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106 败家子儿

0106 败家子儿2017-11-11 22:18:39Ctrl+D 收藏本站

    方琳见状,赶忙说道:“村长,你也别客气了,这样,二百万,我买了,如何?”

    付村幽幽的看了方琳一眼,心道,五十万和二百万,我真的在乎么?我这是想和许半生交好啊。许半生今天不管出多少钱买,总归有点儿人情,若是让你买下送给他,我就半点人情都没有了。

    “琳姐有钱我知道,不过我付某也真不缺这些钱。”付村的语气有些不悦了,毕竟,方琳这横插一杠子,的确有违规矩。

    方琳何尝不知道,她只是看出许半生不想承付村的情,才会如此的。对她而言,别说是一个付村,就算是付村背后的七爷,她也无所谓得罪不得罪。不过一个江湖枭雄,难道还能把她如何?可是许半生,虽然接触的不多,可是这段时间的联系里,方琳已经深觉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许半生,君未见就连那位大领导在许半生面前也被训的跟孙子似的么?

    许半生看了一眼方琳,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而付村也看出气氛有些不对,也觉得自己的话可能有些重。

    呵呵一笑,付村站起身来,伸手将那盒装有两块一百二十年以上,一块接近一百二十年,以及那盒一百四十年的何首乌都拿了过来,笑道:“既然是琳姐开了口,我也不好驳了面子,这样,这四块何首乌,大概价格也超过百万了。我们以物易物如何?”

    许半生笑了笑,他明白这是付村的变通。

    一来,在五十万的基础上涨了点儿,二来,也没直接拿方琳的钱,算起来。还是许半生欠了他的人情。毕竟,这些何首乌,方琳都已经赠给许半生了。

    点了点头。许半生算是认同了这个做法。今天无论怎样,他欠付村的人情是一定的。只是要尽可能把这个人情欠的轻一些。现在这个方式,也大致说得过去。

    而方琳自然也明白,这样折中是最好不过的,但她也想再帮许半生一把。

    便道:“这些东西我也没用,许少又不要,村长你就都收拾了吧。别跟我谈钱,那些人给我送来也没收我的钱,就这么着。”

    付村苦笑着。也只能如此,还好其余的何首乌也就是第二盒的两块好点儿,大概能值个十万块一块,其余两盒,加在一起十余万顶天了。三十来万的东西,付村也没必要跟许半生和方琳矫情了。

    “那好吧,就当我占了个便宜。三位稍坐,我将这些收起来。”

    说罢,他起身将桌上所有的何首乌全部收了起来,大大方方的拿走。这个举动,倒是让许半生微微颔首,觉得付村这个人。可谓能屈能伸,也并不计较眼下的得失,以后堪可一用。

    坐着喝了会儿茶,时间也就差不多到了,付村便领着许半生三人来到了帝豪酒店另一个七楼。

    这一次,付村是给许半生早早安排好的位置,征求过许半生的意见,许半生表示随意安排,付村便做主将其安排在了一号桌。

    光凭许家大少爷这个身份。许半生当然就坐得起这一桌。何况今日他身边还有一个方琳。也幸好安排了一号桌,否则。许半生不会说什么,方琳一定会很不爽。

    两点来钟。陆陆续续参加今天拍卖会的人都已经来了,彼此之间打着招呼,却又都好奇的看着一号桌八风不动坐下之后就仿佛定住了一般的许半生。

    有些人见过许半生,他们还并不那么好奇,上一次许半生跟蒋怡同坐一桌,他们早就惊奇过了。事后也打听过,自然知道是许家真正的大少爷,眼见他和方琳坐在一起,自然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只是,不免对许半生和方琳的关系有些猜测。

    而没见过许半生的人,自然是大感意外,尤其是看到他身边坐着的竟然是方琳,就越发对许半生的身份感到好奇。

    再有一部分,是干脆没可能接触到许家嫡系以及方琳的人,他们只是好奇一个如此少年,怎么配得上一号桌。要知道,这里的座次虽然没有那么的严格,可身份地位这东西,大家嘴上不说心里也是在意的,付村一向都安排的很好。能坐在一号桌上的,毫无疑问,必然是身份地位都高过在场所有人的,他们不可能不好奇。

    多少有些议论和打听,在得知是许家那位新听说的大少爷,而且前不久刚刚让朱家那位少爷丢了个大人,顺便还抽了一把以前的许大少许中谦的脸的许半生,再没有人质疑他是否够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了。

    而对于许大少能够跟方琳同桌,大家也无非就是往男女方面猜测一下,毕竟方琳的口碑就是如此。

    这些议论,别说许半生,方琳也听得见。武功到了一定的境界,这种程度的窃窃私语根本不可能瞒得过他们的耳朵。

    方琳自己并不介意,她介意不过来,无论她出现在哪里,都少不了这样的议论。她只是有些担心许半生会不满,一开始倒是忐忑的看了许半生几眼,见许半生无动于衷,知道许半生是不屑于跟这些人计较,也就平静下来。

    人已经到齐,付村看了看,也就没必要非等到那个时间,便让主持人宣布拍卖开始。

    还是那些流程,很快,第一件拍品就被拿了上来。

    许半生想要的那只鼎炉,被安排在第三位。

    若是按照彭虎的意思,他当然希望自己的鼎炉当大轴,现场这些人里,有他安排的托儿,他自信只要不出现什么逆天的东西,这只鼎炉一定会拍出全场最高价,放在大轴的位置理所当然。

    可是付村知道许半生根本不希望等到最后,他的目的不过就是这只鼎炉,自然是越早越好。如果第一件拍品就是鼎炉,他拍完就可以欣赏整个过程,甚至直接起身离开了。

    两相权衡,付村做了第三的安排。急了许半生所急。也稍稍考虑了一下彭虎的意愿,不至于让他觉得颜面无光。

    中午时分发生的冲突,彭虎是记恨在心里的。只是他知道许家自己万万惹不起。一直把方琳当成许半生的手下,也就没去调查她的身份。否则。他会知道,方琳更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现在*稍淡,恨意却不减,寻思着终有一天要报这个仇,但绝非现在。

    他不是没想过干脆拿着鼎炉离开,只是七爷手里的那件东西,他也是势在必得。一个省委常委,对他而言。太重要了。好容易有这样的机会,他不想放过。而且,错过了这个机会,那只鼎炉未必值得了二百万。许半生之前就出了五百万的高价,上了拍卖会,有托儿在,绝不止五百万这个价。除去七爷手里那件东西要价四百万,他还能净赚不少。

    存着敲许半生一笔的心思,彭虎才留了下来,并且吩咐他那个托儿。从原定计划的六百万涨到了一千万。

    前两件东西自然不会成交价太高,都是几十万就被人拿下,第三件拍品出场。现场,除了许半生之外,就只有一个人真正关注这只鼎炉。

    那个人,唯有彭虎的托儿而已。

    拍卖师讲述了这只鼎炉的来历,宋末元初终南山上的东西,从年代上断,基本可以认定是全真七子用过的东西,甚至有可能是王喆用过的。

    不过终究只是一只铁鼎,若非跟全真七子挂上钩。单纯作为古董,价值并不特别高。差一点儿。是全真七子使用的个东西,价值百来万。好一点儿,全真七子的师父王喆所用,价值三百万也就顶天了。

    这东西,若是潜心修道之人,可能会觉得无比珍贵,作为单纯的古玩,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出彩之物。

    现场倒是也有几位信道之人,见起拍价不高,也就喊了几次,抬到八十万之后,他们就没什么兴趣了。这里的东西,本就多数都是见不得光的,拍到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基本是极限,个别有人心头好,价格还能再高一些,总高不过真正的市场价。

    这只鼎炉最高也超不过三百万的市场价,况且还无法确定是否王喆所用之物,喊到八十万,自然不会有人愿意喊下去。

    拍卖师已经连喊两次八十万了,台后的彭虎不禁有些着急,许半生怎么还不喊价?他难道不想要这只鼎炉了么?

    彭虎不禁有些后悔,心道许半生要是不要,他可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只要许半生不开口,他的托儿再如何喊,也是无济于事,相反,他要付出很大的一笔佣金。

    就在彭虎几乎绝望的时候,许半生回过头,深深的看了身后某张桌子上一个看似是来打酱油的人一眼,然后,抬起了一只手。

    “五百万。”

    举座皆惊!

    这东西,撑死了不过三百万的价,就算是王喆的东西,也绝不会超出此价。可是现在,许半生竟然完全违背了规律,直接从八十万喊到了五百万,他这是要疯么?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而上一次在拍卖会上见过许半生的人,则是猛然想起许半生对上次的大轴,那柄出自龙虎山的拂尘喊出一千万高价的事情。

    看来,这位许家的大少爷,还真是很喜欢道家的东西啊。一柄破败到云丝尽皆腐烂的拂尘柄,他喊出一千万。这一次,一只全真七子或者其师王喆用过的鼎炉,喊出五百万。也不知道该说他是信道信的出了邪,还是该说他金庸的小说看多了,太过于崇拜王重阳这位小说里的天下第一高手。

    付村明白,许半生这是明知彭虎有托儿,干脆喊出之前已经出具的价格,希望彭虎可以见好就收。但是,付村也明白,这恐怕不可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