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35章 失踪

第0135章 失踪2017-11-11 22:19:17Ctrl+D 收藏本站

    以严晓远的手段,直接把这四个人都摆平当然不在话下,可是五个人进的包间,出去只有一个人,这走到哪里都说不过去。

    相比起夏妙然,张婷婷身上的气息显得不那么纯粹,这个姑娘还没被开|苞这绝对不错,可是身上已经有不少的男子阳气。这几乎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除了那层膜,这姑娘跟男人早就把该做的事情都做遍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非得留着那层膜,严晓远不知道,或许,就是为了今天能够成为老僵的食物吧。

    严晓远不是在替自己挑妃子,当然不会那么严苛,只要还是处子之身,老僵就会很满足。

    夏妙然当然更好,可今天的目标放在夏妙然身上显然不合适。旁边还坐着两个目光殷切的呢,要是先去搞定夏妙然,估摸着这个张婷婷就会彻底失联。不到万不得已,严晓远还是并不想动用暴力的,哪怕那对他来说更加简单直接。

    动用暴力,意味着很容易留下痕迹,而留下痕迹,就会给十七局那帮家伙把严晓远从吴东赶走的借口。

    处|女固然重要,但是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世的宝贝,才是重中之重。

    收敛起心思,严晓远将今晚的主要目标对准了张婷婷,而他的表现,也让张强松和他的堂妹松了口气。看到夏妙然在场,这兄妹俩还是颇有些担心的,现在看到严晓远很知道进退,他们笑逐颜开,酒就略微多喝了几杯。

    不过张强松终究还是心里有数的,酒醉心明,他清楚的知道今天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酒至半酣,张强松假意看了看时间。道:“小严老师,不好意思,我晚上还有个应酬。正好你们年轻人聊一聊,我就先走一步了。”

    张老师也连忙站起。道:“我家里刚才也给我打了电话,我那口子晚上也有应酬,孩子在家也不知道吃没吃饭,我也早点儿回去看看。”

    严晓远心知肚明这俩人为何要走,假意挽留一番,也就将他们送了出去。亲自拦了出租车,把二人送上车后,这才冷笑着回到包间之中。

    张强松在出租车开走之前。还抓着严晓远的手说道:“小严老师,婷婷可是我的宝贝疙瘩,你以后可不能欺负她。不过我相信你的为人,婷婷跟着你,肯定不会吃亏的。”

    严晓远心中冷笑,我以后是不会欺负她的,因为她已经没有以后了。

    张强松和张老师走后,夏妙然自然也起身离开,她不会那么没有眼色,留下空间让严晓远和张婷婷单独相处。

    虽然严晓远表现的一切如常。可是夏妙然心里也不知为何总有些嘀咕,她总觉得严晓远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偏又说不出来。

    不过张婷婷终究也只是她今天才认识的朋友。也无需太多关心,只要张婷婷自己满意就好。

    大约到九点钟的样子,严晓远和张婷婷喊来服务员表示要结账,夏妙然自然走了进去,笑着说道:“今天这顿就算我请吧,你俩能相亲成功我也替你们高兴。这里环境应该还是不错的,以后没事儿可以常来。”说罢,让服务员去拿了一张金卡,交给张婷婷。道:“婷婷,这是这里的贵宾卡。以后你们在这里约会啊,消费可以打七折。我就不送二位了。希望你们幸福。”

    张婷婷收好了卡,她当然不会再说什么,还等着和严晓远下一场节目呢。

    两人现在已经手牵着手了,张婷婷倒是希望严晓远说一句多留会儿,之前夏妙然可说过会送她一间房,她还真不介意今晚就跟严晓远把事儿给办了。见到照片就已经很满意了,现在跟严晓远接触下来,虽然觉得这人身上总是流露出一股冷冰冰的意味,可张婷婷还是很满意的,尤其是饭局之中张老师低声告诉她,严晓远那辆车光是一套车内音响就花了二百万。

    可是严晓远明显没有这样的企图,他只是笑着对夏妙然说:“要不要我也把你送回去?”

    这话让夏妙然和张婷婷心里都是一个咯噔,毕竟在所有人看来,既然相亲还算成功,现在也不过九点钟,俩人完全来得及再逛逛,或者看场电影什么的。这会儿突然说要送另一个女孩子回家,似乎有点儿不合时宜。

    “不必了,我自己开车来的。你和婷婷好好你们的二人世界吧。”夏妙然直接选择了拒绝。

    严晓远看着二女的表情,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儿操之过急了,他是想弄清楚夏妙然的住处,在学校下手肯定是不方便的,若是知道夏妙然的住处,下手就要容易的多。而张婷婷,现在在严晓远的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她今晚回去之后就可以去派出所销户了。

    “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多谢你今天的款待。”说罢,严晓远牵起张婷婷的手,带其离开。

    张婷婷一颗心终于放下,挽住了严晓远的胳膊,将脑袋也靠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看着俩人依偎着离开,夏妙然总觉得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可她不是许半生,否则早已看出症结所在了。

    揉了揉眉心,夏妙然自言自语道:“都怪这个许半生,渣男,竟然会去勾搭一个未成年少女!而且那个女孩子……咦,真恶心,这么小你着什么急找男人啊!”

    原本夏妙然当然是不知道依菩提的身份年纪的,但是她是吴东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兼风云人物,想要打听一个人,也只是两条微信的事情。现在,依菩提明面上的身份夏妙然已经完全知悉了。

    黔南人,苗族,少女天才,十五岁参加高考,分数已经超过了京大华清的分数线,但是她却选择了吴东大学。

    “十五岁高考,哼,很了不起么?本小姐要是愿意,你们刚告别小学我就能考上大学,不屑为之罢了。”夏妙然自有她的骄傲,一个人又在古城墙对面的软榻上坐了会儿,感觉到凉了,这才驱车离开。

    严晓远和张婷婷离开兰芙宫之后,顺着古淮河走了一小会儿,张婷婷已经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儿都融进严晓远的怀里了。

    长相俊朗,颇有韩流之风,学识渊博,谈吐文雅,关键是年少多金,这样的男朋友,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张婷婷找到了,自然再也不想放弃,只想迅速的锁定这个在男女之事上显然没什么经验的男人。

    主动的奉上了双唇,可是张婷婷发现自己无论如何挑逗,严晓远都能不动声色。她只能将此归结于严晓远不谙此道。这要是换成她之前的男友,早就按捺不住恨不能扒了她的衣服大干一场了。只是那时,张婷婷总能恰到好处的将其推开,借口很好找,无非是想留到新婚之夜。有一年的圣诞节,实在按捺不住,张婷婷用嘴帮她那个男友解决了一次,男友不满的同时又被拴的牢牢的,张婷婷在这方面的手段还是颇为犀利的。

    言辞之中也有些暗示,严晓远依旧装傻充愣,他倒是不介意多玩一个女人,只是这是留给老僵的祭品,他当然不能自己先享用了。

    最终两人上了车,坐在车里,张婷婷愈发的满意,唯一的遗憾就是今晚竟然没能拿下严晓远。不过她也不着急一时,她相信,严晓远就算没有完全被她套牢,也相去不远了。

    把张婷婷送到了小区门口,张婷婷很矜持的并没有邀请严晓远进去,只是在他的面颊上留下一个吻,然后便自己走进了小区。

    看着车窗外志得意满的张婷婷,严晓远的嘴角扬起一丝冷冷的嘲笑。

    开着车离开了小区大门监控的范围,严晓远找了个阴暗的角落,把车停了下来。

    然后,他从怀中取出一面精致的小鼓,也就是婴儿拳头大小,伸出二指,轻轻的在鼓面上拍了一下。

    咚!

    小鼓发出好听的声音,小区内已经走到自己家门口的张婷婷,却突然停顿了下来。

    心里一颤,那声鼓响仿佛和她的心跳融为一体,张婷婷的双目瞬间失神,脚步轻移,自己转了个身,竟然浑浑噩噩的又朝着小区大门走去。

    小区里公共区域无所不在的监控,忠实的记录着这一幕。严晓远开车把张婷婷送了回来,然后他自己驾车离去,张婷婷自己进了小区走到家门口,却又自行转身离开。监控只有画面没有声音,即便有声音也没有人会知道张婷婷为何要转身出门。

    警方的猜测是张婷婷大概忘了什么东西,想出去买。

    从小区大门口的监控录像来看,也和警方的猜测相似,张婷婷出门之后右转,的确是奔着这个小区最近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而去的。

    只是,在便利店和小区之间,这一段路是没有任何监控的,便利店的监控并未拍下张婷婷的身影。

    这也就是说,张婷婷是在走出小区脱离了监控范围之后,却又在便利店的监控还来不及拍下她之前,出的事。

    张强松一家如丧考妣,本以为攀上高枝从此飞黄腾达的女儿,却在当天晚上无故失踪了。

    从监控来看,严晓远当时就离开了,这件事跟严晓远肯定没有任何关系。警方找来严晓远,向其调查了当晚的情况。严晓远装作满脸的懊悔,含着眼泪说道:“我和婷婷是第一次见面,我对她还是很满意的。当时在车上她说要买点儿东西,我却给忘了。如果我记得,先带她买了东西她就不会出事了。我真是个混蛋!”

    调查,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