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42章 铃铛的影子

第0142章 铃铛的影子2017-11-11 22:19:26Ctrl+D 收藏本站

    夏妙然下车离去之后,车里的许半生却突然变得脸色极为难看,他身体轻轻一震,嘴角沁出一丝鲜血。

    李小语看的眉头紧皱,心疼不已,可是她知道自己帮不上许半生的忙。

    许半生为了炼制往生回天丹,已经令其武学修为退了一个境界,相应的,他在术数上的造诣也受到影响。

    而为方琳的生父治病的时候,他也消耗过大,几近油尽灯枯的局面。

    本该立刻回去静坐休养生息,但却因为蒋怡的出现,致使许半生无法在最虚弱的时候用最恰当的方式进行恢复。

    酒吧里虽然他没动手,可是严晓远两次下毒的挑衅,又让本就油尽灯枯的许半生再度耗费颇巨,若非太一派的内功刚好克制尸毒,许半生也不敢轻易出手。

    之后几天虽然平静渡过,可是许半生的损耗又岂是这短短几日便能恢复的?

    今日含怒出手,动了真火,看似许半生完胜,可唯有和许半生朝夕相处的李小语才知道,许半生早已受了伤。

    石予方并不知情,他甚至还在感慨小师叔的强大,感慨太一派的厚重,此刻突然见到许半生吐血,他顿时大惊:“小师叔,你没事吧?”

    许半生勉强笑了笑,摆摆手,道:“没事,消耗过大罢了。有小语在,你毋须担心。”

    对于自己这个小师叔,石予方是越来越佩服,也是越来越敬重,他对许半生的话,当然是绝不会怀疑的。

    “要不要到医院检查一下?”石予方终究还是个凡人,他所能想到的,也唯有医院了。

    李小语一边开着车。一边冷冰冰的说:“你觉得还有人的医术比许半生还强?”

    石予方颓然闭嘴。

    等到李小语把石予方送回学校的时候,许半生已经在后座睡着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若非消耗实在太大,内腑又受到了反噬。他绝不会如此。

    本想把严晓远的车扔在学校门口,带着许半生打车回家的,可是就在李小语准备把许半生抱下车的时候,许半生却道:“把车开回去,等我恢复点儿,我要研究车里布的阵法。”李小语对此不甚了了,可是许半生的话就是圣旨,她没多问。径直驾车回去,几乎是扛着许半生上的楼,直接就把许半生带到了楼上。

    许半生在推演出夏妙然出了事之后,却失去了和自己制作的法器平安扣之间的联系,当时以为遇到了术数高人,可以遮蔽平安扣与自己之间的气机相连。可是等到许半生见到对方竟然是严晓远之后,就知道他不具备那样的能力。而也是凑巧,许半生的车已经没法儿开了,这才开了严晓远这辆车。他一上车就发现了,这辆车内竟然布有阵法。可以遮蔽任何气机。正是因为车内的阵法,才导致许半生无法在第一时间找到夏妙然的下落。直到老僵把夏妙然从车里拎了出来,他才又重新感应到了平安扣的位置。

    楼上的房间。是布有阵法的,天然的可以吸聚周围的天地灵气,这对许半生伤势的恢复有着很大的好处。

    将许半生放在楼上阵法的阵眼之上,这里的灵气是最为浓郁的,在这样的时刻,哪怕是一丁点儿细微的差别,都有可能影响到许半生的伤势恢复。

    李小语没问,许半生也没说,但是许半生心里却清楚。炼丹时出了些意外。这导致了之后一连串的问题,天道虽然被遮蔽。但是却依旧在冥冥之中发挥着作用。就是因为天道无意识的自行调整,这才让许半生遭遇了一连串的事情。将其一步步拖向他原本的命途。

    天道是会自我修复的,纵然可以瞒天偷命,纵然可以逆天改命,也只能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等到天道的自行修复达到一定的阶段,天道就会重新发现许半生的存在,许半生若不能在那之前达到让天道也无法轻易抹除他的地步,许半生的命运就会彻底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去。

    许半生并不畏死,他只是知道,若真有那样一天,天道惩罚的将不只是他,还有他的师父林浅,还有他的父母,以及整个许家,甚至于,包括所有与他关系亲密的亲朋好友,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

    天道之怒,绝对是殍尸千里的。

    十八年来,林浅借助太一观周围浓厚的紫气,也是浓厚的天地生机,成功的骗过了天道。可是,当许半生入世的那一刻开始,天道就开始了自我修复。现在的许半生,必须和天道争分夺秒,看看谁先达到那一步。

    端坐在针眼之中,那浓郁的天地灵气滋润着许半生的身体,总算让许半生体内的伤势平息了许多。

    稍有恢复,许半生便开始引动天地生机,也就是他从启功先生那幅绝笔字中领悟到的大道,让源源不断的天地生机注入到自己的体内,帮助自己修复身体。

    从蒋怡手里得到的那枚铃铛再度无风自动,发出一声声好听的铃声……

    这枚铃铛被许半生拿回来之后,就一直挂在二楼的窗口,李小语还曾说过,这又不是风铃,哪有挂在这里的。

    许半生当时没解释,事实上他比李小语还清楚这铃铛挂在窗口,哪怕是狂风大作也不会被风吹响,他只是顺从自己的心意,当时回来觉得挂在这儿很合适,他就这么挂着了。然后,在他炼丹的时候,这枚铃铛显然起到了作用。许半生并没有把握如果将这枚铃铛放在其他位置,比如楼下,它还会不会如期响起。

    这是这枚铃铛被取回之后第二次不动自响。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平时许半生打坐问道的时候,李小语知道这枚铃铛对于修炼有一定程度的帮助,是以偶尔会响起摇动这枚铃铛。除此之外,就只有上次许半生炼丹的时候,铃铛主动的响过一次。

    这次,是第二次。

    这两次并没有什么相同之处,一个是在炼丹,是在疯狂的将精气输出,而今天则是在打坐静修,是在补充精气。

    如果非要说这枚铃铛两次无风自动有相同之处,那就是许半生都处于堪称空乏其身之时。

    可是,这很没道理,因为许半生空乏其身绝不仅这两次而已,那日帮方琳的生父治完病又遇到一连串的事情回来之后,许半生也同样半点精气都不剩了,那天的状况,除了没有受伤之外,比今天还不如。

    好在许半生并非执着之人,他一向主张无为而治,想得明白的道理就去多想想,想不明白的一切随遇而安。这枚铃铛落在了他手里,这便是最大的因,之后不管什么果,想来他都该是第一个知道的那个人。

    铃铛的响声,的确有清新凝神的功效,原本就极为浓郁的天地灵气,以及被许半生信手招来的天地生机,都显得更加厚重了一些。

    这一切,都在彻底的滋润着许半生的身体,梳理着他的经络和穴道,使其浑身舒泰。全身上下的毛孔都拼命的张开,疯狂的攫取着天和地赋予他的一切。

    不知不觉,时间飞快的流逝,转眼已经是月上树梢时分了。

    那清冷的月亮光华,如水银一般从窗口倾泻进来,照在铃铛之上,铃铛无风自动,但是这次却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被月华照耀着,许半生的恢复速度再度增加起来,他的修为似乎也在缓慢的增长着。

    李小语就坐在许半生的身后,盘腿闭眼,陪着许半生同样在打坐。她这是为了防止许半生出现任何的意外,以便随时出手相助。

    而如果此刻李小语睁开了双眼的话,她就会发现,那枚铃铛在月华照耀之下,竟然并没有在屋内的地面上留下任何的影子。

    世间万事万物都被光线穿过之时,都会在其身后留下影子,哪怕是透明度极高的玻璃,仔细去分辨,也会发现留下了淡淡的影子。而这枚铃铛,却是没有影子的存在,这也就意味着那些月华百分百的穿透了铃铛的本体,洒落在地面之上,唯有如此,它才不会留下影子。

    一个人在一生之中,错过的东西总是很多。

    就比如当下这枚铃铛没有影子的事实,许半生即便睁开眼也未必会知道,因为那枚铃铛在他身后,而李小语若是睁开双眼哪怕一瞬,也会立刻发现。

    也比如上次许半生炼丹完成时出现的妖异血月,若不是那轮血月,许半生早已死去。

    这些许半生所不知道的事,也不知将会发生如何的作用。

    在阵法和月华的交互作用之下,许半生逐渐恢复了精气。

    体内的伤势还需静养,许半生的实力肯定大打折扣,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绝不可能恢复到这一战之前的状态。有些伤,对于别人而言,不过是很短的时间就可以恢复的。但是对于许半生来说,有些损耗,那就是真的损耗了。纵然可以恢复大部分,却依旧会有失去的一小部分。

    这在许半生十八年的生命之中,早已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这也是他为何尽可能的去避免与人交手的缘故。否则,以他之前身之境的境界,加上太一派那些神乎其神的手段,不敢说天下无敌,至少也是罕逢敌手。

    而许半生却并不愿动辄与人交手,因为,他的损耗,并不是修生养息能够重新回来的。

    夜凉如水。

    整夜的时间就在两人默默的打坐之下,悄然流逝,当许半生睁开双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他又该去学校上课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