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41章 没有绝对的正义

第0141章 没有绝对的正义2017-11-11 22:19:25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并没有给严晓远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他只是轻轻松松的一掌拍在严晓远的肩膀上,严晓远瞬间就知道,自己这条手臂算是废了。

    然后,是另一条手臂。

    再然后,许半生两指轻轻点在严晓远的后心处,又将其翻转过来点在他的心口。严晓远早已被打通的任督二脉,彻彻底底的被截断了,而且,此生再无可能被打通。

    许半生飞快的出了两脚,严晓远的双腿也被废了。

    这种废,指的并非将其打断骨头连着筋,对于严晓远这样的人来说,即便把他全身的骨头都打断,他父亲严大掌柜也有办法让他在一年之后复原如初。

    许半生是彻底废绝了严晓远再习武的可能,没有了内力的运转,便无法产生真气,没有真气,即便是巫术他也再无法修炼。

    严晓远当然知道自己的处境,说实话,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从此以后,他只能作为一个纨绔子弟而存在了,他再也不是那个僵尸道的不世天才,他再也不是那个可以俯视世间凡人的存在。

    从现在开始,严晓远就只能做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了。

    “好好当你的大学讲师吧,我想,你应该不会耽误了学生们的功课。如果你想离开吴东,让严大掌柜亲自来找我。”说罢,许半生拉起夏妙然的手,朝着自己那辆被撞得车头变形的厉害的车子走去。

    李小语轻声说道:“车子已经没法儿开了。”

    许半生停下脚步,看了看那辆被撞翻但却应该不会影响行驶的gmc,他便对神情呆滞身心木然的严晓远说道:“严老师,借你的车一用。”

    石予方立刻走到那辆侧翻过去的gmc旁边,双膀较力,口中一声大喝。那辆足有三吨重的车,竟然摇摇晃晃的被石予方推得翻了过来,终于四轮着地。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小方你最近进步很大。”

    石予方灿烂的一笑,道:“以前耽误的太久。现在不多用点儿功,还真怕被拳馆那些师兄弟们比下去。”

    许半生再度点点头,拉开车门,带着夏妙然走了上去。

    车钥匙依旧挂在车里,李小语上车之后试着发动了一下,车子没问题,等到石予方上车之后,她便驾驶着属于严晓远的这辆gmc。绝尘而去。

    而在这整个的过程之中,严晓远都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一日之内,老僵被杀,自己也彻底成为了一个废人,严晓远完全难以接受这样的结局。

    他曾是一个如何骄傲的人?他甚至认为同龄人中,他才是个中翘楚,哪怕是依菩提,也必须屈居他之下。

    可是现在,在一个仅仅只有十八岁的孱弱少年面前。自己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甚至连对方一招都挡不住。而且,许半生竟然废了他。这比让他立刻去死还要难过。

    但是,严晓远终究没有放弃生命的勇气,他还要报复,他要通知自己的父亲,让严大掌柜亲自来找许半生算账。

    这个许半生,竟然还不让我离开吴东!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我还留在这里能做什么?

    严晓远茫然的看着滚滚长江水,心里还有最后一个希望的火苗在跳跃。

    他来到吴东是为了某件不知道何时才能出世的东西,而若是能得到那件东西,他未必就不能恢复如初。

    原本对那件东西。严晓远是志在必得,他不认为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阻挡他拿到那件东西。只是。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一个废人。他的身边,也再没有相当于一名舌之境高手的老僵相助。甚至于,因为其本身是只僵尸,又有尸蠓和尸螂的帮助,老僵即便面对一名身之境的高手,也未必落在下风。

    严晓远本身也是鼻之境巅峰的高手,又有层出不穷的巫术和蛊术,在他看来,他和老僵的组合,就应该是天下无敌的。

    只可惜,许半生给他上了一堂生动的课,让他知道天外有天。

    而他如今的局面,就算是依菩提没有其他的帮手,他也很难夺得那件东西。

    现在的确还只有他和依菩提知道那件东西的存在,但是他相信很快就会有其他的巫门之人知道。到时候,想要得到这件东西的难度就更加大了。

    若说之前得到那件东西是为了如虎添翼,那么现在,严晓远对那件东西就彻彻底底的是必须得到了。唯有得到那件东西,他才有机会重新回到原先的他,现在他的状态,真不如死了干净。

    必须要向严大掌柜求助了,求他杀了许半生,或者助他得到那件东西。

    严晓远呆呆的站在长江边,脑子里杂乱纷呈,很快天色就黑了下来,他意识到周围只剩下江面上偶尔传来的船只灯光之时,才终于拖着疲惫的步伐,缓缓离开这里,朝着城内走去。

    *********************

    夏妙然虽然说自己没事,可是许半生依旧坚持将她送到了医院,让医生给她做了个全面的检查。

    事实上在车里,许半生就已经用内力帮夏妙然梳理过身体了,身体是没问题,但他担心夏妙然的精神状况会出现问题。遇到这样的事情,心理上可能受到的创伤,永远都要比身体上的创伤更加严重。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夏妙然问许半生:“为什么不交给警方处理?”

    许半生将自己的手轻轻放在夏妙然的手背之上,握了握道:“你出身豪门,应当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杀了人之后都必须偿命的。”

    “你杀人的话,也没有人敢让你偿命吧?”夏妙然突然想起被杀死的老僵。

    许半生握着夏妙然的手,就和她心意相通,便道:“老僵不是人,它只是一只僵尸罢了。”

    语气云淡风轻。说到僵尸就好像说到三文鱼刺身那么简单。

    夏妙然被许半生这句话给惊着了,手臂一抽搐。

    不过她自从见过自己家里的生魂和祖坟上的生魄之后,对于这些灵异之事也算是有了一些抵抗力。小脸煞白,但却终究还是努力镇定了下来。

    “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不杀了严晓远。难道你不应该伸张正义么?”

    许半生淡淡的笑着,轻拍着夏妙然的小手,道:“何谓正义?”

    “杀人者偿命,至少这算是正义吧?”

    “我杀了他,他家里人再来杀我,那又是不是正义?”

    夏妙然一呆,她觉得许半生是在诡辩。但是她也明白,在一个法治社会。早已不允许任何人这样去做了。

    “在天道之下,任何事都有报应,有些事,并不需要人类去完成。张婷婷的死,她自己有一部分因,但是主要的因出在她的父亲身上。我和张强松只接触过一次,他眉宇之间有郁气,我并未做太深的推演,却也知道他做了许多有违天合的事情。你在这所学校两年了,想必对张强松的为人也有所耳闻。他犯下最多的应该是淫之罪。被他淫|乱祸害的,都是和他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是以,这报应就落在他女儿身上。还不止如此。张强松注定鳏居无后,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必然会失去。这是他的报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严晓远也是在为那些被张强松占有和玷污的女孩子报仇。那么,他算不算正义?这个世间没有绝对的正义,只有绝对的邪恶,所以才会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已经废了严晓远,他武功全失,二十多年的修行毁于一旦,这样的惩罚。其实比杀了他更严重。”

    夏妙然似懂非懂,许半生说的很简单。但是这些话里却蕴含着太过于复杂的理念。夏妙然并非求道之人,她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明白这一切。但是关于张强松。夏妙然却很清楚,这个人在学校的确口碑不好,一直都有流传此人会借用职务之便和一些女学生发生关系。从这一点上来说,至少许半生说的是有道理的。

    “我是不是应该守口如瓶,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别人?”临到夏妙然家里的时候,她又问。

    许半生笑了笑道:“这个随你的心意,同样的因也可以种出不同的果,只在一念之间。你诉诸于他人是一种果,你闭口不言是另一种果,这两种果都是天道可以接受的。”

    “那你不是跟没说一样?”夏妙然有些气馁,她之所以问许半生,就是因为自己并没有答案。

    许半生笑着捏捏她的手,不再解释了。

    “今天是你送我的平安扣救了我?”夏妙然本已准备下车了,临行前却又突然想起自己在浑浑噩噩之间,老僵攻击自己之时周围光华绽放的事情。

    “算是吧,那枚平安扣和我气机相连,我能通过平安扣掌握你的行踪。而且,那枚平安扣是一件法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你平安。”

    夏妙然已经不再怀疑,毕竟当时那些尸蠓那只尸螂以及老僵的攻击都被自己身体周围绽放的光华击退是她亲眼目睹的,总不能说她自己本身就有神明护佑吧。而且,那枚平安扣在光华大作将老僵击退之后就化作了齑粉,自己的脖子上只剩下一根红绳这总是真实的。

    “可是现在平安扣已经碎了。”夏妙然略感伤感。

    许半生笑了笑,道:“那是我做出来的东西,碎了就表示它物尽其用。过几天我会再制作一枚给你。”

    “真的?”夏妙然双眼放光,抓住了许半生的胳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