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90 坐井观天

0090 坐井观天2017-11-11 22:18:19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蒋怡答应去找许半生帮忙,已经整整过了一周的时间。

    对于这位高人迟迟不肯前来,有关部门的那些人心里肯定是有些怨气的。

    不比上边的那些领导们,有关部门的干部虽然也经常和精研术数的奇人异士打交道,但是他们心里有个根深蒂固的想法,那就是无论你是什么人,都应该为国家出力。在他们眼中,国家和蒋怡这一类人之间的关系,就是相互利用。所以许半生明明已经答应,却迟迟不见踪影的举动,还是让这些有关部门的干部颇有不满。

    而当蒋怡电话通知他们,今天她请来的那位高人将会莅临普云寺,这些有关部门的干部觉得他们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再不来的话,他们就要动用官方的手段逼那人前来了。

    不管怎么说,人总算是来了。

    普云寺的小和尚远远看到蒋怡的车停在了停车场,他立刻进去通报。蒋怡本就是普云寺方丈很敬重的紫微斗数大师,她口中的高人,就理应得到普云寺上下的尊重。是以,小和尚通报之后,普云寺上下,除了有伤在身还未恢复的方丈,其余人都来到山门前迎接。

    车上走下四人,其中两人是他们都早已见过并且熟悉的蒋怡和冯三,而在他们身后是一男一女。只是,这一男一女加在一起怕是都不到四十岁,脸上分明还写有几分稚气未脱,难道这就是蒋怡口中所说的高人?

    别说有关部门的那些人了,就连普云寺的和尚,也感觉到有些疑惑。

    虽然说术数一途,凭的是悟性和天资,并不能完全以年龄来衡量。可是,许半生和李小语的年纪也太小了,小到让人很难对他们产生信任之心。

    有关部门的干部们,已经隐隐有些愤怒了,他们没想到,千等万等,一周的时间过去了,他们等来的却是这两个青葱少年。

    普云寺的和尚们虽有疑惑,却也不至于有任何愤怒之情,甚至其中几名也算是德高望重的高僧,从许半生和李小语行走的姿态,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

    目光平视,态度自然。

    步伐平稳,几乎每一步之间跨出的距离都是相等的,即便是在跨步走上山阶的时候,肩膀也是四平八稳,没有丝毫的晃动。

    这些并不能说明许半生在术数上的造诣,但却至少可以让这些也都是自幼习武的高僧们,看出许半生拥有一身恐怕连他们也不能及的武功。

    走到山门前,为首的正是普云寺首座高僧,任监院职,在普云寺出家已经达到四十余年的晦明。

    双掌合十,晦明口诵佛号,道:“蒋大居士,贫僧恭迎。”

    蒋怡还以一礼,道:“晦明禅师太客气了,这位便是我请来的高人,许半生。”

    晦明赶忙又向许半生施礼,虽不知许半生在术数之上造诣如何,可两人面对面这么一接触,晦明就可以从许半生身上的气势感觉出,许半生至少也是舌之境以上的高手。这个年纪,单凭这份造诣,也足以博得他的尊重了。最关键的是,无论一个人有多么的天才,若是没有一个好师父,不投入一个好师门,也绝不可能在弱冠之前达到如此境地。

    “许施主大驾光临鄙寺,实乃小僧及鄙寺之福,有请!”说罢,晦明身体半侧,身后的和尚纷纷让开一条通道。

    许半生还以稽首,道:“晦明大师是得道高僧,半生有礼。”

    不卑不亢,只说晦明是高僧,却并未因为自己的年纪而将对方视为长辈,晦明心中一动,这位少年施主,打的是稽首,显然是道门中人,年纪虽小,可气度着实不凡,并未以晚辈自居,难道他在道门之中辈分极高?

    和蒋怡打交道也不少了,蒋怡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她既然称许半生为高人,那么许半生就必然有强大的实力。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是那种狂妄无知之辈,连基本的长幼之序都不懂得。他现在执平辈礼节,只能说明他在道门中的辈分已经到了让他不能轻易的对人执晚辈礼的地步。

    晦明心中有数,一路送着许半生来到了寺院后堂僧众平日里宣经诵佛的大殿之中。

    路上,蒋怡给许半生引见了有关部门的那几位干部,许半生逐一含笑颔首。看到许半生这么年轻,这些人早已有些轻视之意。也多亏他们的轻视,在蒋怡介绍的过程中,他们并没有主动伸手要和许半生握手,否则,许半生肯定是不会理会的,那样恐怕直接就会让这帮干部积压的怒火释放出来。

    但是,许半生也没有主动表示,甚至连一句客气话都没说,已经让这几个干部处于震怒的边缘了。

    来到大殿之中,因为考虑到有道有俗,原本只有蒲垫的大殿之内,也摆上了桌椅。

    众人分别落座,几名小沙弥给众人奉上香茶。

    许半生很随意的打量了一番殿内的情况,端起手边的茶碗,以碗盖拂去茶沫,啜吸了一口。

    放下之后,许半生含笑对晦明说道:“好茶。”

    晦明含笑颔首,而坐在他旁边那位白白胖胖的干部,则有些沉不住气了。

    扫了旁边一名干部一眼,那名干部便开口道:“蒋总,这就是你请来的高人?”语气之间,明显带有轻蔑之意。

    蒋怡心中不悦,心道别说许半生这太一派掌教真人的身份,放眼整个道门哪怕是佛门,都必然是尊敬无比的。他许家大少爷的身份,就你们这帮小官员,也只有跟在他屁股后头跪舔的份儿。更何况,这还是我请来的人,我说是高人,你们摆出这副姿态,这是要打我的脸么?

    “王处长,你是对我有质疑?”蒋怡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虽然她和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一向不错,可是也不代表一个小小的处长,就能在她面前放肆。别说一个处长,就算是那个白白胖胖的局长,蒋怡也没将其放在眼中。

    王处长一愣,他和蒋怡其实是第一次打交道,若不是因为普云寺这件事,他也不会见到被列在他们局内名单上的人物。

    原本这种事,是不需要他们这个部门插手的,通常都是由地方上的文化宗教部门协助解决。可是死了人之后,地方上就把这件事报了上去,这件事明显已经超出了文化宗教部门所能管辖的范围,也就交到了他们这个部门手里。

    来了之后,他们自然都会震惊于蒋怡的美貌,而对于列在名单上的人,他们也不敢轻易得罪。否则,以他们那种官老爷的姿态,蒋怡请的人迟迟不来,他们恐怕早就开骂了。

    蒋怡也一直表现的谦和有礼,并未展示哪怕一丁点儿强势的模样,这也让这些人觉得,能人异士又怎样?还不是国家手里的工具,让你们做事是用得上你们,难道你们还敢不做么?

    在他看来,他不过对许半生提出了一些质疑,这么年轻,装的倒是好像有模有样的,可若让他相信许半生能解决连这里的方丈以及蒋怡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是绝不肯的。而蒋怡却因此斥责于他,这让他顿时感觉有些按捺不住。

    “蒋总,你应该知道国家对于这里发生的事情有多关注,现在已经牺牲了我们七名考古队员了,就连普云寺方丈星云大师也身受重伤,至今未醒。你口口声声说请来的是一位高人,让我们在这里干等了七天暂且不说,结果我们等来了什么?他们俩就是你口中的高人?”

    这番话,有一多半其实都是冲着许半生去的,可是许半生停了,却只是微微一笑,根本就没有半点不悦之意。他身后的李小语倒是立刻宛如一柄出鞘之剑一般,拧眉瞪向王处长,王处长顿时感觉到一股杀意传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心里感觉到一阵阵的恐惧。

    晦明自然能够感应到这股杀意,他猛然转眼朝着李小语望去。

    之前进门之时,晦明也能看得出李小语和许半生有类似主仆的关系,就好像冯三和蒋怡之间的关系一样。当时也看出李小语身怀武艺,而且造诣不凡。可是因为注意力都集中在许半生的身上,他一个出家人也不方便盯着一个女孩子多看,也就没在意李小语的境界到底是什么。

    现在李小语就宛如出鞘之剑,身上的气势极为凛冽,晦明都不需要仔细查探,就已经能够感觉到,李小语的实力,至少也在鼻之境以上。

    这都是些什么少年啊,年不及弱冠,一个舌之境,一个鼻之境,而他晦明今年已经五十出头,却也不过停留在鼻之境的巅峰而已。就算是他们的方丈星云大师,也不过是舌之境而已,现在一个不满二十的少年就把他比下去了。

    如此一来,晦明望向许半生和李小语的眼神,就越多了几分敬畏。

    年龄不代表一切,实力才是说话的根本。

    先用眼神阻止了随时准备拍案而起的蒋怡,许半生又伸出一只手,摊开在身侧,李小语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掌心之间,许半生轻轻握住。一股柔和的内力进入到李小语的体内,李小语知道这是许半生让自己稍安勿躁的意思,便将滔天的杀意收敛了起来。

    “王处长今年有四十岁了吧?那么想必王处长一定造诣深厚,完全有能力解决天坑的事情。如此,我们便不插手了,只希望王处长可以给我们一个学习的机会。”

    话说的似乎很客气,但却直指王处长坐井观天的心态。

    “哈哈哈,年龄要是有用的话,就去买几只乌龟过来好了!”就连一向对许半生不满的冯三,此刻也不禁出言讥讽王处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