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33章 痛恨或崇拜

第0133章 痛恨或崇拜2017-11-11 22:19:15Ctrl+D 收藏本站

    教室里早已是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许半生,依菩提故作无辜的坐回到许半生的身边,伸手还想去抱他的胳膊。

    许半生却是依旧平静,根本无视了周围的那些或诧异,或幸灾乐祸,或嫉妒不已的目光。

    伸出手,让依菩提躲无可躲的在她后脑上打了一巴掌,打的还真是不轻,依菩提噗通一声,光洁饱满的前额,顿时就磕在了课桌上。

    依菩提满心的委屈,她怎么也想不到许半生竟然说出手就出手。

    出手也没关系啊,你倒是留点儿余地行不行?依菩提很想躲,只是许半生那掌看似很慢,却绝对让她躲无可躲。真正的太极,哪里是那么好躲的。

    看着依菩提漂亮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甚至长长的眼睫毛都已经被打湿了,教室里的那些学生有些是心疼,有些则是不忍。

    他们也根本想不到,许半生竟然会对这样一个可爱的小萝莉下手,而且还真是不轻。不谈依菩提被打的撞在桌子上,光是许半生那一掌,拍在依菩提的脑后,那声脆响就已经是整个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听得清清楚楚。

    “下次就不会只是一巴掌了。”这句话,许半生的声音很大,不光是说给依菩提听的,也是说给教室里的其他学生听的。

    看到依菩提嘟着小嘴完全不敢反抗的样子,原本还有想站起来替依菩提出头的男生,也都悄然坐了下来。

    只是,一直都看许半生不顺眼的乔连修,这位本市东山区区委书记的公子,却心中暗笑,站起身来。

    开学前第一次班会。乔连修见到李小语,惊为天人。而许半生,则是被他忽略了的。

    在他眼里。许半生之所以能够虏获李小语的芳心,无非就是仗着自己长了一张小白脸。李小语年纪还小。不懂事,才会被帅哥吸引。而现在到了大学,李小语也该成熟起来了,那么像他这样的官二代,尤其是他长的也还算不错,才应当是女孩子的首选。

    所以当时许半生其实是被他忽略了的,可当他想邀请李小语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却又突然发现许半生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墙壁。原因无他。基本上除了上厕所,李小语和许半生都寸步不离。偏偏李小语上厕所,他也不可能进去。于是他当着许半生的面,邀请李小语一起吃饭,这当然也必须同时邀请许半生和石予方。

    让乔连修没想到的是,他都已经隐晦的提及了自己的家世,以及自己是开着车来上学这样重要的因素之后,李小语却依旧不假思索的拒绝了他。那一刻,乔连修甚至都希望许半生能开口答应了,那样至少李小语也就会跟着过去。

    可是许半生没有。这让乔连修觉得许半生很不识相,心里已经暗暗的把他给恨上了。

    之后本打算在军训的时候给许半生一个教训,却没想到许半生和李小语都没有参加军训。乔连修一肚子火,一直憋到了现在。

    不得不说,这厮着实是个太小心眼的人,半个多月的时间,任谁都应当看清楚许半生其实并没有得罪他,得罪他的,是他自己的那点点嫉妒和虚荣。

    可乔连修浑然不觉自己出了问题,反倒正式开学上课两天来,一直处心积虑的要找许半生的晦头。

    现在。他认为自己找到了。

    趁着老师还没来,乔连修缓缓走向许半生。对他说道:“许半生同学,请你向这位……应该是考古系的女同学道歉。不管怎样。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许半生看到乔连修,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听到他的话,更是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许半生当然不会生气,可是李小语却很生气。

    因为知道依菩提的来头,在许半生没有明确表态的情况下,李小语也不好对依菩提如何。毕竟这有可能为许半生带来麻烦。若是按照李小语自己的秉性,她以及她的师门移花宫,是决然不会把一个什么三毒教放在眼里的。移花宫虽然全是女性,可也有不输男子的气魄。

    现在看到一个莫名其妙不知所谓的家伙竟然都敢来教训许半生,李小语当时就想给这厮一个教训,扔出去算是最简单的惩戒。

    但是许半生明显不希望在学校里闹出任何麻烦,就好像仅仅只是以他许家大少的身份,在这所大学里也足以横着走了。可校方除了校长和历史学院的院长之外,再无第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许半生需要的是融入尘世之中,而不是居高临下的俯视。

    李小语的心念一动,许半生就自有感应,他对李小语微微摇了摇头,李小语只能气咻咻的坐下。

    本来想让依菩提自己解决这个麻烦,都是她惹出来的,哪怕乔连修是冲着许半生去的,那也该依菩提自己出来解决。

    依菩提也是个极聪明的女孩子,她当然看得懂李小语作势欲起以及许半生那几不可察的摇头意味着什么,她也就明白了许半生将会做些什么。

    于是在许半生发话之前,依菩提站了出来,道:“你是谁啊?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不要管好么?”

    乔连修愣住了,他走近了才发现其实依菩提也漂亮的厉害,虽然比起李小语还缺少了点儿什么,但是他从依菩提身上找到了一种未成年或者说是幼|齿的感觉。脑子里还勾勒了一下某些下作的场景,觉得自己这次的“英雄救美”之举算是一箭双雕了。却万万没想到,他这个英雄还没施展拳脚呢,那个本该被救的美却跳出来嫌他多管闲事。

    换做别人一定尴尬的掉头就走了,可是偏偏乔连修还真是有点儿轴劲儿。

    镇定了一下心神,乔连修轻抚心口说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当然不想管,不过作为一班之长,我看到自己班里的同学竟然出手打人,我来了解一下情况还是必要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有人打人了?”依菩提歪着脑袋。眨着眼睛,纯真无比。

    乔连修涨红了脸,道:“许半生刚才打你总是不假吧?两个班的同学都是看见了的。我不管你计较与否。我只是认为无论是谁都不能在课堂上打人。”

    依菩提撅起了小嘴,委屈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呀。人家刚刚明明是跟许半生打情骂俏来着,你这煞风景的彻底破坏了我们之间的那种意境。”

    全班哗然,乔连修彻底崩溃,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也着实没办法接下茬。

    恨恨的瞪了许半生一眼,他又看看李小语和依菩提,心里骂道:你说你许半生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前有夏妙然。身边有李小语,这好容易又冒出一个待调教的美女,你也给占了。你要点脸不要了?

    可是眼下终究无可奈何,一口气横亘在胸口,根本透不出来,差点儿没把乔连修给噎死。

    “许半生,你注意点儿影响,这里是课堂,不是你家,不是公园。在这里打情骂俏。亏你做得出来。”

    也只能如此下台了,乔连修转身就走,整张脸已经如同锅底一般漆黑。

    依菩提冲着乔连修的背影鄙夷的吐了吐舌头。全班哗然不止,而许半生,这个当事人却是从头到尾根本没开过口,甚至,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乔连修一眼。就仿佛整件事与他毫无干系,乔连修过来本就是来找依菩提说话的。

    不过,没有人看见,就在乔连修转身离开的瞬间,依菩提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小手暗扬。是许半生捉住了依菩提几乎挥出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了掌心之间。

    当然了。即便有人看见,也只会以为这俩人又在打情骂俏。除了羡慕嫉妒恨的吐槽许半生薄情寡义有了新欢抛弃旧爱之外,也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内容。在他们眼里,唯有气愤而去的夏妙然,不少男生都心疼的脑补出夏妙然泫然欲泣的黛玉模样,以及小三上位意气风发的依菩提。当然,无论是夏妙然这个元配,还是顺利上位的小三依菩提,都不是那帮男生痛恨的目标,他们只是对许半生这个渣男忿恨不已。

    又或者,是羡慕不已以及崇拜万分?!

    乔连修更加不知道,若是依菩提那小手扬了起来,他虽然不至于因此丧命,恐怕卧床个十天半个月急得医生手足无措是少不掉的。

    许半生松开手之后,依菩提看了看掌心已经被捏成肉泥的小蟾蜍,嘟着嘴道:“你赔给我。”

    “放学了领你去菜场称几斤,肯定比这个儿大多了。”

    “你答应做我男朋友我就原谅你了。”

    “我没打算原谅你。以后你再这样,我保证你浑身上下连一只虱子都再找不出来。”

    “人家是在帮你好嘛!”依菩提撒娇。

    许半生正襟危坐,看了一眼从前门走进的年轻讲师,道:“你真想帮我就把他给杀了吧。”

    依菩提瞪了许半生一眼,前门走进的年轻讲师正是严晓远,就像是严晓远不可能真的杀了依菩提一样,依菩提也不可能真的拿严晓远如何。而以她的实力,其实也奈何不了严晓远。

    刚走进教室门,严晓远就看到了坐在教室几乎中央的许半生,旁边的李小语昨晚见过了,只是,为什么依菩提会和他如此亲密?

    对依菩提,严晓远还是有着足够的了解的,她在此之前不可能认识许半生。而严晓远,也是在上完前两节课回去换教案之后,看到学生名册上竟然有许半生这个名字,他才知道原来许半生竟然是这所学校的新生。当时他和许半生知道这件事时的感觉如出一辙,都觉得越发有意思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