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54章 伤人

第0154章 伤人2017-11-11 22:19:41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都懵了。

    戴小楼无疑是被打懵的,这还得感谢依菩提没有太用力,否则的话,他就不是被打懵,而是被打晕甚至打死了。

    依菩提好歹也是后天鼻之境的高手,以她现在的年龄,无疑是天才中的天才。对付戴小楼这样的普通人,带上内力的话,一个耳光就足以至他于死地了。

    这七八个耳光,听响不见力,目的不在伤人,而是为了羞辱戴小楼。

    许半生幽幽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经过一名服务员的时候,他停下来说道:“别去管她,她出够了气,自然就会放过他们了。”

    服务员呆呆的看着许半生,一时间他很难理解许半生这句话里的“她”和“他们”究竟指的是谁,等到许半生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才终于意识到,依菩提是一个人,自然只能是他“她”,而戴小楼有三个人,毫无疑问,他们就是“他们”。

    一个看上去仿佛真的未成年的小姑娘,突然就左右开弓给了一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一顿耳光,这已经足够让人惊诧的了。现在许半生还说“她会放过他们”?可是这个服务员是绝对不会去怀疑许半生的,那天晚上许半生已经向这间酒吧里的所有人,证明了他说出来的话,都一定会实现。

    “你怎么敢打人?”戴小楼捂着脸,饶是依菩提没用武功,纯粹就是信手抽了他七八个耳光,也足够让他感觉到双颊火辣辣的疼痛,并且肿起来一些。

    在这种时刻,他像是个被欺负了却不敢还手的小孩儿,竟然问出一句事后他怎么也想不通的话。

    这时候就是考验友情的时刻了,戴小楼还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之中。而他的那两个朋友,则已经清醒了过来。

    一扬手,那个女人就一记九阴白骨爪朝着依菩提袭来。当然,她不过是徒具其形而已。依菩提就算站在那里让她抓的手指都断掉,也不可能被在头顶抓出五个洞来。

    可是依菩提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打到自己的,刚想抬脚把桌子踢向那个女人将其撞开,却又想起许半生让李小语告诫她的,不许弄坏这酒吧里的任何东西。

    就算一个鼻之境的高手,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依菩提也来不及做出太大的闪避动作,那样就算躲过去肯定也会被指尖带着。

    依菩提干了一件只有未成年的小孩子才会干的事儿。这让很多人开始真的相信她未成年。

    鼓起了腮帮子,依菩提一口痰就吐向了那个女人的脸蛋。

    女人其实长得还不错,就是妆弄了点儿,不过整天泡酒吧的女人,大多如此。

    不出意外,她这一巴掌的确可以命中依菩提,狠点儿甚至能在她的小脸蛋上抓出五道血痕,可是真要抓上去了,依菩提吐出的那口痰就一定会命中女人的脸。

    没有人会愿意被一口痰吐在脸上,这个女人也不例外。

    她主动的放弃了进攻。选择侧身,试图避开那口痰。只是,她躲开了正面却终究不能完全躲开那口痰。那口痰被吐在了她的头发上。

    “小贱人你竟敢吐痰?!”那个女人抓狂了,张牙舞爪,可是连续的挥爪都无法抓中依菩提。

    依菩提鄙夷的翻了个白眼,道:“大妈,这是打架啊,打架当然是什么最恶毒就用什么招了。难道我应该用张纸把痰包起来然后扔向你么?”

    一边说着,依菩提一边一掌切在那个女人的手肘处,依旧没太用劲,可是那个女人顿时觉得整条手臂都麻了。几乎抬不起来。很快,她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跟着麻了起来。竟然歪歪斜斜的倒向了旁边一个看热闹的男人。

    “啧啧,大妈你还真是饥渴。这还打着架呢,那边就对男人投怀送抱了。”依菩提的嘴还真是够恶毒的,不过在这种场合明显只会迎来一阵哄笑。

    戴小楼和他那个朋友脸上挂不住了,一人向前跨了一步,戴小楼怒道:“小丫头,是你逼我动手的,本来我看你是个女人我不想打你,可是你也太……”

    依菩提噗的就朝着戴小楼一口痰吐了过去,吓得戴小楼忙不迭的躲开,依菩提说:“你早就应该还手了啊,我打了你,你又不肯还手,搞得我很不好继续打下去。”

    戴小楼差点儿被依菩提挤兑的昏死过去,他那个朋友立刻大吼一声,举起蒲扇般的大手,就照着依菩提扇了过来。

    “臭娘们,我看你是找抽!”

    依菩提嘻嘻一笑,小巧的身子转了半圈,轻轻松松的就躲开了那个家伙的耳光,顺手摸着一把椅子,刚想动就又想起许半生的话,不由得说了一句:“真麻烦!”随即她一脚重重的踩在那个男人的脚面上。

    这一次,依菩提用上了内力,基本上,这家伙的脚一个粉碎性骨折是少不了了。

    啊!!!

    一声惨叫响彻整个酒吧,甚至就连舞台上的乐器声都被盖了过去。

    那个男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脚,很快开始在地上打起滚来。

    戴小楼呆住了,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同伴,女的那个怎么也站不直,不断的朝右边歪,站在她身边的几个男人,都扶过她。一开始只是把她扶正,可看到她不断的往自己这边倒,手也就不规矩起来。

    托一把,摸在腰上。

    再推一把,就推在了胸上。

    扶扶好,一手抓着女人的胸,一手摸着她的屁股。

    女人怒极,却无可奈何,无论她怎么努力,根本都站不直。

    而男人则是抱着自己的脚掌不断的打着滚,口中发出惊天动地的呼痛声。旁人根本想象不到这厮能疼成什么样子,谁又能想到看上去人畜无害此刻依旧一脸无辜笑嘻嘻的依菩提,这一脚竟然能把那个男人的脚踩成粉碎性骨折呢?

    戴小楼一把抓向依菩提的胸口,这招就显得有些猥琐了。

    依菩提冷笑一声,扬起粉拳。一拳打在戴小楼的掌心处。

    戴小楼的手臂软软的垂了下来,只要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得出来戴小楼的手已经骨折了。

    “小丫头。你这也有些过分了吧?”一个声音从楼梯上响了起来,众人抬头望去。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走了下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四十多岁身材瘦小目光却如同鹰隼一般的男子。

    依菩提闻声看去,嘻嘻一笑道:“你也打算帮着他们一起欺负我?”

    戴小楼看见来人,松了一口气,急忙道:“桐少,救我,这小娘们儿把我的手弄断了。”

    酒吧里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虽然也都怀疑戴小楼的手是不是骨折了。但是听到他亲口说出来,还是让人觉得很震撼的。

    朱桐叹了口气,心道自己是不是跟这间酒吧有仇啊,每次来都会遇到事情。上一次在这里被许半生羞辱,被朱桐视为奇耻大辱,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有来过这间酒吧。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着就突然有了想法,结果刚到这儿,就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

    他和戴小楼算是发小儿,小时候住在同一个街道上,因为在幼儿园是同学。所以放学了经常在一起玩儿。

    那个年纪的孩子,是没有家庭门户观念的,只是单纯的玩在一起罢了。等到上了小学。戴小楼才明白朱桐是什么人,他家里到底多有钱。不过终究还是孩子,纵然知道对方家庭条件非常好,也不会像成年人那样顿时就划出一道鸿沟。

    俩人后来又上了同一间小学,同一间初中,到高中才考进了不同的学校。

    戴小楼的成绩好一些,朱桐只能算是中等,之后两人一个读了重点大学,一个进了警校。

    这些年来。俩人倒是没断了联系,可也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联系紧密了。

    今天朱桐来之前。给戴小楼打了个电话,知道他在这里。便想着过来跟他一起喝一杯,俩人也有几个月没见过面了。

    可万万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戴小楼这副惨状,朱桐也不禁有些恼火。

    只是看到对方竟然是个小丫头,长的还很不错,朱桐也就知道依菩提和戴小楼之间究竟能发生点儿什么了。

    其实戴小楼也不是个太喜欢惹事儿的人,只不过他倒霉,今天遇到的是喜怒无常的依菩提。

    “你去看看他的伤势。”朱桐对身后那名四十来岁的男子说道。

    说完,或许是觉得现场人太多眼太杂,朱桐冲着四周抱了抱拳:“诸位,抱歉今晚扫了大家的酒兴。麻烦诸位换个地方喝酒,愿意给我朱桐这个面子的,走前到吧台领一瓶麦卡伦,算是我对扫了大家酒兴的一点点弥补。抱歉了!”

    酒吧里的人,有些本就知道朱桐其人,这些人自然都很给面子,纷纷喊道:“桐少太客气了。”而不知道朱桐的,见有不少人离开,有些甚至都不去吧台拿存酒卡,也就开始低声询问,得知是朱家的公子,一个个也就选择了离开。

    很快,酒吧里满满当当的客人,走的就只剩下戴小楼三人以及依菩提,当然还有朱桐和那名男子。

    朱桐看着依菩提,缓缓开口:“小丫头,就算他找你搭讪,你不想理他,把他赶走也就是了。何至于下这样的重手?我这个朋友我知道,他就是喜猎女色而已,还不至于做出欺男霸女的事情。你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依菩提丝毫不惧,嘻嘻笑道:“你是来讲理的呢?还是来帮着他一起欺负我的?”

    朱桐面色一寒,道:“小丫头,你是哪家的?学了点儿武功就在外头胡乱伤人,你家里人知道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