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38章 逆鳞

第0138章 逆鳞2017-11-11 22:19:21Ctrl+D 收藏本站

    李小语的这个举动,把石予方吓得不轻,牢牢地抓住了手边的把手,车子剧烈的震荡了两下,冲上了工业垃圾堆成的斜坡,然后开足马力,冲向工业垃圾的坡顶。

    好在这里估计也有几年没有增加过新的垃圾了,垃圾堆并不是特别的高,十米左右的样子,并且坡度还挺大。

    车子虽然也被撞得好些地方都出现了损坏,但是终究还是冲了上去,然后便是坐过山车一般,从另一面冲了下来。

    冲过这堆工业垃圾之后,前方又是一片空旷。这次,是真正的空旷,因为此地距离江边也不过三四百米的距离了。

    车子落地之后,石予方看到前方也停着一辆车,他知道,许半生真的找对了地方,心里大感惊奇的同时,他对于道门的术数,又有了新的认识。

    停在江边的车,自然是严晓远的那辆gmc。

    平日里,老僵除了跟着他出门,大多数时间都呆在这里。

    这里除了是一个废弃的造船厂之外,曾经还是一片乱葬岗。

    在从前的时候,这里一片荒芜,本身是长江冲刷出来的滩涂之地,土质疏松,甚至有不少流沙。

    早年间的许多穷苦人家,家里人死了之后干脆连埋葬的钱都出不起,他们唯有将自家的亲人用草席草草裹上,然后送到这里,埋到容易挖掘的滩涂之下。同时,还寄希望于滔滔江水能够冲刷掉前生的罪孽,好让亲人下辈子可以投个好胎。

    距离此地不远,还有一个战乱年代时的战场,当时的官府清扫战场,那么多的死尸根本就不可能一一安葬。也不可能指望他们的亲人来将尸身领回。于是这片滩涂之地,也就成为了最佳的埋骨之所。

    在这里的地下,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不知名的尸骨。

    好在长年累月的江水冲刷。这里并没有汇聚太多的怨气和阴气,可是那些尸骨。却是依旧存在的。或许有些已经化作了泥土,可尸骨留下的气息仍旧存在。

    对于寻常人而言,这里终究是不祥之地,可对老僵来说,这里说是洞天福地也不为过。

    老僵平时就呆在这里,终日与从前的尸骨为伍。这些尸骨,以及这些尸骨所化成的腐气,都是老僵最好的食物。

    严晓远利用蛊毒将夏妙然也引上了自己的车子之后。就直奔这里,要将其交给老僵,使夏妙然成为献祭给老僵的第二个处|女。

    严晓远没想到这里会有人来,更加没有想到,这为他惹下了大祸。

    看着垃圾堆上突然冲下一辆车,严晓远也愣住了。

    许半生坐在车里,猛然睁开了双眼,因为夏妙然就在前方不足一百米处了!

    猛然看见了严晓远,许半生戾气横生,他心道。我没想对你如何,你竟然敢动夏妙然!?

    “撞他!”许半生简单的吩咐,可石予方和李小语都能听出他话语之中的愤怒。

    石予方虽然知道严晓远肯定对夏妙然做了什么。许半生才会如此愤怒,可是他毕竟是接受现代教育成长起来的,猛然听到许半生让李小语开车去撞严晓远,心里一个咯噔,心道,这好像过了吧。

    李小语却是没有这么多想法,许半生既然说了,她就照办。而且她其实很清楚,严晓远不可能这么容易被一辆车撞死。那晚严晓远虽然没出手。可是此人身上流露的气息分明说明他至少也是个鼻之境的高手。

    车子咆哮着冲向严晓远,严晓远双目一虚。立刻双脚一点地面,身体飘然而起。

    许半生的车撞向他的时候。他已经落在了自己那辆gmc的车顶。

    两辆车重重的撞在了一起,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许半生的车重重的撞在了gmc的侧面。

    饶是商务车又重又大,却也依旧被李小语踩满了油门的这一撞,撞得那辆车直接翻倒过去。

    严晓远纵然及时的离开了gmc,却也依旧被这强大的冲击力撞得受到了波及,落在旁边地上的时候,摔倒在地。

    许半生等三人在车里其实也不好受,不过他们总不至于像普通人那样被撞出问题,再加上他们都是有备而来,只是大脑稍稍有些眩晕,就恢复了正常。

    一脚踹开了车门,石予方这是第二次看到许半生出手,第一次是杀了麦老大,而这一次,许半生一脚就将已经变形的车门踹的飞了出去。

    车门完全脱离了车身,撞向还未来得及从地上爬起的严晓远。

    耳旁听得风声呼啸,严晓远急忙伸出双手,挡向那扇车门。

    轰然一声巨响,车门虽然被他挡下,可是那巨大的力量,依旧使严晓远的内腑受到了冲击,嘴角立刻沁出一丝鲜血。

    “许半生,你要如何!”严晓远看清楚来人竟然是许半生,他当即愤怒无比,即便那晚你表现出足够的实力,就连父亲也让我不要惹你,可是你今天这是欺人太甚。

    许半生从车里走了出来,面色阴沉的走向严晓远,面对他的质问,许半生再也不露出半点平时仿佛永远挂在脸上的微笑。

    现在在许半生的脸上,只有森森的寒意,只有来自于太一派掌教真人的愤怒。

    太一派掌教真人一怒,绝非严晓远所能承受。

    虽然还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可是这点儿距离对于许半生而言不过转瞬之事,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是一拳直奔严晓远而去。

    严晓远再不敢多说,侧开肩膀,勉强躲过了许半生含怒一拳。

    “你到底在做什么?我承认,那晚我是有所得罪,可是你……”严晓远话未说完,许半生双手划出半圆,手背为掌,向其拍来。

    刚才那一拳。只是普通的一拳,而现在这一掌,这是凝聚着许半生十八年功力的太极拳。

    太极拳不全用拳。更多的其实是用掌,而许半生的太极。无疑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严晓远双手挡在身前,他完全低估了许半生这一掌的威力。

    两人手掌接触,严晓远顿时觉得一股他根本无力抗衡的力量席卷而来,胸腹之间仿佛遭遇重锤攻击,凭他鼻之境巅峰的实力,竟然挡不住许半生含怒一掌。

    仅仅只是一掌,就将严晓远打的倒飞了出去,身体划出一道高高的抛物线。落入到江水之中。

    严晓远已经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不过还不至于因此丧命,即便落入滚滚长江之中,依旧可以挣扎着从江水之中爬起。

    “你总要告诉我为什么!”严晓远已经胆寒了,就凭许半生这一掌之威,他就知道,老僵救不了自己,而自己也远不是许半生的对手。

    生平第一次的,严晓远产生了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

    他二十多年的生命以来,还从未遇见过能像许半生这样完全让他没有还手之力的对手。可是对方分明才十八岁啊。这家伙究竟是怎么练的!他怎么可能拥有如此之强的实力?!

    他到底还是不是人!

    许半生,你到底是谁!!!

    一个个的问题,从严晓远的脑子之中蹦出。只是,这些问题都不可能有答案。

    许半生站在江岸边,冷冷的看着严晓远,终于开口说道:“你不该动夏妙然!”其实此刻,从震怒之中恢复的许半生,也觉得奇怪,既然是严晓远,他又不是针对夏家的那个人,他为什么要对付夏妙然?

    此刻夏妙然依旧安好。甚至就连那枚平安扣都还没有损坏,许半生是非常清楚的。

    难道是严晓远受到和他同出湘西那人的蛊惑?不像。今日的严晓远,和那日严晓远身上所留存的那丝气息。并没有丝毫的变化。而如果这些天严晓远与那人有所接触的话,许半生不可能感觉不出来。

    许半生也在思考,这或许是个误会。

    但是,即便是误会,严晓远也是罪不可恕。

    许半生平时很谦和,只要不触犯他的逆鳞,他基本不会动怒。即便是惹到了他本人,他也很少会有如此震怒的一面。

    但是,夏妙然,是他的逆鳞。

    李小语,同样是他的逆鳞。

    甚至,就连蒋怡,也会是他的逆鳞。

    而他的家人,朋友,就更加不需说了。

    许半生的逆鳞其实很多,他身边的每一个亲人,每一个朋友,都是他的逆鳞。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但是只要他还活着,他就必须让他的亲人和朋友更好的活着。他的命,是偷天而来。而他亲人和朋友的命,他一力保护!

    而严晓远,在江水之中已经迷糊了,夏妙然???许半生是为了夏妙然而来?

    严晓远突然觉得不妙。

    旁边不远是个废弃的厂房,他到达这里之后,他就把夏妙然交给了老僵。以老僵的速度,此刻应该已经把夏妙然的精血吸干了吧。若许半生是为了夏妙然而来,那岂非说自己今日就将命丧于此?

    看着许半生那煞神一般的模样,严晓远丝毫不怀疑他真的敢杀了自己!

    就在严晓远心思浮动之时,旁边那间破旧的厂房之中,却传来巨大的声响。

    他急忙定睛看去,只见厂房有一面墙整个儿倒了下来,老僵倒飞而出,似乎遭受了重创。

    而与此同时,许半生也感觉到自己送给夏妙然的那枚平安扣彻底消失了气场,它应该是帮夏妙然挡住了老僵的全力一击,然后将其击退,自己也终于碎裂化为齑粉。

    “救人!”许半生转头对李小语和石予方喝道。

    李小语和石予方化作两道闪电,急冲向那间几乎就要倒塌的厂房。

    老僵虽然遭受重创,但是他毕竟只是一具僵尸,身体上没什么痛感,双腿依旧支撑着他从地上站立起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