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59章 恃强凌弱

第0159章 恃强凌弱2017-11-11 22:19:47Ctrl+D 收藏本站

    常区过知道自己输了,输的无比彻底。

    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竟然会输给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在此之前,他也知道许半生的实力会很强,可是他想,十八岁而已,就算再如何天才,哪怕是从娘胎里开始修习,又能达到什么样子的地步?

    昆仑绝对可以算得上是道门的第一大门派,倾昆仑派所有,门下弟子若能在十八岁的时候,达到鼻之境的修为,就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而这样的天才,绝对是用各种丹药堆出来的。如果把炼制那些丹药所耗费的金钱计算一下,那至少也是以亿为单位的。

    常区过不相信别的门派还有这样的实力,就算真有那种不世出的天才,他相信在得不到昆仑派那么多资源的前提下,这个十八岁的少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到跟他相仿的境界。事实上,常区过更多的认为许半生是在耳之境的位置。

    他错了。

    代价是一条胳膊,以及彻底被击溃的信心。

    现在别说他已经废了一条胳膊,就算是完好如初,他也绝没有信心再跟许半生动手。

    一败涂地。

    朱桐也傻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自己的师父竟然输了,而且输的连半点战胜许半生的希望都没有。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个许半生一定是用了什么阴招,否则,常区过怎么可能输呢?

    朱桐想起自己那个自小就离开了朱家的亲大哥说的话,他说,常区过在这个社会上,基本上就是无敌的存在。而后来发生的事情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朱桐开的那家安保公司,里边多数都是特种兵退役下来之后来公司任职的。可是。二十多名退役了,却并未丢下一身硬功夫的特种兵,加在一起。却都根本就不是常区过的对手。甚至就连子弹,似乎也奈何不了常区过。

    常区过跟着朱桐的时间不长。一年而已。

    就如许半生所料,朱家对常区过有救命之恩,所以他才会委身于朱桐的安保公司。平日里只是偶尔指点一下那些保安们的训练,对朱桐的指点,也并不算多。

    也有许半生没有料到的,常区过之所以会委身朱家,也不完全是为了报恩。还在于朱桐的大哥,承诺有一天会让他重列昆仑派的门墙。这对于常区过而言。比救命之恩还要让他俯首帖耳。

    看着跪倒在地失去全部信心,无意再爬起的常区过,许半生淡淡的说:“丢掉你那些旁门左道的功夫吧,昆仑派如此正宗的道门功法,怎么不比你学的那些鸡零狗碎的外家功夫强?你问过我何门何派,我现在告诉你,我是太一派传人。”

    一句话,在常区过的耳中却犹如洪钟大吕,许半生的声音振聋发聩。

    太一派!

    那可是太一派啊!

    难怪会出现许半生这样的妖孽,不过十八岁的年纪竟然就达到了舌之境的地步。

    常区过突然觉得自己输得一点儿也不冤了。作为昆仑派能够学习到乾元功的嫡传弟子,常区过自然不会不知道,在中华大地上。太一派就是道门之首。以前不知道是不是,但是百年来必然如此。

    传说中太一派的掌教真人林浅,不光武功绝对是天下第一人,绝不做第二人想,甚至,在术数之上,都已经是半仙之体。

    据传林浅都已经一百多岁了,可是却依旧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夜御三女也不在话下。

    对于后一点。常区过知道那必然是旁人牵强附会的,林浅真人纵然游戏人间。可还不至于荒唐到如此地步。

    可是,就连昆仑派掌门。也将林浅视为神人。常区过在听到许半生说他是太一派的弟子之后,顿时觉得,自己没有被昆仑派以门规处死,或许,就是为了让他遭受今天的打击。

    如果这天底下,还有一个门派,有一个人,能够让自己的弟子在十八岁之前就突破到舌之境的地步,常区过相信唯有林浅。

    难怪这个许半生刚才不肯说出自己的师门,他是怕他说了,我就不敢跟他动手了吧?——常区过万念俱灰的想到。

    常区过还并不知道,许半生原本已经突破到身之境的地步,若非炼制那个逆天而行的往生回天丹遭受了天罚,也不会落回到舌之境的地步。他若是知道许半生十八岁之前就已经突破到身之境,还不一定会吃惊到什么样子。

    武学一途,分为后天和先天两大境界。

    而后天,则又分为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境界或者叫阶段。

    这六个阶段之间,没有什么明确的划分,多数也唯有本人知道自己达到了什么样子的境界。

    寻常人,得不到内功传承,单凭外功,不能说无法突破后天境界。可即便突破,也就多半停留在眼之境而已。而外功突破到眼之境,十不存一,至于鼻之境,千百年来也极少有人能够全凭外功达到,多多少少都要拥有一些内功心法,哪怕是个极烂的内功。

    对于昆仑派的弟子来说,达到鼻之境不能说轻而易举,但基本上也都是三十岁左右就能做到的。但是再往后,凭的就不是勤学苦练可以弥补的了,更多的是要依靠天赋。

    后天六境,前三境为下境,后三境为上境。下境与上境之间,相隔可谓鸿沟。

    即便是昆仑,能够达到舌之境的弟子,也并不多。而达到身之境的,整个昆仑也不过区区三人而已。至于第六境意之境,已经至少百多年都没有人听说可以达到了,如果一定要有一个,那也只能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林浅。

    甚至于,有人传说他已经达到了先天境界。

    先天,据说在上古时代,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近千百年来,也再没有听说有人可以达到那种程度。

    何为先天?先天是筑基的开始,而筑基。就再也不是武功的范畴了,是修真的阶段。

    整个后天阶段,都是在练气。只有达到意之境,才是练气大成。可即便是达到意之境。也还距离先天筑基所差甚远。

    先天之后,开始真正筑备了修炼的基础,从那一刻开始,严格意义上就不是人了,而是介于人和仙之间的特殊存在。

    达到了先天,开始筑基之后,也就真正可以做到人们口中所说的半仙之境。

    道门典籍之中虽然有很多关于先天境界的描述,可是也不知道有多少年。都没有人再见到过先天境界的强者。传说中,筑基之后可以御风而行,可以飞剑伤人,这在常区过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是个修道者不假,可他首先是个深受现代科技影响的人,哪怕自小在昆仑山中长大,他也没少接触正常的社会。对于现代科学也有了解的常区过,加上师门上下连达到舌之境的人都寥寥无几,他又怎么能够相信后天之上有先天。而且先天可以御风而行飞剑伤人呢?

    但是今天,常区过却突然有些相信后天之上真有先天了。

    十八岁就能达到舌之境,那岂不是三十岁就能达到身之境乃至更高?若是四五十岁之前就能达到意之境。或许还真有突破意之境,从后天进入先天的可能。

    大家都是道门中人,你这究竟是怎么练的?

    常区过此刻脑中杂乱纷呈,已经没有完整的念头了。

    “你不告诉我你师从何门,就是想跟我动手?”常区过心中终究还是闪过一丝怨毒,他觉得许半生完全是在设计他。

    许半生轻笑摇头,道:“我若想伤你,你又如何走得掉?”

    常区过一呆,似乎开始有些明白。

    “你终究还是想伤了我。”

    许半生点点头。道:“习武者,恃强凌弱本就是大忌。你们昆仑也是名门大派,不可能连这条门规都没有。你只看我年纪。也不管我何门何派,依旧可以动手。我废了你一条胳膊,正是你自己所造之孽。”

    “荒谬!那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在恃强凌弱!”常区过恼羞成怒,反正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这里终究是俗世,他相信许半生也不敢杀了他。

    “我是在恃强凌弱,可你种因在前,我收果在后。这可不是警方查案,他们只会将先后视为责任轻重的划分方式,在道门之中,或者说在整个江湖里,先为因,后做果,你既然起因,便要承受后果。常区过,你咎由自取!”

    常区过还想再说什么,终究是张了半天的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朱桐早已傻掉了,一贯多嘴的依菩提,此刻也像是个乖乖的小狗一样,站在夏妙然的身旁,看着许半生,一言不发。只是她那对大眼睛里,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甚至,有点儿色迷迷的感觉,就像是猎人看到猎物的那种兴奋。

    “朱桐,带着你师父走吧,这个小丫头,你惹不起,你师父同样惹不起。”许半生背起双手,连看朱桐一眼的兴趣都欠奉。

    见常区过再无战力的可能,朱桐也不得不扶起他,带着他离开了这间酒吧。

    “朱桐,记住你说的话,三天之内,我要我的酒吧复原如初。”偏偏夏妙然,却还在朱桐临走之前,来了这么一句,这让朱桐的脚步打了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楼梯之上。

    等到他们走了,依菩提才仿佛终于回过神来一般,也不顾嘴角还有刚才流淌的鲜血,拍着小手兴奋的喊道:“许半生你好帅哦,这辈子我跟定你了!”

    许半生也没看她,只是对夏妙然笑了笑:“跟我无关,我本不想管这件事,你若不在,我来都不会来。”

    原本还对许半生有些怨气的夏妙然,这一句话,却让她再也生不出半点气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