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92 小人行径

0092 小人行径2017-11-11 22:18:22Ctrl+D 收藏本站

    之前许半生说自己是太一派嫡系传人,他们二人还没有什么反应。

    太一派这个名字虽然代表了道门最高,但是因为整个太一派就林浅一个人,出镜率实在太低了,包括罗局长在内,他们进入这个部门最长也不过十几年的时间,实在是没和太一派以及林浅打过任何交道。突如其来之下,也没想起这个名字。

    可是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再加上许半生和晦明数次提及林浅,罗局长瞬间想起林浅是何许人也,而太一派这三个字又意味着什么。

    顿时间,冷汗从罗局长的脑门上一滴滴的涌了出来,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完全湿透了。

    林浅啊,这个人就是个……

    罗局长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刚进这个部门的时候,就听到的那个关于林浅的传说。

    当时国家方面遇到一个问题,跟境外一个术数高手有关。因为事关某位领导的家人,高层对于这件事也是非常重视。

    虽然对方是个小国,但是由于这件事并不占理,是那位领导的家人招惹了一个他绝对不该招惹的人,结果被人在身上种了蛊,回国之后立刻就发作了。

    那人当时全身溃烂,惨不忍睹,幸得国内的术数高手将其身上的蛊逼了出来,才保住了一条性命,但是身上的溃烂,却足足两年才被治好,而且好了之后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留下了很严重的疮疤。

    原本因为理亏,那位领导也深知对方厉害不敢追究,可没想到,被种蛊之人,若非本人解除,施术者是会遭到一定程度的反噬的。当时那位国内的术数高手认为这个蛊的反噬不会太强,顶多让对方受点儿轻伤,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再加上认为对方在术法上的造诣并不如他,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却没想到,对方本就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他是不如国内那个高手,可是他却有个极为厉害的师父。

    徒弟受伤之后,师父就找上了门。

    这样的事情倒是也不少见,若是本着小惩大诫的想法倒也罢了,偏偏那人的师父极为护短,上门之后竟然灭了那人全家。并且,他还扬言要祸灭那位领导全家。

    这引起了国内各路高手的极大愤怒,但是,他们却都无力阻止此人。

    短短数日之内,那位领导的全家都出现了中蛊的症状,各路高手齐聚大内,却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将那位领导一家人身上的蛊逼出体外。种蛊的那个家伙,竟然动用了本命蛊,只要没有人能将他干掉,这种蛊几乎就是无解的。

    有人想到了林浅,但林浅一向云踪鹤影,根本就找不到人。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医院方面却传来好消息,那位领导及其家人,身体里爬出了数条蛊虫,原本中蛊的反应也彻底消失了。众人赶往医院,探查之下,发现领导一家体内的蛊虫全都离开了,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那个种蛊的高手已经死了,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随后,林浅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也不知道这守卫森严的大内,他究竟是如何无声无息的闯进来的。直到他出现在众人面前之时,外边的守卫还半点都不知情。

    林浅告诉众人,他早就听说了这件事,但是因为那位领导的家人也是自作孽,他并不打算出手。可是那人的师父却将国内这名术士的全家屠戮一尽,杀孽过重,林浅已经看不下去了。

    若不是找人上时间耽误了一些,这位领导的全家甚至连苦头都不用吃。

    林浅根据死去的术士一家身上的线索,找到了海外的那个种蛊的巫师,直接锁定了他的精血,极为轻易的将其杀死,并且将之前他那个受伤的弟子也杀了,并警告他其余的弟子,让他们不可在为祸世间。

    巫师死了,那位领导的全家才会得救,众人也终于才明白,这里边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

    林浅倏忽而来,有倏忽而去。也就是这一次,他在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之前露了一面,而方琳的亲生父亲也是那一次见到的林浅,林浅也是那一次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告诉他关于日后的缘分。

    政府高层当然对林浅的实力讳莫如深,而那些齐聚大内却束手无措的术士法师各路高人,也都对太一派林浅真人这个堪称传说的存在,有了个更为具体的认识。

    以前,都说太一派执道门术数之牛耳,纵然是共识,但总有许多人不服。可是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再没有人对太一派在道门中的地位提出疑义了。如果道门的术数代表了人类可以达到的力量的皇冠,那么,太一派就必然是皇冠上的那颗明珠。

    在那之后,林浅的许多事迹都被挖掘出来,人们发现,太一派所学驳杂,几乎无所不能。其他门派基本上都是专研一项,多的不过两项,比如紫微就是相加山(仙),河图是命加山。而太一派,真不愧是太一之名,真的就是包罗万象,道家的五术,林浅就似乎没有不懂的,并且每一项都极为精通。

    人的实力有强有弱,但是精力终究是有限的,修习道家五术,且都能达到大成,这简直匪夷所思。

    这就是罗局长听说的关于林浅的故事,而每一个向其叙述这个故事的人,都带有极深的敬畏之心。

    他们都说:“你知道么?林浅真人那绝对是已经至少一只脚踏进仙门之人。你知道他今年多大年纪了么?他是清朝同治年间出生的,到现在至少也是一百二三十岁了。长寿老人就算有活到一百二以上的,可你总没听说过他还能出国仗剑杀敌,然后满世界云游的吧?这就是个活神仙,陈抟老祖都不如他,按照他现在的状态,指定比彭祖活的还长了(彭祖相传八百八十岁,但是那时的纪年和现在不同,根据换算,大致是一百六十年左右)。”

    这话,是十多年前说的,现在林浅怕不是应该有一百四五十岁的年纪了?而许半生刚才还说林浅竟然又去云游了,这真的不是人了吧?就算是彭祖,当年也不可能在一百四十多岁还能出去云游吧?

    想起这一切,罗局长如何能不浑身冷汗?

    王处长也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大错,他虽然没有罗局长听说的事情那么多,但是林浅的大名,他也是知道的。当年大内的那件事,他们这个部门,根本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两人忐忑不安的面面相觑,都是满头满脑的冷汗,已经完全不知该怎样继续下去了。

    看到二人如此形状,蒋怡冷哼了一声,低声告诉罗局长:“许少是吴东许家的长房孙,他父亲是许如轩。”

    一听到这个,罗局长更是惶恐不已,许家现在虽然只是经商,但是许老太爷当年的影响力多少还有一些。别说什么太一派掌教真人了,光是一个许家,就绝不是他一个局长能够得罪的起的。也就是他这个部门比较特殊,若只是个普通的部门,许如轩施加点儿压力,他明儿就能被调离这个位置。

    “许少,刚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罗局长诚惶诚恐的走上前去,一张胖脸上满是汗水,却还不得不陪着笑脸,希望许半生不要和他计较。

    许半生淡淡一笑,没有任何表态。

    罗局长转脸看到同样露出谄媚笑容的王处长,显然他此刻已经完全崩溃了。

    连罗局长都完全得罪不起的人,他一个小小的处长,那就更加得罪不起了。

    看到王处长战战兢兢的样子,罗局长一腔怒火顿时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要不是你这个二百五,非要出言讥讽许半生,又哪会有老子之后替你出头?

    一脚踹在王处长的身上,直接将王处长踢了个满地打滚,罗局长怒道:“你还不赶紧给许少道歉,不管许少是否原谅你,你都给我立刻收拾东西滚回去。”

    王处长在地上滚了半圈,连滚带爬的跪着就爬到了许半生的面前,一把抱住许半生的小腿,脸上鼻涕眼泪冷汗混在一起,带着哭腔的喊道:“许少,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脑子有问题。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不要跟我计较啊。求求您,原谅我好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眼看着王处长就要给许半生磕头了,就连晦明都看不下去,这种官员,也太没有骨气了。之前诸般挑剔,现在知道许半生的来头,顿时变了一张脸,活脱脱的小人行径。

    许半生也是微微皱眉,一抬手,一股巨大的力量立刻挡在了王处长的额头,直接将试图磕头的王处长掀了个四仰八叉。

    “我这个年纪,你对我磕头,是要折煞我么?滚!”许半生很少见的带上了些许的怒意,仿佛王八晒盖的王处长,只觉得许半生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刺进了他的心里,让他浑身欲裂。

    罗局长见状,赶忙说道:“许少让你滚,你还不赶紧滚出去!不要让我看到你,等我回到局里再收拾你。”

    王处长哪里还敢停留,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跌跌撞撞的就跑了出去,心里惶恐至极,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处长的位置还保得住保不住。

    “许少,我……”罗局长一张胖脸,此刻已经惨不忍睹了。

    许半生摆摆手,道:“你们留下一个专业技能强一些的考古队员就可以了,其他人都走吧。这里的事情我会解决,我会让那名考古队员完整的记录一切。”

    罗局长哭丧着脸,却不敢再有任何的反驳,只得按照许半生的吩咐行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