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105 何首乌、人情

0105 何首乌、人情2017-11-11 22:18:38Ctrl+D 收藏本站

    在二楼餐厅的包间里坐下,付村乐呵呵的给许半生倒好了茶。

    “许少,您和琳姐很熟悉?”

    许半生拿起茶杯,吹了吹上边的茶叶末子,道:“第二次见面。”

    付村当时就愣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第二次见面?第二次见面就这副情景?那你们第一次见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难不成是许半生在床上把方琳彻底折服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理由能让方琳这么听话么?就像,就像一条小母狗。

    如果许半生知道付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肯定会直接把他打死。

    不过,许半生其实也猜出付村想的不是什么好事儿。

    “她有位长辈有些欠安,刚好我也略通岐黄,她想让我帮着医治,所以对我的态度比较好。”许半生不是个爱解释的人,但是看到付村那德行,还真怕他想歪了,便还是解释了一句。

    付村尴尬的笑了笑,喝了口水,却差点儿把自己给烫着。

    “原来许少还通晓歧黄之术,真是少年英才啊!”付村当然不会相信许半生所说的略通,真要是略通,方琳脑子坏掉了准备花几百万买个鼎炉然后就为了让许半生给看个病?而且,方琳的背景一贯神秘且强大,她的长辈?难道是中央某位领导?

    付村真是个八面玲珑之人,此番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

    正闲聊着,包间的门被直接推开,敢这样闯进这间包间的人,当然只有方琳一人而已。

    许半生平静如斯,安安稳稳将茶杯凑到嘴边。又吹了吹茶叶末,轻抿了一口茶。

    “好茶,这茶至少也是一千五百米海拔以上的高山云雾了吧?”

    付村冲方琳笑笑。却又惊讶的说道:“许少对茶道也有研究?许少这张嘴真是……呵呵,能喝出这是高山云雾的我见得多了。可能准确说出此茶产自一千五百米海拔以上的,付某生平未见。许少是第一人。”

    “其实我也就对这个味道敏感些,付总可能不信,我自小生活在山中,回到吴东之前,只喝过一种茶,就是山顶采下的茶叶,自己烘炒而成。”

    付村一愣。只以为许半生是自谦,哈哈大笑,再不多言。

    方琳此刻小心翼翼的递过一枚硬币,道:“许少,这是你的钱。”

    许半生看也不看,直接道:“把你藏起来的那枚硬币拿出来,琳姐你玩这样的小花样觉得有意思么?”

    方琳一愣,无奈的将另一只手里藏好的那枚一元硬币交还给许半生。

    许半生这才接过,拇食二指轻捏,将其放在桌面之上。

    付村好奇。道:“许少怎么知道琳姐先拿出的并非您原先那枚硬币?”

    许半生笑笑摇了摇头,并不回答,付村也不好强问。只得看着方琳。

    方琳也很好奇,道:“我是到了门口才决定的换一枚硬币,好歹看看你能否知道。我仔细比较过两枚硬币了,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同。许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先拿出的并非你那枚?”

    许半生将茶杯放在桌上,拈起那枚属于自己的硬币,放进口袋,悠悠然道:“我连你家长辈罹患什么病症都知道,这种小把戏怎么可能不清楚?”

    方琳恍然大悟。她在见过自己亲生父亲之后,也听大领导跟她讲述了许多关于太一派林浅真人的事情。大领导把林浅说的跟活神仙似的,说既然是林浅真人的嫡传弟子。必然得到他的真传。能掐会算是最基本的实力。

    只是她对这种玄乎的事情并不十分相信,刚才也就没往这方面想。现在许半生一说,她也想起许半生能算出她亲生父亲是谁,还能算出老人得了什么病,不由得彻底相信了许半生真有通天的能耐。

    付村还是不懂,却也不好再问了。

    因为之前听方琳说到何首乌的事情,他便看了看桌上那只小包,道:“许少要这何首乌是为了给琳姐的长辈治病?”

    许半生摆摆手:“这倒是我自己要用的。”

    李小语立刻上前,将小包打开,取出其中大小不一的几只盒子。

    打开一只,里边并排三块何首乌,都是几乎完整的根部。

    许半生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道:“不足百年。”

    李小语又打开第二只盒子,这只盒子里装了两块何首乌。

    这一次,许半生看的稍微谨慎一些,但最终还是摇头道:“虽过百年,却还不足一百二十年。”

    第三只盒中有五块何首乌,许半生摆摆手,直接忽略了,显然,这比第一盒还不如。

    第四盒也是三块,其中两块被许半生认定是超过一百二十年的何首乌,而另一块则略差一些。

    第五盒只有一块何首乌,许半生谨慎的多了,拿起来端详半晌,又轻嗅其味,最终可惜的摇了摇头,道:“这个其实已经很接近了,不过可惜,距离一百五十年应当还差了几年。一百四十余年的何首乌,真正可惜了啊!”

    方琳傻眼了,她没想到自己派人去搜罗来的何首乌,竟然没有一块能达到许半生的要求,而那些帮她找来何首乌的人,还将这些吹嘘的如何如何。

    “这帮孙子,竟然以次充好。一个个都说自己的何首乌有一百五十年,看我不找他们算账!”方琳也真是急了,否则,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种话的。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虽然都有些不足,不过除了第三盒那五块,其余也都是上好的佳品了。基本都在百年以上,实属难得。琳姐,人家帮你找这样的何首乌想必也颇为费劲,你就不要再苛责他们了。”

    方琳点点头,她对这些没什么概念,只是觉得许半生不满意。她不免着急。

    付村此刻却缓缓开口:“许少要找一百五十年以上的何首乌?”

    许半生点点头,笑道:“付总这里有?”

    “前些年收了一块,一直也没派上用场。说是一百五十年以上的。不过我也没什么把握。许少请稍等,我这就让人去取。若是真有一百五十年。那敢情好。若是没有,许少也不要怪我。”

    许半生赶忙摆手,道:“付总的美意我已经感激不尽,哪敢有什么怪罪。”

    付村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外边打了个电话,然后回到包间中,建议先用午饭。吃完之后大概那边也就把何首乌送来了。

    当即收拾好桌上的零碎,付村安排酒店的服务员将精致的几样小菜送了进来,建议喝点儿酒,许半生也欣然允诺,李小语也坐了下来,倒了一杯酒,自己浅酌着,一直到这顿饭吃完,她那杯酒还只是喝了不足三分之一。

    许半生喝的也不多,两小杯而已。付村和方琳倒是喝了一些。

    正当付村让人把饭菜撤下的时候,有人已经把何首乌送来了。

    摆摆手让那人离开,付村将装有何首乌的锦盒递到许半生面前。道:“许少,请掌眼。”

    许半生接过锦盒,打开一看,里边的何首乌相当完整,块根仿佛一个老头儿的脸,皱纹纵横,满面沧桑。而上边的叶子也尽皆保留,此刻已经变得雪白,就仿佛老头儿的白发一般。

    光是看见这株何首乌。就觉得不凡,许半生将其拿在手中。心里已经暗暗点头了,这株何首乌。必然超过一百五十年,甚至,可以达到接近一百八十年的程度。

    仔细的闻了闻何首乌的味道,许半生又从何首乌已经雪白的叶片上掐下还不如头发粗的一丝,放进嘴里……

    “足超一百七十年,好东西!”许半生由衷的称赞道。

    付村微微一笑,道:“许少喜欢就好。看来当年我是占了便宜,那人只将这何首乌当成一百五十年的卖给了我。”言下之意,竟然好似要将这何首乌送给许半生一般。

    许半生当然不会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无功不受禄,他可不想承付村这么大的人情。

    “这东西,遇到急需者,说是价值连城都不为过。便是放到市场上,一二百万也是值得。”许半生缓缓的说道。

    付村当然知道这东西的价值,的确就如许半生所言,遇到非要一百五十年以上的何首乌不可的人,这块何首乌你就是要他全部身家,他也只能给你。财帛虽好,总没有人命值钱。可是这一辈子也未必遇得到这样的人,这本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需要一百五十年以上的何首乌救命的,本就少之又少,且那人还得有万贯家财,这就难上加难了。更何况,还得那人知道付村这里有,付村也得知道那人急需。

    名贵药材,价格本就不好说,浮动很大。

    往少了说,几十一百万,往多点儿说,二三百万也是值的。许半生估的一二百万,取得是一个比较中段的价位。

    当年,付村收下这东西的时候,对方也是急需用钱,不过三十万就出手了。现在若能卖出一二百万,也算是非常的合适。

    不过,付村可不想收许半生的钱,他已经多次见识许半生的高深莫测,他宁愿用这块何首乌,跟许半生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对他而言,不过三十万的损失而已。

    许半生这么说,付村当然明白,人家不想承他这么大的人情,他心中不由苦笑。

    “许少不用跟我客气,这东西我当年收来不过区区三十万。我付某不是贪财之人,这东西在我手里几年,也是无用。许少若有意,五十万让与许少了吧。”(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