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111 炼丹(上)

0111 炼丹(上)2017-11-11 22:18:47Ctrl+D 收藏本站

    在楼上打坐的许半生,突然睁开了双眼。

    几乎同时,李小语也同样睁开了双眼,即便是睁眼睫毛刷动的声音,李小语也能听见。

    四目相对,许半生道:“彭虎死了。”

    李小语不以为意,杀人这种事对她来说,实在不能比一条狗或者一头猪死了多点儿什么。

    “是方琳杀的。”

    这就让李小语有些惊讶了,毕竟,彭虎坏的是七爷的规矩,若是七爷杀了他,任何人都无话可说。可是方琳,她怎么会跑去杀了彭虎呢?

    仔细想想李小语也就明白了,许半生要这个鼎炉,是为了替方琳的生父治病。彭虎却拿个假的鼎炉来充数,若不是许半生识破,就有可能耽误他救人。这对许半生来说其实没什么损失,无非是白费一番气力,可是对于方琳来说,却差点儿让她失去父亲。

    尤其是,她才刚刚知道,这位老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那鼎炉呢?”李小语问到。

    “鼎炉七爷的人早就拿到了,很快应该就会送来。”

    两人正说着话,许半生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正是付村打来的,他说自己就在楼下,那只真正的鼎炉已经拿到手了。

    把鼎炉送上来之后,许半生也没有留他,付村自然又说了一大堆抱歉的话,这才离开。

    拿到了真的鼎炉,许半生立刻就从鼎炉之中感觉到了极为强大的气场。甚至于在付村将鼎炉拿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的到这气场的强大。

    而将这只鼎炉托在掌心里的时候,许半生更是能够从鼎炉上清晰的感觉到全真教派的强大气息。

    即便是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再炼制过丹药了,可是许半生依旧可以从鼎炉之中闻到丝丝药香。这种味道,寻常人是不会将其当做香味的,他们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辛辣呛人的味道。就像是香炉日积月累之后留下的那股怪味。

    光是这股药香,就已经让许半生陶醉了。

    细心的抚摸着鼎身上的纹路,那是辅极帝君王喆亲自镌刻上去的。许半生抱着一颗赤诚的学习心态,希望能够弄懂鼎身之上阵法的奥妙。

    阵法这东西。并非说依样画葫芦就能学会的,而是需要懂得其相生相克的原理。懂了,自然就能按部就班的布好阵法,可若不懂,即便是完全按照阵法的要求去布置,那也起不到任何效果。甚至,有可能因为不懂其间相生相克,而导致生门变死。或者干脆触动了死门,为自身留下隐患。严重的,因此而丧身也不无可能。

    摩挲良久,许半生也只能感叹这阵法看似简单,实际上却用了至少三层阵法的叠加,每一层的考虑都要极为精良,稍稍有一丁点儿差错,这只鼎炉就已经报废了。一层阵法若是一分力量,那么两层阵法,就是至少十倍以上的力量。三层阵法何止百倍?

    就这样一只小小的鼎炉,三层阵法叠加之下,稍有不慎。就是鼎毁人亡的代价。若非对自己阵法上的造诣有足够的自信,没有人会愿意为了这样的一只小鼎而冒这么大的风险。

    双手紧贴在鼎炉之上,许半生盘腿坐下,闭上双眼,用心去跟这只鼎炉进行沟通。

    其实说沟通并不准确,纵然这只鼎炉已经够得上法宝的级别,可终究不可能拥有灵智。许半生所做的,是要熟悉这只鼎炉的全部构造,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因为在炼丹的过程中。任何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甚至都会左右炼丹的成败。

    丹药的成功率很重要。出炉率也同样重要,同样的药材放入鼎炉之中。对于火候的控制,对于药性的把握,以及对于鼎炉的熟悉程度,都会造成成功率以及出炉率的差别。

    摸透了鼎炉之后,成功率对于许半生而言不存在问题,而出炉率就极为关键。

    炼制给方琳的父亲治病的丹药,需要耗费的精气太多,以许半生的修为,拼尽全力还需要李小语不断的帮助,才能勉强出炉一颗。这颗丹药即便不用来医治方琳父亲的病,给任何一个人,也都可以说是能够延年益寿乃至起死回生的圣药。

    若是这样的药能量产,许半生无需如此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了。

    现在许半生所忧心的,并非给方琳父亲的那颗丹药,而是给他自己炼制的丹药。

    之所以会让方琳去找一百五十年以上的何首乌,就是为了这一炉丹药。

    何首乌本就有补益精血乌须发强筋骨补肝肾的功效,许半生加入其他普通药材,以太一派独特手法炼制出来的丹丸,更是将这几种功效发挥到极致。

    哪怕是有李小语的辅助,许半生也依旧担心自己的精气不足够应付炼制那颗丹药。像是这种颇具逆天功效的丹药,就连林浅都没有炼制过,就别说许半生了。以林浅的功力,炼制一颗这样的丹药当然不成问题,但即便是他,基本上也是空乏一身,练完之后就耗尽全部精气了。

    而且,在炼制完那颗丹药之后,许半生还必须尽快恢复精气,这种丹药,可不是随随便便吃下去就行的,还必须佐以内力,以外力辅助将其化开,融入四肢百骸,这才能让药力得到充分的吸收。否则,让一个连基本的消化功能可能都退化的差不多的老人去吸收这颗丹药的药力,还不知道要等到天荒地老去。

    吸收还不算完,必须以太一派的独门心法进行气机的引导,使得药力在其体内运转起来,修复损伤,进行针对性的治疗。必须以太一派的心法在病人的任督二脉之间临时搭建一座桥梁,只有任督二脉通了,整颗丹药的作用才能彻底的发挥出来。同时再以强浑的内力,帮助老人逐步恢复,这才完成基本的治疗。

    许半生必须先给自己炼制一炉丹药,以确保他能够完成那颗丹药的炼制,同时还要确保手上留有三颗以上的丹药,使得在炼制完那颗丹药之后能尽可能快的恢复精气。

    丹药不是普通的药丸,放置的越久,药力就越为减退。器中药材的成分不会有特别大的变化,但是,许半生在炼丹过程中灌注到丹药之中的精气,以及使其吸收的天地灵气,都将会迅速消散。所以,许半生不能等到自己的精气逐渐恢复,而只能用药力催动,使得自己可以在第一时间恢复元气,这样才能保证那颗丹药的药效最大化。

    光是对着这只鼎炉,许半生就足足耗去了大半天的时间,只为了事无巨细的了解这只鼎炉里的每一寸。

    对鼎炉有了足够的把握之后,许半生先好好的休息,进食,然后又打坐调息了半天的时间。

    当他开始沐浴更衣,焚香静心的时候,距离他拿到鼎炉已经过去了十五个小时之多。

    但是,这个时候,耗费的任何时间,都将在炼丹的过程中彻底显现出来。这绝非浪费,而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小语,给我护法。”许半生双手捧着鼎炉,身上穿着一件极为宽松的天麻布的浅黄色道服,赤足朝着楼上走去。

    缓缓坐在了蒲团之上,许半生双脚盘起,两只脚的脚心都露在外边,这种姿势,普通成年人不经过训练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一只小小的红陶炉,是早已准备好的,里边放着上好的松纹木。这种木头,容易燃烧,但是燃烧速度又不会太快,很均匀,并且极少有烟产生,燃烧的过程中也不会出现噼啪乱响的声音。

    炼丹讲究绝对的抱元守一,外部稍有动静,都会影响到炼丹的成功率。哪怕是火焰的跳动,木头被燃烧时些微的跳跃,都可能让炼丹功败垂成。一名好的炼丹师,最基本的素质,就是要求他们要对炼丹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一切细微意外洞若观火,甚至料敌先机。唯有如此,才能保证炼制出来的丹药,具备自己所需的一切功效。

    许半生的脑中已经摒弃了一切的杂念,他双手在胸前掐了几道法诀,口中念念有词,而后伸出右手,只用拇食中三指,左手做剑诀形状,搭于右腕之上,缓缓伸向那只红陶风炉之中的松纹木。

    三指轻捻,很轻易的就从松纹木上捏下一小块,三指一搓,那块小小的松纹木就变成了粉末状,而后许半生口中喊了一声:“疾!”只见他双手之间竟然冒出青烟,那些木屑竟然已经被内力所化的高温烧着了。

    许半生右手微微一抖,那些木屑便被扔进了红陶风炉之中,很快将松纹木引燃,冒出极淡的青烟,很快消失弥散。

    待到红陶炉中火旺,许半生才小心翼翼的将鼎炉放在了陶炉之上,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鼎炉,看着鼎炉外表的颜色渐渐产生了一些变化。

    许半生知道,是时候了,他拉过旁边早已准备好的一只木匣,木匣之中被分成了许多格子每个格子里放的都是不同的药材。

    许半生抓起一把药材,放入鼎炉之中,而后双手翻飞,木匣之中的药材已经被他放下去大半。

    这次的炼制,成功是必然的,可是出炉率就显得极为重要。出来的补气丹越多,之后许半生炼制那颗药丸的成算就越高,为方琳父亲治病的成功率也就越高。

    很快,那些被放进鼎炉之中的药材就全都消失了,它们好似竟然化作了液体。(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