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57章 好像发现了

第0157章 好像发现了2017-11-11 22:19:44Ctrl+D 收藏本站

    夏妙然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见朱桐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也怒了。

    “这事儿不说清楚,谁也别想从我这里把人带走!”

    朱桐虚了虚双眼,阴渗渗的道:“妙然,你这是出尔反尔啊!上次是你过生日,我不跟你计较,今儿你这么护着这丫头,而且她一口一个许半生,看来这事儿跟许半生也脱不了干系。你们这是合起伙来欺负人呐!”

    “朱桐,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夏妙然再如何强势,终究也只是一介女流,此刻除了报警,她也没有更好的主意。

    看了一眼留在酒吧里的服务员,夏妙然吩咐道:“小飞,报警!”

    服务员赶忙掏出手机,可是没等他拨出110三个数字,眼前就闪过一道身影,朱桐身后的那个男子抢走了他的手机,当着他的面,只用一只手,就捏碎了那支苹果的手机。

    这可是前后都是玻璃的手机啊,就这么被那个男子捏在掌心之中,碎玻璃渣子从他的掌心里簌簌往下掉,看的夏妙然和小飞都是触目惊心。

    “师父,你继续吧。”朱桐轻轻的说了一声,然后自己也是脚步轻移,来到夏妙然的身边,双手如同铁箍一般抓住了她的两只胳膊。

    “你们给我住手!”眼看着那个男子又和依菩提战成一团,而依菩提显然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自己却被朱桐牢牢地抓住了胳膊,动弹不得,夏妙然也只能厉声喝道,却没有分毫作用。

    “妙然,念在我们自小认识,虽不算青梅竹马却也是两小无猜。我现在只是拉着你,你别逼我出手!”朱桐的声音在夏妙然身后响起。

    夏妙然不听还好,一听之下更是愤怒不止。抬起脚就向后踹去,朱桐轻轻松松的让开半步。躲开了夏妙然这一脚。

    “你放开我!”夏妙然怒极。

    朱桐一把将夏妙然推开,夏妙然几乎摔倒。

    站直之后,夏妙然扬起腿,就踢向朱桐的裆部。而朱桐,却是简简单单的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夏妙然的脚踝。

    朱桐抓着夏妙然的脚踝,冷冷的看着她,道:“夏妙然。你真以为我是怕了你们夏家?如果不是你长的好看,我对你还有些心思,我凭什么这么忍着你?我今晚就算是把你也一并带走,我倒是要看看夏文瑞他能奈我何!”

    说罢,朱桐将手往怀里一带,夏妙然便被拉向了他的怀中。

    朱桐的另一只手,直接揽向夏妙然的腰肢,他心里也在想着,终究还是软香温玉在怀了,只是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就在夏妙然几乎要被朱桐抱住的时候。一道银光闪过,生生的横在了朱桐和夏妙然的身体之间。

    朱桐感觉的到那道银光的寒意,甚至是上边隐隐传来的杀意。他顿时收了力,将夏妙然轻轻推开。他知道,若是自己真的将夏妙然抱进怀里,那道寒光很可能真的敢切开他的喉咙。

    即便是撒手的很及时,朱桐的脖子上也都被划出了一道血痕。朱桐的鼻端,也已经嗅到了自己鲜血的腥味。

    银光是一把剑,原本软绵绵的剑身,此刻却坚硬笔直。

    软剑的另一头,掌握在一名少女的手里。少女俏脸如同冰冻一般寒冷。双目如电,仿佛用目光就足以割开朱桐的咽喉。

    朱桐被剑架着喉咙。却并没有太多的惧意,回过神之后。反倒是哈哈大笑,他道:“哈哈哈,许半生,你总算是出现了。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无论什么事儿最后都能跟你扯上关系。早要是知道这丫头跟你有关系,我就直接去找你了。正好,上次拜你所赐的羞辱,我也想还给你。”

    许半生此刻才从楼梯上揉着太阳穴走了下来,俊脸依旧苍白,但是却没有了平时的谦和微笑,而是带着些头疼的表情。

    真的是很头疼啊,他本来好好的只是跟七爷约了见个面,却被依菩提喊到了这里。见依菩提又要惹事,好在夏妙然不在,许半生不觉得这事儿能闹大,寻常人哪里可能是依菩提的对手?他也就趁机离开了。

    只是到了家里,原本洗了个澡都准备睡了,却终究心有所念,掐指算了算。算出依菩提这里事儿闹的有些大,他也没打算管,可是他却发现夏妙然也被牵涉其中。

    那次送给夏妙然的平安扣虽然毁于老僵之手,但是许半生隔了两天就又制作了一件法器。这一次,他干脆做了一个手串,十五毫米的直径,珠子的数量也刚好是十五颗。每一颗珠子都是一件单独的法器,而这十五颗珠子串在一起,又是一个加强版的法器,每颗珠子之中的气场相叠加,融合一处。

    当然不可能十五颗珠子都是法器,若是给许半生足够的时间,他也愿意做出这样一串手串来。只是一来时间不够,二来珠子之间气场的叠加,也是需要以非常复杂的阵法来加持才能达成这样的效果的。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许半生也只能做出五颗带有气场的珠子,而即便是这五颗之中的气场叠加,要使其毫不冲突并且还能相互加强,也着实耗费了许半生相当大的精力。

    不过许半生也藉此验证出自己现在的术数修为,他估计,时间充足,他大概可以使得九颗珠子的气场相叠加,再多就无能为力了。而以此推断,在他炼制往生回天丹之前的鼎盛时期,他大概可以做到十二颗珠子相叠加。至于林浅,许半生不想揣测,他很怀疑就算是弄一串三十毫米直径一百零八颗的佛串,林浅也不在话下。

    五颗珠子加上一些普通的珠子,凑成了这个手串。

    夏妙然深深记得许半生的话,即便是睡觉,这个手串她也是绝对不会摘下的。只有洗澡的时候,会短时间的摘下放在一边,一洗完就立刻再度戴在手上。

    正是这串手串。让许半生轻易的可以了解到夏妙然的一举一动。当发现依菩提把事儿闹大了之后,他就担心起夏妙然来,结果心念和这串手串相连的结果。却是发现夏妙然正在赶往酒吧的路上。

    赶过来的时候,许半生再度起了一卦。他发现依菩提的情况十分不妙,对手明显比她强大太多了。纵然有那些毒物做手段,恐怕这丫头的麻烦也小不了。

    在楼上就听到朱桐的声音,许半生感应到那串手串上传来的信息,立刻就让李小语下去阻拦。

    其实朱桐伤不了许半生,之前也就是他的举动并未形成攻击,仅仅只是控制而已,所以才没有触发那串手串的防御。否则的话。以朱桐的实力,他去找夏妙然的麻烦无疑相当于是他自己找死。

    但是许半生可不希望自己制作的法器因为朱桐莫名其妙的攻击而损毁,是以他才让李小语出手,拦下了朱桐。

    “叫你的师父住手吧。”许半生揉着头,无奈的说道,若不是夏妙然的关系,他根本不想出现在这里。但是既然出现了,这事儿他就必须要管。

    李小语听见此话,手里的剑顿时一横,又顶上了朱桐的脖子。手里稍稍用了些劲。压在朱桐的脖子上,他的脖子顿时再度出现一条血痕。

    虽然脖子上被划破了生疼,但是朱桐竟然笑着说了一句:“师父。咱们师徒俩一起看看许大少有什么话要说!”脸上的笑意,不可抑制,哪有半点被胁迫的感觉?

    许半生走下台阶的最后一步,却皱起眉头望向了酒吧的一个角落,脚步也稍稍停顿。

    “掌柜的,他好像发现咱们了。”之前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

    掌柜的笑了笑道:“他若发现不了咱们,远儿又岂会这么容易伤在了他手里?”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而许半生,也竟然对着那个角落笑了笑。哪怕在其他人眼中看来,这个角落根本就是空无一人。

    角落里的两个人。也彻底确认了许半生的确已经发现了他们,甚至于。就连他们说的话可能都听了去。

    “你就是许半生?”朱桐的师父暂时的放过了依菩提,转而面向许半生。

    许半生含笑点了点头,道:“昆仑派道友如何称呼?”

    那人原本是打算兴师问罪的,许半生伤了朱桐,而朱桐是他的徒弟,他这个师父于情于理都可以站出来为朱桐出头。

    可许半生一口道破他是昆仑派传人,这倒让他不禁高看了许半生一眼。

    “眼光不错,竟然能看出我的师承。”那人顿了顿,双手拱起,对着西北方深深的作了个揖,然后又转过身对许半生说:“不过你也不用攀亲戚了,我常区过虽矢志不敢忘记自己出自昆仑,可我也早已被昆仑除名。如今只是世间散人一个。”言语之间带着几分伤感,却又有几分自傲,显然是以为许半生打算借着道友的身份消弭今日之祸。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常道友有礼。”心里也就明白了,此人怕是早年品行不端,已经被昆仑除名,不过此人对昆仑倒是有着忠心之念,也算不上罪大恶极。

    “我如今早已散入尘世,再不是道门中人,你也不必用道友相称。许半生,我只问你,可是你伤了我的徒儿?”常区过身材虽小,可扬声喝问之时,却自有一股凌厉的气势。浑身上下,傲然出尘,看来朱家对他有大恩惠,否则他也不可能替朱桐卖命。

    许半生依旧笑笑,点点头道:“我是打过朱桐。”

    明知道对方根本就是要来报仇的,许半生也就没有解释为何要打朱桐,也没说朱桐是咎由自取。这个梁子早已结下,解开也唯有动手而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