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86 方琳的父亲

0086 方琳的父亲2017-11-11 22:18:14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蒋怡就知道了许半生所说的有一件事要处理是哪一件事。

    方琳的电话在午饭刚刚结束就如期而至。

    她到了京城之后,那位大领导安排人来接的她,直接把车开到了大内,方琳见到了那位大领导。

    见到大领导之后,方琳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不是我的父亲?”

    大领导喟然一声长叹,道:“本以为天衣无缝,没想到纵然天机也还是被泄露。”听到这句话,方琳的心里一个激灵,她几乎就要以为大领导真的就是她的父亲了。

    但是,大领导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对她说:“走,我带你去见你的亲生父亲。”看起来,在方琳赶来京城的路上,大领导就已经想明白了一切。方琳最好是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件事,而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再瞒下去,对他们父女俩都不公平。方琳的父亲已经命在垂危,或许,他也想在撒手之前和自己的这个女儿相认吧。

    在路上的时候,大领导给方琳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发生在四十年前的故事。

    那时候,大领导的父亲刚刚恢复党内职务,还没有安排公职。而方琳的母亲也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跟着老首长一家回到京城。老首长的旧日同侪纷纷来探望他,作为老首长的护士,方琳也见过了当时几乎所有的首长们。

    之后老首长身居要职,家里来往的人就更多了一些,方琳和某位大员的公子之间,因为各种环境的接触,就发生了原本不该发生的关系。

    无论老首长一家如何重视方琳,和那位公子之间的差距依旧可以用鸿沟来形容。这种政治家庭是没有所谓爱情的,有的只是家族利益的相互交换。

    最终,那位公子还是娶了另一个政治家族的女儿,而那位公子的政治前途也就蒸蒸日上起来。只是,他和方琳之间的联系依旧没有断,甚至于他的夫人也知道方琳的存在,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老首长去世的时候,大领导才三十出头,远未到老首长为其在政治上铺好路的年纪。而方琳因为老首长的去世过于悲伤,跟那位公子缠绵的时候生平第一次的忘记了做保护措施,随即就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那位公子的骨肉。

    为了断绝当时已经贵为一省之长的那位公子的念想,方琳并没有告诉他自己身怀有孕,借口老首长已经去世,大领导一家不再需要她的服侍,她一个人回了陇山老家,迅速的结婚生子。

    包括她的丈夫在内,没有人知道方琳是那位公子的女儿。

    但是这世上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的,方琳的母亲虽然已经几乎做到完美,但是那位公子最终还是知道了自己和"qing ren"之间有一个女儿。

    他第一时间联系到了方琳的母亲,方琳的母亲却告诉他:“你现在已经是一方大员,而且年纪还轻,很有可能入主最高权力中心。为了我这样一个女人,你认为值得么?”

    那位公子沉默了,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或许真的可以放弃一切承认方琳和她母亲的地位,但是不行,他身后站着一整个家族,还有许许多多跟随他们家族的官员。在那个年代,作风问题是可以置人于死地的,那位公子不敢越界。

    他想把方琳和她母亲接到京城去,却被拒绝。

    方琳的母亲又说:“老首长的公子现在境况并不太好,他可以算是我的弟弟,如果你真的想为我做些什么,就帮帮他。他的能力你应该很清楚,我想,你若能拉他一把,他以后应该可以成为你很强大的助力。”

    就这样,那位公子黯然归回京城,但是很快就帮当时处于不冷不热之间的大领导,换了个位置,安排在了他所在的省份,在一个很重要的部门做上了副手。

    随着这位公子的继续升迁,大领导的官途也变得愈发坦荡起来。大领导是个极有智慧的人,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能够时来运转别有隐情,那位公子和方琳母亲之间的暧昧他是早就有所察觉的,于是他去问了方琳的母亲。

    对于这个和自己亲弟弟差不多的人,方琳的母亲并不会刻意的隐瞒什么,既然他问到了,她也就将实情告知。希望他知道缘由之后,可以把那位公子当成姐夫看待,好好的辅佐他,同时也帮助他自己。

    之后那位公子和大领导相处的也极为融洽,他发现方琳的母亲没有说错,大领导真的是他极好的帮手。两人本身的关系也越来越近,那位公子终于在一次浅酌之后,把自己和方琳母亲的关系告诉了大领导。

    大领导平静的说:“我早就知道了,是姐让我好好帮你的。”

    那位公子这才知道,他本以为是自己施惠于大领导,却不知又是方琳的母亲在用另一种方式帮助他。

    从那之后,那位公子就勒令大领导在没人的时候,叫他为姐夫。

    直到今天。

    方琳只知道大领导宠她,却不知道大领导的背后,还站着她的亲生父亲。

    没有她父亲这一层,大领导也会对她极好,可绝对到不了这个份上。不是别的,而是有些事情除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其实没有哪个男人会愿意为她去做。方琳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得到的宠爱全部来自于大领导,而实际上,有一部分,却是她亲生父亲默默的为她所做,只是全都冠在了大领导的名下而已。

    而这,也就是方琳的母亲不肯让大领导把方琳接去的原因,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无忧无虑的成长,不希望她知道自己私生女的身份,更加不希望她今后也要面对她当年的处境。哪怕普通一点,也不要方琳因此而遭受任何的非议和不公。

    前不久,那位曾经的公子,现在的前国家领导人病情恶化,国内外无数医生都是束手无措,现在的他,基本上可以说完全是依靠现代医学手段保持着呼吸,只要拔掉管子,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

    和其他人不同,这位公子至今还保持有一定的神智,可以跟来探望他的人简单的交流,这也是为何没有人会去想拔管子的原因。在医学层面,他已经无药可救了,能做的只是维持而已。而看到那位公子与人交流的场面,又会让人觉得一切都还有希望。

    大领导和他之间亦兄弟,亦父子,只要还能维持那位公子的生命,他在所不惜。

    看着自己的老领导,老大哥日渐垂危,大领导也曾问过他的意见,要不要见一见方琳,把实情告诉他。那位公子却摇了摇头,说道:“琳儿过的快乐就好,我以后可能没办法再像从前那么疼爱她了,你要帮我。”

    大领导也是含泪答应下来,却没想到,他没有把实情告诉方琳,方琳自己却不知怎么知道了那位公子的存在。

    既然是这样,大领导当然就乐的顺水推舟,他知道,这是老领导一生的遗憾。虽然那位公子如今已经是弥留之际,但是能让他在有生之年听到方琳喊他一句父亲,想必他也会很欣慰,也不会再留下任何遗憾了。

    一路上,听大领导讲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为自己默默所做的一切,方琳早已泣不成声。而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之后,父女俩也是抱头痛哭,那位公子身体已经虚弱不堪,经历了这样的大喜兼大悲之后,再度陷入了昏迷。好在抢救的不错,那位公子终于还是保住了性命。

    此时,天已经亮了,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抢救过来了之后,方琳也终于不堪重荷,昏睡了过去。

    一醒过来,她就想起了许半生所说的话,立刻拨通了他的电话。

    “许少,你能救我的父亲,对不对?”方琳在电话里,声音沙哑的完全不像十几个小时之前的她。

    许半生依旧平静,道:“尽人事,不敢说能或者不能。”

    方琳怀着巨大的希望打给许半生,许半生却并没有给她一个确定的回答。方琳感受到了巨大的失落。

    听着许半生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有一种奇异的魔力一般,竟然让方琳冷静了不少。

    她想到,许半生虽然没能给肯定的答案,但却依旧给了一线希望。已经到了毫无办法的地步,任何希望都会被无限放大,方琳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稻草一般。

    “许少,求求你,救救我的父亲。”方琳的声音里,又带上了哭腔。

    “我说过,这是我欠你的人情,我会尽力。但是,我不能离开吴东,需要你把人带来。我现在就会开始准备,等你能把人带来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开始动手了。”

    方琳并未多想,挂断电话之后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何等身份?虽然早已离开工作岗位,可是他依旧是这个国家最为位高权重的人之一,现在的国家领导,在有些事上,也必须尊重他的意见。这样的一个人,无论是生是死那都是国事,现在又怎么可能让她说把人带去吴东就带走呢?

    总归是要试一试的。

    方琳赶去了大领导那里,告诉他关于许半生的事情。

    大领导根本把这当成无稽之谈,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医生都来看过老领导的病情,他们都束手无措,方琳还说要把老领导送去吴东救治,这简直就是胡闹。以老领导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还没上飞机,就会一命呜呼。

    且不说对方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真就是国医圣手,他也真的能治好老领导的病,为什么不能来京城?非要让人把一个病人送到千里之外?

    “胡闹!”大领导第一次斥责方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