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50章 还车

第0150章 还车2017-11-11 22:19:36Ctrl+D 收藏本站

    “七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车,我不能收。你看,是我给你开回去,还是你来一趟取回去?”坐在许老爷子身边,许半生给七爷打了个电话。

    对于七爷为何会给自己送来这辆车,许半生可谓是心知肚明。

    但是七爷的命数,许半生无能为力,或者说他不愿去管。

    七爷本就是拿命数换气数,如今已经到了他该还的时候了,许半生不想干涉天合。上次在虫二的临江仙见面,七爷虽然看似豁达,似乎已经彻底认命,但是从送车的举动来看,他还是希望可以得到许半生的出手的。

    许半生必须拒绝,这种事,容不得半点心慈手软。

    七爷似乎早已料到许半生会有这样的反应,便道:“许少莫要多心,我自己的命我自己知道。我只是另有一事相求,这车许少还是收下吧。”

    “蒋怡送来一辆宾利,方琳送来一辆迈凯轮,我母亲给我订了一辆定制版的大切诺基,七爷您又送来一辆奔驰。这么多车,我可怎么开。我原本就欠七爷一个人情,七爷就不必如此客气了。事情能不能办到还两说,这份礼,七爷还是让人拿回去吧。不光七爷,蒋怡和方琳的车,我也会让他们拿回去。母亲的心意,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再开其他的车。”

    七爷哈哈大笑,道:“既然许少这样说了,我就不敢再坚持。许少何时有空,老七我想见上许少一面。”

    许半生看了看自己的爷爷,许老爷子点点头,他便道:“晚一些吧,我今天陪爷爷吃顿饭,晚一些我和付总联系。”

    “那好。今晚我便恭候许少大驾。”

    七爷也是个豪爽的性子,说完这句话,便直接挂上了电话。

    许半生把手机放在一边。对许老爷子说:“爷爷您都听见了,实在不是我想要这些车。这些人。或感念我的人情,或有事相求,不过尔尔。”

    许老爷子也笑了,道:“你这车怕是不好还,这几位谁也不缺一辆车,怕是都好几辆车换着开,如今把车都买回来了,你不要。他们也是多余。”

    许半生毫不在意,淡淡的说:“既然本来就好几辆车换着开了,也就不多这一辆。我妈给我买的车,我没道理放在车库里只是用来欣赏。”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示意许半生该打电话就打电话,不用光顾着陪他这个老头子。

    许半生又拿起电话,给方琳拨了过去。

    方琳比较直接,见到许半生的电话,一接通就主动说道:“许少,怎么样。那车还喜欢吧?”

    “这车,你怎么送来的,就怎么拿回去。”

    “许少。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不过送辆车给你罢了,你也不用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吧?我名声是不大好,可这样你就不愿交我这个朋友了?”方琳有些着急,但是她现在无论多急,也绝不敢跟许半生对着来。

    “车子,拿回去。我和你,不至于连朋友都做不了,但也还没到能一出手就是一辆上千万的车的交情。”许半生很平静。丝毫不受方琳情绪的影响,也丝毫不顾虑自己这句话会让方琳产生什么想法。

    方琳急道:“许少……”

    “照我说的办。”说罢。许半生挂断了电话。

    三个电话里,最让许半生头疼的就是蒋怡。蒋怡现在跟他之间的关系着实有些复杂,俩人见面还算有礼有节,可是只要一背过身去,短信就暧昧的几乎要擦枪走火。最让许半生难以拒绝的人,也是蒋怡。这段时间的相处,许半生也不可能把蒋怡和方琳七爷放在同样的位置上,甚至于,在对待蒋怡的态度上,许半生要觉得她比夏妙然跟自己还要近一些。

    但是这个电话必须打,许半生纵使要做个纨绔,也不能在明天就让整个吴东城都在传闻女人给他送车。何况,宾利开的也实在太过招摇,秦楠楠定的那辆大切诺基,虽然最后也花了三百多万,可是外表看起来不过是百万左右的车。许半生现在终究是个学生的身份。

    拨通了蒋怡的电话,许半生没敢让蒋怡先开口。开着免提呢,万一让许老爷子听到一些不该听的东西。

    “蒋总,我是许半生。”

    蒋怡听到许半生在电话里这么称呼她,立刻就知道哪些话不该说了,于是正色道:“许少,车收到了?”

    “收到了。”许半生淡淡的说,“家里今天就像是开了小型车展一般,你一辆宾利,方琳一辆迈凯轮,七爷又送来一辆大奔驰。他们俩的车我都让他们拿回去了,你的也一样。回头你让三哥过来一趟,把车开走。我母亲也给我订了一辆车,过些天就送过来了。”

    蒋怡没有像七爷和方琳那样推托,而是很快说道:“那你这几天用什么车?”

    “我家里虽然不如蒋总的生意做的大,但是几辆车还是有的。”

    蒋怡稍稍一想,便道:“那好,一会儿我就让三哥去把车开走。这车给你留着,什么时候你需要用,跟我说一声,我让三哥给你当司机。”

    “好。”许半生也没有矫情,他很清楚蒋怡是什么人,她虽然是个女人,但是说话做事比大多数男人还要干脆,拒绝的太狠,也没那个必要。

    “晚上有没有时间聊几句?”蒋怡又问。

    “约了七爷,他有事找我。”

    “呵呵,这个七爷,我就知道他送车过去没好事。”

    “我本就欠他一个人情,能做到的,就当还了人情,做不到的,也只能对他说声抱歉。”

    “那我明天再和你联系,我跟你父亲定了两天后去爪哇国,你父亲和你二叔要去看看那边的研发进程。”

    许半生知道蒋怡找他是什么事,前些天去看了她的师姐,现在靳光煦已经按照许半生所言不再清除萍姐发病的记忆,想必这段时间萍姐那边颇不平静。是需要许半生介入的时候了。

    “好,明天我们一起去萍姐那里吃饭。”许半生答应下来。

    许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许半生挂了电话,心里对许半生和这三人的关系亲疏也就有了数了。

    七爷肯定是最远的。泛泛之交,欠了个人情。还上便是。

    方琳那边已经可以作为朋友相处,只是相交不深。虽然对方琳过往的声名也不太喜,可方琳的背景,许老爷子虽不如许半生所知那般详细确定,多少也听到过一些风声。政治上有朋友,总归是一件好事。而且方琳除了男女关系,为人还算是不错的,许老爷子也并不担心许半生会把持不住自己。

    而跟蒋怡。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绝非许半生所说的普通朋友。那日蒋怡假作玩笑,借着能源的事情支吾了过去,许如轩兄弟三人或许还将其当作玩笑,可许老爷子是什么人?他如何能听不出蒋怡那话半虚半实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意味?

    今天许半生对七爷和方琳都是直接让他们把车拿回去,那是绝不会有后话的,可蒋怡,却是让了一小步。

    纵然只是一小步,却也看出蒋怡和自家这个孙子之间,怕是多多少少有些男女的小心思了。

    换做许家其他子弟。许老爷子或许会干涉一下,可许半生,许老爷子并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干涉。这孩子太有主意了,别说是他,只怕就是许半生那个师父林浅,也做不了许半生的主。

    而且蒋怡无论在公在私,都是个相当出色的女人,年纪是大了点儿,可许老爷子也不觉得这会是什么问题。许半生肯定不会把蒋怡明媒正娶了,但若蒋怡愿意就这么跟着这个小男人,那也由得他们这双小儿女去。

    只是七爷终究是黑道人物。许老爷子还是要问一句。

    “你和七爷是怎么认识的?”许老爷子慢慢问到。

    “先无意中认识了他手下一个叫付村的人……”许半生大致的将自己和七爷之间打的交道说了一遍,然后道:“七爷命不过新年。早年间有高人替他改过命,如今是到了他该当还的时候了。无病无疾。却免不了一死。”

    “你救不了他?”也不知为何,许老爷子现在越来越相信许半生有半仙之能,也开始相信道家的术数理论。

    “若全力而为,续他几年命应该可以,不过终究是逆天而为,我不会出手。”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道:“此人虽然素有侠名,不过他这样的人,起家总是满手沾血,即便没有以命换运,也免不了报应。不帮是最好。他这样的人,做事都有目的,你小心一些。”

    许半生笑了笑,道:“他所求应当不是让我帮他改命的事,我想,可能跟托孤有关。我听闻他年纪虽大,可年轻时过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结婚晚,生孩子也晚。大的还好点儿,小的那个好似尚不及幼学(幼学指十岁),他大概怕他去世之后会有人对他妻儿不利吧。”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道:“这人在黑道上终究也算仁义,帮他一把也好。”

    许半生笑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七爷虽然双手染血,可是手下也有付村这样忠心耿耿之人,要说托付妻儿,许半生知道那还不至于。

    刚才挂了电话,许半生就在心中暗自卜了一卦,七爷所托之事的确跟他的儿女有关,但不大可能是托孤,于是就唯有一种可能性,七爷可能是希望许半生能收他孩子为徒。未必是希望许半生可以庇佑任何,或许是想藉此让自己的儿女彻底离开黑道这个染缸。

    修道,着实是彻底洗白的最好方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