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87 许半生是谁?

0087 许半生是谁?2017-11-11 22:18:16Ctrl+D 收藏本站

    苦苦争辩半晌无果,一直到晚饭时分,方琳都快要跟大领导吵起来了。

    方琳不明白,一贯宠溺自己的大领导为什么会拒绝一个有可能的机会。她更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就如此信任许半生。

    难道就是因为许半生点出了自己身上的隐患,并且一眼看出自己修炼了别的功法?

    方琳郁闷至极,一个人驾车从大领导家里跑了出去。

    对于方琳的安全,大领导还是能放心的,这丫头实力之强,除非动用那几支部队里的精英,哪怕是全国搏击冠军来了,也绝不是她的对手。

    大领导的唯一担忧,只在于方琳此刻的心态明显有问题,保不齐就又要给他惹麻烦了。越是身居高位,这种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麻烦,就越是让大领导头疼。一路关照下去,也不知道要惊动多少人,只希望,方琳这丫头今晚别去招惹那些不开眼的小角色吧,真和京城几个大家族的纨绔子弟发生冲突,反倒要好解决的多。

    驱车在环线上狂奔,因为车牌的缘故,电子警察这种东西对于方琳根本是无效的。而路上即便有交警,看到这样的车牌也只能无动于衷,不管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反正都不是他们这些小虾米能招惹的起的,甚至就连他们局长乃至交通部长也未必招惹的起。

    不知不觉,方琳已经把车开到四环上了,看看周围的景致有些陌生,方琳放慢了车速,驶下四环,在她并不熟悉的街道上缓缓的开着。

    看到路旁有一个酒吧的招牌,方琳停下了车。下车之后,她发现再往前一点儿是一所经贸大学,这家酒吧处于半地下的位置,心情郁结的方琳,随意的把车扔在路边,便走进了酒吧。

    时间还早,才八点刚过,酒吧里的上座情况并不好。

    径直奔向吧台,根本就没吃晚饭的方琳,直接找吧台里的小伙子要了一瓶龙舌兰。

    吧员体贴的给切了一盘子柠檬,方琳一口柠檬一口酒,很快就喝了半瓶下去,看的那个吧员直咋舌。

    “姐姐,您这是心情不好?”吧员趴在吧台上问到。

    方琳瞥了他一眼,道:“你长的还不够姐的标准。”

    吧员讨了个没趣,酒吧这种地方,尤其是开在大学边上,年轻女孩儿多得是。每每有跑来买醉的女孩儿,经常会便宜了酒吧里的吧员或者歌手。这个吧员看到方琳的时候,就已经耳热心跳了,看到她一口气半瓶龙舌兰,的确是动了那样的心思。但是方琳一句话,就让他明白了,方琳是个玩家,人家九成是来钓大学里的年轻小帅哥的,自己这种长相普通年纪又老大不小的,根本就不是人家的菜。

    也没什么可尴尬的,拿着抹布在吧台面上随意的擦着,吧员却又听到方琳性感慵懒的声音。

    “这附近有大学?”

    吧员撇撇嘴,心道果然,这妞儿就是来玩儿小帅哥的。以前在酒吧,只有男人勾搭女人,可是现在不同了,女人也开始消费男色了,像是方琳这种成熟性感的女人,最喜欢找那种上了床就乱拱没有半点技术可言的小帅哥,也不知道她们吐什么。出来玩,不是应该玩技术么?一通乱搞,这些女人连高|潮都没一个,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

    他倒是也忘记了,一个技术老道的艳妇,和一个年轻漂亮只会被动承受的小丫头,男人也都是会选择后者的。

    “有三所大学,经常会有帅小伙儿来我们酒吧。”

    “也没看见有人啊!”

    “姐姐,这才几点,哪个酒吧上客也没有这么早。您就跟这儿踏实坐着,现在刚开学,学生们手里刚好有余钱,很快就有人了。”

    正聊着,酒吧的门被推开,并肩走进来三个小男生,其中有两个都可以称之为帅哥,虽然距离方琳的要求还是差了一些,可也算的上是养眼了。

    “怎么着,您看看,我没说错吧?”吧员似乎也看得出方琳非富即贵,光是身上那几件首饰少说也得几十万了,虽然自己是没那个福气和她*一度,可是能哄的她开心,小费是少不了的。

    方琳淡淡的瞥了一眼,还是觉得缺了点儿意思,便道:“还是差点儿,再等等吧。”

    吧员眼睛一眨,道:“姐姐,看得出来您是玩家,不过,这些小屁孩除了一张脸,有什么可玩的。脱了就只会乱拱,根本不懂什么叫前戏后戏。这种事,还要要找个功夫好的。”

    因为已经知道了方琳的目的,吧员也就胆大了起来,说话也开始直奔主题。

    方琳又是一口龙舌兰,哈了口气之后,斜着眼睛瞟了吧员一眼:“你是说你功夫好?”

    吧员嘿嘿一笑,道:“姐姐您见多识广,我不敢说功夫好,但是比起这帮小屁孩,肯定还是我让您开心的机会多一些。”

    方琳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这也就是她今儿心情极度郁闷,不然的话,有哪个吧员敢这么跟她说话,早被她一巴掌抽翻在地。方琳私生活放荡不假,可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趴在她身上的。酒吧里,餐馆中,这种看见漂亮女人眼睛就变数码的家伙,方琳还真是没少教训过。

    可是方琳不说话,那个吧员却以为方琳有些意动,只是需要考虑,不禁有些洋洋自得的跟着酒吧里的音乐哼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酒吧里全满了,方琳还是没能找到令自己特别满意的男生。不是气质不行,就是太过于青涩,方琳此刻几乎一瓶龙舌兰下肚,意识也有些飘忽了,她完全没有意识到,之所以她会挑剔成这样,完全是因为许半生和石予方的关系。有这两个标杆在前,这帮鼻头上还挂着青春痘的小男生,已经很难入她的法眼了。

    吧员又来献了几次媚,方琳没搭理他,倒是有几个小男生也注意方琳很久了,酒精帮忙,他们终于鼓起了勇气跑过来搭讪。

    “美女,一起喝一杯吧?”一个小男生,故意装出不羁的模样。

    方琳哈哈大笑,说道:“小屁孩装什么成熟,我都能做你妈了你知道么?”

    男生红着脸铩羽而归。

    第二个又上来了,这个的长相明显比第一个有了长足的进步,他略微有些结巴的问到:“我能请你喝杯酒么?”

    方琳看了看他额头上冒出的几颗痘痘,放浪的笑着:“小弟弟,给姐姐看看你毛长齐没有?”

    灰头土脸的滚了回去,十分圆润。

    第三个男生镇定多了,走过来之后直接跟方琳碰了碰杯子,说道:“我有恋母情结。”

    回答他的,是方琳直接泼到他脸上的半杯龙舌兰。

    方琳自己可以说她能做这些孩子的妈了,却不意味着这些孩子可以这么说。

    一直到十点半左右,酒吧里的音乐已经趋近疯狂,台上的歌手纷纷站起身来,摇晃着身体,嘶吼着那些九十年代的摇滚曲目。

    第二瓶龙舌兰,方琳也已经喝下去一半,饶是她酒量了得,空腹喝了这么多烈性酒,此刻也有些醺醺然。

    又有个小男生走了过来,只是明显能看得出他的紧张,手里端着的啤酒都有些摇晃。

    方琳看了看这个男生,不等他开口,自己就主动问道:“你是那桌的?”她指了指男生原先坐着的地方。

    小男生瞬间感觉到幸福降临,脸部瞬间涨红,使劲儿点了点头。

    方琳从吧台上跳了下来,一手拎着剩下的半瓶龙舌兰,一手搂住那个小男生的肩膀,眯着媚眼说道:“走,到你那桌喝酒去。”

    带着巨大的幸福感,小男生感受着身体侧面来自于方琳的波涛汹涌,直接立正站直,走到桌边的时候,他几乎都有些把持不住自己了,屁股刚落座,就直奔厕所。

    方琳坐下之后,看了看这一桌剩下的三个小男生,其中有一个,眉梢眼角竟然和许半生略有些相似,她便冲着那个小男生勾了勾手,醉眼迷离之下更显性感万分。

    “小帅哥,过来,让姐姐好好看看你。”

    那个小男生顿时红了脸,在同学的起哄声中,挪到了方琳的身边,有些拘谨的坐下。

    方琳伸出一根手指,抬起那个小男生的下巴,本来和许半生顶多只有三四分相似的脸,在酒精和暴躁的音乐的刺激下,竟然有八|九分相似了。

    拿起酒瓶,咚咚咚倒了一杯龙舌兰在啤酒杯里,足足二两多。

    “喝了它。”方琳似笑非笑,此刻在她的眼睛里,几乎全都是许半生的身影在晃来晃去。

    小男生毫不犹豫,拿起酒杯,咕咚咚就喝了下去。借着酒劲,大起胆子,将手放在了方琳的大腿之上。

    脑子里是嗡的一声,就像是一辆公路赛被发动了一样,这个小男生只觉得今晚自己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某些部位早已坚硬如铁。

    方琳看出男生的变化,竟然伸手在他裆间捉了一把,小男生顿时把持不住,身体微微的抽搐收紧起来。

    “姐姐带你玩儿去。”方琳一把拉起小男生,带着他,在桌上其他男生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搂着小男生出了酒吧的门。

    上车之后,方琳直奔北方,连续穿过四环和五环,很快就找到了一处静谧之处。周围半天都过不了一辆车,方琳把车停在了路边。

    按下几个按钮,方琳把椅背放了下去,然后主动的坐到了男生的身上,解开了他的皮带。

    小男生已经傻了,但是基本的生理反应还在,直到他感觉到浑身舒爽的时候,他才听到方琳口中发出"shen yin":“许半生,给我,快给我!”

    可是,许半生是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