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44章 长孙之怒

第0144章 长孙之怒2017-11-11 22:19:29Ctrl+D 收藏本站

    “楠楠,给半生买车我不反对,可是家里的规矩的确是要遵守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说说清楚。”许如轩道。

    秦楠楠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笑道:“如轩,别人不了解我,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脾气?这笔钱当时的确是从家里的账上支出的,那是因为我手里现钱不够,对方要求除了预付款之外必须先将关税付清,我就用家里的钱垫了一下。我自从把家里的生意逐步交出去之后,没留什么钱在身边,平时的开销都走家里的账,也无需留什么钱。可是,如轩,如敏,你们别忘了,我还有个娘家。我秦楠楠不是嫁入你们许家之后,就跟娘家断绝了来往。我娘家没有许家这么大家业,不过区区几百万,还是拿得出来的。账本我也带来了……”说着话,秦楠楠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打开上边的财务软件,站起身,将平板电脑递到了许老爷子的面前。

    “账本上每一笔支出和每一笔进账都清清楚楚,点击任何一笔账目,都可以直接查看网银的进出记录。电子时代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至少一切都可以当面有据可查,不用手忙脚乱的被人别有用心的认为我在账目上玩花样。爸您看看吧,那一百八十万的支出,我的确是调用了家里的钱,但是两个小时之后就有一笔一百八十万的进账,我已经把这笔账还上了。”

    许老爷子看了看这个月的账本,一切清清楚楚条理分明,秦楠楠没说谎,那一百八十万的款项只是她临时借用了一下。

    于是便点了点头,表示账目没问题,许如敏的脸色有些难看了。她只知道家里的账目上有一笔一百八十万的出账。这是为了让家里的每个人都可以监督管账之人,但是入账,却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去查的。

    “爸。我就想问您一个问题,我作为许家的大儿媳。是不是连借用百多万的款子的资格都没有?我还是不是你们许家的人!”秦楠楠将身体靠在椅背之上,脸上没有半点义愤的表情,语调平静的说到。可是,这句话的每一个字,几乎都是对许如敏的一记重炮。

    “嫂子,如敏她不是那个意思。”许如敏的丈夫宋开元开了口。

    宋开元是个小眼睛的白胖子,脾气特别好,整天笑眯眯的。就是个老好人。若非如此,他也算是出身还不错,纵然比不了许家也没必要到许家来受许如敏的气。他纯粹就是脾气好,所以才能忍受的了被宠坏了的许如敏。

    “这账目的支出,那不是大家都能看到么?昨天我们家想用点儿钱,习惯性的就去查了查这个月的支出,要是这月开销大咱们就等下个月,也不是什么着急的事儿。结果看到那笔一百八十万的支出,呵呵,嫂子。您是知道的,以前这账呢,如敏操的心多一些。就不免有些敏感。但是她也是为了这个家好,更是为了大哥和大嫂你们俩好,你们说是吧?如敏怕落下闲话,说大哥这刚主持家里以及公司的工作就中饱私囊什么的。都是一家人,如敏这脾气又比较直,说话呢,可能就没怎么注意方式方法。”

    老好人有老好人的好处,基本上大家都会给他几分面子,而且他打圆场做和事佬的本事的确一流。要是许如敏顺着宋开元的话这么说下去。其实也就没事儿了。

    偏偏许如敏觉得自己下不来台,自己丈夫给她搭的台阶她也看不上。听完宋开元的话,许如敏倒是火气更大了。

    “宋开元你少在这儿和稀泥。我承认。这笔支出是我搞错了,我只看得到支出,没想到大嫂两个小时不到就把账转了回来。可是出现这样的问题,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吧?现在家里的账目什么的,都是大嫂你管,这没问题,大哥是家主,大嫂自然就该把内政挑起来。可是大嫂你刚接手,就把许多权限改了,我看不到入账,这难道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许如轩皱了皱眉头,又看看秦楠楠,知道秦楠楠已经非常不满意了。他清楚这是自己的妹妹在挑事儿,秦楠楠并没有什么错,可是,那毕竟是他的亲妹妹,许如轩也很难做。

    刚想开口,宋开元和许如敏的儿子却先张了嘴。

    宋子诚今年二十四,大学毕业刚一年,在一诺集团工作不久,不过能力的确是不错。

    他和宋开元几无相像之处,倒是跟许如敏像极了。

    “我也不觉得我妈有什么错,脾气直难道还成了错误不成?自家人的事儿,为什么要藏着掖着?有话当然要说出来。家里的内务事我妈辛辛苦苦打理了这么多年,大婶婶刚接手,就把我妈所有权限都给下了。这都是一家人,这样是不是叫人挺寒心的?我是个晚辈,自然不敢指摘长辈们应该怎么做,我只是觉得,即便是挪用一下,很快还上,但是在信息不透明不对等的前提下,既然超过了家里定下的限额,那还是事先报备一下的比较好。”

    许如敏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顿时觉得还是儿子跟自己贴心,她不由得就看了两眼许如脊,心道二哥我可是一直跟你站在同一阵线上的,这会儿你是不是也该站出来替我说句话?

    许如脊当然不会吭声,上次许老爷子对他的敲打他还没有忘记。而且说实话,许如轩当上家主之后,他的许多权力并没有被削减,相反,交给他处理的事情比以往更多了。纵然不是家主,但却可以好好的培养许中谦,许半生又是一副散仙对家里的事不闻不问的态度,许中谦成为下一代的家主希望更大,许如脊也不想跟许如轩把关系搞得太僵。

    但是吴娟却一直对长房怀恨在心,此刻见许如敏挑头找长房的麻烦,家法弦犹在耳,她就又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这个我也说一下。头两天我也想要支点儿钱,这不是中秋就快到了么,往年都是我跟老三商量着办的,今年一查帐我才想起来,现在内务事不是老三管着了。我也看到那笔账了,当时很奇怪,不过我人微言轻,也不敢多问。今儿既然老三提到了,我觉得也有必要规范一下。咱们家既然是定了这一百万的规矩,不管是一个小时也好,还是十天半个月的,即便是挪用,也该跟大家伙儿知会一声,否则怎么叫做一家人呢?”

    秦楠楠简直就要气坏了,这两个女人加上一个小辈在这里口口声声的一家人,可是他们根本就是在针对长房,哪里还有半点一家人的样子?

    一拍桌子,秦楠楠就要站起来呵斥他们。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了,脸上挂着淡定笑容的许半生,迈步走了进来,身后,自然还跟着李小语。

    许半生回来有一小会儿了,他本来无意过来,许家的内务事也好,一诺集团的事情也罢,他都不想多问。可是在长房那套屋里坐了会儿,家里的老管家却跑了过来。他告诉许半生,许如敏正在向秦楠楠发难,许半生这才到了这边。

    在门口听了两句,许半生也就对发生的事情有数了,推门而入的同时,他对自己的母亲点了点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也不知为什么,看到儿子秦楠楠就顿时觉得心里平和了许多,许半生的笑容仿佛有一种无形的能力,能够让她心思平静。

    “爷爷,二叔,三姑,四叔,小姑。”许半生先把许家的人喊了一遍,然后才又喊道:“爸,妈,刚才我听到两耳朵,要不然我也说两句?”

    步态依旧,语调平和,听不出许半生有半点不悦。

    许老爷子最近和许半生没少聊天,几乎每次许半生回来,他都会跟许半生单独聊聊。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孙子不是凡人,虽然不怎么过问家里的事,也很少回来,可家里发生了什么,他似乎都看在眼里。

    原本许老爷子也有些担心许如轩和秦楠楠会顶不住压力,见许半生来了,他反倒心里安稳了,笃定许半生能解决的比秦楠楠更好。

    点点头,许老爷子道:“你说说看。”

    许半生走到许老爷子身边,拉过一张椅子就挨着许老爷子坐下,那份笃定,那份气度,简直就像他才是许家的家主一般。

    “刚才听得也不是太清楚,一家人和规矩这两个词被提及多遍,我就说说这两个词。”许半生环顾全场,越发像是一家之主了,若非面相稚嫩,谁能看得出他还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回到许家也不过两月而已?

    “先说规矩。超过一百万的内务支出,需要事先申请,这是老太爷当年在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他怕的是家里人穷奢极欲,忘了根本。”第一句话,许老爷子听了就频频点头,许半生找到了关键。

    “老太爷当年在世的时候,经济状况还很不一样,这个规矩到现在是否需要修改,暂且不说。一百万,是规矩,而主母一个月公开一次账目,支出账人人可查,收入账唯有家主可查,这,也是规矩。三姑,二婶,还有你,宋子诚,是谁给你们的权力在还不到公开账目日的时候,就跑出来查账的?一家人,你们一直在说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这点儿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咱们许家这么大的家业,区区一百多万,难道你们还担心我母亲贪墨了不成!简直混账!”

    许半生陡然怒了,谁也没想到。(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