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89 帝王气

0089 帝王气2017-11-11 22:18:18Ctrl+D 收藏本站

    遮蔽天机一事,是不足与外人道的。

    许半生当然不会告诉蒋怡关于自己的命运问题,蒋怡对于术数的理解如果足够的深,她自然会从许半生的命途完全无法推演得到一定的线索,明白此间的关节。

    早在三国时期,吴东便被诸葛亮称之为虎踞龙盘之地,帝王气冲霄。

    帝王气是人间最为宏大的气数,就连天道也会对这样的气数做出避让。

    许半生是被林浅遮蔽了天机隐藏于天道之下的人,冲霄的帝王气,可以更好的将许半生隐藏其间。而且,他的命数未定,此乃福缘几近全无的命相,浑厚冲霄的帝王气,可以弥补许半生的气运不足,长久的吸收帝王气,对于延续许半生的生命有极大的作用。

    当初有林浅为许半生逆天改命,甚至将一条龙脉中的精气全部耗费干净,才勉强让许半生捱过了这十八年。可是林浅也不是万能的,半仙不过是道门中人给他的赞誉,而即便他真有仙神之能,也不可能真正的做到逆天而行。哪怕是大罗金仙,也依旧受掣于天道的监管之下。

    如今林浅已经无能为力,连他都推演不出许半生今后的命途,也就意味着他无法再替许半生续命,一切都要依靠许半生自己完成。

    许半生气运全无,想要逆天续命,唯有借助其他的势力。帝王气是一种,人间的烟火气也是一种。

    归居吴东,是借的帝王气。

    不断的和陌生人建立关系,并且一切因缘施法,竭尽全力和人间万事万物建立复杂到令天道也无法瞬间将其抹去的联系,在人群之中留下足够多的痕迹,是借的烟火气。

    林浅曾经说过,许半生的状况,最好的续命方式,是获取庞大且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也就是要让数量庞大的凡人信奉他,尊重他,提供绝对不会干涸的信仰之力。可是,要把许半生打造为新神,谈何容易。

    信仰之力的分配,也一直处于天道的监管之下,何处信仰之力雄厚,何处信仰之力稀薄,这些都是镌刻在天道之上的。除了岁月,没有什么能够改变这一切。若是在战争时期,战乱和流离失所会让信仰之力产生极大的影响,但是如今这种和平年代,天道是绝不会允许信仰之力大范围的被流动的。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林浅蒙蔽世人,将许半生打造为一尊新神,使其获得足够的信仰之力,天道必然会迅速的察觉。被天道察觉许半生这个早就该消失的存在,其结果只有一个,许半生必将迎来天道最残酷的惩罚。天罚不止针对许半生,还有和许半生息息相关的所有人,林浅当然是首当其冲。甚至,那些曾经为许半生提供信仰之力的无辜百姓,也会因此受到牵累,有些是现世报,有些事未来的孽报,没有人可以逃脱天道的惩戒。

    现在的这种方式,虽然进展缓慢,但却足够安全。而且,吴东早已不是都城,帝王气却超过如今的京城,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许半生若能将吴东的帝王气用得好了,自己逆天续命成功,也可以趁机帮助吴东消耗大量的帝王气,功德无量。他的亲人,以及他的后代,都会因此受到福泽的延续,不敢说福荫千年,数百年的福缘,是必然占据着的。

    受到吴东帝王气的影响,吴东周边地区也会有少量稀薄的帝王气存在,这对许半生来说,已经足够。而距离吴东太远的地方,毫无帝王气,这对许半生相当不利。下山之前,林浅对许半生千叮咛万嘱咐,抵达吴东之后,若非必要,不要离开吴东,除非许半生对于自己的命途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

    而京城,则是许半生绝对不能踏足之地。

    放眼华夏大地,帝王气最盛之处唯有吴东,其余城市或有帝王气的存在,但是由于年深月久的消耗,一代代皇朝的兴起和灭亡,早已让那些地方的帝王气淡薄下去。

    如今的京城,帝王气没有多少,龙脉倒是不计其数。

    明朝朱棣之所以能在京城建都,一是他本是真龙天子,自带帝王气;二是他手下的谋士姚广孝,幼年出家为僧,但却集僧道儒于一身,术数造诣极高,几有通天之能。他将京城大小龙脉尽皆打通,布下叹为观止的龙行帝王阵,以紫禁城为阵眼,这才建立大明朝三百年江山。

    林浅为许半生逆天改命,将一整条龙脉彻底消耗殆尽,却也留下了一丝隐患。

    龙脉有灵,耗尽龙脉改命成功的许半生,却也让天下龙脉视其为贼。在寻常的地方,龙脉各自孤立,所能发挥的力量有限,并不足以对许半生造成太大的威胁。可是京城之地,早被姚广孝将龙脉连成大阵,龙脉之间彼此呼应,力量相互增补,早已到了一个就连林浅也无法抗衡的地步。若非姚广孝将京城龙脉布做大阵,当年林浅将许半生带入京城,利用京城无数龙脉逐一消耗为其改命,恐怕现在许半生已经不需要再为命途担忧了。

    林浅终究是人不是神,许半生也就必须留在吴东。

    而方琳的亲生父亲,曾为一国首相,命里有龙气却无帝王相,如今早已退位,身体渐衰,京城龙行帝王阵龙气太盛,对于老人反倒有所损害。谁都知道饿了要进食,可是如果连续数日没有进食,身体极度虚弱之时,却只能给那人吃点儿流食,等到他逐渐恢复之后,才能恢复正常的饮食。如果一开始就大鱼大肉,反倒会让那人深受其害。

    现如今,方琳的父亲就仿佛那个数日都没有吃过东西的虚弱之人,京城龙气越强,对他的身体越不利。

    而吴东的帝王气,引导得当,就可以成为饿极之人的稀饭牛奶等流食,且营养足够丰富,能够帮助一个虚弱之人迅速的恢复元气。

    待到老人恢复到生活能够基本自理的程度,再使其返回京城,接受龙气的洗礼,就可以帮助老人至少续命三年。

    借助两地汇聚的天地之气,也是最省力的方式,许半生需要付出的非常之少。否则,哪怕许半生是个正常人,他也至少需要耗费一年以上的阳寿,才能为这位垂危的老人续命三年。以现在许半生的状态,纵然他的术数再如何精深,也无法完成为别人逆天改命的壮举。

    京城方面,大领导已经在着手准备将老人送往吴东的事宜,可是即便大领导发话了,也会遭遇到许多的阻力。

    老人的家人就不用说了,他们现在至少还可以看到老人躺在病榻之上,偶尔还能跟他们说上几句话。去吴东?老人的身体哪里经受得住?

    而且,以老人在共和国显赫的身份地位,他的生死早已不是一个家族的事情,而是事关整个国家,往大了说,这是国体的事。谁敢拿老人的生命冒险?对于这个国家而言,老人能够多活一天,都是这个国家的财富,没有人愿意拿那还不知是否能够治好的一线可能,去赌老人会不会在途中就暴毙身亡。

    或者说的干脆点儿,至少老人现在还活着,可是若将老人送往吴东,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承担这样的责任!

    当然,总也有些人和大领导的心思一样,他们愿意相信许半生,也愿意相信老人能够创造一个奇迹。

    一连三天,京城的西山疗养院都像是炸开了锅一样,关于是否要将老人送往吴东的讨论,几乎要被摆上常委会议了。

    作为当今国家的二号人物,大领导最终强行拍板。

    “我是老领导一手培养出来的干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老领导的儿子,也是他的弟弟,我和老领导之间的关系,不会比你们任何一个人差。大家说的都有道理,你们的担心我也懂。但是,第一,老领导他愿意试一试,我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与其躺在这里无所事事,不如孤注一掷。老领导的性格你们都应该很清楚。第二,我希望可以试一试,我相信那个孩子,他除了许家的长房之孙这个身份之外,还有一个身份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许家已经去世多年的老太爷,曾经也是在座几乎每一位的老领导,他家人的品性我信得过。太一派掌教真人这个身份,我更加信得过。第三,我知道,没有人敢负这样的责任,那么,就由我来负吧!有人认为,我没有这个资格么?!”

    众人噤若寒蝉,就连老人的家人,也一个个说不出话来。

    的确,大领导和老人之间的关系,谁都知道,情同父子。就连老人的儿女,也不敢说大领导没有这个资格,那么,其他人就更加不敢。

    最终,一切都由大领导一个人拍板决定,一架商务飞机,被改造成了适合老人搭乘的病床,并且将所有必要的仪器都放置在了飞机上,一整个大内医护组,都上了飞机,以确保老人在飞行途中绝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这一切的准备,又用去了数日时间。

    许半生对此了若指掌,哪怕不动用推演之术,他也可以想象的到要将老人这种身份的人送到吴东,会引来多大的震动。

    这些时间,许半生也向方琳和大领导提出了一些要求,有些施术之时必须的用物,许半生虽然不差那几个钱,可是他一个人寻找起来终究不便,而交给上边这些人,就要简单的多。

    在应用之物准备停当之后,许半生跟随蒋怡来到了普云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