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91 有何不敢?!

0091 有何不敢?!2017-11-11 22:18:21Ctrl+D 收藏本站

    年龄这种事,的确是一种自然规律。任何事情都是需要时间来学习的,通常来说,学的时间越长,自然掌握的也就越多,这就造成了多数人会觉得年龄能决定本领高低。

    古代有句话,叫做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意思也和这个差不多。

    但是,这种规律,通常只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有效。比如同为一个村子里的木匠,一个干了三五年,而另一个却是半辈子都在从事这个行业,若是两个人在态度上都很负责,那么通常来说年长的那位肯定要比只干了三五年的木匠要熟练一些。

    如果把范围扩大了,一个是走南闯北跟许许多多的木匠都学习过的,而另一个依旧呆在村子里,那么三五年真的很容易就超越那个半辈子。

    受到的教育不一样,其展现出来的水准也必然不同。

    而在有些行业里,决定成就高低的甚至不是努力程度,而是天资。

    有些人一辈子再如何努力也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画家,而有些人,他们在接受了基础的教育之后,就能挥毫泼墨留下很好的作品,甚至可以开辟一个全新的流派。

    这种事,完全由天分决定,嫉妒和不服在天才面前,完全无效。

    许半生的话,让王处长涨红了脸,而冯三的讥讽,则是彻底让王处长陷于暴走的边缘。

    “你……”王处长火急攻心,指着许半生,却一时间找不出话来反驳。

    倒是那位白白胖胖的罗局长,知道许半生不过是在玩文字游戏,便慢悠悠的开口:“隔行如隔山,王处长学的是考古,兼修宗教,但是并未学过术数,你用他来做比较并不合适。蒋总,我们也并非质疑你的眼光,而只是这位许先生实在太年轻了。或许他在术数一途之上真的很有天分,可是,他敢说他比普云寺的方丈星云大师更高明么?”

    这位罗局长肚囊还真是很宽绰,不知道此人别的本事如何,这一手太极倒是玩的很漂亮。一段话,连消带打,就把王处长和许半生之间的矛盾,转移到许半生和普云寺之间去了。

    星云大师是海内外驰名的得道高僧,当年他还不是方丈的时候,就已经享誉海内外的佛教徒之间了。普云寺得以重建,还是因为宝岛的一位高僧。当年那位高僧来到普云寺,瞻仰了全世界最大的舍利塔之后,与星云大师交流佛法,为其折服。回到宝岛之后,便集资募款,最终帮助普云寺重建。而星云大师从那之后,也成为佛教徒敬仰的大师。罗局长故意把许半生推到普云寺僧众的面前,现在就连星云大师都受了重伤,你一个毛头小伙子,敢说你比星云大师更强么?

    晦明情知不妙,不禁对罗局长也有些厌恶之情,这绝对可以算作是挑拨离间了,官场上的人,似乎最擅长的就是这种手段。

    刚想开口,许半生却朝着晦明望来,微微颔首。

    晦明知道这是许半生让他不用开口,见他依旧气定神闲,没有半点受到罗局长的话的影响的意思,晦明也不禁对许半生越发高看了一眼。

    此子虽然年幼,可是气度不凡,胸襟更是广阔,今日这罗局长怕是讨不了好。

    许半生微微一笑,开口道:“星云大师是得道高僧,佛法之精当世罕见。我国虽是佛国,却更是道国。佛道究竟是否一体,这个素来争论的厉害,不过在我国境内,佛道相通却是不错。”

    晦明缓缓点头,认同许半生的说法。

    道教才是华夏大地土生土长的宗教,而佛教虽然在华夏大地上拥有数量庞大的信徒,但是追根究底,也总归是外来客。而且,佛经道藏,有些部分是重合的,道教和佛教的神话人物形象,有一部分也是重合的。比如道教有燃灯道人,佛教有燃灯古佛,这二人实为一体。菩提老祖就更是佛道儒合一的象征,须菩提本是佛教的名字,菩提老祖却是道教的打扮术法,却又有儒家的行事和思想。就连佛教至圣阿弥陀佛,也有一个道教的身份叫做接引道人,他被视为释迦摩尼的接引导师。

    以往佛道之争还比较激烈,到了现代,佛道二教,相互之间来往甚多,也逐渐的接受了佛道相通的观点。

    “佛教在我国几经动荡,尤以元朝摧毁甚多,佛法虽得以流传,可在术数一行上,却流失过多。道门崇尚自然,隐居者甚众,各朝各代都得以传承。是以单以术数而论,于我国说,道门盛于佛门,这也是可以达成共识的事情。”

    罗局长心有暗喜,心道许半生虽然表现的似乎很沉稳,但是最终还是对佛教发起了攻讦。他望向晦明,原指望这些僧人会表现出反击的姿态,却没想到晦明竟然颔首不止,似乎很赞同许半生的说法。

    “阿弥陀佛,许施主所言不虚,佛道两家虽各有传承,但是天下术数大道皆通,如今我佛门术数之学,确实弱于道门。”

    罗局长心里一沉,心道若是连晦明都认同了这样的观点,他刚才的挑拨就毫无用处了,相反,这还会成为许半生反击的手段。

    许半生颔首一笑,道:“晦明大师胸怀宽广,着实可敬。”

    王处长见苗头不对,急忙开口道:“即便道门在术数之上强于佛门,可许先生你在这上边的造诣,敢说比星云大师强么?”

    许半生淡淡一笑,缓缓起身,双目直视王处长,道:“为何不敢?若是换了旁人,或许未有这般自信。但是,我作为太一派唯一的嫡系传人,有何不敢?”

    听到这话,罗局长和王处长,乃至其余两名干部,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还是太年轻啊,被人一激就说出了不该说的话,星云大师是什么人?那可是海内外都德高望重的高僧,无数人顶礼膜拜,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竟然敢说比星云大师更强。这一下,普云寺的和尚们,肯定不会放过你。

    但是,他们的欣喜来得快,去的更快。

    因为晦明等僧人听到许半生这话,一个个面露凝重之色,晦明更是长身站起,双手合十,冲着许半生微微弯腰。

    “不知是林浅真人高徒大驾光临,还望许真人恕罪。”态度之恭敬,就仿佛徒孙见到师爷一般。

    这倒是也不夸张,虽然佛道两门的辈分是不相通的,但是林浅却和星云大师的师祖一辈交好,而且林浅在道门中的辈分和地位,那更是星云大师望尘莫及。如果以佛道一体的观点来看,星云大师还真得管林浅叫一声师叔祖什么的。晦明作为星云大师的弟子,在见到林浅的弟子的时候,自然也必然要执晚辈礼,否则就是对他的师祖不敬,对星云大师不敬。

    许半生双手虚抬,晦明只觉一股大力凭空而来,自己要弯下去的腰身竟然弯不下去,就好像有人扶住了他的腰,将其掰直了一般。

    原本就已经预计到许半生在武学上的实力恐怕超过在场任何一人的晦明,此刻算是彻底领会到了许半生的实力之深。隔空发力不难,可是能做到许半生这样,不着痕迹,且无法抗拒,却是晦明生平未见了。

    “我并未出家,晦明大师还是叫我名字吧。”

    晦明心存惶惑,喏喏应声。

    “许居士,敢问尊师一向可好?”晦明心中已经升起希望,虽然不是林浅亲自前来,只是他的弟子,可是太一派在术数一途之上,是何等深厚?哪怕许半生继承了林浅十分之一的实力,后山之局可解,星云大师也会无碍。

    “师父一向安好,如今出外云游。晦明大师也该知道我师父他这人没个正形,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

    晦明苦笑点头,心道林浅的确是游戏风尘惯了,只不过,没正形这话你能说,我们可不敢。想当初,东都一家寺庙得罪了林浅,他几乎把人家整座庙连同山门都拆了,使得那家千年古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元气。在华夏大地上,得罪什么人,都不要得罪林浅。

    “林浅真人早已是仙家之体,神踪飘迹,确非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揣度。”

    “晦明禅师,林浅真人已将太一派掌教之位传与许少。”蒋怡不想再有任何波折,于是干脆把许半生没说的那半截话也挑明了。

    晦明浑身一颤,什么?许半生终究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纵然林浅一贯行事荒唐,没有规律可循,可是,他绝不会拿太一派的声名开玩笑,若非许半生已经足以领袖道门,他绝不会将掌教一位传给许半生。

    这岂不是说,许半生在术数上的修为,已经彻彻底底得到林浅的真传了?

    不到二十啊!这是如何天才才能做到?

    “请恕贫僧失礼,贫僧不知是太一派掌教……呃,掌教居士莅临小寺,小僧,小僧……”晦明心中骇浪滚滚,竟然不知说些什么好了。

    许半生依旧平静,脸上挂满了微笑,道:“晦明大师不必如此,师父他就是嫌麻烦,所以把太一派扔给了我。反正太一派人丁一向不旺,我也是自己管自己,师父落得一个逍遥。”

    “林浅真人仙人风范,我等唯有景仰。”

    看到这眼下的局面,罗局长和王处长面面相觑,几乎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