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56章 又是许半生

第0156章 又是许半生2017-11-11 22:19:43Ctrl+D 收藏本站

    夏妙然一脸怒意的走了下来,看着酒吧里满地狼藉,基本上,这酒吧算是要重新装修了。

    “你朋友躺在医院还是躺在火葬场,跟我有关系?你们在我这里打架闹事把我的酒吧毁了,是不是我还得负上提供场地的责任?那明天我带一拨人到你家打一架,把你家也给砸了,是不是我也应该要求你负责?”

    被夏妙然一通抢白,朱桐还真是愣住了。

    对呀,这又不是跟夏妙然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跟他发生矛盾的是一个客人而已啊。

    看着那个男子和依菩提还在打,没有停手的意思,夏妙然也是不知利害,直接朝着两人走去。

    “你们给我住手!”夏妙然一声娇吒,伸手就欲阻拦动手的二人。

    可是,这哪里是夏妙然能够阻止的了的,她这一伸手,无非是受到波及罢了。

    依菩提还好点儿,她现在已经全无还手之力,而那个男子一拳袭来,夏妙然的手还未触碰到他的衣袖,就已经被一股巨力震回。

    也就好在是那名男子知道夏妙然的身份,见她冒冒失失的伸手,急忙减了七分力,否则,就算是夏妙然没有触碰到他,被他的拳风带中,也绝对是断手的下场。

    饶是如此,夏妙然的整条手臂都已经麻了,胸口也是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般,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双眼都有些发花了。

    朱桐见状,急忙喊道:“住手!”

    那名男子一收手,向后跳开,双手背在身后。

    夏妙然胸口处气血翻涌,那名男子低头心道:真是不知深浅。什么也不懂就敢贸然伸手,若非我收力及时,现在你已经躺在地上了。

    看着酒吧里仿佛被强拆后的现场。朱桐也知道在面对夏妙然的时候,他是不占理的。

    可是。偏偏此刻,依菩提却笑着对夏妙然说:“姐姐原来是你呀,你是许半生派来救我的么?”

    这一句话,顿时让朱桐疑窦丛生,合着这个小丫头跟夏妙然是认识的?而且,怎么又跟许半生扯上了关系?

    角落里,黑暗中的那两个人,一起笑着点了点头。身形往后缩了缩,更是彻底消失在了酒吧里,就好像他们从未存在于这个酒吧一样。

    “原来你们认识啊!”朱桐阴渗渗的说道。

    夏妙然猛然回头,看着朱桐,怒道:“认识又怎样?难不成你觉得我和她认识,今天就是我请你们上门来砸我的酒吧的?”

    朱桐一愣,这话好像也没错,别说她俩似乎并不是太熟,就算是闺密,夏妙然也没请任何人来。不管怎样。砸了她的酒吧,终究是朱桐和依菩提的问题。

    “嘻嘻,我就知道许半生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姐姐。他是怎么对你说的?他为什么让你来,自己不来呢?”依菩提也真是个不知道什么叫做怕的性格,刚才还险象环生,此刻却又像是没事人一般笑着挽住了夏妙然的胳膊。

    夏妙然冷冷的甩开她的手,道:“第一,这位姑娘,我和你不熟,别搞得好像我们很亲密的样子,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这话其实也有些假。夏妙然那天因为依菩提说的那些话生了气,回过头怎么可能不查一下依菩提的身份?

    “第二。这里是我的酒吧,我也没见过许半生。是我的员工打电话告诉我有人在这里闹事我才过来的。第三,现在我这间酒吧被你们俩毁了,你们自己商量一个赔偿的方案吧。”

    依菩提看了看四周,桌椅板凳被毁倒是好办,只要有钱,分分钟都能配齐。只是在他们打斗的时候,桌椅横飞,墙壁立柱也被损毁太多,到处都是坑坑洼洼,都是破洞,就算这些也还勉强算是符合酒吧的风格,可是必要的维修和装饰还是需要的。钱倒是小问题,朱桐和依菩提都不是在乎钱的人,可是这装修是需要时间的,这才是夏妙然恼火的原因。

    吐了吐舌头,依菩提虽然浑身都有些脱力,但还是显得很俏皮的说:“哎呀,对不起,我没想到这是姐姐的酒吧,更没想到会把酒吧搞成这个样子。难怪许半生刚才告诉我说让我不要弄坏酒吧任何东西呢。”

    听到这话,朱桐越发气愤,关键是他还不知道前因后果,更加不知道这事儿怎么又把许半生牵扯了进来。

    而夏妙然心里却或多或少的好受了一些,纵然对许半生竟然会和依菩提在她的酒吧“约会”不满,许半生还想着她的酒吧,这还是让夏妙然没有那么生气了。

    “哦对了,姐姐,我叫依菩提,上次忘了介绍了。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你是姐姐我是妹妹……”

    夏妙然最恨的就是这句话,脸色顿时又难看了起来:“谁跟你是一家人?二位看来都是不缺钱的人,我要求也不高,三天之内,你们给我这间酒吧恢复原状。朱桐,没问题吧?”

    朱桐脸色发阴,看着夏妙然道:“那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怎么算?”

    “笑话!你们都是成年人,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是要打,还是要报警,哪怕是杀了对方,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只要你们离开我的酒吧!”

    “好,有妙然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朱桐虚着眼,心里也拿不准夏妙然和这个依菩提究竟是个什么关系,看夏妙然的样子,她似乎真的和依菩提不熟,可是这许半生又是怎么一回事?

    依菩提却是愁眉苦脸的,再一次试图去抱夏妙然的手臂,却被她躲开。

    “姐姐,我真的还没有成年,我才十五岁呢!”

    夏妙然原本还以为依菩提是因为她说自己什么都不管而愁眉苦脸,没想到她却是因为夏妙然说大了她的年纪才如此,顿时也是无言以对。

    “你成年不成年,都跟我没什么关系。现在,我只要一个保证,保证三天内让我的酒吧恢复原状,其他的我不管。然后,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从此以后,这里再不欢迎你们!”夏妙然英姿飒爽,颇有些女强人的劲头儿。

    朱桐脸上浮现出几分笑容,道:“这好办,酒吧的装修就交给我吧,所有的损失我也包赔,妙然你回头让你的员工报个帐过来就可以了。小丫头,咱们之间的事情还不算完,出去再跟你算账。”

    依菩提顿时哭丧着脸,双眼之中竟然都涌出了几滴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夏妙然,带着哭腔道:“妙然姐姐,你真的就这么看着他们欺负我么?两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未成年少女,他们不要脸,妙然姐姐你也见死不救么?许半生不管我,你也不管我,我好可怜啊!”

    夏妙然一开始的确有些被这小丫头的装模作样给唬住了,心里也有些不忍。可是她最后那句话,却让夏妙然明白了,这丫头是在装可怜。哪有人会喊自己好可怜的?这只有在戏剧舞台上才会出现吧。

    可是看看朱桐,又看看他身后那名表情阴鸷的男子,夏妙然多少还是有些不忍心。

    依菩提在她眼里,终究就是个小姑娘,朱桐一个大男人,还带着个高手,欺负人家一个小女孩,实在有些过分。

    “朱桐,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欺负人家一个小女生呢?”夏妙然终究还是开了口。

    朱桐面色一变,道:“妙然,你说过不管的。而且,你真的认为她是个小女生?这丫头满嘴就没有一句实话,你见过那个小女生有这么好的武功?而且你不知道,她还会驱使毒物。我是不清楚你和她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若真如你所言,你们并不认识也罢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劝你也最好离她远一些。此女绝非善类。也不知道什么邪毒之人才能教出这样的丫头来!”

    依菩提瞪着朱桐,气鼓鼓的说道:“你这话要是让我师父听见了,你就死定了!”

    朱桐耸耸肩膀,看着夏妙然,意思是你看,我说这丫头不是善类吧?

    夏妙然也是不明就里的,但是她总不能看着朱桐带着他身后那个男子把依菩提带走吧。

    “你们说的我都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这件事发生在我这里,若是出了什么事儿,警察问起来我也没办法交待。朱桐你让她走,你们明天如何,我什么都不会管。”

    朱桐还没说话,他身后那名男子又发出桀桀的怪声:“这丫头不是本地人,她是黔南苗疆的妖女,现在不把她留下,放她离开了,她恐怕就直接回黔南了。”

    看着夏妙然,朱桐的眼神也几经变化,最终说道:“妙然你先跟我说你和这丫头素不相识,现在却又要护着她,你不是以为我朱家真的就怕了你们夏家吧?”朱桐也是知道,夏妙然是绝不会给自己机会了,说话也就不再客气。

    夏妙然何尝不知道,夏家跟朱家充其量算是半斤八两,这件事若不是发生在她的酒吧里,她根本就不想多管。

    心里忍不住就把许半生给恨上了,心说许半生这都是你搞出来的事情,你把人约到这里来,你却自己先消失了。

    “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妙然无奈,也只能忍着气问到。

    “妙然,这不是你能管得了的事儿,这丫头伤了我师父,今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把这丫头带走。”可能是见夏妙然口气有些软,朱桐就越发强硬起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