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28章 佛道巫三修

第0128章 佛道巫三修2017-11-11 22:19:8Ctrl+D 收藏本站

    这已经不是佛道双修了,而是佛道巫三修。

    道门,讲究浩然正气。

    佛门,修的是佛法无边。

    而巫门,从源头上说,其实无论佛道,都是出自巫门。

    在远古洪荒之时,天地间既没有佛法也没有道藏,有的只是能力超凡的大巫们。

    女娲蚩尤炎黄二帝共工后羿等等等等,都是早已成神成圣的大巫。没有这些大巫,也就没有炎黄子孙,更加遑论佛道二门。

    可是,随着各类宗教的兴起,修炼之术开始产生了各式各样的变化,佛道二门由于自身的体系完整以及劝人与善等等特点,逐渐取代了巫门成为世人眼中的神祗。

    按照传说中看来,女娲炎黄二帝这些上古大巫,也都是成了神仙的。但是,任何一个神话体系之中,天庭里根本就看不到这些人的踪影。他们的传说都只是到成为神祗之后就结束了。

    按理说,上古大巫们才是后来那些满天神佛的祖先,理应被顶礼膜拜,至少在天庭管理集团之中应当有他们一席之地。

    这并非因为巫门的衰落,佛道二门的兴起而改变,而是因为佛道二门劝人为善,而巫门依旧按照上古时代的流传,仅凭心意做事。他们不守礼法,不尊教化,全凭喜恶做事,无论在何朝何代,巫门都是最无法控制的对象。

    几千年的时间过去了,佛道两门的修行者在不断的进步,而巫门却因为他们行事偏颇而被压缩到了一个极小的范围内。几经各朝代的统治者清洗,巫门的修行之法也遗落了绝大部分,尤其是那些代表着光明的修行之法,有些是散佚了。而有些落入佛道二门手中,也将其休整为佛道二门的修行之术。

    这就导致了巫门能够传续下来的,几乎都是些代表着阴暗面的修行之法。这越发使得巫门显得邪恶起来。

    在上古之时,巫术既有邪恶的。也有光明的,这一点和佛道创立之时差不多。只不过佛道延续的是光明之法,而巫术却更多的承继邪恶之法。到了现在,巫术大部分都跟邪祟有关,虽不至于人人喊打,可是一个佛门或者道门中人,竟然会去修习巫术,这实在是很犯忌讳之事。

    不过即便是巫术。也有黑白之分。黑巫术不用说,任何道门佛门的弟子见到,都是深恶痛绝,甚至要除恶务尽的。可是白巫术,就要温和的多。比如苗疆的蛊术,大部分都可以被归入到白巫术的范畴。而南洋的降头术,其实就是源自于蛊术中黑巫术的部分。

    僵尸道是湘西赶尸的一个分支,整体上也还属于白巫术,他们毕竟只惊扰已经长毛成为僵尸的尸体。僵尸本身自然是邪祟之物,可把邪祟之物作为工具。并不能说明僵尸道也是邪祟,即便大家都心知肚明,僵尸道的修习过程中。不可能只和僵尸打交道。但这至少还在其他修道修佛之人的容忍范围内。

    堂堂一名活佛,竟然会去修习巫术,不管是白巫术还是黑巫术,这都是堕落的表现。豁达如许半生,也不禁为依菩提的师父皱起了眉头。

    想了想,许半生问道:“吴东要出大粽子?”

    史一航无奈的苦笑摇头,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根本无法掌握严晓远和依菩提来吴东的目的。”

    “这也无非就只有两种可能。”

    史一航严肃的点点头,道:“若非重宝出世,就是要出现千年古尸。局里分析。前者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现在我们没有半点线索,也无法完全确定。严晓远来到吴东已经整整三日了。依菩提还要更早一些。依菩提来的时候,我们并未产生足够的重视。她名义上是考上了吴东大学……”史一航说到这里,看了许半生一眼,继续道:“和许真人您恰好是同学,不过同系不同班,她学的是历史系的考古专业。她虽然才十五岁,可她真的是通过高考考过来的,当时虽然也有人对其进行了一定的监视,但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直到严晓远也来了,我们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不简单,今晚他们之间发生直接冲突,就更加证实了局里的猜测。”

    许半生觉得这件事开始变得有意思了,笑着说:“你可别告诉我,严晓远来吴东,也跟吴东大学有关系。”

    史一航表情更加凝重,道:“他被吴东大学聘为讲师,教授古文字学。”

    许半生不禁莞尔,这些人还真是会选目标啊,难怪他今晚心思牵动,原本完全可以在和蒋怡晚饭之后找个更适合谈话的地方,却依旧跟随心意去了,却原来,无论是严晓远,还是依菩提,都是他绝对绕不过去的人选。

    “这还真是巧了。”许半生笑着说到,依菩提学什么倒是不稀奇,而严晓远竟然到大学里当讲师,教的是古文字,这还真是很对他的专业。僵尸道的传人,从小最扎实的一门功课,就必然是各朝各代以及各种不同民族的文字。否则进了墓穴却不认识那些镌刻的文字,这对于他们从事的勾当绝对是最大的障碍。

    学以致用啊!

    史一航点点头道:“或许是巧合,或许并非巧合。从目前的线索看,是巧合的可能性大。这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来到吴东,必然是有所图的。一个是尸巫教的下一代掌柜,另一个是三毒教的圣姑,若说无所图,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但是两人都以吴东大学做掩护,现在的判断是巧合。”

    许半生摆摆手,道:“也未必,静观其变吧。”

    史一航张了张嘴唇,他不知道该如何跟许半生提这件事,换成其他的道门中人,史一航恐怕早就以国家大义的名义令其必须帮忙了。但是对太一派的掌教真人,史一航还真不敢。别说他不敢,就算是史一航的师父一悲大师,也不敢。用公职的身份?史一航就更加不敢了,许半生现在可是中央那几位最关注的人啊——史一航还并不知道,此刻许半生已经将那位老人治好了的消息。

    看着史一航的表情,许半生又何尝不知道史一航跟踪自己,不过是希望自己可以帮他们一些忙?

    笑了笑,许半生道:“史先生想让我做什么,不妨直说吧。”

    这本就是许半生的缘法,他自然不会躲避。

    史一航心里松了口气,有了许半生这句话,就好办的多了。最怕的就是许半生根本不想理会,或者他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接触,那么十七局方面就会很被动了。

    “不敢有劳许真人,不过这二人现在都在贵校,我们很担心以这二人的性子,会在贵校搞出什么风波来。所以我们希望真要出了什么问题,许真人可以出手阻止。”

    话说的很委婉,十七局也不敢过于劳动许半生,无论是许半生太一派掌教真人的身份,还是他在世俗里许家长房大少的身份,都不是可以轻易被人差遣的。更何况,他现在跟那位大领导近的很,这就更加让十七局不敢有丝毫冒犯。

    许半生也听出史一航这些话背后的意思,他实际上是希望许半生既然已经跟这两人都打过交道了,就继续深入下去,最好能帮国家搞清楚这俩人的目的。以这俩人做出的选择,一个当学生一个当老师来看,这件事不是几天之内就能看到结果的,他们恐怕都需要在吴东呆上很长的一段时间,否则又何必要一个掩饰的世俗身份?

    说是说什么出了问题阻拦一二,实际上就是希望许半生和严晓远以及依菩提都保持足够的联系。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史先生的目的我明白了,他们一个是我的同学,另一个还将成为我的任课老师,我想不跟他们保持接触都不可能。若是有机会察觉到他们的意图目的,我会联系史先生。”

    史一航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神中稍显兴奋,脸上那困倦不堪的表情,也终于缓解一二。

    “多谢许真人!”史一航一躬到地,他明白,许半生这种身份的人,既然说了,就一定会做到。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不过我很不喜欢被人窥伺,所以我希望在我联系你们之前,不要再有任何人跟着我。”说罢,许半生转身就朝着自己那辆车走去。

    史一航急忙说道:“绝不会有下次。”

    “你的睡梦罗汉拳痕迹太重,什么时候能练到你无需犯困体内气息也能自如流转,才算大成。”许半生上车之前,突然又对史一航说了一句。

    史一航一愣,迅即明白这是许半生在指点他的武学,虽然对许半生的话并不十分理解,可却一个字不落的记下了。只是,既然名为睡梦罗汉拳,却要做到无需犯困,这难度好像不是一般的大。史一航从小修习睡梦罗汉拳,就没有任何一个时刻不犯困的,他的同事甚至戏言他最适合去商场卖睡衣,就他这永远困意惺忪的模样,简直太适合了。

    看着许半生的车离开,史一航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许半生竟然真的答应帮助十七局了。在此之前,他其实并未抱太大的指望。

    稍稍愣神,史一航连忙回到自己的车里,取出加密过的卫星电话,给局里拨了过去。

    “许半生答应,若他发现严晓远和依菩提的企图,会通知我们。”电话接通之后,史一航直接对着电话那头说到。

    而那边长久都没有回话,最终也只是吐了一个字——“嗯”,便挂断了电话。(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