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23章 意外之乱

第0123章 意外之乱2017-11-11 22:19:2Ctrl+D 收藏本站

    “这酒吧是几个玩乐队的凑钱开的,前两年生意不景气,一度要结业。我听过他们唱歌,唱的其实不算好,但是有某种坚持在里头。我就给他们投了些钱,这两年生意好起来,他们坚持算了我的股份。拾起来我倒是这里最大的股东,不过没操过心。”

    蒋怡给许半生解释了一下,许半生也就点点头看了看四周,笑道:“生意能好起来也是你的功劳。”

    许半生看透了这里的风水局,其实从巷子口开始,就已经有引子了。以蒋怡的身家,她当然不至于去介意这点儿收入,当初帮这几个乐手布风水局,和她投钱到这家酒吧是同样的道理。

    酒吧里现在还没有乐队演出,只是放着一些国外金属乐队的歌曲。摇滚这类东西,许半生最多欣赏一下披头士那种偏软的类型,像是金属这么硬邦邦的种类,他是欣赏不来的。不过酒吧里的气氛倒是很好,形形色色的青年男女,跟着节奏摇头晃脑,很快就嗨的厉害。

    按理说这么吵闹的酒吧,实在不适合谈事情,说个话都要扯着嗓子喊。不过这些声音显然干扰不到许半生和蒋怡的交谈,他们就仿佛置身一间只有轻音乐的琴房,音量还开的很低,于是他们平静的用正常的声音交流。

    这在旁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这么纷杂的环境下,他们二人的声音该是还没离开口腔就已经被声浪吞没。可偏偏,就是在这种级别的噪音之中,许半生了解到了关于萍姐的一切。

    世界再如何吵闹,许半生也可以轻松的剥茧抽丝,从诸多声音里选出自己需要的那个声音入耳。

    萍姐的确如同许半生所猜测,跟蒋怡是同门的关系。

    而且。萍姐是蒋怡的大师姐。

    由于年纪的差异,跟着师父的那些年,萍姐几乎就像是蒋怡的母亲那样照顾着她。

    蒋怡十来岁的时候。萍姐就已经出师了,自己也收了个徒弟。就是靳光煦。

    蒋怡的师父很奇怪,他一生徒弟没少收,但是这些徒弟都是他从孤儿院抱出来的。当然不会有什么正规的收养手续,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想从一家孤儿院带几个孩子离开,轻而易举。

    许半生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蒋怡是个孤儿,在此之前。他只是从蒋怡的面相上看出她父母早亡,却没想到她根本是被她父母遗弃,然后那对男女才去世的。

    萍姐离开师父之后,自己收了徒弟,但却走上了邪路,结果她师父亲自出手,重创了她。

    紫微一脉有某种不传之秘的手段,真正是只要有一丝精血相连,就可以千里之外取人性命的。幸而蒋怡替萍姐求情,她们的师父这才饶了她一命。只是。当时收手,已经埋下了祸根,武功全废。经络也毁了大半,还因为师门密法牵动了星相,每晚星华嘴鼎盛的时候,都会犯病。白天虽然看上去还好,但是久而久之,精神状态也颇为堪忧。

    原本只要她们的师父没事,萍姐也只是每日受些痛苦煎熬罢了,可是,两年多前蒋怡的师父突然失踪。迄今她们都没能打探到师父的消息。而从萍姐身上的禁制失控来看,她们的师父多半已经去世了。

    自那之后。几乎就全靠靳光煦,用他从萍姐那里所学会的一切。替她压制那道禁制,缓解病情,并且使其每天醒来的时候都会忘记发病这回事。

    也是在那之后,萍姐才和靳光煦开了这家餐馆,聊以度日。

    具体的情形,蒋怡并没有细述,可能事关师门,她不说,许半生也不会去问。

    倒是李小语问了一句:“你师姐虽然武功全失,你们紫微一脉的术数她施展不出来,可是她一身所学却是忘不掉的。好好指点靳光煦,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吧?”

    蒋怡苦笑着说道:“当初萍姐犯错,师父早已将其逐出门墙,没杀她已是大恩。萍姐并不是坏人,只是不小心走错了路而已。她被逐出门墙之后,就再也不肯拿师门的任何东西传授给毛头。毛头也只是凭着当年所学,勉力支撑罢了。”

    “就算你师姐被逐出门墙,可是靳光煦是在她犯错之前就已经收为弟子的,也是你们这一门中人。你师父何至于连他也……”

    蒋怡再度苦笑,摇头道:“不是师父不认毛头这个徒孙,是毛头不肯再学。他说,要等有一天萍姐自己好了再教他。”

    “这种固执简直就不可理喻,还有什么能比他自己的师父的命还重要?”李小语的情绪外露,显然对靳光煦很不满。

    许半生抓住了李小语的手,轻轻一捏,淡声道:“靳光煦对蒋总的师门有怨怼之情,他或许认为萍姐之所以会走错路,跟她的师父有莫大的关系。所以,他才不肯跟蒋总学习,而是希望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治好萍姐。又或者,干脆就是萍姐本人对其师心怀愤懑。”

    冯三虽然早就认识萍姐,可其实也是第一次听到蒋怡说起萍姐的事情。他和李小语听完许半生的话,同时望向蒋怡。

    蒋怡点了点头,苦涩的说:“许少所言不差,师父当年收的弟子不算多,但也不少。但是师父对我偏心的厉害,世俗里的几乎所有都交给了我,其他的师哥师姐都是让他们自行其是,从来没有给予过一身所学之外任何的外物。”

    李小语皱眉道:“师父教授你们一身所学已是绝大的恩情,岂有因为师父给的不够多就对师父产生埋怨之情的?我看她就是咎由自取。”

    蒋怡连连苦笑,道:“话虽如此,可若你师父拥有亿万家财,弟子们又都完全是将师父视为父亲般的存在,而你所需不过百万而已,师父却始终不肯给。等到你自己想办法弄到了这笔钱,手法的确有违天合,你师父却又因此怪罪于你,责罚加身,认为你给他蒙羞,恐怕你也会对师父产生不满。”

    李小语依旧不认同蒋怡的观点,她觉得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已经都是师父给予的,自己犯了错就应当主动领受责罚。但是,她在尘世里也历练了一年多了,明白人类的感情不一而足,不能要求每个人的思维都跟自己一样。

    许半生此刻开口说道:“萍姐的情况不乐观,若是换做数日前,虽稍费周折,但也应当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连日炼丹,我损耗过大。不瞒蒋总说,我武学上的境界甚至都跌了一层,此刻是虽有心,却无力。”

    蒋怡点了点头,沉重的道:“我也觉得你今日的状态有些不好,只是一直也没机会相询。被逐出师门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情,对于萍姐来说不啻于一个噩梦,所以我和毛头一直想方设法的瞒着她。今日你说的话,毛头听进了心里,想来他应该会考虑放弃。若任由萍姐存在记忆,毛头应当还能支撑一段时间。毛头现在最大的痛苦不是压制师父所设的禁制,毕竟是同门功法,总有相通之处,压制起来也稍微轻松一些。而且,力有未逮之时我也能帮上一二。原本我的确是希望许少可以出手相助,不过既然许少现在自身有恙,这事就算我没说吧。”

    许半生笑了笑,道:“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大致的后续了,若我不愿出手,又何必跟你去吃那顿晚饭。你们尽力而为吧,萍姐从命数上来说,应当不是短命之人,至少还有二十年的阳寿。待我境界恢复,再寻他法。”

    蒋怡立刻面露喜色,急道:“多谢许少。”

    “少给我发两条短信,比什么谢都好些。”

    这话说的,蒋怡顿时双颊飞红,好在这酒吧灯光昏暗,加上台上现在也已经开始有乐队演奏,这才遮盖了过去。

    酒吧里,舞台上弹唱正酣,许半生不太懂这种似乎很需要卖力气的演唱,不过他也能看得出来,台上那几个长发男子,对于他们的音乐真的是有一种相当执着的劲儿。也难怪蒋怡会被他们打动,给他们做了投资。如今这酒吧生意红火,也算是这几个并没有太多音乐天赋的男子的某种补偿吧。

    斜对过的角落里,突然传出了尖叫,很快演变成酒吧里的一场小型骚乱,不过,嗨的起劲的酒客们,似乎并没有太多害怕的情绪。只不过是不想殃及自身,才退后让出了一块空位,甚至于,他们中不少人都在起哄,打架这种事,在这种肾上腺急速飙升的酒吧里,实在是太过于常见了。几乎每晚,都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可是,许半生和蒋怡都很敏锐的感觉到,今晚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斗殴很快平息,快到几乎还没开始,就已经是压倒性的胜利。

    几个年轻人被打翻在地,而他们的对手却毫发无损。人数并不多,仅仅两个人而已,透过酒吧昏暗的灯光看过去,这两名男子都面有阴鸷之色,双目如钩,每看人一眼,都仿佛在那人心上剜了一刀一般。

    这两名男子的目标显然不是被打翻的那几个年轻人,而是此刻依旧坐在椅子上的一个女孩子。

    李小语和冯三分别望向许半生和蒋怡,意在询问他们要不要去干预,许半生和蒋怡同时摇了摇头,让他们不要多事。

    这绝不是一起普通的酒客之间斗殴的事件,而是有着明确的目标和目的的。许半生和蒋怡都能感觉到那两个男人身上的古怪气息,他们想要看一看事态将如何发展。

    最关键的是,坐在椅子上的那个女孩,根本就没有半点惊惧之情。(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