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51章 依菩提在酒吧

第0151章 依菩提在酒吧2017-11-11 22:19:37Ctrl+D 收藏本站

    陪许老爷子安安静静的吃了顿晚饭,许如轩夫妻俩想来看看儿子顺便蹭饭,都被许老爷子无情的赶了出去。

    父子俩大眼瞪小眼,一个说“那是我儿子”,另一个老而弥坚,眼睛瞪得更大,说“那是我孙子”,许半生在饭桌上苦笑不已。这俩人的确一个是他亲爹一个是他亲爷爷,可这话听在耳朵里无论怎样都像是在骂人。

    最后当然是许老爷子赢了,在儿子孙子半晌无果之后,许老爷子怒吼一声:“你是我儿子。”许如轩灰头土脸的败下阵来,灰溜溜如同丧家之犬落荒而逃。

    陪老爷子吃过晚饭之后,许半生没忘记回去陪自己的爸妈说会儿话,当得知许半生已经让那三家各自拿回自己的车之后,许如轩觉得他做得很对,可秦楠楠却未免有些失落,她早晨看着这三辆车一字排开,心里真的是很解气的。

    “妈,您就是为了解气么,这下三姑他们再也没法儿说您什么。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结果如何就不必强求。”

    目的当然是解气,而结果则是这三辆车的归属。

    秦楠楠笑了起来,拉着许半生问长问短,无非也就是方琳和七爷为什么也要送他车。

    九点钟左右,许半生给付村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付村告诉他,说自己现在就在许家大院门外,坐在车里等了有一会儿了。七爷吩咐他直接把许半生接去见面。

    出了院门,许半生也没说任何客气的话,自然而然的上车,就仿佛付村等他是理所应当之事。

    和李小语在一起,俩人几乎都没怎么一同在后座坐过,从来都是李小语开车。许半生后座,今天也算是给李小语放了个小假。

    坐车当然比开车舒服,李小语不自觉的就将脑袋倚在了许半生的肩头。付村本来还想找许半生聊个几句,看到后座这副景象。他也就不敢开口打扰到两人之间的静谧相处。

    车行半路,许半生的电话响了起来,又是个陌生的号码。

    看到陌生号码,除非是正在有事,否则许半生都是会接听的。就算对方是打错,许半生觉得既然打错到他的手机上,也是缘分的一种,总归要解开打错电话这个因他才安心。

    可是今天。许半生看到这号码,心里却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念头,就好像有什么人在试图阻止他接听这个电话一般。

    许半生一向随心意,既然有了犹豫,那就不接。

    把手机放在一旁,任由它在安静的车内不断的鸣叫。

    就连付村都回头看了一眼,李小语更是直起了身子,问道:“怎么不接?”

    许半生笑着摇摇头,道:“不知道,就是突然不想接。”

    李小语点点头。伸出手,小巧的身体几乎趴在许半生的腿上,胸前那两团隆起就不免直接压在许半生身上。她拿过了手机,按下了一下音量键,手机铃声顿时消失。

    “原来还可以这样。”许半生自言自语道。

    对方见电话无人接听,很快又重新响了起来。

    这一次,许半生知道了,轻轻一按音量键,电话铃声再度静音。

    屏幕再度暗下去了之后,对方显然也知道许半生是不会接她的电话了,于是便改成了短信。

    许半生无奈。短信他没办法看不见,短信的内容是——别装了。快点给我回电话。

    没去管它,可短信旋踵又来——我最后再给你打一次电话。你再敢装聋不接的话,我上你们家放三圣去。

    看到这条短信,许半生顿时就知道这个号码是谁的了,而且也知道为何自己心里会有一股强大的阻力阻止自己接听这个电话。

    不等许半生细想,电话再度响了起来,无奈何,许半生只能选择了接听。

    “嘻嘻,让你装。”依菩提这个小丫头简直无法无天,一开口就在嘲笑着许真人。

    许半生可不像其他人那样会去解释什么,只是平静的问:“有什么事?”

    “没事还不能找你了?我现在在酒吧,你赶紧过来。”

    许半生有些头疼,依菩提这丫头有些自来熟,年纪小小,心眼儿倒是不小,什么都懂,也不知道她那个活佛师父是怎么教她的。

    “我现在要去见一个朋友,有什么事明天学校再说吧。”其实就算是在学校,许半生也不想跟依菩提打交道,这个小丫头总是一见面就自顾自的挽着他的胳膊,虽然许半生只比她大了三岁,但是看上去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怪叔叔诱骗小萝|莉的感觉。

    “那就叫你的朋友一起来啊。”

    “我们要谈些事情,酒吧太闹了,而且早就约好了。”

    “反正我现在在堂吉诃德,你看着办吧。”说罢,依菩提很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堂吉诃德是夏妙然的酒吧,虽然夏妙然未必在,但是许半生还真是不敢不去了。夏妙然前段时间出了事,之后深居简出颇有些天没去学校上课。虽然没问许半生关于依菩提的事,但是看得出来,她心里还是很介意的。倒是无关男女之情,只是夏妙然被许半生退了婚,现在却看到他身边不断出现其他的女人,一个个都拥有不输于她的美丽,这次的依菩提更是宣称自己是许半生的女朋友,夏妙然的自尊心颇有些受损。

    夏妙然本就是天之骄女,而且方方面面都比同龄人强太多,现在出现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跟她叫板,许半生还真有些担心俩人要是见了面会惹出什么乱子来。一个是由着性子胡闹,另一个心里却早已有了芥蒂,冲突之下指定又是夏妙然吃亏,许半生不得不去。

    “付总,烦劳你送我去堂吉诃德酒吧,然后跟七爷说声抱歉,就说我临时有事。实在无法上门拜访。明日我再和他约。”

    付村点点头,在路口把车靠边停了下来,然后下车给七爷打了个电话。

    回到车上之后。付村说道:“许少,七爷说若是方便的话。他去酒吧和您聊几句也无妨。”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若七爷不嫌吵闹,那便酒吧见吧。”

    付村重新发动车子,拐了个弯,朝着堂吉诃德酒吧的方向驶去。路上,给七爷发了条短消息,车子到堂吉诃德酒吧门口的停车场的时候,七爷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了。

    “七爷。抱歉让您等我,临时有些小事儿,但却还不得不过来一趟。”许半生下车之后,对七爷打了个稽首。

    七爷呵呵笑着,道:“没事没事,能让许少改变主意的必然是大事,我那点事,在哪里说都是一样。”

    许半生伸出手,道:“七爷,请。”

    两人并肩朝着酒吧大门迈步而去。李小语和付村自然是紧紧跟上,一边一个跟在了七爷和许半生的身后。

    酒吧的服务员当然不会忘记那晚出尽了风头的许半生,对于七爷和付村却是眼生的很。不过这年头。六七十岁的还有出来泡吧的,七爷和付村也不过算是正当年罢了。

    引着四人到了楼下,还没等服务员给他们安排位置,依菩提就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直接抱住许半生咯咯笑个不停。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依菩提的话里,透着得意,然后抱着许半生打量了一下七爷和付村,问道:“这位老爷爷和这个大叔都是你朋友?”

    依菩提今天的打扮倒是中规中距。没戴面具没化妆,头发也很正常。只是一身火红像是一只小辣椒一般。

    许半生也不去理她,只是对七爷说:“七爷您先坐。我很快过来。”

    七爷点点头,也不介意依菩提这种小丫头的话,而且,以他的年纪,勉强也真的是可以生的出依菩提这样的孙女儿了,被喊声老爷爷也没什么。

    “你到底有什么事?”许半生将抱着自己不放的依菩提推开,问她。

    依菩提嘻嘻一笑,嬉皮笑脸的又抱住了许半生的胳膊,还故意用自己那对着实有些欠缺的胸脯挤着许半生的身侧,这小丫头,人小鬼大,十五岁而已,竟然连女人最有优势的交际手段都学会了。

    “就是找你喝酒咯,还能有什么事儿啊。你不会以为我发情了所以想跟你困觉吧?”

    许半生脸色微变,好在这酒吧里现在已经是演出时间,别的人也不太听得见他们的对话。

    “依菩提,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而我是什么人,你看看严晓远就知道了。小语,你拦着她,我和七爷谈事。她要是敢过去,杀了。”许半生淡淡的吩咐一句,转身便朝着七爷的方向走去。

    别看依菩提捣蛋是一等一,可她也深知自己绝非李小语的对手,而且她更加清楚,许半生和李小语真的不会介意杀了她。严晓远虽然没死,却也只是个废人了,而且竟然还不敢离开吴东,极其窝囊的呆在吴东大学继续教学。依菩提出生了多少年就认识了严晓远多少年,她深深知道严晓远是个多么骄傲的人,除非双方的实力是落差等级,否则严晓远怕是宁愿跟对方同归于尽也不会受这样的侮辱。

    许半生既然没把僵尸道放在眼里,也就不会把三圣教放在眼里,加上那个活佛师父,也是枉然。

    “哼!”小丫头也只得跺了跺脚,冲着李小语做了个鬼脸,朝着距离舞台最近的那张桌子走去。

    李小语嘴角露出难得的笑意,往后退了几步,距离许半生那桌不远,却又可以保证随时将依菩提拦在距离许半生三米之外。(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