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20章 无法阻止的风情

第0120章 无法阻止的风情2017-11-11 22:18:5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是被方琳吵醒的。

    刚才那个男子,在退出去之后,安排好了原本守在病房内外的军人离得远一些,基本上都守在电梯口和楼梯口了,他也走到三楼尽头的窗口,给方琳拨通了电话。

    这段时间,方琳除了晚上基本上都在医院,今天刚好有个应酬,她便在晚饭前离开了。没想到许半生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她一接到电话之后,立刻结束了应酬,身边的小帅哥也一脚踹到一边,直奔军区总院而来。

    因为许半生的交待,方琳到了之后,也不敢进入病房之中,只是心急如焚的在病房外反复的徘徊,那些军人有抽烟的,身上的烟都快被方琳清空了,病房门外,一地烟头。

    之后许半生昏倒,老人自己下了床,见也帮不上忙,便打开了病房的门。

    一看到老人竟然红光满面的自己走了出来方琳和那名男子,都是惊讶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从京城带来的医生护士,也是状若疯魔。

    二话不说带着老人去检查了半天,最终的结果谁都无法相信,老人身上几乎没有任何的病症了。

    最关键是老人就这样好端端的站在众人面前,这由不得他们不相信这个奇迹。

    京城方面也是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所有正国级的领导都被惊动,那位大领导自然更加是开怀不已。

    之后方琳才想起许半生,便风风火火的冲进了老人原先住的那间病房,而此刻,京城方面,也已经开动专机,依旧由那位大领导亲自前来。老人的家人也都从全国各地飞往吴东,准备迎接康复的老人回京城。

    老人的康复,对于老百姓来说。可能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消息。但是对于京城乃至全国各个地方许多的官员,却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而对于那些和老人一脉明争暗斗的派系。则是一个让他们齐齐噤声,彻底改变未来几年政治部署的“坏消息”。

    但是不管如何,无论是老人一脉的派系,还是和他政治上有分歧的派系,大家还是都在为老人的康复而感到高兴。不同的是,部分人的心思比较复杂而已。

    李小语刚刚想呵斥方琳,让她不要大呼小叫,许半生却已经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当然不可能已经恢复,但是寻常的行动坐卧还是没什么问题。

    冲着李小语摆了摆手,许半生自己坐起身来。

    看到许半生的脸色如淡金一般,方琳的心头一紧,她也知道了许半生为了医治自己的亲生父亲,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心头愧疚以及感激之情,瞬间使得她双眼之中再也把持不住,眼泪喷涌而出,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方琳一把就将许半生抱在了怀中。

    许半生也懵了。

    很尴尬。事发突然,就连李小语也没能来得及阻止。

    许半生的身高本就不算高,而方琳却是个接近一米七的个头。穿着高跟鞋的她,甚至比许半生还略微高出一点。

    她是站着的,许半生却是坐着的,这么一抱,许半生的脑袋就整个儿被埋在了方琳那对饱满柔软弹力十足的峰峦之间。

    不管方琳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作为女人的资本还是很雄厚的。胸前甚是奇伟,而且由于习武的缘故,纵然年纪不轻,可弹性却比许多二十出头的姑娘还要强力的多。

    一阵阵女人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真的很扑鼻,几乎直接将许半生的鼻孔堵了起来。

    当然。真正堵住他鼻孔的,并非香味。而是方琳胸前的"shuang feng"。

    方琳一向穿着大胆,低胸装对她来说根本不叫事。

    今晚去应酬,她回家换了一身职业装,外边是一件灰色的小西装,里边却是一件低胸的吊带衫。在应酬的过程中,方琳穿着小西装,扣子扣起,也只是隐隐约约露出一道浅浅的沟。可是来医院之后,她早已将小西装脱在了一边,里边那件紧身弹力的吊带衫,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中间那条沟,深不可测,此刻却是紧紧的贴在许半生的面孔之上。

    许半生很头疼,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状况,方琳还在激动之中,抱着他不断的抽泣着,身体就不免有些晃动,于是许半生就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两只球夹在中间,左右晃荡。

    纵然心里是没有半点*的,可是许半生的身体却很诚实,几乎只是几秒钟,他就已经悄然产生了一系列男人必然的变化。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对于自己这样被方琳占了便宜,许半生完全无语。

    李小语看在眼里,几乎都要喷火了,终于反应过来之后,她的举动竟然是直接一脚挑起早先被她扔在一旁的寒铁软剑,抖成一条笔直的直线,直朝着方琳刺去。

    方琳好歹也是迈入到舌之境的高手,纵然根基未稳,但是身后有人用剑刺向自己,她也是第一时间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身体急忙侧向一旁,头颅后仰,下巴高高的扬起,勉强且狼狈,却总算是避开了李小语这一剑。

    李小语含怒出手,直接就是移花宫的精华,几乎全身的内力都灌注到了这一剑上。虽然软剑本身并没能触碰到方琳,可是剑上所挟裹的庞大内息,就如同摧枯拉朽的台风一般,足以摧毁方圆一尺以内的一切。

    方琳有内力护体,这种程度的锋芒还不足以将她如何,可是她的衣服却只是极为普通的布料,面对如此凌厉的剑气,根本不堪一击。

    本就绷得紧紧的吊带衫,李小语一剑过后,直接化为片片碎布,被剑气席卷在空中,犹如翻飞的蝴蝶一般。而方琳那对甚至可以达到g罩杯的大胸,就如同两只顽皮的小白兔那样。骤然跳跃了出来。

    浑圆的胸部顶端,两颗褚红剧烈的颤抖着,晃得人眼晕。看的人浑身上下血脉贲张。

    许半生被抱着就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这下又猛然看到这对任何男人都会为之疯狂的奇尺*。饶是他定力惊人,也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沫。

    “滚!”李小语怒叱一声,手中软剑又朝着方琳攻去。

    有了准备之后,方琳就要从容的多了,她肯定不是李小语的对手,但是避开这种程度的剑法,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对于在许半生面前袒胸露怀,方琳非但不感到羞耻。反倒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如果许半生愿意,她随时都可以将自己脱到精光然后跟他共赴*,只是她也知道这可能仅仅只是自己的一种奢望罢了。

    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在许半生面前露出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女人资本,再看着许半生那略显尴尬的青涩表情,以及他双腿之间明显已经隆起一大块的模样,方琳甚至牵动了情|欲。

    看着方琳在李小语的剑光之中闪躲,她胸前那对球体上下跳跃,许半生更觉口干舌燥。

    两个女人足足过了七八招,许半生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有些失态了。

    急忙出声喝止:“小语。住手!”

    然后,许半生一拍身下的沙发,身体飘飘然飞向那张病床。伸手一牵。病床上的薄被就被他拎在手中,然后借着床边改变了方向,许半生扑向方琳,将手中的薄被展开,将方琳裹在其中。

    眼前的旖旎景光终于消失,许半生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很快许半生就浑身骤然一紧,方琳被裹在薄被之中,却竟然狡猾的从薄被下方探出小手。摸向了他胯间之物。

    本就坚硬如铁,被这一握。许半生几乎到了喷发的边缘。

    心中立刻暗念道经,这才让身体的本能反应减轻不少。

    身体轻轻一震。方琳就再把握不住,只得不情愿的放开了许半生,却趁着和许半生还未分开之时,迅雷不及掩耳的在许半生的脖颈之上轻嘬了一口。

    李小语看的双眼喷火,口中也娇喝出声,手中软剑再度朝着方琳刺来。

    许半生推开方琳的同时,也轻轻一掌,从斜方拍向李小语的手腕,口中急道:“小语,不可!”

    李小语心有不甘,但却不能跟许半生较劲,只得恨恨的瞪了方琳一眼,收回了手中之剑。

    “"dang fu"!贱婢!”

    李小语这样的女子,虽然从来都表现的不近人情,但是逼得她说出粗口,可见她心中是如何的愤怒。

    许半生深深的看了李小语一眼,意思是让她不要再开口了,然后转身看着轻舔嘴唇妖娆性感的方琳,叹了口气说道:“琳姐,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就此别过。”

    方琳并未阻拦,她深知许半生做出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她只是双眼如杏,水波荡漾的看着许半生的背影,回忆自己刚才握住许半生那根东西以及轻嘬在他脖颈上的快意。

    许半生和李小语离开了病房,李小语走之前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却浑然未觉,体内一阵阵的汹涌澎湃,方琳忍不住夹紧了双腿,身体也软软的向后倒了下去。

    半倒在病床之上,方琳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她被裹在薄被里的小手,也情不自禁的伸进了套裙之间,滑落在她那薄如蝉翼的蕾丝内裤之上。

    不过轻捻了数下,方琳的口中就发出一声浅浅的娇呼,她的身体抽搐起来,体内一股股热流喷涌而出,双腿之间顿时一片湿滑……

    饶是方琳再如何放荡,她也有些为自己此刻的表现感到羞愧,口中不禁低低的喊了一声许半生的名字,双颊飞红,自言自语道:“总有一天我要骑在你身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