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107 一枚硬币

0107 一枚硬币2017-11-11 22:18:41Ctrl+D 收藏本站

    彭虎听到许半生喊价,心中顿时一喜,这说明许半生依旧不肯放弃这只鼎炉。

    而只要他喊了价,之后这个价格能攀升到多高,就由彭虎自己决定了。或者说,由现场的那个托儿决定。彭虎自己是不能下场喊价的。

    按照事先约定,彭虎的托儿会加价一万,这是拍卖会对于这只鼎炉设定的最低加价。加的太多,容易让人看出端倪,这是彭虎的想法。只是这个蠢货,他就不好好想想,一件指定超不过三百万的玩意儿,许半生已经一次性加价到五百万了,你是加一万还是加一分,都已经到处都是端倪了。

    别说许半生和付村,就连拍卖会场上所有的其他人,都会知道,这是有人在恶意抬价。

    能坐在这儿的,显然都是非富即贵之辈,彼此之间也都还有一笑之谊,即便真的遇到了心头好,这些人也绝不会为一件玩意儿争个头破血流。现在许半生开出的这个价格,早已造成满场哗然,再有人加价,若非是卖主的托儿,就是跟许半生有仇,这谁还能看不出来?

    付村对彭虎也是心有恼恨,他甚至做出决定,只要还有人敢加价,他立刻就把那人赶出去,为此跟彭虎翻脸也在所不惜。彭虎虽然势大,却也比不过七爷,更何况还是在吴东的地盘上。想必七爷也会支持他的决定,彭虎这不光是在坑许半生的钱,也是在破坏帝豪大酒店的规矩,这是在挑战七爷的权威。

    众人的议论,很快也就平静了下去,毕竟,许半生是许家大少爷这一点。每个人都知道了。而许家的财力,这些人就更加清楚。人家愿意花五百万开个心,谁能管得了?也无非日后说说许家大少爷是个纨绔败家子儿罢了。

    这时候。台上的拍卖师也早已回过神来,他第二遍喊道:“一号桌许少出价五百万。第二次,还有没有更高的?”在他看来,这个价格已经很离谱了,除非出现傻|逼,否则绝不会有人加价。

    不谈这东西究竟价值多少,现在许半生明显势在必得,谁要是这时候跟他竞价,无疑是把他往死了得罪。许半生能坐在一号桌。就表示今天这些客人里,他的身份是最尊崇的,谁会愿意为了一只鼎炉,得罪许家的大少爷?失心疯也做不出来。

    因此,这句话他其实也喊得有气无力,不过,今天这笔拍卖费用,他倒是赚得很爽。

    许半生喊完之后,就一直认真喝茶。严格说来,付村为许半生特意准备的高山云雾也算不得极品。但是许半生却喝的极为认真,就好像这茶真的奇香无比一样。

    听到拍卖师喊完第二次,他的那个托儿还没有举手。彭虎也不禁有些急了。

    商量好的,拍卖师喊完第二次,那个托儿就会间隔一两秒,然后加上一万块,现在早已过了不止五秒,那个托儿竟然还是无动于衷,这不由得让彭虎有些着急了。

    “三号拍品,宋末元初终南山鼎炉一只……”

    很明显,拍卖师已经准备喊第三次。然后就是成交了,可是那个托儿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彭虎急了。他急忙拿出电话,直接拨打到了那个托儿的号码上。

    拍卖场里。倒是响起了电话声,就出自于那个托儿的身上。但是,那个托儿就像是石化了一般,双手扶在桌面之上,一动也不动,傻怔怔的看着前方,没有半点反应。

    姿势略显奇怪,左手按住桌面,右手似乎想要抬起,却又半悬空的压在左手之上。真难为他保持这个姿势,他的右手一定很酸。

    因为电话响,和他同桌之人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提醒:“电话响了,赶紧掐了。”在这里,电话铃声大作,是很不礼貌的一件事。

    可是,他依旧无动于衷,保持着顽石一般的姿势,如同一个雕塑。

    付村觉得有些不对,便缓步朝着那人走去。

    这时候,台上的拍卖师已经喊完了第三次,正扬起手中的拍卖槌,重重的砸向拍台。

    “一号桌许少出价五百万,第三次,成交!恭喜许少!”拍卖师槌落定音,付村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很大的疑惑。

    而台后的彭虎,却是怒目圆睁,顿时破口大骂。只是,他再如何不甘,也绝不敢到前边闹事。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他在彭城都不敢说一手遮天,在吴东,就更加不敢。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商量好的托儿,那个欠自己一条命,自己随时能干掉他全家的家伙,却竟然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而且,你丫连电话都不接,任由它响个不停是几个意思?

    彭虎恨恨的将手机重重的摔在地上,手机四分五裂,但木已成舟。好在五百万这个价格,他也能勉强接受了。出了一只撑死过不了三百万的鼎炉,得到七爷一件最低也得四百万的物件,再收获一百万的现金,这笔买卖无论如何也是赚了。

    只是,彭虎心有不甘,他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自己的人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彭虎满脸阴狠,在他看来,拍卖场里的那个家伙,已经死无全尸,并且一定是全家灭门了。

    付村走到了那人面前,那人却像是突然被惊醒一般,猛然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确定那只鼎炉已经成交,面露惊慌失色,竟然掉头就跑。眨眼间就跑出了拍卖场,他急着回去收拾细软带全家人逃命去,他没能完成彭虎交待的任务,很清楚迎接他的将会是什么。

    只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他在那个拍卖师喊完第二次之后,明明已经准备举手了,可是却突然动不了了,就好像这具身体不是他自己的一般。

    这种时候,根本来不及细想,彭虎是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现在,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彭虎安排人杀他全家之前,带着家人离开,逃到彭虎找不到他的地方。

    没有人会去阻拦他,除了许半生和李小语,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跑。

    付村当然能猜出几分,不过他关注的重点是这个家伙刚才为何不动。

    许半生当然清楚,这本就是他动的手脚。那人起身就跑的时候,李小语甚至想要过去将其拦下,在李小语看来,为虎作伥者,也是该死的。许半生却拉住了她。

    不是许半生仁慈,只是许半生更清楚,彭虎不会放过他,彭虎自己种下的因,自然该由彭虎自己收获果实。

    付村此刻,也看到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枚硬币,一枚面值一元的硬币,静静的落在桌角旁。除了付村之外,没有人会注意这样一枚硬币,更加不会有人将这枚硬币跟刚才匆忙奔逃的家伙联系到一起。

    而如果不是因为之前许半生让方琳去捡回一枚一元硬币,付村恐怕也不会把这枚硬币跟许半生联系上。

    就是这枚硬币,许半生用一枚硬币救下了差点儿死在方琳手下的彭虎,同样,许半生也用这枚硬币阻止了彭虎的托儿继续抬价。

    这,就是传说中的点穴吧?

    付村似乎已经明白了刚才那人为何会在最后关头放弃加价,不是他主动放弃,而是因为他根本动不了。他自然也就明白了那人为何姿势有些奇怪,僵硬倒在其次,主要是他的右手不合常理。哪有保持悬空不动的?那分明是想抬起手臂加价的表现,只是,在那一瞬间,他被许半生用一枚硬币点了穴道,无法动弹,于是才会停滞成一个古怪的姿势。

    默默的捡起那枚硬币,付村将硬币握在手里,走向许半生的一号桌。

    “许少,恭喜得到您想要的东西。”说话间,付村不动声色的将硬币放在了许半生面前的桌角之上。

    许半生微微一笑,付村的观察入微,也让他很是欣赏。

    “七爷若是有空,晚上我请他吃饭。付总也一并来吧。”许半生默默的将硬币收回手中,对付村说道。

    之前他已经说过要请七爷吃饭,因为七爷为了帮他争取彭虎让出鼎炉,出手了一件彭虎所需的物件,这个人情,许半生不能不记下。

    而付村不过是跑腿而已,并不值得许半生记他的人情。

    但是,一百五十年的何首乌,加上付村行事种种,让许半生在记下他这个人情的同时,也接受了他可以作为同桌吃饭的对象。这表示许半生认同了付村,付村一听就明白。

    “多谢许少!”

    “该我谢谢你。”许半生含笑站起,看了看方琳,又道:“还劳烦琳姐跟付总交割一下那只鼎炉。晚上就在琳姐的虫二吧,我六点到。还有些事要处理,先走一步。”说罢,许半生背起双手,缓步走向大门。

    付村听得出许半生话里的意思是让他不要送,他也就没坚持送许半生。

    跟许半生接触下来,付村早就已经习惯了许半生的说一不二,这是比七爷更胜的威势,也不知他小小年纪,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势。

    下楼之后,许半生坐上车,闭起眼睛,对李小语说:“去我师哥那里。”

    这个时候,不出意外的话,石大定也应当帮梅金火取出脑中的弹片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