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25章 敬一杯

第0125章 敬一杯2017-11-11 22:19:5Ctrl+D 收藏本站

    就连酒吧的几名老板,此刻也是慌不择路的离开酒吧。

    当然,他们在临走前不会忘了招呼仍旧四平八稳坐着的蒋怡。

    “怡姐,快走!”乐队的主唱,也是和蒋怡最熟悉的,一边飞快的跑向大门,一边对蒋怡高喊。

    蒋怡微微一笑,淡定的摆了摆手。乐队主唱有些犹豫,到了大门口,却还是停下了脚步,看样子,他是想跑回到蒋怡和许半生的这张桌子上来。蒋怡对他有大恩,而他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

    乐队主唱一跺脚,终于还是咬牙跑向蒋怡,而酒吧里,此刻到处都是噗噗之声,也不知道那名男子手里的小弩之中,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弩箭,至少已经射出十几箭了,却还依旧在不断的发射着。

    一支弩箭直飞向正在奔跑中的乐队主唱,而且,那支弩箭的飞行线路,俨然和乐队主唱的奔跑线路在一条直线上。

    好在酒吧并不大,乐队主唱已经很接近蒋怡那桌了,他嘴里叫喊着:“怡姐,你别坐在这儿了!”而身后的弩箭也已经极其的迫近了他。

    正常而言,别说这个乐队主唱并不知道身后有一支流箭,就算是知道,他也绝对躲不开。

    蒋怡一伸手,抓住了乐队主唱的胳膊,将其往里一拉,乐队主唱顿时前扑过去,趴在了桌面之上。而李小语,则是飞快的出手,抓起桌上的一只空酒瓶,迎向那支弩箭。

    就听到叮当当的声响,那支弩箭竟然准确的钻进了酒瓶之中,李小语微微的晃动了一下手腕,弩箭就在酒瓶里沿着瓶壁转动起来。很快落于酒瓶之中。

    李小语将酒瓶剁在了乐队主唱的面前,他此刻还趴在桌上呢,眼睛恰好看见酒瓶中的弩箭。他才知道,为何那人连发十几箭。那并不大的小弩之中还会有剩余的箭镞。

    酒瓶中的弩箭极其细小,长不足一指,直径大约也就是一支女士烟的粗细。

    这样的大小,那个小弩之中恐怕装上三五十支都没什么问题。

    昏暗的灯光之中,响起了几声干涩的掌声,一个带着点儿阴鸷的声音响起:“好功夫。”这人倒是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比之前那两个男人仿佛舌头不会打弯要好太多了。只是语气之中阴霾太重,倒像是一个死人在说话一般的冰冷。

    或许是由于李小语竟然接下了这一箭。手持小弩的那个男人受到了影响,箭镞发射之间,终于出现了一个不应当有的停顿,这给了那个小姑娘一个很好的机会。

    她一个箭步就冲向了那名男子,双手画圆,齐齐平推了出去。这看似平常的一推,落在那名男子的胸口,却宛若重锤相击。男子的胸膛瞬间凹陷了下去,人也一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砸倒了一张桌子,委顿在地上。

    “多谢了!”小姑娘明媚的一笑,冲着许半生这边挥了挥手。只是,她那浓妆和这明媚的笑容,实在是有些不搭。

    阴影中的两个男人,此刻终于走了出来。

    走在前边的,是一个身材欣长,肤色白皙的年轻人。上身一件巴宝莉的衬衣,下身一条阿玛尼的西裤,鞋子是灰绿色的爱马仕。虽然没有穿金戴银,但是这一身行头也价值数万了。手里把玩着一块翠绿的翡翠,水头十足。价值少说也在数十万以上。光是翡翠下方吊着的坠子,一块老蜜蜡。就足足价值数万。若非身上天然透出一股阴湿晦暗的气息,这俨然就是一个富家公子。

    而跟在这个年轻人身后的,是一个目如鹰隼身材矮小,还有些驼背,随时都可能被人忽略掉的老头子。

    年轻人信步而来,老头子紧紧跟随,身体绷得很紧,一副随时可能出手的模样。

    “难怪有恃无恐,原来还有援手。”年轻人微笑着对那个小姑娘说,只是他的笑容让人看了也那么的不舒服。

    小姑娘没吭声,只是随手抓起附近桌上的瓜子,磕了起来。在她的眼中,仿佛瓜子远比眼前的局面重要多了。

    而许半生却是微笑着回答说:“我们只是过路的,留下来也只是看看热闹。二位请继续,我们绝不干预。”

    年轻人一愣,他没想到许半生会如此回答,而那个小姑娘听罢,则是气愤的将手里的瓜子扔了一地,跺着脚道:“喂,你还是不是男人?眼看着他们几个欺负我一个小姑娘家家,你竟然袖手旁观?”

    许半生笑了笑,又道:“我没什么替陌生人出头的习惯,而且,你们之间谁是谁非还很难说,我看看戏就好。”

    “你!”小姑娘气急,但是很快,她又换上一张笑脸,道:“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你不是理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你看,他们两个都是高手,你就真的忍心看我一个小姑娘饱受欺辱?”

    “忍心。”许半生言简意赅,小姑娘顿时也就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许半生出手相助了,虽然依旧在嗑着瓜子,可是神情却明显严峻了起来。

    那个年轻人拍着手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兄台倒是个妙人儿,一会儿解决了这个小丫头,倒是要找兄台喝上两杯。”

    然后,他脸色突然一变,对自己身后的老头子说:“老姜,我要完整的。”

    那个被称作老姜的老头儿,立刻点了点头,一言不发,但是他那满是皱纹的嘴唇,却是不断的蠕动着,仿佛在吃着什么东西一般。

    小姑娘也知道这老头子的厉害,凝神以待,再也没有刚才那般轻松的表情。

    老姜走到年轻人的身前,一直在蠕动的嘴突然张开,口中喷出一坨黑乎乎的东西,直取小姑娘的面门。

    看到这一幕,许半生徐徐吁了口气,竟然再不去看老姜和小姑娘的争斗。而是望向跑过来之后现在才晓得后怕的乐队主唱说道:“别担心,那位应该是个讲究人,你这里的损失他会包赔的。”

    乐队主唱两眼翻白。现在哪里还有心思管什么酒吧里的损失,他只是希望今晚不要在这里闹出人命才好。

    而当许半生这句话说完。场中的老姜和小姑娘之间,也已经分出了胜负。

    老姜口中的那坨黑影直奔小姑娘的面门而去,刚才那个男子手中的弩箭都无法伤害她分毫,这种速度的暗器又怎么可能伤得了她?不过是微微一偏头,小姑娘就轻松的躲过了那坨黑影。因为看出老姜的实力远胜刚才那两人,小姑娘还不敢怠慢,脚下横跨两步,防止那个暗器会像飞去来器一般掉头回来。这种手法。对于一个鼻之境以上的后天高手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

    可是,小姑娘防的了正常回旋的暗器,却防不了这暗器突然炸开。而且炸开之后,其飞行线路竟然都开始变得飘忽起来,就像是活物一般,尽管目标全都是那个小姑娘,可是忽高忽低,数量又极其庞大,根本无从躲避。

    一坨大概也就跟枣核大小的黑影。此刻已经密密麻麻形成了一个足有一米见方的圆圈,整个圆中,都是飞行线路极为诡异的蚊蝇一般的东西。铺天盖地而来。小姑娘再也躲避不开,很快被其中一点或者数点击中。小脸之上顿时一层绿色,身体歪歪扭扭的倒了下去。

    而那些密密麻麻蚊蝇一般的黑影,也迅速纠集到一处,又恢复了枣核的大小,落在老姜的手中。

    老姜接住那坨黑影,将其纳入口中,看的李小语恶心不已,就连冯三这个大男人。也是紧皱起了眉头,不忍侧目。

    “带去车里。我跟这位兄台喝两杯。”年轻人毫不在意,吩咐了一句。然后面带诡谲笑容的走向许半生这边。

    老姜点点头,脚步竟然有些蹒跚的走到小姑娘身边,一把就将她扛在了肩膀上,轻若无物的走向酒吧大门。

    蒋怡看的触目惊心,忍不住问许半生:“那些都是虫子?”她说的,自然是被老姜当作暗器的东西。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尸蠓。”

    蒋怡再度一惊,再望向那个年轻人时的目光,已经不对了。从许半生这两个字中,蒋怡已经猜测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兄台真是好眼力,连这也叫你看出来了。”年轻人笑得阴渗渗的走到许半生的面前,顺手拉过一张椅子,自行坐下。

    然后又像是自来熟一般的抓起许半生他们桌上的一瓶酒,顺手拿过一只杯子,也不管有没有人用过,便倒了一杯,举了举,道:“兄台,我敬你一杯。”

    许半生看了看桌上的那瓶酒,那瓶被这个年轻人碰过的酒,笑了笑,拿起之后,在自己的杯子里也倒上一些,道:“我很少喝酒,就沾沾唇吧。”说罢,抿了一小口。

    年轻人饶有兴致的看着许半生,将自己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一个能够一眼看出老姜施放的是尸蠓的人,应该不会不知道那瓶酒已经出了问题吧?沾沾唇,这是表示他根本不怕酒中之毒。

    有意思!——年轻人本就细狭的双眼,眯了起来。

    “我叫严晓远,不知兄台怎么称呼。”年轻人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拿过酒瓶又给自己倒上一些。

    许半生依旧含笑说道:“许半生。”

    “偷得浮生半日闲!好名字!”严晓远说到,然后,他又拿起那只杯子,对着蒋怡和李小语以及冯三,道:“这几位都是许半生兄台的朋友吧?我也敬你们一杯,还请教几位如何称呼?”

    蒋怡犹疑的看着严晓远,心道是自己猜错了,还是此人报的根本就是个假名字?

    而李小语却是有些不知利害的想要伸手去抓那瓶酒……(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