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103 买东西或砸场子

0103 买东西或砸场子2017-11-11 22:18:36Ctrl+D 收藏本站

    付村带着彭虎下了楼,在咖啡座见到了方琳。

    彭虎一看到方琳,立刻眼睛就直了,一双眼珠子都恨不得掉进方琳那深陷的乳|沟之中永远都不要拔出来。

    在彭城,彭虎也算是一号人物。早年他的父亲就是个走黑的,辛苦半辈子打下了不错的江山,五十岁之后也有了很过硬的白道上的关系。彭虎少年时期也是个不安分的家伙,打架砍人那是家常便饭,年过三十之后才安分下来,开始学着自己的父亲跟白道上打交道。

    如今四十刚过,也算的上仪表堂堂,虽然没什么文化,可是近些年附庸风雅学人玩收藏,也算培养出几分学问。由于他的黑道背景,在收藏上还真是没吃什么亏,早前交的学费,都被他用黑道手段找了回来。除了有那么几次被外地人骗了,并且他实在找不到人,其他的收藏,全是真品。

    这些东西一方面陶冶了他的情操,让他也真的多了几分文雅之气,另一方面,也为他和官员的交往打开更方便的大门。

    现在,跟彭虎来往的,已经是彭城市市委书记市长这个级别的了,所以付村找到他的时候,他根本就不买账,甚至七爷亲自跟他通电话,他也是不阴不阳。最终,七爷不得不拿出一件他很感兴趣的东西,出了一个很公道的价。表示,只要他愿意把那个鼎炉出手,那么,七爷也就把那件东西让给他。

    而七爷手里的那件东西,是江东省委一个常委一直想要的东西,彭虎为了搭上这位省委常委的路子,这才动了心。

    这些年,彭虎算是改邪归正,或者说,只是将他的黑隐藏了起来,但是,他在女色之上,却是跟他的名字一样,如狼似虎,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黄花闺女。

    漂亮小姑娘他玩得多了,多少做着明星梦的小姑娘,都曾经沦为他胯下玩物。对于刚过四十的彭虎来说,他已经越来越重视女人的性感程度,而对她们的美貌并没有年轻时的那种需求。

    毫无疑问,方琳这种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极大性感的女人,绝对是彭虎最为青睐的类型。

    看到彭虎那德行,付村不禁就叹了口气,心道彭虎今儿最好是能收敛起他的色心,除非方琳跟他一拍即合,否则,彭虎基本上就是在找死。

    而方琳搭了彭虎一眼,也就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了。

    像是这样的急色鬼,方琳见得多了,若光是心里意淫一番,也就罢了。真要是敢付诸行动的,下场都很惨,是以方琳对此也习以为常毫不在意。

    坐下之后,彭虎自然也注意到了方琳的********,眼睛顿时就拔不出来了。白色的大腿,极短的裙边,神秘的黑色,却又隐隐约约看不真切。彭虎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塞进方琳的裙下,好好的数一数她到底有多少根毛。

    看到这种状况,付村再度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方便替双方介绍了,只得故作无聊的张望着。

    方琳也不急着开口,她在等着彭虎学会收敛。

    可是,彭虎现在已经恨不得把眼睛塞进方琳的裙内了,哪里控制得住?

    方琳等了会儿,猛然将双腿叉开,将里边黑色半透明的内裤整个儿曝露在彭虎的面前,倒是把彭虎骇的不轻。

    “我说,你看够了没有?要不要开间房让你好好看个够?”方琳见彭虎一惊,又缓缓的收拢了双腿。

    彭虎咽了一口唾沫,早已心猿意马。这个女人,可以说是他生平所见最为性感的一个,他已经心痒难耐了。而且,从这女人的打扮,他就能感觉到,这女人恐怕并不在乎跟男人发生点儿什么。方琳最后这一叉腿,更是让彭虎觉得,想要跟这女人发生关系,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说不定,对方也早就跟自己一样,迫不及待想去干点儿不适合在白天做的事情了呢。

    “付总,这就是你的那位贵客?”彭虎主动的站起身,伸出了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彭虎,我这个人是个大老粗,跟我的名字一样,很虎,很猛,我真的很粗!”

    这话,明显就有挑逗的意味了,只是这厮挑逗的也太不含蓄了,像是方琳这样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这种货色。

    方琳瞥了他一眼,也没去接他的手,只是轻启朱唇说道:“彭先生,幸会。我叫方琳,我一直在找一个鼎炉。听说你手里有,但是你又说要上拍卖会。这样,你开一个你心里的价位,你说得出来,我就拿得出来。咱们省点儿事情,我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东西到了我手里,你看如何?”

    彭虎本想趁着握手的机会感受一下方琳那看上去就无比滑腻的肌肤,此刻却没捞着机会。心里懊恼的同时,听完方琳的话,不由得嘿嘿一笑,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看了一眼付村,彭虎道:“付总,你还有事,我就不耽误你了。我和方琳女士已经认识了,接下来,就不如让我们自己谈谈。”

    这要求倒是也合理,毕竟,如果是私下交易,货主不想把自己交易的价格透露出去,也是正常。但是,彭虎现在真实的心理是什么,付村和方琳都心知肚明。

    只是付村也无法拒绝,只得看了一眼方琳,见方琳不易察觉微微点头,他才起身道:“那好,您二位慢慢谈,我的确也有些事要处理,就不陪二位了。”说罢,他朝着大门口走去。

    方琳重新又翘起二郎腿,明知内裤又在若隐若现的曝露在彭虎的面前,她也并不介意。

    眼见彭虎的眼睛又一头扎进了自己的裙内,呼吸甚至都变得有些粗重起来,方琳才道:“彭先生,不如谈谈价格吧?”

    彭虎抬起头,看了一眼方琳那媚气十足的面庞,舔了舔嘴唇,再度咽下一口口水,随即将目光落在方琳饱满的胸口上,盯着那微微露出边缘的两团白肉巡视不停。

    他道:“方女士,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而且我是个大老粗……”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刻意的表现自己的“粗”,然后又继续说:“不懂得拐弯。我想和方女士交个朋友,至于那个鼎炉么,咱们好说。只要方女士愿意跟我这个粗人交朋友,鼎炉不是问题。”

    这厮倒是也大方,他手里那个鼎炉,少说点儿也得三百万以上,为了一亲芳泽,这代价倒是真也不小。

    其实,他的皮相还过得去,虽然达不到方琳的要求,但是勉强也算看得过去。他也有优点,年纪虽然不小了,可身材却保持的不错,属于标准的肌肉男,他那身肌肉,对方琳其实还是有点儿小小的吸引力的。

    如果他之前能表现的好一些,不这么急色,不那么猪哥,话也说的委婉些,勾搭的手段能巧妙点儿,方琳还真是不介意跟他发生点儿什么。两全其美么,大家各取所需。

    可是他现在这表现,方琳若不是给七爷面子,早就直接一顿暴揍,揍完直接把她手里的东西拿走了。

    “交朋友?呵呵,怎么交?”方琳撩了撩发际,越发风情万种。

    彭虎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硬了,而且他已经很多年都没这么硬过了,看方琳的表现,还以为她也跟自己一样,于是这话说的,就更加露骨。

    “咱们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方女士不会不知道要怎么交吧?朋友,都是交出来的么!”

    “彭先生的意思,是只要我陪你上个床,那鼎炉的事情就好商量?”

    彭虎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幸福击中了自己,他以为自己够直白,却没想到对面这个勾引死人不偿命的女人更直白。

    “方女士明白就好,看来,方女士也是同道中人,你别看我年纪比你大一些,但是我保养的很不错,平时很注意锻炼的。不是我彭虎吹牛,我绝对会让方女士欲死欲仙,嘿嘿,欲死欲仙!”

    说着话,他那张原本还算得上型男的面庞,顿时猥琐到不行。

    “欲死欲仙是吧?我欲你马勒戈壁!”方琳突然就炸了,桌上有一个烟灰缸,她拎起来,直接就朝着彭虎的脑袋砸去。

    彭虎下意识的要躲,可是一来没准备,二来方琳是个舌之境的高手,她要打彭虎,怎么可能还给他闪躲的机会?

    眼看着那只硕大的水晶烟灰缸,就要砸在彭虎的脑袋上了。这一下,若是砸实了,彭虎不死也是半条命。

    可是,就在烟灰缸即将落在彭虎的头顶之时,一点寒星及时赶到,正射在方琳手里的那只烟灰缸之上。

    方琳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纵然是她,也扛不住。手里一软,那烟灰缸就跌落在地,彭虎也因此逃过一劫。

    “你是来买东西的,还是来砸场子的?”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在方琳身后响了起来。

    方琳原本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被彭虎这样的土包子侮辱,自己想要揍人还被阻拦,方琳岂能不怒?

    可是一听到这个声音,方琳全部的火气都消失了,又或者说,她根本不敢跟这个声音的主人生气。

    回过头,早已换了一张媚到极致的笑脸,方琳道:“许少。”

    许半生点了点头,脚步依旧四平八稳,他的身后,亘古不变的跟着李小语。

    付村也在许半生身后,刚才那一幕他也看在眼里,当时惊出了一声冷汗。方琳的实力他清楚的很,真要这一烟灰缸下去,彭虎基本上就下辈子见了。幸而许半生及时出手,付村甚至都没看清楚许半生是怎么做到的,心里对许半生的观感,再度拔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