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30章 保媒

第0130章 保媒2017-11-11 22:19:11Ctrl+D 收藏本站

    依菩提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连眼泪都迸出来了。

    “老师就可以把自己的学生绑到自己的家里?我怎么觉得你这个老师好像口味挺重啊。我可警告你,我还没成年呢!”

    “依菩提,你胡说什么!”严晓远脸上有震怒之色,看来他竟然很不习惯开这样的玩笑。

    依菩提依旧哈哈大笑着,道:“我没胡说啊,这可是你那两个手下说的,让我陪你一晚,就不跟我计较了。难道这是他们自作主张?不是你的授意?”

    严晓远的脸色阴晴不定,他那狭长的双眼因为眯眼的缘故,被拉的更长。

    “所以他们俩都已经死了。”好半晌后,严晓远说了一句。

    “那你绑着我干嘛?还不赶紧放开!”依菩提眨着眼睛,睫毛极长,歪着头像是个可爱的小公主。

    严晓远叹了口气,道:“你不用在我面前装可爱,你是什么人,这世上没几个人比我更清楚。我放开你没关系,你必须答应我,你不许再胡闹了。”

    依菩提嘻嘻一笑,又道:“你难道还怕我逆推啊?!严晓远,我就算是要和男人睡觉,也不会是你,今晚酒吧那个脸色苍白的小道士倒是不错。”

    “那个人你惹不起,我都惹不起,我劝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心思。”

    在回来的路上,严晓远已经和严大掌柜取得了联系,可是严大掌柜也并未听说一个叫做许半生的人。但是光凭许半生露的那一手,严大掌柜就知道,许半生必然出身道门之中最顶尖的那几个门派。而且,必然是嫡传弟子之中的核心,否则。绝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他们严家的尸毒。

    “严晓远,你这是在说我三圣教不如你们家那尸巫教?!”

    听到依菩提这无理取闹的话,以及尸巫教这三个字。严晓远狭长的双眼再度眯了眯,可他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忍着不满道:“这你可以去问问你那两个师父。依菩提,我警告你,不要再胡闹了。虽然卦象显示那件东西会出现在吴东,可是我们现在都是一点儿线索也没有。今晚已经引起了官家的注意,你再这么胡闹下去,引来麻烦,谁也得不到那东西。”

    “你是在求我么?”依菩提笑眯眯的,只是这个看似天真的小姑娘的眼神背后。似乎总藏着一把刀子。

    “我只是不想出现什么岔子。我想,你们三毒教也不希望出岔子吧。”

    “三圣教!”依菩提怒目而视。

    严晓远不再理会依菩提,他相信依菩提会考虑自己的话,东西还没有出现,他们双方若是此刻就大打出手,引来多方干预,到时候就麻烦了。

    伸出手,快逾闪电,严晓远五指一拨,就解开了依菩提身上的绳索。

    绳索刚松。依菩提就一抖身子站了起来,顺手将身上那根绳索收入掌中,笑眯眯的说道:“这绳子不错啊。我竟然挣不脱呢。礼物我收下了,就当是你今晚绑着我的赔礼吧。”说罢,依菩提将那段绳索在自己手中掂了掂,仿佛很得意的样子。

    严晓远虽然有些心疼,那可是用百年紫藤泡着僵尸血搓成的绳索,就算是身之境的高手也未必能够挣脱。但是为了息事宁人,希望依菩提以后可以不要再胡闹,他还是默许了依菩提的行为。

    “记住,不要再胡闹了。”严晓远望向门口。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依菩提笑嘻嘻的走向门口,拉开门后又转身问道:“那个小道士叫什么名字?”

    “许半生。”

    依菩提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许半生,是说他只能活半生呢。还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思?有趣的家伙。”说罢,她一蹦一跳就像是个寻常的小姑娘那样走出了卧室。

    老僵此刻也处理完了保安的尸体,正走出洗浴间。

    看见依菩提也仿佛没看见一般,显出他和依菩提也绝非第一次见面了。

    可是依菩提却没打算放过他,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突然出手,一掌印在老僵的胸口,顺势上去连补了两脚,直将老僵打的倒飞出去撞到了客厅里的桌椅,狼狈一地,她才心满意足的拍拍手,一蹦一跳的离开。

    “严晓远,下次你最好自己动手,否则的话,我一定要尝尝僵尸的肉是什么滋味儿。”

    若非亲耳听见,恐怕不会有人觉得这句话会出自于一个十五岁漂亮可爱的小姑娘之口。而对此,严晓远却是早已习惯了。唯有他,才知道这个貌似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到底有多么的心狠手辣。

    从里屋走出来,严晓远对老僵说道:“老僵,对不起。”

    老僵从地上爬起来,被打的凹陷下去的胸膛缓缓的又重新鼓胀起来,他向严晓远伸出一只手,拇指和小指弯曲,其余三指直立,摆出一个三的手势。

    严晓远点点头,道:“三个人不够,我给你三个处|女。”

    老僵听罢,之前的委屈一扫而空,干瘪的嘴唇一咧,再度怪笑了起来。

    依菩提从电梯里走出来,手里玩着那根由百年紫藤泡过僵尸血制成的绳索,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

    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大街上,依菩提嘴里念叨着:“许半生,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小道士呢,能解严晓远的毒,不错啊!”

    虽然她当时已经被老僵的尸蠓毒昏了过去,但是凭她对严晓远的了解,她就知道严晓远一定会给许半生下毒。而这显然是失败了,严晓远不可能说他惹不起一个被自己毒死的人。别的不说,单从许半生能解了严晓远的毒,就足以说明许半生的有意思了。

    这时候依菩提还不知道许半生和她同年同系,否则,她一定会觉得更加有意思的。

    路上行人全无,车辆稀少,偶有经过的出租车,看到一个蹦蹦跳跳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都会减速缓慢经过。

    依菩提却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那些车也只能无趣的离开。

    指尖突然微微一痛,依菩提停下脚步,她那如葱段一般的细嫩指尖之上,一滴鲜血如同滚珠一般涌了出来。

    依菩提笑靥如花,将手指放进口中,"yun xi"着那滴血珠,眼神里满是兴奋和开心。

    “这个白痴,竟然敢让老僵打我,只是可惜了我的小宝。唉,早死早超生,下辈子可别再投错胎了。”指尖上涌出了鲜血,就意味着严晓远已经杀死了“小宝”,但这也意味着严晓远中了招。虽然中毒对于僵尸道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儿,但也够严晓远忙活一阵子的。

    君临酒店式公寓的1916号房内,严晓远满脸黢黑——这并非形容他的脸色不好看,而是真的黢黑无比,变成了一个小黑人儿。

    “依菩提,你当我真的怕了你们三毒教么?我若不是……”一股急火攻心,严晓远过于盛怒,对于毒性的压制稍稍分了神,结果便是他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了上来,他再也不敢分心,立刻将全副心神都用于压制体内之毒,嘴角却不可避免的沁出丝丝浓黑色的血液。

    严晓远的身边,一只竟然有烟盒大小的蝎子,此刻已经被严晓远一掌拍成了稀泥。

    僵尸道虽然以僵尸为名,但并非每个人都有机缘得到一个僵尸作为仆从的。僵尸道门下多数弟子,也都是终日与毒为伴,区区一只蝎子,还不可能对严晓远形成真正的伤害。

    但是严晓远很快发现了体内的异状,这个依菩提,不光在他的被子里藏了一只蝎子,而且,竟然还利用这只蝎子给他种下了蛊。

    “三流伎俩,也敢在我面前显摆。论巫术,你们三毒教跟个小孩子也差不多!”

    严晓远运功而坐,开始炼化体内那个蛊,这对他而言并非难事,只是需要时间。基本上,这一夜他是不用睡了。

    依菩提口中的“小宝”,说的可不是那只蝎子,三圣教以蟾蜍蜘蛛以及蝎子为三圣,却不意味着依菩提这个佛道巫三修的圣姑会对这三种爬虫有什么敬意。通过蝎子种在严晓远身体里的蛊,才是依菩提所说的“小宝”。如果严晓远稍有疏忽,就会只注意蝎子的毒,而忽略了通过蝎子种下的蛊,以后就有苦头吃了。

    一直到天光大亮,严晓远才终于将体内蛊毒逼尽,只是,这时的时间也已经六点多钟,八点钟他还要去学校上课,这觉显然是睡不成了。

    在浴缸里泡了个澡,严晓远总算是平静下来少许,穿好衣服下楼吃了些早饭,他便朝着不远处的吴东大学缓缓走去。

    穿过宿舍区,严晓远走在校园里。

    双眼眼袋一片黑,一看就知道他一夜未睡。

    走进办公室,同办公室的老师看到他,立刻说道:“小严老师,你昨天晚上偷地雷去了?这眼圈黑的。”

    严晓远也无心多说,只是摆了摆手,道:“失眠。”随后,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小严老师,话说我昨天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虽然严晓远来到吴东大学才三天,可是他却是走的省教育厅一名副厅长的路子,同教研组的老师都知道他和那个副厅长关系极亲密。加上他本身长相不俗,谈吐也相当不凡,刚到吴东就开着一辆gmc的商务车,足以说明家中的经济实力。这位老师打听到他还是单身之后,就已经在给他介绍对象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