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37章 感应

第0137章 感应2017-11-11 22:19:19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课堂上正听着课的许半生,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了一下……

    倒不是说许半生的心脏平时不跳,只是这个跳动颇有些不寻常。

    许半生立刻知道不对,他双目微垂,掐指算来,可却推演不出任何不妙的状态。可是心头却仿佛有一层隐约的阴影,让许半生感到不安。

    这里毕竟是课堂上,许半生的推演也有些顾虑,但是心头的不安就好像一只讨厌的苍蝇,始终萦绕不散挥之不去。

    从怀里摸出几枚铜钱,许半生将其攥在手中,一枚枚的拨数,然后将其撒在桌面之上。

    虽然只是几声清脆的低响,可在这唯有老师讲课的课堂里还是比较刺耳,不少人都朝着许半生的方向看了过来。

    讲台上的老师也停顿了一下,见许半生玩着铜钱,她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深深的看了许半生一眼,意在提醒他好好上课。

    许半生浑若未见,只是专心的看着桌上的那五枚铜钱。

    这五枚铜钱可不是一般的铜钱,是清朝顺治康熙雍正乾隆以及嘉庆这五位皇帝继位时发行的第一套钱币。

    这五枚铜钱被称之为五帝钱,是少见的不需开光就自成气场的法器。托帝自威,五位帝皇的王气灌注其上,使得这五帝钱天然具有挡煞防小人辟邪等功效。落在许半生手里,自然是相当好的推演法器。

    而且,许半生这套五帝钱和民间的还不同,这是从五位皇帝的墓里取出的,天然比其他的铜钱更加带有明显的帝王之气。一位帝王在世,发行的铜钱何止千万,可是能跟随这位帝王进入墓穴的却没有多少。林浅也不知道从哪里搜集到这五枚都是从帝王墓中取出的铜钱。本身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了。

    五枚铜钱气场相连,落在桌上方位不同,且各有正反。根据这五枚铜钱之间气场的分布不同,许半生就可以由此推演出许许多多旁人所不得知的东西。

    双手掐诀不断。许半生的脸色大变。

    “夏妙然出事了!”许半生二话不说,猛然站起身来,也不顾讲台上的老师讲的唾沫横飞,拉着李小语就直接离开了教室。

    老师看的目瞪口呆,在大学里讲课,逃课的学生不说了,听到一半偷偷跑掉的也不少,可像是许半生这样。当着老师的面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离开的,却是不多见。其他学生,就算是想走,也会趁着老师板书的时候,从后门偷偷溜掉。

    而看到许半生和李小语走了,许半生神情不善,坐在他俩身后的石予方,犹豫了一下,也立刻站起身来,直追许半生而去。

    讲台上的老师彻底愤怒了。许半生走了已经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现在还多了一个石予方,这让她作为一名老师的面子往哪里放?

    “你给我站住!”老师在讲台上叫到。

    可是石予方只知道小师叔肯定有急事。哪里还会理会那个老师?脚步虽然因为老师的叫喊稍事停顿,但却依旧坚持离开了教室。

    “我叫你站住!”老师愤怒的将手里的书本扔在讲台上,直冲向教室的大门。只可惜等她拉开门出去的时候,石予方都已经转弯下楼不见了。

    “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大学的课堂是菜市场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班长!班长在哪里!”由于刚开始接触这帮学生,这名老师也记不住班里几个同学,对许半生虽有所耳闻,却也还没到牢牢记住他的地步。此刻也只能求助班长,才能知道这三名学生的姓名。

    因为还没来得及开班会,所以现在依旧是乔连修担任着临时班长。他听到老师的叫喊,脸上露出微笑站起身来。

    “老师。我是班长,我叫乔连修。”

    “刚才那三个跑出去的。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么?”老师气愤之极,身体都在发抖。

    乔连修点点头道:“两个校草一个校花么,或许他们真的把自己当成校花校草认为自己有特权了吧!”

    “他们叫什么?!”老师这时候已经几乎想起了许半生的名字,但是对李小语和石予方还是很陌生。

    “许半生,李小语,最后那个出去的叫石予方。”

    “好的,谢谢你,乔同学。你先坐下吧!”老师目光中犹有怒火,看起来,许半生等三人是别想顺利通过她的考试了。

    乔连修看在眼里,心满意足的坐了下去。

    追出去之后,石予方连忙喊道:“小师叔。”

    许半生停下脚步,等着石予方追上来,不等他发问,便道:“刚才突觉有变,心绪不宁,起了一卦发现夏妙然出事了,你不要多问,跟着我去便可。”

    石予方点点头,但是心里却多少有些不以为然的。

    他还以为许半生是收到短信或者如何,没想到却是什么“心绪不宁起了一卦”。

    对于自己的小师叔,石予方当然不会怀疑,他受到自己父亲的影响,对于道门的事情多少也有些了解。可若想让他完全相信“心绪不宁起了一卦”就能算出不知道什么地方发生了一件不知道什么事情,他还是很难接受的。

    不过既然小师叔发了话,石予方自然还是紧紧跟上。

    出了校门上了车之后,许半生闭目坐在后座,什么也不说,李小语也只能随便选了个方向开出去。

    车子朝西而去,上了城西干道之后,许半生才缓缓说道:“继续向西。”他此刻,也只能根据自己的卦象,以及心头的感应寻找方向。

    原本许半生想寻找夏妙然的下落很容易,他送给夏妙然的生日礼物,那枚平安扣,就是许半生放在夏妙然身上的定位仪。

    可是,现在那枚平安扣分明被屏蔽了,这说明对方也是一名通晓术数之人。这事儿显得有些棘手。

    许半生心念急转,难道是当初设计陷害夏家的那个人?

    从严晓远的身上,许半生感应到一丝跟陷害夏家之人相同的气息。但是那晚的接触之后,许半生又排除了僵尸道的嫌疑。严晓远身上的某种气息的确跟那个人有类似之处。可若那事真的跟僵尸道有关,许半生所能感应到的,就不是一丝相同的气息了,而会是一种强烈的感应。

    如果真是如此,哪怕将僵尸道连根拔起,许半生也是不惮于那样去做的。

    看起来,要么是严晓远和那人修习过相同的功法或者某种巫术,又或者是跟那人有过接触。但却绝非僵尸道所为。

    这也给了许半生一个线索,那就是陷害夏家之人,跟湘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很有可能,那人就是出自湘西某个巫术门派。

    而现在突然有人对夏妙然下手了,并且竟然可以屏蔽许半生在夏妙然身上留下的平安扣,难道,是当初针对夏家的那个人,再度出手了?他这是孤注一掷?要以夏妙然为切入,彻底破坏夏家的气运?是不是做的太肆无忌惮了?毕竟是个巫术门派。是什么让他们不惜暴露自己都要陷夏家于死地?

    此刻并不是追寻这些答案的时刻,许半生明白,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夏妙然。

    失去了平安扣做定位仪,许半生也只能跟随心意而动。

    车子已经很接近长江边了,许半生却还没有做出任何新的指示,李小语也只能继续朝着江边的方向开去。

    突然之间,一股熟悉的气息涌入许半生的心头,他又感觉到了那枚平安扣的存在,看来,是对方解除了周围的屏蔽,难道是对方故意想要引自己过去?

    不管如何。有了平安扣作为指引,许半生就知道该如何继续接下去的路程了。

    而他相信。除非对方的实力还远在他之上,否则平安扣至少可以保得夏妙然半个时辰左右的平安。

    平安扣。名曰平安,对于旁人不过是一种祝福和希望,而对于许半生而言,所意味着的,就是平安!

    “转南!”许半生淡淡的吩咐着,从平安扣上感应到的气息表明,夏妙然就在距离许半生直线距离不足两公里之处,就算是拐上一百个弯,这点儿距离,十分钟也足够赶到了,许半生的心,定了下来。

    李小语立刻在路口将车转向南方,开出去数百米后,许半生又道:“转西。”

    往前数十米就是一个路口,只是往西的那条路似乎非常的狭窄,路面上坑坑洼洼很不好走的样子。但是李小语依旧没有犹豫,到了路口她就直接朝着西方转了过去。

    车身在颠簸,本就不习惯坐车的许半生,更是被颠簸的脸色苍白。

    “往北。”

    许半生强忍着腹中的不适,又道。

    石予方看了一眼,急道:“小师叔,往北没路!”

    没错,往北是一片空旷,堆满了各种工业垃圾,但是也很多年都没有人来过的样子,一整片空地上,只有极少的地方长出一些顽强的杂草。

    李小语却是什么都不说,许半生让她往北她就往北,车子毫不犹豫的朝着那堆满了各种工业垃圾的方向开了过去。

    车子颠簸的愈发厉害了,许半生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再多开会儿,许半生闹不好能在车里就吐出来。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许半生一直紧闭着双眼,再道:“往西。”说罢,他长长的吐了口气,因为夏妙然身上的平安扣指引他,夏妙然就在前方数百米远的地方了。

    此刻往西,是一堆如山般的工业垃圾,李小语根本就不假思索的,直接开着车朝着那堆工业垃圾驶了过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