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29章 假发和面具

第0129章 假发和面具2017-11-11 22:19:10Ctrl+D 收藏本站

    君临酒店式公寓值班的保安看到两个男人搀扶着一个打扮很非主流的女孩子进来,他不禁会心一笑。

    现在这种社会,小姑娘们都很不知道自爱,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混迹夜场酒吧,一不留神喝多了就便宜了那些男人。不过这些小姑娘也不在乎这些,对她们来说,被男人艹就和吃饭一样随便。

    他在这幢酒店式公寓里工作已经四年多了,几乎每次值夜班都能看见这样的景象。喝的像是醉猫一样的女孩子,以及浑身酒气但却神志清醒居心叵测的男人。

    只是今晚这组合有些古怪,两个男人扶着一个姑娘的事儿并不少见,少见的是这两个男人不像朋友倒更像父子。老的那个扶着小姑娘,脚步蹒跚,看着像是随时有可能摔倒的模样,长相极为丑陋,那张脸就像是画出来的没有半点生气。

    年轻的那个长的倒是不错,气度也不凡,只是被那个老家伙扶进来的小姑娘,难道不是应该是他的菜么?

    难道是要三人行?这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口味也太重了吧。

    三人毫不停留,老家伙虽然脚步蹒跚,可丝毫不慢,一直走在那个年轻人的前边。三人穿过了前台,刷卡走进电梯间,保安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眼前的景象为什么显得那么的奇怪?

    看到那三人乘坐的电梯缓缓向楼上升去,最终停留在十六楼,保安摇着头自嘲道:“还真是敏感过头了,能有什么问题,不就是组合怪了点儿。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看着那老东西松沓的皮肤,是不是还能硬的起来。”

    干脆从椅子上站起。保安走到大门口,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烟头火光明灭,保安很快就抽完了这支烟。把烟头扔出去的时候,他看着火红的烟头在夜里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脑子里也像是被闪电划过一般,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为何会觉得那三个人有古怪了。

    绝不是因为三人年岁相差太大的缘故,而是因为那个小姑娘的双脚根本就没有沾地,这也就是说,那个小姑娘实际上是被那个老东西拎着进门的……

    保安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直奔电梯间,焦急的等待电梯回到一楼,然后立刻钻进去。摁下了十六楼的按钮。

    电梯是高速电梯,飞快的来到了十六楼,保安正了正自己的帽子,走出电梯。顺着墙边一间一间房的听过去,心中不由暗自庆幸自己刚才留意了这三个人电梯停在哪一层。

    转过弯,走到1619号房门口的时候,保安分明听到了里边传来玻璃被打碎的声音。然后,是杂乱无章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里边打架,碰倒了很多家具一样。

    保安的脸色变了。他顿时感觉到自己没弄错,那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和那个小姑娘的确有问题。

    不管那个打扮的很非主流的小姑娘是不是洁身自好,看来她至少今晚是不情愿的。喝醉之后就被这两个重口味的男人带到了这里。

    保安并不是那种正义感过剩的人,但是他却很怕因为这种事情受到牵连。他想起自己特意看了看那个小姑娘的脸,稚气未脱,似乎还很小的样子。

    “不会未成年吧?”保安心中暗忖,“这么大的动静,就算成年了也是强|奸。可别在我当班的时候出事,回头闹不好我要被公司追究责任的!”

    保安念及此处,毫不犹豫的举手摁在了门铃上。

    叮咚!

    门铃响起,将依菩提再度制服的严晓远。眉头一皱,看了老僵一眼。示意他把依菩提拉到里屋去,自己则是朝着门口走去。

    透过猫眼看了看。见是保安,严晓远打开了房门。

    “有什么事?”严晓远问到。

    保安挤出一个笑脸,也不敢过于造次,万一自己弄错了呢?

    他口中说道:“我在楼道里巡视,听到你们屋里有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要不要帮忙?”眼睛却是早已越过了严晓远的身体,朝屋内看去。

    客厅之中,一张椅子被摆在了沙发和电视之间,这显然有些不寻常。旁边的茶几已经被打碎了,电视机也破了一个洞,看来刚才那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就是由此而来。

    若只有这些,保安也不会觉得有太大问题,关键是那张椅子的椅背上,松松垮垮的缠着几圈绳子。那种状态,就好像是有人被绑在了椅子上,但却被挣脱之后留下的绳子。

    “哦,没什么事儿,我和我朋友吵架,她砸了些东西。”严晓远也不想节外生枝,便也客气的对保安说。

    保安已经越发的觉得不对头了,当然不肯就此离开,又道:“真的没事?我看这屋里真是乱的厉害啊,你们俩这吵架也吵得太过火了。要不我进去给你们劝劝吧,你说你们这年轻小情侣,哪能这么吵啊!”说话间,保安就要从严晓远的身旁往屋里走。

    严晓远狭长的双眼一眯,脸上忽然露出古怪的笑容,随即侧过身体,将保安让进了屋内。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唉……”

    进门之后,保安只来得及听见这样的一句话,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着地上的保安,严晓远跨过他的身体,走向里屋。边走边说:“老僵,这人赏给你了。”

    屋里的老僵蹒跚着脚步走了出来,脸上竟然有了一丝诡谲的笑意,露出两颗黑了的牙齿,笑意瘆人。

    拎住保安的衣领,老僵很轻松的将他拖进了洗浴间,扔在了浴缸之中。

    一张口,嘴里再度飞出那仿佛暗器一般的黑坨,不同的是,这次那些尸蠓刚飞离老僵的嘴,就嗡的一声散开,密密麻麻怕是数以万计。直扑昏厥在浴缸里的保安。

    尸蠓的个头儿极小,跟针尖差不多,扑向保安之后瞬间从他的体表消失。而保安的身体却像是通了电一般在地上扭曲起来,口中也发出痛苦的"shen yin"。

    眼看着保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已经变成了深绿色。然后整个人就像是被戳穿的气球那样瘪了下去,很快就成为了一具干尸。

    偌大一个人,精血肌肉都被尸蠓吸干,只剩下一层皮和骨头。

    无数的尸蠓又从保安的体内飞出,连他的皮肤也没有浪费,浴缸里瞬间就只剩下一具穿着衣服的白骨了。

    老僵这时才双手一招,那些尸蠓瞬间飞聚一处,团成一坨。钻进了老僵张开的口中。

    将尸蠓咽入腹中之后,老僵也像是酒足饭饱一样,打了个饱嗝。

    随后他伸出手,一拎那保安的衣服,原本品相完整的整具人骨,竟然就变成了一堆粉末。老僵放了水,这些骨粉很快就消失在下水道之中。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证明保安曾经存在的,就只有他穿的这身衣服了。

    尸蠓依靠食人精血而活,刚才那具人骨。看似完整,实际上早已被尸蠓吸干了骨髓,就连骨头里的水分也全部吸干。失去了水分之后的骨头。自然也就化作齑粉。

    里屋之中,严晓远打了个电话出去,对电话里说道:“公寓里的保安多管闲事,你帮我处理一下首尾。”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严晓远还是个很谨慎的人,他知道,虽然没有人能够证明保安是自己杀的,但是整幢酒店式公寓里的公共区域都有监控探头,那会记录下保安从楼下上来然后敲开自己房门走进去的镜头。

    现在,他就是让人修改这里的监控记录。对方会知道该怎么做,无非是留下保安走出大厦到外巡视的镜头。然后用之前的空镜头覆盖后边拍下的一切,即便是警方来了。也很难查出保安的去向,只会以失踪备案。

    “你又不敢拿我怎样,这样绑着我,是打算玩个s|m么?”被绑在床边的依菩提,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严晓远,眼中没有丝毫的惧意。

    严晓远哼了一声,走到依菩提的面前,眼神锋利的看着她。

    坐在了床边,严晓远伸出手抓住了依菩提的头发,只一拉,那满头五颜六色的小辫儿,就被整个儿扯了下来,露出里边齐耳顺滑的短发。原来,这头非主流的小辫子,只不过是依菩提戴了一个发套而已。

    “嘻嘻,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依菩提嬉皮笑脸的问到。

    严晓远再度伸手,揪住了依菩提的脸蛋,可是,依菩提依旧没有半点痛苦之色。

    一张精巧的人皮,在严晓远的手下很快被揭开,这才露出依菩提的本来面貌。

    那张人皮面具之上,浓妆艳抹,有着和依菩提年极不相称的风尘态。而已经完全是真面目面对严晓远的依菩提,却拥有一张极为精致的面庞。

    瘦长的小脸,双唇呈元宝状,鼻梁挺直高耸,双眼却微微有些深凹下去,额头光洁闪亮,长相极为精致,却有几分异域风情。

    这倒是不奇怪,依菩提本就是苗汉混血,所谓“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那都是建国以后的事情,在从前异族和异邦也没什么区别。

    “几年不见,你的确长大了。别人或许我认不出来,你,我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你好歹也是三毒教的圣姑,入世也就罢了,怎么敢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是三圣教!”依菩提脸上虽然依旧嬉笑着,可语气却让人充分感觉到她的坚持。

    严晓远不置可否,依菩提继续说道:“你又不是我教的长老,好像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应该打扮成什么样子吧?”

    “依菩提,从目前的状况来说,我是你的老师。老师管教自己的学生,天经地义。”(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