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55章 墙角有人

第0155章 墙角有人2017-11-11 22:19:42Ctrl+D 收藏本站

    依菩提做出簌簌发抖的模样,小脸上写满惊惶,说道:“原来你是帮着他们欺负我的。”

    酒吧里的服务员和乐手,刚才都看见了依菩提是如何羞辱戴小楼等三人的,可是看到她这副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却依旧生出了同情之心。觉得朱桐纯粹是在仗势欺人。

    这可能跟他们对朱桐的印象本来就不太好有关系,上次夏妙然过生日的时候,朱桐在背后嚼舌头根子的事儿,这些人基本上都还记得呢。

    不过也没人敢管朱桐的闲事,哪怕是夏妙然自己,面对朱桐也要掂量着一些,何况他们只是一些打工的。

    朱桐当然不会被依菩提装可怜的样子迷惑,冷笑一声道:“你不用装了,这里绝对没有人敢为你出头。你的功夫不错,可是下手过于歹毒,实在是需要有人教训教训你。”

    依菩提的变化倒是也快,脸上那可怜模样顿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浑不在意的嬉笑:“你这话要是让我师父听见了,你就完了。你家很有钱吧?你那个保镖很不错,只是你差了点儿。”

    朱桐俊眉一立,双眼虚了虚,却并未冲动的要跟依菩提动手。

    他自己有几斤几两他很清楚,欺负欺负普通人没问题,遇到真的有武功在身的,他也只有招架之功而毫无还手之力。而且,作为吴东城里也算是顶尖的公子哥,若是稍遇争端就亲自出手,那也太*份了。

    “牙尖嘴利,希望一会儿你还能笑得出来。”朱桐转过身,看着那个四十多岁的男子。

    男子此刻也检查过了戴小楼等三人的伤势,脚掌的骨折是没什么办法了,这个必须去医院。那个女人好办,无非是被制住了筋脉而已,解了也就好了。戴小楼的手臂他帮着接了起来。临时用椅子腿固定住,他刚才一掌就将一张椅子劈断的镜头。看的酒吧里的服务员是触目惊心。

    回到朱桐身边,男子小声的把情况告诉了朱桐,朱桐点点头,指着那几个服务员道:“你们把他们送到医院去吧,真要是在你们这里出了事,你们谁都脱不了干系。”

    几个服务员面面相觑,终于是相互招呼着,留下了一个人等待他们早就电话通知过的夏妙然。其他人抬起戴小楼的那个朋友,去了医院。

    “看你实力好像挺强的,为什么要给这个人当狗啊?缺钱?就凭你的身手,怎么也不会缺钱吧?”依菩提看到男子向自己走来,终于不敢再嬉皮笑脸的了,从这个男人身上,她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你是哪家的丫头?”男子开了口,声音极其沙哑,说话之间仿佛靠的不是声带,而是气管的摩擦。巨大的擦碰音。带着粗重的呼吸,在安静的地下室酒吧之中,显得尤为的令人心悸。

    依菩提凝神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男子桀桀一笑。一挥衣袖,矮小的身躯陡然膨胀起来,飘飘忽忽的离地而起,双手如鹰爪,扑向依菩提。

    “不肯说,那就不必说了!”

    依菩提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比那晚和老僵动手的时候更大。

    身形一转,依菩提迅速的后退。可是男子的速度却更快,双手如爪。抓向依菩提,活脱脱的就是一副老鹰捉小鸡的画面。

    依菩提的整个身形都被笼罩在男子的双手之下。她竟然发现,身体周围三米之内,几乎没有一处是安全的。不管她如何闪避,都免不了被男子的双手抓到。

    一咬牙,依菩提运起佛门功法,试图以无边佛法抵抗男子的攻势。

    双掌在胸前平平推出,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在依菩提的怀中,却早已鼓荡起汹涌澎湃的内力,即便这男子实力再强,这一下硬碰硬,他也必然会受到损伤。

    双眼一虚,男子身形猛转,避开了依菩提这一掌。

    “佛门功法?”男子怪叫一声,肉皮摩擦的声音,显得更加恐怖。

    “西疆的喇嘛是越来越不争气了,竟然教出一个女徒弟。小丫头,是你陪喇嘛睡了,还是你母亲陪喇嘛睡了?”

    男子双手如鹰爪,每一抓下来,都带有凌厉的风声,有一次几乎触碰到依菩提的手臂,饶是还没接触到,依菩提的衣袖也被他撕下一片。

    依菩提听到这话大怒,双眼中透出凌厉的光芒,她厉声喝道:“老东西,你少在这儿逞口舌之利……”小小的胸脯,剧烈起伏起来,显见依菩提是真的怒了。

    别看依菩提年纪小,又整天一副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可是,她心里也是有着别人不能触碰的底线的。她的师父,她的父母,以及她所担负的三圣教圣姑的身份,都是绝对不允许别人拿来亵渎的。

    “你找死!”依菩提怒喝出声,之前许半生对她说的不许她使用毒物的话,此刻显然是完全不起作用了。

    随着依菩提的怒意提升,她的身形似乎受到了心中怒意的影响,远不如之前自如。

    身形稍稍一滞,就被男子找到了破绽,他阴笑一声,五指如钩,疾如闪电的抓向依菩提微微露出的半个侧后背。

    这一招真让男子抓实了,依菩提的背上少说也会被这个男子抓下一块肉来。

    可是,男子明明已经抓住了依菩提后背左边靠近腋下那处,却仿佛抓住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一般,再也不敢发力,飞快的缩回手来。

    再看自己的掌心,一个深深的口子,极其微小,不过一毫米左右的样子。可是,那里边已经渗出漆黑的鲜血,伤口周围的肉色也变得灰了。

    “好狠毒的丫头!”男子怪叫一声,立刻运功逼毒,终究只是一只蝎子而已,对付其他人肯定够了,但是对付这名男子。还只是小儿科。

    内力从手臂运至掌心,掌心的伤口里立刻滴出数滴漆黑的鲜血。那几滴鲜血落在地上,甚至发出极度的恶臭。

    很快从伤口里出来的便是鲜红的血液了。男子运转了一下内力,迅速的检查了一个小周天。发现毒性尽去,这才看着依菩提,道:“你究竟是什么门派的?”

    从依菩提的功夫来看,她应该是师传西疆的佛门,但却也是正统的大乘佛法,可男子万万想不到,依菩提竟然还养有毒物,这和佛门的宗旨完全背道而驰了。

    男子也是绝想不到。才会一时中了依菩提的道儿。

    从毒物这一点来看,依菩提应该来自于黔南,其他地区自然也有驱使毒物的手段,可依菩提的手法却是黔南苗疆无疑。

    黔南倒是有小乘部的佛门存在,可是依菩提刚才施展的功夫绝非小乘部,这就让男子越发摸不清依菩提的来历了。

    不过这也并不重要,不管依菩提师从何门,光是她驱使毒物这一条,就可以将其列为邪门外道,杀了她。男子也不会有任何的顾虑。

    再次战至一处,男子这次开始小心翼翼的提防着依菩提身上的毒物,一旦有了提防之后。依菩提也就没有了什么优势。

    实力上的差距,让依菩提很快落在下风,处处受掣,险象环生,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伤在男子的手下。

    男子最初使出的功夫,还有些以巧取胜的意思,可是当知道依菩提身上藏有毒物之后,招式之间便开始变得大开大阖。

    一拳一脚,尽皆带有极大的风声。仿佛不是一条胳膊,一只脚。而是扫出一片的面积。风声里明显夹杂着道门的浩然正气,只是依菩提对道门了解并不太多。还看不出此人究竟出自何门。

    若非顾虑依菩提身上的毒物,男子早就可以将依菩提拿下,偏就因为这一点,使得依菩提虽然处处落在下风,却勉强可以维持不败。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酒吧一角,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两个人。

    两人置身角落的黑暗里,若非刻意看去,根本就看不见这俩人的存在。

    “这丫头真是一个人来的吴东?身边没有三毒教的长辈跟着?”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另一人赶忙说:“掌柜的,要不要我上去帮她一把。”

    “不急,看看再说。这丫头自小古灵精怪,备不齐的还有什么后招。”

    两人沉默了下去,继续缩在一角看着酒吧里早已狼藉满地的打斗。之前许半生叮嘱依菩提不要损坏了酒吧里的东西,也不要动用毒物,现在依菩提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在他们俩人的拳脚之下,酒吧里的桌椅板凳横飞,此刻在他们身体周围方圆五米之内,已经没有一件完好的家具了。

    只是说来也怪,角落里这两名男子的交流,声音并不小,朱桐和那个服务员就罢了,就连正在打斗的男子和依菩提也都没有听见。

    透着古怪!

    一个怒意满天的声音在楼梯上响了起来。

    “朱桐!我的酒吧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是来砸场子的么?”

    毫无疑问,能说出这句话的,唯有夏妙然了。

    朱桐抬眼望去,看着夏妙然,眼神很复杂。

    他也是夏妙然的追求者之一,那个时候碍于夏家和许家有婚约,朱桐也不好明说,只是经常来这里捧场,找机会跟夏妙然接触。

    听说夏妙然和许半生解除了婚约,他第一时间找到夏妙然,向其表白,夏妙然却轻描淡写的拒绝了他。

    这已经让他有些不满,那天许半生给了他一个极大的难堪,却又和夏妙然表现的如此亲密,这就更让朱桐对此耿耿于怀。

    “我的朋友已经躺进医院里了,若不是我今天是带着我师父来的,现在恐怕也和我的朋友一起住进了医院。妙然,虽然我对你是素来仰慕,可是你这么冤枉我,不好吧?”朱桐一贯不阴不阳的声音,几乎是第一次在夏妙然耳边响起。(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