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110 虎威再现

0110 虎威再现2017-11-11 22:18:46Ctrl+D 收藏本站

    屋里的人都沉默了,原本是许半生想亲自对七爷道谢准备的饭局,本该开开心心的事情,现在却突然蒙上了一层阴影,造成这种阴影的,是人类终极的归宿,死亡。

    付村欲言又止,几次想要对许半生说点儿什么,却又终究说不出口。

    七爷笑着喝了口茶,道:“许少尝尝这茶,是我带来的,应该不错。我自己的命,我很清楚,没有人能帮得了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为了这一天,我当时差点儿把腿都跪断了,才换来这样的结果。”

    许半生喝了口茶,细细品味,幽香扑鼻,入口婉转,就仿佛处|女的芬芳一般。

    “好茶。”许半生简短的评价。

    七爷哈哈大笑,道:“付村,回头给许少拿两盒过去。”

    付村躬身受命,许半生也不推辞,只是说道:“今天的事情也要谢谢七爷,若非七爷拿出私人珍藏,那位彭虎先生是不肯把那只鼎炉让给我的。”

    七爷摆摆手,道:“君子有成人之美,何况许少要那只鼎炉也是用来救人。我这辈子造了太多的孽,这也算是我在最后替自己拉回点儿。许少不必谢我。”

    方琳也连忙站起,道:“许少要这只鼎炉也是因我而起,我也要多谢七爷仗义成全。方琳虽然是弱质女流,却也知道大恩不言谢,七爷的仗义,方琳记下了。”

    “呵呵,好说,好说。”跟许半生客气,跟方琳就没那么客气了,毕竟,七爷肯如此。最主要还是冲着许半生而来。

    上次在帝豪大酒店见到许半生,又见他和蒋怡交谈甚密,七爷这才没有现身。蒋怡是什么人。七爷最清楚。而他自己对于术数也有所了解,否则当年也不会去求那位为他改命的高人。这些年更是对术数研究颇多。他也看出许半生极为精通术数,是少见的高人。

    纵然是自己的选择,若说七爷一点儿都没有续命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蝼蚁尚且偷生,况乎人类?

    看淡归看淡,终究到不了完全放下的地步。陡然遇见高人,七爷内心中,自然还是有些小小的盼望。否则。许半生这个许家大少爷的身份的确显赫,却还绝对到不了他愿意拿出自己的珍藏去帮许半生获得那只鼎炉的地步。

    无非是想一步步的建立一些关系,如果可以的话,许半生能够出一次手。

    今日一见,七爷是彻底知道了许半生确实是高人,而且比他所期望的还要高。但是,他的失望比他的期望还要多的多。

    许半生从根子上就掐断了后续的可能,是呀,再多的人情,也比不上为其续命的所需付出。逆天行事,谈何容易?

    当初为其改命那人说的很清楚,有得必有失。世间或有可以帮他将命改回来的大能,但是,这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叹为观止的。哪怕是亲生骨肉,也未必能够这样为其付出,更何况七爷和许半生之间,只不过是交易上的一个人情罢了。

    一句话,断了七爷所有的念想。也不知为何,他似乎觉得轻松了许多。

    二十年无时不刻的折磨,七爷本已没了希望。许半生的出现。却又让七爷重新回到了早年的那种折磨中去。而现在,许半生又亲手斩断了七爷的希望。七爷的心境终又恢复平静。

    “今日不谈其他,只叙见面之情。能够认识许少这般的人中龙凤。我很开心。许少,不如我们今日浅酌几杯?”七爷仿佛一位剑客,挥剑将过去种种尽皆斩断,既然只剩下数月性命,那么便让每一日都更加充实一些。

    许半生缓缓颔首,道:“我陪七爷喝几杯。”

    酒菜眨眼间便摆满了整桌,方琳亲自给七爷和许半生两人倒着酒,这一老一少再也不提刚才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而是谈些世态人情,宾主尽欢。

    撤了酒菜之后,七爷笑言:“知己从不相见恨晚,能和许少聊上这一次天,实乃平生最快意之事。对了,许少,你还没见到那只鼎炉吧?”

    方琳连忙站起,道:“许少,我去把鼎炉给你拿来。”

    许半生点点头,方琳很快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布袋,里边装着的就是那只鼎炉。

    方琳拿着鼎炉进门的时候,许半生的眉头就微微皱了皱。

    这只鼎炉,虽然并非王喆使用过的,但却是他亲手在上边雕饰过花纹,布置过阵法的。然后才交给他的弟子刘处玄使用。

    当时付村得知在彭虎处有这样一只鼎炉,便去讨看,然后拍了照片发给许半生。光是从照片上,许半生都能感觉到这只鼎炉的丝丝气场波动。从鼎身之上的纹路和鼎炉的样式,许半生足以判断出这只鼎炉就是刘处玄使用了三十余年,炼制出无数珍贵丹药的那件法宝。

    刘处玄在全真七子之中,道号长生,可他自己却只活了五十多岁,后人甚至觉得这是个笑话。

    但是,真正的道门中人,却知道,刘处玄之所以被称之为长生子,是因为他的炼丹之术已臻妙境,其炼制出来的丹药,足以药死人肉白骨,真正具有长生之效。

    这样的高人使用了三十年的鼎炉,吸收了无数丹药的灵气,早已蜕变为一件法宝。用来炼制丹药,自然是事半功倍。即便用于斗法,这鼎炉也是妙不可言。

    在拍卖会的现场,许半生甚至都能远远的感应到这只鼎炉的气场转动。但是现在,方琳将鼎炉拿进来之后,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这间屋子里的气场有任何的变化。

    解开布袋,一只品相完整的鼎炉,带着古拙的气息,展露在众人的面前。

    鼎炉大约尺半高度,下生三足,上有双耳,鼎肚最阔之处,直径在二十五公分左右。通体暗灰色,上边有点点绿锈,一股古朴之气随之在包间中扩散开来。

    众人的目光都被这拙态逼人的小鼎吸引了过去,许半生却是缓缓摇头,连看一眼这只鼎炉的兴趣都没有了。

    七爷首先发现了许半生的不对,轻声问道:“许少,是有什么问题么?”

    许半生叹了口气,道:“这只鼎炉,是个赝品。”

    整个包间里的人都愣住了,付村急道:“许少,您要不要再上手看看清楚?”他觉得,即便这只鼎炉从前就是许半生的,如今失而复得,他对这只鼎炉熟悉无比,也不可能在完全不上手的情况下,就能判断出这是个假货。

    而且,七爷的帝豪大酒店,办这种拍卖会已经很多年了,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七爷的威势在,没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耍花样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帝豪大酒店也是重金养着几位著名的鉴定专家,以确保上拍卖会的一定是真品。一旦遇到拿不准的情况,他们是会直接拒绝让那件东西上拍的。

    许半生现在却连上手都不上,就判定这鼎炉是个假货,这让付村如何能够相信?

    “如果只是一般古董,我并不敢说这样的话。但是这是一件法器,是全真七子之一的长生子刘处玄仙长,在拜王喆为师之后,王喆亲自开光点阵将这只鼎炉送与刘处玄仙长的。这也奠定了刘处玄仙长一生追求的是无上丹道的基础。真的那只鼎炉,跟随刘处玄仙长三十年,炼制出了无数仙丹,不敢说每一枚都有药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却也都是丹药圣品。那只鼎炉早已吸收了无数的灵气,加上王喆仙长在鼎身之上布下的阵法,那只鼎炉说是法宝都不为过。而这只鼎炉,根本就没有半点灵气流转,我无需上手也知道这是个西贝货。或许它复制的非常成功,可是,再如何成功的复制品,它也没有原先那只鼎炉的功效。”

    付村瞠目结舌的听了一通只有在小说里才能看到的话语,张口欲辩,却又不知该如何接下茬。

    七爷此刻缓缓开口,道:“难怪我也觉得这只鼎炉有些不对,不过我对道法只是略通,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有一种感觉。许少这样一说,如醍醐灌顶,我茅塞顿开。这只鼎炉,确系假货无疑。彭虎当初拿上拍卖会的那只鼎炉,和这一只,并不是同一只。他应该是在拍卖结束之后才动的手脚。哼哼,看来,我手底下的人,也不干净啊。付村,这件事你去办好,务必把真的鼎炉拿来交给许少,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

    虽然说是看着办,但是谁都知道,无论是彭虎,还是帝豪大酒店跟彭虎暗通款曲之人,恐怕都只会有一个下场了。

    从见到七爷以来,他一直都表现的就像是一个没有什么脾气的好好先生,但是这一刻,七爷身上那股子枭雄气势,尽显无遗。

    刚才看上去还仿佛是个慈眉善目的长者,这一段话之间,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犹如下山的猛虎,又如握有千军万马兵临城下手中帅旗一挥就要将此城踏为平地的将军。

    这才是七爷真正的面目!

    平时所见,不过是七爷刻意隐藏了锋芒之后故作朴拙的表象而已。

    付村也有些恍然,他已经记不得有多久都没有看到七爷如此状态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七爷那里,似乎都不叫事,随随便便吩咐几个人去做了就得了。

    可是今天,七爷虎威再现,这才让人想起,七爷还是那个七爷,他其实从未变过!(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