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21章 巧遇蒋怡

第0121章 巧遇蒋怡2017-11-11 22:18:59Ctrl+D 收藏本站

    车子开出去许远,李小语依旧为方琳的放荡而不爽。

    许半生看在眼里,本希望李小语可以自己想明白,但见其驾驶的车辆都颇有些不平稳,也不得不出言引导一番。

    “与一个将死之人,你又有什么可计较的。”

    李小语闻言大愣,顿时一脚急刹车,许半生纵然已经做了准备,却还是身体向前一冲,差点儿撞在前座上。

    稍带些苦涩,许半生又道:“方琳双眼内角上挑,嘴角下坠,看来我上次叮嘱她的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按照西方的观点,每个人一出生都是有原罪的,而我国也有荀子提出性恶论,我原以为方琳的放荡是她修炼的邪功的缘故,现在才明白,其实男女之欲,就是方琳的原罪。”

    “她走火入魔了?”李小语重新踩下了油门,车子缓缓前行。

    许半生靠向椅背,缓缓摇头道:“和走火入魔又有不同,她这是一种侵蚀。那门邪功长期以辅助的形式存在,而如今它已经被滋养的足够壮大,就要取而代之了。”

    李小语明白了,自古正邪不两立,人还有虚伪的一面,可以虚与委蛇的共存。可是功法不行,正就是正,邪就是邪,一旦方琳修炼的那门邪功露出本来面目,就会与其修炼的崆峒派正宗心法相冲突,相争斗。她的身体将会变成这一正一邪两门功法的战场,无论谁输谁赢,方琳都必然会深受荼毒,唯一的下场必然是经络无法承受,结局可能比走火入魔更加凄惨一些。

    明明刚才还对方琳不屑至极,现在听说她将会成为一个废人。甚至爆体而亡,也不知为何,李小语竟然产生了几分恻隐之心。

    不过这种同情。也仅只是一瞬间而已,方琳并不值得李小语过度的关心。而且她也算得是咎由自取。

    此刻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行人车辆都是极多,李小语开着车,也是走走停停。

    车后传来鸣笛声,许半生自然是不会去计较的,开车之人本就心态各异,虽然明知路况拥堵,有些人就是会表现的急不可耐。

    红灯转绿。李小语踩下油门,迅速通过,许半生的电话也传来进入短信的声音。

    ——小男人,你就不能回头看上一眼?害我白白按了半天的喇叭。

    许半生哑然失笑,回过头去,却看到蒋怡的车依旧留在那个路口,绿灯又变成了红灯。

    让李小语找了个合适的地方靠边停车,许半生坐在车里静静的等着蒋怡的车追上来。

    蒋怡并没有停车,在经过的时候放下车窗朝着许半生招了招手,李小语回头看了许半生一眼。许半生点点头,她便驱车跟在蒋怡的车后。

    手机再响。

    ——小男人你要不要到我的车上来?

    许半生无奈的摇头,自从第一次接到蒋怡的短信之后。她就显得很分裂。见面的时候她还是那个商界女强人般干练的奇女子,而短信上,就是另一番景象。同为奇女子,奇峰突起,方向迥然不同。

    上次在天坑里,许半生和蒋怡算是存在一定程度的肌肤之亲,在那之后蒋怡消停了一段时间。不知是因为她清楚许半生这段时间不能被打扰呢,还是因为她也会感到害臊。

    ——不用了,去哪里我跟着就好。你快一些。我很饿了。

    蒋怡看到这一条,心里是颇多嘀咕的。

    许半生是什么人?虽不如林浅那样是半仙之体。可是区区肚饿,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以他的修为。辟谷个十天半个月都不带喝口水。这样的一个人,突然会说自己肚饿?

    ——小男人,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你这是破了功了?——后边还跟着个羞红的笑脸。

    许半生也是心窍级敏慧的人,看到这条短信后的笑脸瞬间就明白了蒋怡所说的“破功”是什么意思,脸上也不禁腾起两丝微红。

    看看开车的李小语,许半生不禁哑然失笑,蒋怡和自己之间短信的暧昧,李小语也都是知情的,可是她却并未表现出任何与对方琳相似的敌意。

    跟夏妙然就更是如此,虽然已经取消了和她之间的婚约,但是显然,夏妙然和自己的关系也并不是纯粹的友谊那么单纯。许半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夏妙然心里的不平衡以及她对自己的好感。

    李小语和许半生之间的感情很奇妙,俩人因为一个承诺而相识,到现在为止,两人相处其实也不过一月有余。只是,他们两人却远比夫妻情侣更近。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对方处于自己目不能及的范围之外,加起来不过半日而已。其他时间,两人就像是连体婴一般,许半生在哪里,李小语就一定在哪里,睡觉是从不分开的,就连洗澡偶尔都会一起。

    从男女角度来说,许半生和李小语之间已经全无秘密,彼此的一切都了若指掌,熟悉到无法下手的地步。

    但也正因为如此,李小语在保护许半生安全的同时,也对其产生了极深的依赖。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必然依赖,李小语纵然高冷,却也终究只是一个不及双十的少女罢了。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接触,以及这样的依赖,其必然产生对于其他试图接近许半生的异性的排斥。

    若李小语排斥一切接近许半生的女人,倒也罢了。偏偏,她仅仅只是排斥方琳,即便她深知许半生是绝不可能跟方琳发生任何关系的。

    方琳的确是个尤物,可是跟夏妙然以及蒋怡比较起来,她还是差了许多。撇开冰清玉洁这回事不谈,方琳自身的条件也远不如此二女。李小语对其的排斥,唯有一个原因,就是从根本上厌恶她的为人。

    车缓缓驶进了一个停车场,紧挨着蒋怡的车停下。

    许半生徐徐抬头,蒋怡已经从车里下来了。正走向他。

    一把将车门拉开,蒋怡微笑着开口:“许少,好巧啊。在路上也能遇见。”

    许半生含笑抬腿,下了车之后道:“是挺巧的。不过我自幼所学告诉我,这世上因果循环,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蒋怡神情微微一滞,心里明白,自己的小伎俩已经被许半生看穿了。

    蒋怡是紫微传人,想要推演出一个人的大致位置,对她来说并非难事。今天绝不是什么巧合,蒋怡是追寻着许半生而来的。或者更加确切的说。是追寻着李小语而来的,关于许半生,蒋怡是绝对推演不出半分。

    就连许半生的师父林浅真人都无法推演出许半生的命途,况乎蒋怡?

    “楼上有一家餐厅,是我朋友做的。每天只接待一桌,供不应求,通常需要提前两个月左右预订。”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那倒是要好好品尝品尝了。”

    “而且一准儿合你的胃口,全都是素菜。”蒋怡做出请的姿态,自己先一步给许半生带路。

    “三哥。”许半生看到冯三从车里走出来按下了电梯。跟他打了个招呼。

    冯三其实一直都不是太喜欢许半生,总觉得这个小子有些拿腔拿调,而且对蒋怡也不够尊重。但是许半生的实力他是看在眼里的。尤其是天坑那一回,蒋怡办不到的事情,许半生却办的极其轻松。

    他现在依旧不喜欢许半生,但却可以做到基本的对一名强者的尊重。

    “许少。”冯三也微微颔首,又看向李小语,道:“小语姑娘,久违了。”

    李小语依旧冷酷无双,勉强算是跟冯三点了点头,这已经是她最大的友善了。

    这里是一个酒店式公寓。三层以上都是住家,房子都不大。最大的也不过两室两厅七八十个平方,多数都是三十几平方的小单间。虽然单价昂贵。但却依旧很受城市青年的喜欢。面积不大意味着总价低,并且地处cbd商圈周边,各种便利。物管什么的也省心,不啻为都市青年男女最佳的过渡型居所。

    蒋怡朋友的那个餐厅,开在顶层的最里端,顶头的一间房,面积六十多,倒是有一半都被用作了厨房。剩下三十平方,虽然也还宽敞,却坚持只放了一张桌子,最多也只能容纳六个人同时进餐。

    这种餐厅基本上不是用来盈利的,纯属个人爱好。可即便如此,也是价格不菲,单次消费总在五位数以上。

    餐厅没有菜单,每天的菜点视大厨的心情而定。且需提前两个月预订,还未必订的着。

    四人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房门自行开启,里边站着一个身穿晚礼服的女人。

    大约四十岁上下,保养的其实很好,只是眼角依旧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碎纹,预示着她的年纪。

    “来的刚刚好,第一道菜还有两分钟出锅。”女人笑着,跟蒋怡贴面拥抱。

    原本看到女人的穿着,许半生还以为她也是一起吃饭的人,只是先到了一步而已。听到她这句话,许半生才明白,这个穿着晚礼服显得很隆重的女人,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了。

    蒋怡走进餐厅,那个女人含笑看着许半生,打了个稽首道:“你好,许少。”

    许半生还以稽首,也不知对方如何称呼,只得笑了笑,跟着蒋怡走了进去。

    这就愈发显得蒋怡是安排好的,就算她和这个女人是很好的朋友无需预订,这个女人也不该知道她邀请了什么朋友一起来吃饭。

    前方豁然开朗,因为处于顶楼的角落,对面是个半圆形的落地玻璃窗,环过了整个房间差不多一半以上的墙围。纵然地处闹市中心,依旧显得开阔无比,光是坐在这里,就已经足够的赏心悦目。(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