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99 你的好意我不要

0099 你的好意我不要2017-11-11 22:18:31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方琳的关系,大领导知道许半生不喜欢别人跟他握手,所以也没有伸出手来。

    但是这在许家人眼中看来,却是因为大领导被直呼其名有些不悦了。只是,他们依旧想不明白,大领导为何会称呼许半生为许少。要知道,他除了对许老爷子用了尊称之外,许家其他人,他都是直呼其名,省去姓是为了显得亲热一些。

    而许半生接下去的一句话,就更让许家的人大惊失色。

    “这里是我家,我不喜欢有那么多人在外头晃来晃去,都撤了吧。”

    喂喂喂,你搞没搞清楚眼前这位是谁啊?你怎么敢这么对他说话?

    许如轩和秦楠楠已经彻底呆滞了,许如项和许家的两个女儿,也都是一副天随时可能塌下来的表情看着许半生。

    可是,大领导的反应却更让他们震惊。

    他居然点点头,道:“有你在这里,他们就跟废物没什么区别……”话还没说完,大门就被撞开了,至少十几名荷枪实弹的军人端着枪冲了进来,他们手里的枪口全都对准许半生。

    包括大领导在内,没有人反应过来,刚才门口发生的事情,屋内之人除了跟进来的许如脊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许家的房子,隔音做的还是相当好的,而且李小语把那四个人扔出去的动静也很小。

    大领导稍愣,就反应了过来,许半生进门脸色就不大好看,而且几乎第一句话就是让他把人撤了,现在闯进来这么多人,明显是因为许半生刚才在外边已经跟他们发生了冲突。而且,更加明显的是,自己手下的大内保镖吃了亏,否则绝对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可是,没等大领导呵斥他们,许半生和李小语就一左一右朝着那帮人包围了过去。

    没错,就是包围。

    两个人包围十多人,这得是何等气势,又是何等速度?

    两道弧线划过,那些端着枪紧张无比的军人,只觉得各自的手腕都是一痛,就再也握不住手里的钢枪了。他们的眼睛甚至都来不及捕捉许半生和李小语的身影,就已经彻底被他们二人缴了械。

    一堆枪,直接被扔在了大领导的脚下。

    “我再说一次,我不喜欢有这么多人在我家里晃来晃去,都给我滚!”许半生的声音变得冰冷,他在家里对于大领导去惊扰他的家人就很不满意,如果不是李小语一句话,恐怕他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大领导劈头盖脸的教训一顿。

    大领导或许位高权重,但是在许半生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你是一国之君又如何?更何况你不过是这个国家的二号人物。就算是一号站在这里,许半生也是该如何如何。你的身份地位可以吓得住其他人,在许半生面前却是一文不值。

    那些军人还处于懵的状态下,他们不明白,他们也是这个国家最强的高手,却为何在许半生和李小语的手下连一个照面都没打,手里的武器竟然就到了对方的手里。

    手枪倒是也罢了,可是微冲呢?那可是还有个背带背在身上的啊,就算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也不带这么快的吧?连扣扳机的时间都没有?

    其实,如果只是李小语,还真是奈何不了这些军人。

    这些军人,就是那几支连番号都没有的特种部队的成员,进入这几支部队的条件就是耳之境。而在这种部队里,可以享受最好的训练条件,也可以获得常人无法获得的各种武功传授,甚至还有一些丹药的辅助。

    站在这里的这十几名军人之中,程度最低的也是耳之境的巅峰,最高的有两个,已经是鼻之境巅峰的高手了。李小语虽然已经进入到了舌之境,可是,单凭她一个人,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缴了这些人的械,人数优势。

    可是有了许半生就不一样了,许半生是什么境界?眼耳鼻舌身意,他进入到身之境已经两年时间,而且一进入就是巅峰。此刻距离意之境,也不过只是半步之遥。

    半步意之境,别说十几个最高不过鼻之境的军人,就算人数再多两倍,在许半生面前也只是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这还是许半生在进门之前就说过要手下留情,否则,就刚才那一阵,这十几个人就都已经死了。

    那些军人不明白手里枪上的背带是如何被割断的,其实很简单,李小语拔了剑,完事之后又把剑藏了回去。而许半生,用的则是那把和李小语手里那把软件材质相同的匕首。

    “你们都出去!”大领导知道许半生的愤怒意味着什么,他急忙下令。

    大领导都已经发话了,这些训练有素的军人不敢不从,而且,就从刚才那一个照面,他们就知道自己跟许半生以及李小语的差距有多大,人家已经可以要了他们的命了。

    只是,这到底是什么境界?舌之境?还是更高?或者干脆已经先天?!

    “让他们把所有人都给撤了,全部给我到院外去等着,不许踏进院内半步。”在那些军人撤出去之前,大领导吩咐道。

    许半生稳稳的坐了下来,浑然无视了大领导的窘迫和尴尬,对于许家人至今还无法从惊讶之中走出来,许半生也是熟视无睹。

    “还有隔壁小区房顶上那几个,我讨厌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许半生拿起桌上的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

    大领导二话不说,对身后自己的秘书点了点头,秘书不敢违抗,匆匆离开了大厅,掏出手机,将大领导的吩咐传达了下去。

    屋内的气氛很不好,许家人是目瞪口呆,发生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这究竟是不是真的大领导啊?为什么他在许半生面前,听话的就像是他的学生?

    而许半生,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你还是不是我们许家的子弟?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你竟然可以对一个国家领导人如此呼来喝去?

    大领导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很明白,今天自己前来其实是为了向许半生,向许家示好,这已经有些违反原则了。一个国家领导人造访一个商人,这意味着什么?新闻上虽然绝不会有,但是私下的渠道绝对不会少。这对许家今后的生意,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助力。可是,好像许半生很不领情?

    许半生不想说话,刚才运动了一下,他有些疲惫。

    许久之后,还是许老爷子一声长叹,道:“如脊,如项,你们几个都出去吧。”许老爷子已经看得出来,无论接下去事态将会如何发展,都不适合有太多的人在场。

    能够继续留在这里的,唯有许如轩这一房,就连他,都算是倚老卖老才能留下来的。

    其实许如脊兄妹四人,早就呆不住了,许老爷子这一句话一说,他们立刻起身告辞,大门开了又关,许家院子里,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是,这时候任何一个许家的人,都知道,这份宁静之下意味着什么。

    “许少,是我考虑的不够周详,我原本是想这样可以让许家以后更顺利一些。”大领导也叹了口气,一方面太一派掌教真人这个名头,已经给了他极重的压力,中央无论是在职的还是退下去的领导,哪一个对这七个字不是噤若寒蝉?

    另一方面,大领导在京城的时候说了,那位老人的事情,他负全责。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他的位置虽然没有人能动,但是他的权重恐怕是要被调整的。而且,就算老人一家对他不会有任何怨怼,他也愧对老人。他能有今天,一是多亏了方琳的外婆和母亲,二是老人一手给他的。

    许半生缓缓抬起头,语调依旧平静,但是说出的话,却绝对刺耳。

    “你的好意,你也得看看对方是否需要。你认为你的权柄已经重到连我都需要的地步?”

    大领导身体一颤,似乎瞬间通透了。

    而许家上下,则是已经茫然了,茫然到麻木的地步。

    许如轩看着自己的儿子,越来越感觉到陌生。儿子回来一个多月,见面的机会并不算多,一来许半生搬出去住了,二来他生意上应酬也多,可是,心里总是很踏实,因为儿子回来了。

    可是现在,儿子竟然可以如此呵斥这个国家的二号人物,而那位却还连嘴都不敢还。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儿子?

    许老爷子,许如轩以及秦楠楠,其实都很明白,许半生自己不可能拥有让大领导低头的能力,更多的,恐怕应在他的师父身上。

    当年的那个仿佛流浪汉一般的邋遢老道,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真是仙人么?

    在这种时刻,许老爷子是绝对不会开口的,静观其变就好,看看许半生还能给许家带来什么样子的意外。又或者,是惊喜。

    “许少,我明白了。我能做的,不过人间富贵,而你,已经早已超越了这个层次。”

    许半生这才缓和了点儿,点点头道:“接到电话,我就不高兴,我愿意出手,是我欠方琳一个人情。你没有理由因此骚扰我的家人。考虑到你的地位,你周围有太多人要考虑你的安全,我不计较。可是,你却搞得我整个许家鸡飞狗跳,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许家今日贵客临门么?”

    大领导叹了口气,道:“许少,希望这不要影响到你的决定。”

    “我答应过的事,我一定会做到。其实,你不来,这才是最好的方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