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88 一介凡人

0088 一介凡人2017-11-11 22:18:17Ctrl+D 收藏本站

    方琳的亲生父亲终于再次醒来,连续几夜都征伐不断的方琳,在接到电话之后,连妆都没化,草草穿好衣服就扔下酒店大床上依旧沉睡的男人,直奔疗养院。

    大领导也来了,来了好一会儿。他把方琳前几日的要求都跟方琳的父亲说了,老领导没表态。

    “爸。”方琳冲进了房,看到病床上精神似乎不错的父亲,激动的喊了一声。

    老领导已经平静多了,看着方琳,他的眼角露出笑纹。

    “琳儿,爸爸对不起你。”

    方琳的双眼瞬间就红了,其实在来京城的路上,她还对自己的父亲有诸多的怨恨。可是,当大领导在车里把她父亲为她做过的一切都讲述一遍之后,方琳心里的那点儿恨意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这是她母亲做出的决定,她父亲也是的确左右为难。

    这么多年来,这个已经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人,实际上为她付出了许多,方琳再也提不起对这位老人的一丝恨意。

    剩下的就是父女亲情,那种血浓于水,无法更改的父女亲情。

    “爸……”方琳的泪水再度夺眶而出。

    大领导见状,赶忙说道:“琳儿,不要再哭了,你爸的身体禁不起任何的折腾。”

    方琳醒悟过来,她如果再这样,毫无疑问,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也会受到感染。前几天就已经很是危险了,再来一次,怕是就连许半生也保不住自己父亲的命。

    急忙擦去了眼泪,方琳换上一副笑脸。

    病床上的老人欣慰的笑了笑,伸出干枯的手,试图抚摸方琳的面庞。

    方琳赶忙趴到老人的身边,将自己的脸凑到老人的手边。

    老人的手指轻轻在方琳的面庞上滑过,粗糙的仿佛砂纸一般,可是方琳却感觉到父爱的关怀。

    “琳儿,听说你帮我找了个医生?”老人虚弱的问到。

    方琳立刻回答:“虽然他年纪很小,可是他在医术上真的很厉害的。只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不肯来京城,坚持要让您去吴东。”

    “我女儿帮我找的医生,我当然要去看看。高人么,总有高人的风范。”

    听到这句话,大领导顿时震惊了,他急道:“姐夫,这绝对不行,您现在的身体根本就……”

    老人摆了摆手,道:“我在这张床上已经躺了这么久,那么多名医都束手无措,我还能活多久?在死之前,能够听到琳儿喊我一声爸,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现在也是国家领导了,要懂得取舍。与其让我躺在这里苟延残喘浪费国家资源,还不如让那位高人看一看。你应当知道,这个国家有很多能人异士。就不说旁的,琳儿这一身武功,那些部队里的精英们,有几个有把握战胜琳儿的?能让琳儿如此推崇的,至少在武功上能够胜过琳儿。琳儿,爸爸说的对不对?”

    方琳立刻回答说:“他对我出过手,我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

    大领导的心里已经是无比震惊了,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忽略了方琳本身就是一个高手。

    方琳的实力如何,大领导其实也是有数的,要论起境界,那几支部队里,恐怕没几个人能够超过她。当然,实战能力又是两说。可是即便如此,许半生能够让方琳毫无还手之力,那岂不是至少也得是舌之境巅峰的高手了?这样的高手,即便是在那几支部队里也极少。最关键是,许半生只有十八|九岁,若真有如此造诣,绝非单纯依靠习武能够达到。难道,这个少年是那些门派的传人?

    大领导突然觉得自己真是糊涂,头脑甚至还没有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的老人清晰,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

    这也就是关心则乱,否则以他的睿智,断然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病床上的老人此刻又问:“琳儿,你知道那个少年是出自何门何派么?”

    方琳一愣,随即回想了一下,回答说:“他说他是太一派传人……”

    大领导顿时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重重的捶了一拳,脑子里暂时的都有些缺氧。

    太一派传人?那个在道法术法上执华夏道门牛耳的门派?

    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大领导当然已经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超乎科学超乎自然的力量。有些奇人异士,他们可以引导星相之力,可以借助大自然的力量,甚至可以借助天地的力量。而太一派,无疑是处于这类人群的最顶端。

    病床上的老人,他其实只是想在临死前听一次女儿的话而已,却没想到,方琳给他找来的,竟然是太一派的传人。

    老人和大领导,在一瞬间,都明白了为何许半生会坚持让他们去吴东,而不是来京城。若真是太一派传人,即便是国家元首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

    “他真的是太一派传人?”大领导的声音都颤抖了。

    方琳虽然知道许半生能耐很大,可没想到大领导一听说他是太一派传人,竟然会激动成这个样子。

    点了点头,方琳道:“他说他是。而且,他隐隐约约还透露出他是太一派的掌门。”

    这一句话,犹如一颗炸弹,在大领导的脑中炸响,波及全身!

    “他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大领导的声音越发颤抖,他似乎已经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可以恢复如初下地走路的情景,如果真的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奇怪。

    只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在资料里也是有的,叫做林浅,一贯游戏风尘。可是现在,为什么会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年呢?是他的徒弟?还是只是个西贝货?

    “林浅真人有亲传弟子了?他竟然将太一派的掌教传给了这名少年,难道,林浅真人已经仙去?”病床上的老人并未因为自己极有可能得救而激动,相反,他平静的回想起自己从前见过的林浅。

    那个时候他还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之一,那个时候他还不满六十。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见到了那位游戏风尘不修边幅的林浅真人,但是,那些平日里接触过的德高望重的高人,对林浅都是极为客气,甚至可以用卑微来形容。

    没有人能够说出林浅到底有多大年纪了,最夸张的说法是说他生于清朝同治年间,可是无论哪种说法,都足以让老人知道林浅就是这个世上真正的活神仙。

    那一次的会面,林浅在临走的时候,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对他说:“你和我还有一段缘分。”说罢身形一闪,径直消失,就连大内的仪器都没有捕捉到林浅是如何离开的。

    难道,林浅所说的便是这个?——老人浮想联翩,但却又想到林浅有可能已经离开人世,不由得有些黯然。

    “太一派很牛么?为什么你们都这么震惊?许半生也没说他是否掌教真人,我只是从言辞之间猜测的。要不我打电话问问他?”方琳这才知道,太一派原来是个道门,她之前还以为太一派只是一个俗家门派而已。

    “这个我们回头再说,琳儿,你先给许半生真人打个电话,让我来说。”大领导神情肃然,如果对方真的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那么绝对够得上他如此尊重。

    方琳还有些茫然,不过还是依言拿出了电话,拨给了许半生。

    连续几日都在领悟启功先生绝笔的那幅字上强大生机的许半生,拿起手机,接听之后放在耳边。

    “许少,我是方琳,有人要和你说话。”

    许半生微微一笑,他知道要和他说话的人是谁。

    电话那头,明显传来换人的声音,许半生脸上挂着平静的笑容,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有任何的局促。

    “xxx,你好。”许半生直呼其名,语气平静。

    大领导明显一愣,几乎已经不需要再怀疑,许半生若非太一派传人,怎么会在他还没开口的时候就知道他的身份?

    “你好,许真人。”大领导竟然很难得的有点儿紧张。

    “我并未出家,你还是喊我的名字吧。”

    大领导迟疑了一下,对方可是林浅的弟子啊,直呼其名,好像不太好吧。可是如果像方琳那样,称呼他为许少,这……

    犹豫半晌,大领导还是说道:“许少,你真是太一派传人?”哪怕心里其实已经相信,总归还是要问一问的。

    “师父把掌教令牌传给了我,现在太一派我当家。师父身体还好,出外云游了,有劳挂念。”许半生坦然说道,并且将大领导还没来得及问出的话,也一并做了解答。

    大领导再无任何的不信任,直接问道:“许少能治好琳儿父亲的病?”对于这样的人,是无需任何隐瞒的,而且现在大领导也彻底明白了为何方琳会知道自己的身世,显然就是这位许半生许少推演出来的。

    “尽力而已,不敢保证。”

    话虽如此,但是太一派掌教真人的尽力,已经胜过天底下任何的保证。

    “多谢。”大领导再说不出别的话来,唯有感激而已。

    很快,大领导又想到一个问题,便道:“许少应该知道琳儿父亲的身体状况,长途颠簸,我怕……许少可否屈尊来一趟京城?”用上了屈尊二字,可见大领导将许半生摆在了什么样子的位置。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我现在无法离开吴东太长时间,你也请放心,既然我让方琳带人来吴东,他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不用我出手,他也还有数月阳寿,命不该绝,没有人能收的了他。”

    有了许半生这句话,大领导虽然仍旧担心不已,但是至少,他已经敢派人把病床上的老人送去吴东了。

    “我会尽快安排。”

    许半生挂上了电话。

    关于他为何无法离开吴东,数日前那顿饭后,许半生接完了方琳的电话,蒋怡也曾经问过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