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109 帮不了你

0109 帮不了你2017-11-11 22:18:43Ctrl+D 收藏本站

    屋内坐着一个身穿白色绸子唐装,年龄和许如轩相仿的男子。

    这当然就是七爷。

    七爷看起来要比许如轩苍老不少,他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和许如轩完全不同。许如轩养尊处优,纵然忙碌,也是马上来轿上去,不经日晒雨淋,自然皮娇肉嫩,七爷的一切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

    一个人在这个世间能够获得的一切,其实是有定数的。

    出身好的,是因为前世积下善因,此世便在各方面都会得到回报。看到别人出身好,无论想得到什么似乎都很容易,不用嫉妒,这是他上一世换来的。但若是他此世为富不仁胡作非为,欠下太多的罪,下一世就会凄惨无比。甚至,可能会产生现世报。

    而出身不好的,一定都是上一世犯下的罪,在此世被惩罚。

    更多的人,是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出身谈不上多好,却也并不会有大灾大难。毕竟,上一世功过相抵的人还是更多。

    但是,任何一种出身,都不是没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善因并不一定非得在下一世报,恶因也不一定非要等到下一世报。现世报,也有好有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总归是不错的。

    看到七爷的面相,许半生不禁暗自皱眉。

    他的命很不好。

    当然很不好,否则也不会年轻时吃了那么多的苦,披荆斩棘才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成就了如今的七爷。

    可是现在,七爷的命依旧很不好。

    按理说,七爷如今已经是吴东江湖上没有人会去轻易得罪的一方枭雄,甚至就连官员巨贾等吴东城的名流。也要给七爷几分薄面。这样的人,已经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靠他的双手。拥有了一片天下,从此以后就当享受人生了。

    严格的说来。七爷这半生从事的营生,不能算作是黑道。可是,他跟黑道从来也无法真正的脱离关系。

    如今的七爷,家大势大,跟着七爷混饭吃的人,光是吴东城里就少说上万。哪怕只是计算直接端着七爷饭碗的,至少也有上千人。

    一个黑白混杂的枭雄,能做到这个份上。谁也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可是,在许半生的眼里,七爷却没有安享人生的命。

    七爷对命运进行的改变,并不是依靠种善因得善果而来,而是依靠透支他自己的生命得到。

    这是一种很极端的做法,而且必然有人暗中帮助七爷如此,又或者七爷本身也是术数高手,才能对自己的命运进行如此改变。

    以损寿的方式来得到短暂的荣华富贵,这在历史上并不罕见。许多王侯都是如此,以数十年的阳寿。换取短短数年的位极人臣或者九五之位,只为享受一下登上峰顶的快感。对他们来说,哪怕是登高望远看一眼这壮丽河山此刻只属于自己。他们也觉得够了。

    历史上,有一位很著名的悲剧英雄,叫做项羽。

    众人皆认为项羽是盖世英雄,却终究气短,被刘邦那无赖小儿逼死在乌江边,使其终见不得江东父老。可是,却极少有人知道,项羽本就没有王命,他为了称王。不惜逆天而行。鸿门宴他不是不想杀刘邦,实是不能杀。刘邦才是真正有天子相的那个人。

    范增是个很了不起的术士。单以实力论,他比林浅只强不弱。但是。他却选错了辅佐的对象,一身本领,却偏要和天作对,一定要将一个根本没有帝王相的人辅佐成一代帝王。

    逆天之举或有成功的先例,但是范增的心太大了,他想让将星相的项羽成为帝王,而将天生天子相的刘邦打落尘埃。这已经不是一件逆天之举了,而是两件。

    事实上,更少有人知道,范增其实并不是完全失败的。他已经成功的让项羽称王,扎扎实实的将他的将星相改造成了帝王相,史书的记载是最好的说明,项羽是被记载于帝王本纪中的。整个历史长河上,除了他之外,还没有一个失败者有资格被记录在帝王本纪之中。

    只是,范增一个人的力量终究不够,他能让项羽称王,却无法将刘邦打落尘埃。

    最终,刘邦还是夺得了天下,而项羽的所有好运,也随着那个帮他逆天改命的范增死去而烟消云散,最终败于垓下,又自刎于乌江边。

    若非项羽猜忌亚父范增,让范增完成最后的施法,他至少可以做到和刘邦平分天下。

    七爷当然不是项羽,为他施法之人,也不是范增。

    范增是逆天改命,以秦王朝的元气给了项羽一场帝王梦,可以说,没有范增,秦王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那么快就灭亡。范增的手段着实出神入化,他竟然可以引他人气运为己用,只可惜他终究看错了人。

    而为七爷施法之人,却是以七爷短寿横死为代价,给他一场人间富贵。

    七爷的右眉已断,左耳耳垂也已经和面颊分离,这说明七爷阳寿将尽,他已经不久于人世了。

    “久仰许少大名,今日终于得缘一见,果然是少年英才,俊朗非凡。”七爷站起身来,笑容和煦,言行之间没有半点江湖上的杀伐气,这对于一个在江湖的厮杀之中傲视群雄的枭雄,实在是不容易。

    这说明他心止如水,身上连烟火气都没有了,又哪还会有杀伐气?

    “坐。”七爷拱手道。

    许半生客气的说道:“七爷请坐。”

    七爷倒也不客气,重又坐下,许半生也在他对面落座。

    “第二次。”许半生坐下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一愣,除了七爷没有人听得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七爷微微一笑,道:“许少果然是高人。”

    “那名拍卖师的后事处理的如何了?”许半生又问。

    七爷正在给许半生倒茶的手,由此一滞,原本均匀的水流却出现了断流。不过一霎而已,很快接上,可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出七爷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

    付村站在一旁,原本七爷说话他是不该插嘴打断的,但是许半生这句话,却让他恍然大悟。

    “是那把拂尘?”

    许半生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是。”

    “难怪许少您那日在拍卖还没开始之际,喊了个一千万的高价。那把拂尘绝不值这个价,当时甚至还有些客人误会许少是来帮我们抬高那东西的心理价位的。原来,许少是为了不让那个拍卖师接触那把拂尘!”付村彻底明白了。

    “本想或可顺手救他一命,但是看来,他命中合该有此一劫,逃也逃不过。”许半生淡淡的说,仿佛说的不是一条人命,而是一根落于桌面上的发丝。

    “许少已经尽力了,此乃他的定数,逃不过。”七爷此刻又开了口,将倒好茶的杯子推向许半生,“许少,请茶。”

    “七爷可知自己的定数?”许半生接过那杯茶,不动声色的说道。

    七爷平静的笑着,喝了口茶,颌下胡须却微微有些颤动。

    “我今年怕是没办法和兄弟们一起过年了。倒是没什么遗憾,唯独有些放不下这些兄弟们。”

    一句话,举座皆惊。

    七爷的死活其实和方琳毫无关系,但是方琳也大吃一惊。

    而付村,则是像有一个炸雷在他耳边炸响一般,他几乎要跳了起来,满脸震惊之色,声音都显得有些走样。

    “七爷,您……”

    七爷倒是依旧淡定,摆了摆手,道:“一切自有天定,我能享受这几年的安详时光,我已经很满足了。这本就是我求来的,现在得到的一切,已经比我早前期待的要多得多,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只要儿女安好,兄弟们顺利,我就放心了。”

    “七爷您别说了,您身体好着呢,而且您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七爷,难道您得了什么病?”付村急道,他知道许半生是有妙手回春之能的,说这话,也是希望许半生可以出手相助。

    “我没什么病,这是我的命而已。”七爷早已看淡生死,从他二十年前央求那人替他改命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只有二十余年的寿命了。运气好点儿,多个一年半载,运气差,甚至还没达到他所希望的地步,就已经结束。

    一开始的时候,七爷也经常为了自己只有二十年的命而彻夜难眠,可是二十多年都过去了,他哪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一个人,生下来就注定会死,但是不知道自己的死期,还能有滋有味的活着,每一天都有新的希望。可是,一旦知道自己会死于哪一天,再好的日子也变得索然无味。

    七爷不是没有后悔过,但是他知道,即便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还是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至少,他能给家人儿女以及身边的兄弟留下很多东西。经过二十年的岁月,七爷早已将这一切看得很淡了。

    付村不知道七爷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不明白,方琳也不明白,就连李小语也是云里雾里,不知道许半生跟七爷这是打的什么机锋。

    七爷好端端的坐在这儿,为什么就会说他无法再跟家人和兄弟一起过年了呢?

    付村焦急的将眼神望向许半生,希望许半生能够施以援手。

    许半生却缓缓转动着手里的茶杯,复而将其端起,口中说出来的话,几乎让付村绝望。

    他说:“很抱歉,七爷,这件事我帮不了你。”(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