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40章 应当的代价

第0140章 应当的代价2017-11-11 22:19:23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单脚在地面上一踏,整个人飘然而起,直奔江水之中的严晓远而去。

    眼看着许半生竟然仿佛一苇渡江的达摩一般,他居然脚尖踏在水波之上,便完成了第二次的腾空,严晓远满脸的骇然。

    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做到登萍渡水?!!

    “你不能杀我!”严晓远凄厉的大叫,换来的,却是许半生不屑的眼神。

    许半生一掌重重的掴在严晓远的脸上,他那瘦长的面孔顿时肿如山高,嘴里的牙也掉了半口,颧骨处更是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连骨头都森森露出。

    眼角淌血的严晓远,在许半生含怒一击之下,竟然不争气的昏死了过去。

    而许半生却是一把揪住严晓远的头发,生生将其从水中提起,再度施展登萍渡水的轻功,踏浪归来。

    回到岸上之后,许半生将严晓远扔在了地上,抬头望向厂房那边。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老僵,或许李小语对付它还需要费些周折,尤其是老僵体内的尸蠓和尸螂,让人防不胜防。

    可是现在,尸蠓和尸螂都已经在刚才那枚平安扣的最后光华绽放之中化作了飞灰,而且老僵也受了相当重的打击,李小语对付它,只能说是胜之不武。

    第一招横扫老僵腰间,被它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可是第二剑它已经避无可避,生生被李小语刺了个对穿。

    刺穿之后,李小语举剑一撩,那没入老僵体内的寒铁软剑,轻松的撕裂了老僵的身体,从它的腹部向上,斜斜的拉开了一条切面。老僵的左半边身子,被李小语这一剑直接削去了。

    一条手臂在空中翻舞,不及落地。李小语又是一剑自老僵的头部斩落。就像是小时候玩的劈甘蔗的游戏一般,生生将老僵自上而下劈成了两半。

    剑尖回挑。在老僵的胸口处顺势一搅,老僵胸腹皆烂,已经被劈成两半的身体中央,又多了一个硕大的洞口,内腑已经完全被搅烂了。

    随后,老僵的身体一左一右的向两边分开倒下,这只最少数百年才成气候的僵尸,彻彻底底的被消灭了。

    而石予方。此刻也横抱着夏妙然从厂房里走了出来,在他身后,是倒塌下去的厂房,尘土飞扬,浓烟滚滚,但凡石予方再晚出来几秒钟,他都将和夏妙然同时被埋在瓦砾之下。

    李小语默然收剑,迎向石予方,从他手里接过了夏妙然。只看了一眼,李小语便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见夏妙然目光空洞神智皆无的模样。许半生知道,她中了严晓远的蛊毒。

    以许半生的实力,想要帮夏妙然解除蛊毒。并非难事,只是他是要以道门浩然正气在夏妙然体内直接将蛊毒歼灭,不免会同时使夏妙然受到些损伤。解除蛊毒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由下蛊者自行解除。

    许半生一脚踢在严晓远的腰眼上,严晓远疼得一个激灵,立刻从昏迷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急忙从地上爬起,看到不远处老僵竟然被切成了三块,他知道自己今天再无任何侥幸。

    但是他心里此刻也安定了许多,至少。许半生还不敢杀了他。

    “解蛊!”许半生的声音冷的像冰。

    严晓远迅速分析了一下局势,他相信许半生在没有他的情况下也依旧能帮夏妙然解蛊。他之所以让自己动手,只不过是不想让夏妙然受到任何损害而已。想要用这一点来要挟许半生。显然是不实际的做法。而且,许半生想杀他,刚才就杀了,又何必留到现在。既然还让他活着,那么就意味着无论如何,许半生都不会杀了他。

    心中大定,严晓远勉强站起身来,从怀中取出那面小鼓,指尖用力,直接戳破了鼓面,然后从鼓身之中取出一只小小的虫子来。

    两指捏着那只小虫,严晓远俯身蹲在夏妙然的身边,将那只虫子放在夏妙然的手背之上,然后迅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挤出两滴鲜血,将鲜血滴落在那只虫子的身上。

    说来也怪,夏妙然的手臂明明是向下垂着的,那滴鲜血附在她的手背上之后,却竟然凝成一团,并不滴落,只是紧紧包裹着那只虫子。

    单指在夏妙然的手肘内弯处一点,严晓远手指顺着夏妙然的小臂划落下来,一道明显的血痕出现。而后,他口中轻咤,指尖一股内力透出,挑破了夏妙然的皮肤。

    夏妙然的鲜血缓缓淌出,顺着手臂流淌到手背之上,和泡在严晓远那滴鲜血中的虫子刚一接触,许半生等人就明显看见夏妙然太阳穴附近有一个米粒般小小的凸起。

    那处凸起就在表皮之下,迅速的转移着位置,飞快的就经过了夏妙然的脸庞,再经过她修长白皙的脖颈,沿着她的手臂直奔她手背上的那只虫子而去。

    到了夏妙然的小臂破口之处,那处凸起终于显现出了它的真面目。

    那也是一只虫子,比米粒稍小,而之前严晓远将其种入夏妙然身体里的时候,这只虫子甚至比针眼还要小上几分。就这么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它竟然已经长到米粒般大小了,足见即便没有老僵吸食夏妙然的精血,只是任由这只蛊虫在她的身体里继续下去,用不了数日,夏妙然的内腑也会被它吞食干净。

    两只虫子很快接触到了一起,许半生迅速出手,掌间带着太一派的特有真气,隔空便将那一雄一雌两只蛊虫攫取了过来。

    手掌一搓,那两只蛊虫便化作烂泥,被许半生掷于脚下。

    夏妙然也几乎就在同时,双眼恢复了清明,虽然刚才她失去了所有的神智,可是清醒过来之后,之前发生的一切她却并未忘记,而是一幕幕清楚的在她眼前重现。

    看着救了自己的许半生。再看着蹲于自己身旁神情委顿的严晓远,夏妙然哪里还会不明白这一切?

    “是你杀了张婷婷?!”夏妙然一字一顿的问到。

    严晓远没什么可否认的,默默的点了点头。

    夏妙然伸出纤手。照着严晓远已经肿起山高的那半边脸狠狠的抽了过去。

    严晓远本可轻易的躲开夏妙然这一巴掌,可他现在不敢躲。他怕躲开了夏妙然的巴掌,迎来的将会是许半生的掌掴。

    清脆的巴掌声,震得夏妙然手掌发麻,而严晓远却几乎没有丝毫损伤。

    许半生伸出手,将夏妙然拉了起来,夏妙然这时候才终于感觉到了害怕,她明白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她想起刚才老僵对她下手时的情形,不用许半生多说。她也知道是许半生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救了她一命。难怪许半生当时说这枚玉佩本身不值钱,但却拥有和夏文瑞夫妇身上那两件东西相同的功效,让她日夜佩戴永不离身。

    而夏妙然从未将那枚平安扣离身的原因,是因为这枚平安扣是许半生送她的礼物。否则,再如何珍贵的饰品,夏妙然也不可能从不离身的。

    后怕让夏妙然心里发虚,随之而来的是双腿也开始发软,她歪歪斜斜的倒向许半生的怀里,许半生伸出手,轻轻的揽住了夏妙然柔软的腰肢。

    软香温玉在怀。可许半生此刻却并没有半点旖旎的感觉。

    他柔声问道:“没事吧?”

    夏妙然点了点头,鼻尖蹭过许半生的胸前肌肉,两人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你刚才说的张婷婷是怎么一回事?”

    夏妙然呆了呆。眼角不由得涌出了泪水,她带着啜泣,简单的说明了张婷婷的事情,并且告诉许半生:“张婷婷是历史系教务主任张强松的女儿,张强松以为这个家伙是个高富帅,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他,却不想竟然害了自己的女儿。今早我接到警局的电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警局出来。他……就是这个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我弄到了这里。我现在才知道。原来竟然是他害死了张婷婷……”

    说完之后,夏妙然已经泣不成声了。

    她以为这会是很严重的罪行。杀人在这个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最重的罪行。可是,严晓远对于夏妙然的控诉却并不在意,他很清楚,既然许半生是道门中人,而且修为如此之高,必然也是同样视人命为草芥的。

    严晓远猜对了一半,许半生的确并不是太在意别人的死活,在他看来,世间任何事情都是一啄一饮前缘天定,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张婷婷既然死在严晓远的手里,就合该她是这个命。但是,当得知张婷婷竟然是张强松的女儿的时候,许半生却知道,是张强松害了她,是张强松所造的孽障害了自己的女儿。许半生第一次见到张强松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他是一个无后鳏居孤独终老的命途,只不过张强松的表现太过恶劣,许半生甚至都懒得提醒这个人罢了。

    “小语,你扶着妙然。”许半生拍了拍夏妙然的后心,把她缓缓推向李小语。

    李小语扶住夏妙然,许半生看着严晓远,道:“你起来。”

    严晓远心中一紧,他急忙喊道:“许半生,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你就是僵尸道的敌人。你绝不会愿意与僵尸道为敌!”

    许半生的脸上露出平静的笑容,道:“我不会代替昊天惩戒你,但是,你既然敢对我的朋友下手,你就应当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说着话,许半生一掌推向严晓远,严晓远惊骇大叫:“我不知道她是你的朋友,如果我知道,我绝不会……”(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