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93 古战场

0093 古战场2017-11-11 22:18:23Ctrl+D 收藏本站

    从蒋怡身上,许半生已经很清楚这处天坑的状况。

    能够出现如此严重的兵煞之气,不外乎两个原因。

    其一是有大量的士兵埋葬于此,这还必须是战败之兵,唯有败兵之师,才会将滔天怨气化作兵煞之气,历经千年而不消散。

    其二,则是有大神通者在此兵解,且历经雷火淬炼,最终渡劫飞升失败,神魂俱灭。滔天恨意纠结于此,以山脉之灵气不能化解。那大神通者所用兵刃遗留于此,兼收了其主的滔天恨意以及此地日月精华天地灵气,最终转化为强大的兵煞之气。

    无论哪一种,都是这兵煞之气已经超出了山体能够承受的范围,冲天而出,是以才会造成山体崩落,留下如此天坑。

    相比较起来,许半生并不太相信第二种可能性。

    虽然自小修习道法,在道藏之中确有渡劫飞升的说法,可是许半生还是不大相信。所有关于飞升的传说,几乎都是很遥远的年代,最近至少两三千年都没有听闻过有人得以飞升成仙,若是真有天庭净土,难道天庭就不需要补充新鲜血液么?

    所以,他基本判定此地必然是战败之师为敌兵所追,逃入山中,被敌军围困于此,情知不得脱身,全军将士以身殉国,壮烈而死。

    因为知晓厉害,而且许半生也并不希望太多人看到他破解此地兵煞的手段,所以除了蒋怡主仆之外,就只有一名按照他要求派来的考古队员和普云寺的首座高僧晦明一同前往。

    原本后山山路并不好走,否则也不会人迹罕至了,但是罗局长等人来了之后,用人力生生开辟出一条路来,此刻倒是要好走多了。

    饶是如此,许半生等人还是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那处天坑附近。

    距离天坑还有一小段路,许半生就已经能够感应到前方那浓郁凝结不散的兵煞之气,他的脸色也不由凝重了起来。

    “好了,你们就到这里为止。”许半生开口说道,前方带路的考古队员和晦明齐齐停下脚步。

    其实这名考古队员,早就已经感到此地阴风阵阵,吴东素有火炉之称,九月头上的天气依旧燥热。可是越是走近此地,就越感到此地阴气逼人。早一些还觉得气温突然凉爽下来,在这炎炎日头之下,还挺舒服的。但是越走就越凉,就算是再如何迟钝的人也会知道这里有问题了。

    能成为考古队员,对于身体的要求甚至要排在专业知识之前,否则纵然专业知识再如何渊博,没有一个良好的身体,想要从事户外考古工作,都是不现实的。充其量在研究室里做些研究工作罢了。

    可是,许半生叫他们停下的地方,气温之低竟然已经会让这名考古队员感到有些簌簌发抖了,可见这里的环境有多么的恶劣。

    晦明也发现,这里和前几日相比,显然是更加恶劣了。因为前些天死了不少人,就连他的师父也被此地兵煞之气所伤,这些天,他们是完全没有踏足此地的。也好在这几日无人走近,否则,按照目前的情况,恐怕死亡人数还会增加。

    就连晦明自己,也需要运功抵抗此地寒意,甚至是煞气入体了。

    “许居士,此地似乎已经有了变化。”晦明好意提醒许半生,免得他不知道状况,贸然前行会吃了暗亏。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兵煞之气虽然凝练,可毕竟是无主之气,历经数日,逃逸出来一些实属正常。多谢晦明大师提醒。”

    晦明当然看得出来,许半生并没有把这兵煞之气太当回事,若是换做别人,晦明肯定会认为他是年轻气盛不晓得厉害,可是林浅既然敢把太一派掌教传给许半生,就说明许半生至少得到他六七成的真传。若是许半生也挡不住这兵煞之气,这天下恐怕也唯有林浅可以做到了。

    蒋怡终究是有些担心,她是深受其害之人。

    本就和许半生并肩而立的她,此刻却轻轻将自己柔软的小手塞进了许半生的掌心之间。

    “许少,有几成把握?”

    许半生轻轻一捏她的玉手,随即放开,道:“此事不难,要说起来,这事儿还得应在你的身上。若不是你,虽然也可最终将这些兵煞之气消于弥形,但却颇要费一番手脚。”

    蒋怡不解,问道:“为何是落在我的身上?”

    许半生笑呵呵的回过身,看了看李小语,李小语二话不说便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虽然包在锦盒之中,但是蒋怡对此物挂系已久,一眼之下就知道这是何物了。

    “十三宫盘?”蒋怡压低了声音说道。

    许半生微笑颔首:“此物数阴,兵煞亦属阴,二阴相遇必有一战。这本是集邪祟之大成,坚不可摧。而兵煞之气却是邪祟之中最为锋芒毕露的,以兵煞之利攻十三宫之浩荡,不出意外的话,解决了兵煞之气的那一天,这十三宫盘或者也就蕴养完成了。”

    蒋怡听得明白,但却有些忧心的问道:“不会把十三宫盘弄坏了吧?”

    许半生含笑摇头。

    “你和我一起来。”许半生将十三宫盘拿在手里,让蒋怡跟着自己。

    冯三试图跟上,蒋怡却回头道:“三哥,你和小语同留在此。”

    李小语显然是早已得到许半生的吩咐,停下脚步之后就一直站定,没有挪动分毫。

    天坑并不算大,直径大约在十米上下,只是深不见底,下方漆黑一片,哪怕用强光手电打下去,也看不到下方十余米处的景象。

    一丝丝暴烈的兵煞之气,正从天坑之中缓缓溢出,即便是蒋怡,也不禁微微打了个寒颤,她急忙运功抵抗。

    许半生伸出二指,在胸前捏了个法诀,口中低声有语,可却连自由熟读道藏的蒋怡也听不懂许半生所念的口诀是什么。

    “疾!”最后一语道破,许半生轻轻咬破舌尖,将逼出的鲜血喷了出去。

    不过数滴而已,但却立刻让蒋怡感觉到身体周围的温度上升了不少,天坑里晦暗不明的景象,也似乎清朗了许多。

    很快,蒋怡发现天坑里涌出的兵煞之气明显更加浓厚,但是,在涌至二人身前三尺之时,却迅速流转开来。以几乎肉眼可辨的方式,围绕着二人缓缓转动,却丝毫都无法侵入到二人身体之上。

    “太一派的道法果然神奇。”蒋怡心中暗想,若非亲眼所见,她根本就无法相信,不过一段口诀,几滴鲜血,竟然就可以让这害了许多人的兵煞之气望而却步。

    突然之间,蒋怡又感觉到有些不对,她问道:“许少,这兵煞之气和十三宫盘同属阴质,排斥之力甚大,你又如何让这兵煞之气归结于十三宫盘呢?”

    许半生轻轻的抓住了蒋怡的手,命其环抱住自己的腰身,道:“无论见到什么,都不要撒手。”

    蒋怡不敢再问,双手紧紧抱住了许半生,整个人都贴了上去。胸前高耸被挤压变形,蒋怡感受着许半生的男子气息,神思不由微微一荡。可是许半生虽然也感觉到蒋怡温热的身体抱住自己时的那种舒适感觉,却没有丝毫的旖念,只是暗运心法,纵身一跃,竟然就朝着那深不见底的天坑之中跳了下去。

    不远处,亲眼看到这一幕的那名考古队员,顿时惊呼出声。他可是经历了七名同事身死的过程,又亲眼看到星云大师被兵煞之气所伤,对于这里已经留下了深深的阴影。现在看到许半生竟然带着蒋怡跳了下去,甚至连任何保护措施都没有,他怎能不惊?

    晦明见到,单掌立于胸前,口诵佛号:“阿弥陀佛!”随着一声佛号,周围的空气仿佛清爽了许多。

    李小语一贯不动容的脸上,也不禁出现了一丝担忧之色。冯三的担忧,就更加溢于言表了。

    蒋怡也没想到,许半生竟然会带着自己跳入天坑,但是她很快就顾不上这些了,两人下坠的过程中,蒋怡听到耳边风声呼啸,随即兵铁交鸣,隐隐还有战士们奋勇杀敌的嘶吼声。

    再过了会儿,眼前黑雾不见,一片广阔的古战场呈现在她的面前。

    左右两边各有一支军队,都是盔明甲亮,衣甲鲜明。

    左边那支军队,后有一杆大旗,上书一个斗大的赵字。而右边那支军队,后军的大旗之上,却并无字迹,只是绣着一条张牙舞爪似蛇非蛇似龙非龙的东西。

    两军都已擂起战鼓,嘶吼声开始震天动地,蒋怡明明知道自己还在下落的过程中,但却不知为何竟然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大地都随着双方军士的嘶吼以及前锋部队的冲锋而震动起来。

    双方士兵短兵相接,而两军的先锋官也战至一团,手中大刀长矛,直冲敌方阵营。

    很快,古战场上就血流漂杵,尸体不计其数。

    被一刀砍断了脖子,被一枪刺穿了身体,又或被绊住了马腿跌落尘土,再被后方涌上的马蹄生生踩死……

    种种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看到的景象,如同电影画面一般在蒋怡的眼前闪过。

    蒋怡饶是再如何坚强,也终究是个女人,看到此情此景,她才真正的体会到战争的残酷。

    战场上还在厮杀,每一个军士都奋勇杀敌,前仆后继,丝毫不懂得退缩。

    蒋怡已经不忍再看下去,她只希望这一幕快快结束。

    突然,蒋怡意识到一个问题,她抱着许半生跳下来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了,为何两人还没有落地?这古战场上的战争都快要结束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