    这种幸福不是每天让眼睛吃吃冰激淋就能得到的,张强松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在他担任教务处主任的时间里,处理学生之间的问题,往往也成了他上下其手的机会。而有些女生,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可以对张强松献身。而有些女生则因为害怕和屈服,被张强松占了便宜也不敢声张。

    张强松其实长的很不错,道貌岸然,中等身材,微微有些因为中年发福产生的肚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很儒雅。很多女生就是因为想不到他这谦谦君子的表面之下,会藏着一个如此肮脏的灵魂,所以才会让他得手。

    看到李小语,张强松心中如同鼓擂一般,脑子里仿佛有一个极为强大的声音,在告诉他,一定要得到这个女生。

    原本对着许半生的脸,是严肃的,甚至带着点儿质诘情绪的。可是因为李小语的关系,张强松很快换上了一张笑脸,保持着矜持的,带有长辈式关爱的,微微笑了起来。看起来,绝对是一个慈爱的师长。

    张强松的声音也很好听,浑厚而有磁性,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对不懂事的女学生有足够的迷惑性。

    “是的,我就是历史系教务处的张强松,两位同学是有什么事情么?”一双眼睛,已经彻底无法离开李小语,但是眼神却不显得猥琐,而是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许半生上前一步,道:“张主任……”

    话未说完,张强松就带着微笑打断了许半生的话:“男孩子,要有些绅士风度么,让女孩子先说。”眼神只在许半生身上扫过,迅速的又回到李小语的身上。

    李小语冷冰冰的说道:“我和他的事情是一样的,让他说就好。”

    无奈,张强松只得看向许半生,但是语气里的温度明显降了几分:“哦,是这样啊,那好,这位同学,你说说有什么事情吧。”低下头,开始假意整理工作资料,现在早就是电脑化办公了,哪有什么资料可以整理,这也不过是一种不太关心的姿态罢了。

    “张主任,我是今年的新生,从明天开始就是高校的军训,我想请问一下,如果不想参加军训,需要办理什么样子的手续。”

    张强松一愣,心道现在的学生真是不知所谓,刚到学校就想逃避军训,他虎起脸,拿出师长的架子来,教训着许半生:“军训是为了什么?学校给你们投入那么多的人力物力精力,就是希望把你们培养成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新一代大学生。军训是列入教学目标里的,目的是为了培养你们的纪律性和独立性,不是说你想不参加就可以不参加的。没有特殊原因的话,军训是必须要参加的。退一万步说,军训在整个教学系统里,也是有学分的,你拿不到这个学分,以后还想不想要毕业证了?还想不想拿到学位证了?”

    许半生笑了笑,又道:“张主任,刚才你提到特殊原因,什么样子的原因可以叫做特殊原因?”

    张强松再度一愣,他没想到一句职务上的套话,会被许半生钻了空子,当即很是不悦的说道:“残疾!你要是个残疾就可以不用参加军训。好了,你先走吧,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处理。”

    许半生也不生气,依旧笑着说道:“教务处的工作不就是处理学生的问题么?我们来找张主任,也是张主任的工作内容之一吧?”

    张强松这下是真的生气了,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今年的新生是吧?哪个专业的?你怎么敢跟老师这样说话?我的工作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评判了?你们提出的是不合理的要求,如果每个学生都像你这样,我们还要不要开展工作了?给我出去!”

    许半生叹了口气,道:“张主任,我很希望可以按照规定来办理手续,但是你这个态度……”

    张强松彻底被激怒了,拍着桌子大喊:“我什么态度?我需要用什么态度?你是个什么学生?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张强松这才冷静了一些。他整理了一下自己油光滑亮的头发,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对着门口喊了一声:“请进!”

    办公室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穿军装的军人,身高马大,大约一米八五左右的个头,脸盘子被晒的漆黑,从他脖子上就能看出他必然是那种满身疙瘩肉的类型。

    “张主任,您好。”军人一口北方口音,从肩膀上的肩章可以看出他是一名上士,这也意味着他在部队里,至少经过了八年以上的军旅生涯。

    张强松看到来人,也立刻站起身来,客气的说道:“原来是梅教官,来来来,请坐请坐。”

    梅教官看了一眼许半生和李小语,虽然也为李小语的美貌所震惊,但他还是很快说道:“张主任这里有事处理么?要不要我先出去一下,等你把事情处理完了咱们再谈?”

    张强松摆了摆手,一脸不悦的说道:“不用,梅教官你请坐。这两个学生是今年的新生,简直不知所谓,竟然跑来跟我说不想参加今年的军训。现在的孩子啊,真是越来越不好管了,一个个好逸恶劳,家里都把他们宠成小皇帝小公主了,军训都不想参加,以后毕业了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梅教官立刻将眼神投向许半生,自然也带上了一些不满,同时也有几分审视的意味。他发现,许半生即便被张强松这样说,他依旧保持着平静的姿态,倒是不像那种被家庭宠坏了的孩子。眼神尤其的干净,没有分毫不忿,梅教官感觉事实似乎和张强松所说的有些偏差。

    “你们不想参加军训?”梅教官的脸本来就黑,沉着脸说话,就越发有几分威严之气。

    许半生看了看梅教官的面相,这是一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为人直接,脾气爽朗,和张强松完全是两类人。

    点了点头,许半生道:“是的,我们觉得军训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丝毫用处,而且我的身体并不是太好,梅教官想必应该能看得出来。所以我想来办理一下免除军训的手续。”

    后半句话,其实梅教官是赞同的,许半生那苍白的面容和瘦削的身体,真要是让他参加军训,恐怕也会让那些兵觉得是个麻烦。保不齐晒个太阳就能给他晒晕了。

    可是许半生的前半句话,却让梅教官十分的恼怒,什么叫做军训对他们没有丝毫用处?你当现代军事化的管理是什么?是胡闹么?

    “没有用处?你是想说你比我们这些军人都强么?”

    许半生笑了笑,道:“军队的那一套我不是太懂,但是我也略知一二。所谓军事化管理,其实就是要把军人训练成无条件服从命令的机器。这对于普通人其实毫无用处,尤其是学生。学生来学习,是为了突显他们各自的特长,从而将其培养成不同领域的精英,真要是变成军人那样,这个社会就没有希望了。而军队之所以要如此,是因为他们存在的原因是因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战争,在单兵能力不足以改变战争格局的情况下,一支宛如机器一般精密运转的军队,就成为战争的主体力量。梅教官,你是一名上士,至少经过了八年以上的军队洗礼,我想,其实你应该明白,除了动用大规模杀伤武器,实际上一场战争往往只需要一支精英小队就可以改变整个的局面。而大规模训练出来的机器化的士兵,只不过是战场上的炮灰而已。”

    张强松对于这些并不了解,他只是不断的冷笑,甚至开始期望许半生把梅教官惹怒了之后,梅教官会出手教训许半生。这样的学生,就需要好好的教训一番,他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梅教官是什么人?他原先是服役于特种部队的,如果不是在战场上受了伤,也不会被转到普通部队。他在普通部队,担任的也是教官一职,哪怕是受了伤也依旧是军队里的佼佼者。他最不能忍的就是有人对于军人提出任何质疑,他和吴东大学接触已经三年时间了,今年算是第四个年头,张强松一直和他都保持着联系,非常清楚梅教官的为人。

    许半生说的话,显然是触碰到了梅教官的底线的,所以张强松就在等着梅教官教训许半生一顿。

    可是梅教官听到许半生的话,却愣住了。

    作为一名曾经的特种部队的士兵,梅教官非常清楚,即便大规模杀伤武器的确可以左右一场战争,但是到了战争的最后阶段,解决战争的依旧是人。总不可能真的用大型武器把敌方炸成一片焦土。相比较起大型武器的研发,单兵能力的提高,才是各*队真正核心的议题。作为曾经的特种部队的一员,梅教官对此还是有些了解的。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许半生的话没错,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梅教官会完全认同他的话。

    “精英小队?炮灰?!你是想说你已经精英到可以超过给你们军训的所有教官么?”

    梅教官怒了,张强松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学生究竟要怎样回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