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85 唐僧肉

0085 唐僧肉2017-11-11 22:18:13Ctrl+D 收藏本站

    抓住蒋怡的手之后,许半生将其翻了一面,睁开双目,低头望了过去。

    随即,他的三根手指落在蒋怡的脉搏上,许半生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兵家的煞气。”许半生缓缓开口,“还好你没有动用星相之力,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来找的我?”

    蒋怡知道,自己已经不用说了,她当时去了普云寺之后,虽然没有动用星相之力,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已经被那座天坑里的力量所伤。只是她并没有把自己的伤势太当回事,回家运功修炼了两天之后,还以为那股力量已经被自己驱逐干净了。却没想到,许半生却还是在她体内发现了那股力量。

    “跟兵家有关?”蒋怡似乎也明白了,只有兵家的杀伐之意,才能在那里留下如此之重的力量,而且,南朝时期在吴东附近,大兴寺庙,杜牧就曾经有首诗描述过当时的景象。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四百八十当然是虚指,以此却可见当年吴东周围寺庙的数量之多。可是现在,当初的那些寺庙,十不存一,绝大多数都是损毁在了战乱之中。普云寺作为几经重建的名寺,附近出现兵家,也是极为正常的。

    只是,那股力量不是已经被她驱逐出去了么?为什么许半生还能发现?

    蒋怡心中一惊,立刻功布全身,可是一个周天下来,也没察觉到自己身体里还残存有那种力量。

    “你若能察觉到,之前也早已驱除出去了。不必费劲。”许半生淡淡的开了口,蒋怡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一直在许半生的手里,轻轻柔柔的握着。虽然明知道许半生只是在查探她体内的问题,但是却不知为何,蒋怡还是觉得许半生的举动颇有些暧昧。

    “你也不必担心,这不是什么大问题。继续运转内力。”许半生说着话,一股柔和而温暖的力量就沿着蒋怡的掌心传递到了她的手臂之中。很快,这股力量跟蒋怡体内运转的内力融合到了一处,没有一丝不适合的,完完全全融合到了一起,然后随着蒋怡的内力,在她的体内缓缓运转了一个周天。

    蒋怡发现,自己突然有了尿意。

    这时候,冯三也把车停在了一家餐厅的门口,蒋怡下车之后,只觉得这股尿意突如其来,而且急切无比,她来不及对许半生说些什么,推开车门就直奔餐厅的洗手间而去。就连门口跟她打招呼的餐厅经理,她也好似没看见。

    许半生不紧不慢的下了车,缓缓的朝着餐厅内走去,门口的经理看到许半生是从蒋怡的车上下来的,自然知道他绝对非富即贵。而且许半生的气质也摆在那里,餐厅经理这种阅人无数的职业,眼力价是没的说的。

    当即客客气气的把许半生领到了蒋怡定下的包间,冯三去停车。

    喝了口茶,蒋怡也就走进了包间,看到许半生那似笑非笑的面容,蒋怡顿时就知道了,自己刚才那宛如尿崩一般的动静,肯定跟许半生有关。

    那一泡尿,绝对是蒋怡此生最大的一泡尿,疯狂的就好像高山上淌下的瀑布一般。在那泡尿里,还夹杂着死死的黑色,蒋怡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些浅黄色的水中蕴藏着的煞气。

    从洗手间的马桶上站起来的时候,蒋怡只觉得神台一阵阵的清明,这两日她一直都觉得有些疲惫,脑中颇有些压抑。她只以为是自己运功驱除那股力量造成的,却不知道竟然是因为那股力量还残存在她身体里的缘故。

    虽然一直都察觉不到那股力量的存在,但是现在的蒋怡,也知道,天坑造成的兵家的煞气,已经被许半生完完全全的从她的身体里驱除干净了。

    带着如释重负的心情,来到包间里,看到的却是许半生略带些戏谑的笑意,蒋怡的脸,顿时红透了。

    “小男人,你捉弄我?”蒋怡红着脸在许半生身边坐下。

    许半生笑了笑,道:“这是最直接的方法,当然还可以从毛孔里排出,那样你恐怕就更见不得人了。”

    蒋怡很清楚排除体内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的场面,她在家运功两天,身上的衣服几乎完全湿透了,若是在车里这样,那可真是连车都下不来。

    “你刚才摸我的腿,就是因为发现了我身体里残存的煞气?”

    许半生指着桌上的茶水,道:“多喝些水,你现在体内很缺水。”

    蒋怡再度想到自己刚才在洗手间的场面,美丽绝伦的面庞之上,再度羞红一片。

    经过许半生提醒,蒋怡也觉得自己似乎很缺水的模样,连喝了三杯,这样的感觉才好了许多。

    “你怎么发现的?”放下杯子之后,蒋怡又恢复了从前那个仪态万方的她。

    许半生抿了一口茶,道:“你的掌心有一道碎纹,然后我发现你脉搏有异,那股煞气竟然试图攻击我。”

    蒋怡点点头,但却很快反应过来,顿时咬着嘴唇小声恨道:“那你摸我的腿……”

    许半生淡淡的笑着,说:“你总是调戏我,我总要受点儿利息回来。”

    这时候蒋怡才彻底明白,原来许半生摸自己的大腿,根本完全就是为了占自己的便宜。

    这个家伙,真是……

    蒋怡又羞又恼,但却又拿面前的小男人无可奈何。打也打不过他,其他的手段显然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她也颇有些自作自受,这真是有苦难言了。

    妙目一转,蒋怡知道该如何惩治许半生了,只是,这一招恐怕也就对许半生有用,换成其他男人,那绝对是受用无穷。

    袅袅婷婷的站起身子,蒋怡走到许半生的身后,俯下身体,几乎将她那双傲人的大胸,完全贴在许半生的背上。许半生的感觉何其灵敏?根本不需要看也知道蒋怡是用她什么部位压在自己背部。

    许半生开始不自在了,蒋怡却低下头,嘴唇贴在许半生的耳廓之上,轻声说道:“小男人,人家摸也被你摸了,不如今晚就成全了人家吧。”说完之后,蒋怡将许半生的耳垂含进了口中,舌尖轻轻挑动了一下,许半生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除了某个部位,其他地方全都软了。

    苦笑着,许半生说道:“蒋总,会失控的。”

    蒋怡咯咯一笑,猛然张开一对贝齿,狠狠的在许半生的耳朵上咬了一口。许半生吃痛,蒋怡向后退了一步,故作凶恶的说:“小男人,我警告你,再敢占我的便宜,我一定把你给吃了。”

    许半生摸了摸耳朵,上边都已经被蒋怡咬破了,渗出了一丝鲜血。他心道,女人还真是个完全不能得罪的动物,她们的行为模式也是完全无从揣度的。

    “擦擦。”蒋怡回到椅子上之后,很大方的递过一张湿纸巾。

    许半生擦了擦耳朵,看着蒋怡挑衅的眼神,不敢再多说任何男女之间的话题。

    “说说吧,你身上的煞气是怎么回事?”

    蒋怡听到,也正色将普云寺后山发生的事情给许半生讲述了一遍,讲述的过程中,李小语和冯三也走进了包间。对此,冯三是早已知晓的,而李小语却微微蹙起了双眉。

    “我发现那股力量根本不是我能抗衡之后,就想到了你。”蒋怡总结道。

    许半生缓缓的点着头,李小语却抢先说:“你怎么能让许半生去冒险?他又凭什么要帮佛家之人解决问题?”

    “我没有告诉那些人许少的身份,只是说去问问一位高人,看看他是否愿意帮忙。如果许少不愿意出手,他们也不会知道许少的存在。”

    许半生转过头,制止了还要说话的李小语,道:“这件事我可以帮忙,但是,恐怕要在一月之后。眼下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虽然只是听蒋怡的描述,李小语并不清楚那股兵煞之气到底有多凶猛,可是就凭普云寺的方丈都重伤不起,而蒋怡也因此受伤,李小语也知道这股兵煞之气不可小觑。

    纵然许半生的实力再强,面对这样的煞气,也一定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解决。上一次帮夏家解祖坟的困局,就让许半生数日都无法恢复。

    而且,就听许半生说要一月之后,李小语也能够感觉的到天坑之中兵煞之气的厉害。

    李小语再不想让许半生冒任何危险了。

    “你不能去!”李小语急道。

    许半生回过头,笑了笑,招招手,让李小语在他身旁另一边坐下。

    “这件事已经和我有关了,我必须去。”这句话是对李小语说的,许半生转过头,又看着蒋怡,道:“这一个月的时间,一是我还有一件事要处理,二是我也需要做一些准备。你可以先安排我和那些人见个面,我会告诉他们需要准备一些什么。”

    蒋怡郑重的点点头,却道:“许少,如果为难就算了。我的生意很大程度有赖于政府的帮扶,但是你不需要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许半生笑着晃动了一下手掌,蒋怡立刻就意识到许半生是在提刚才摸她腿的事儿,脸上不禁又有一抹飞红,甚至就连腹沟处也微微有些发热起来,之前被摸的时候那种奇妙的感觉也再一次出现。

    “万事都逃不过因果二字,我以彼果报此因。”

    李小语和冯三都以为许半生说的是他帮蒋怡驱除煞气为因,唯有蒋怡才知道,许半生说的因却是他摸了自己的大腿。

    心中羞恼:小男人,哪天我非吃了你这唐僧肉不可。

    这样一想,蒋怡的身体却越发难受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