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61章 牙尖嘴利

第0161章 牙尖嘴利2017-11-11 22:19:49Ctrl+D 收藏本站

    用手把着酒杯,在桌上轻轻的转动着,严大掌柜的忍耐,也快到极限了。

    “来之前就知道许少功夫很好,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太一派的太极,果然是源远流长,看来这太极出太一的说法,确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不过,我却没想到,许少嘴上的功夫比手里的功夫还要强一些。”

    许半生知道这是严大掌柜在讥讽自己牙尖嘴利,一开始就咄咄逼人。

    他微微一笑道:“我也一向听师父说起严大掌柜,他说严大掌柜虽是巫门中人,可却自成一派,颇有宗师气度。今日得见,严大掌柜也果然气度不凡。只是,我也没想到,严大掌柜竟然会做出如此藏头露尾的事情。”

    严大掌柜这才明白,许半生的怨气在哪里。

    如果严大掌柜来了之后,直接找人安排与许半生见面,又或者干脆直接找上门去,这都让人觉得好接受一些。

    即便是出于某种原因,严大掌柜选择了隐匿行踪,他若是和依菩提并无姑表亲的关系,或者在依菩提吃亏的时候施以援手,许半生也不会介意他什么。

    既然和依菩提有姑表亲在,不管关系好坏,作为长辈,又是一派宗师,总是要表现出足够的教养。这个教养,就表现在他应该出手阻止常区过,而不是把这事儿留给许半生来做。

    说穿了,许半生介意的还是常区过和朱桐动了夏妙然,这事儿起因又在依菩提身上,严大掌柜作为依菩提的长辈,就有义务替夏妙然挡住这件事。若非夏妙然几乎被朱桐挟持,还被他言语侮辱,许半生也无需出手。

    明白了许半生心中所想之后。严大掌柜不禁摇头苦笑。

    许半生和夏妙然的关系,严大掌柜自然是有过调查,否则。他也不会在得知自己的儿子被废之后几乎半个月才来到吴东。

    为了一个被自己退婚的女人出头,而且一出手就是将对方往死里得罪。严大掌柜多少有些不够理解。

    今日见到许半生,严大掌柜就明白了,许半生的底线就是他身边的所有人。冒犯他身边的人,甚至比冒犯他自己还要让他来的生气。

    严大掌柜暗暗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因为许半生重伤了严晓远,他还是很欣赏许半生这样有担当的性格的。

    “许少应当知道我来到吴东,是所为何事吧?”严大掌柜想明白了,就无意继续纠缠。而是直接挑明了话题。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严大掌柜打算如何?”

    “犬子不成器,得罪了许少的朋友,受到惩罚也是应当的。杀人这种事,我不放在心上,许少想必也不会。但是他竟然把主意打在了许少朋友的身上,便是他咎由自取。”

    许半生笑了笑,又道:“那么严大掌柜此行又是为何呢?”

    “犬子现在已经是个普通人了,功力全失,自保都堪忧。许少惩戒他。我没什么可说的,可是,我不明白。许少已经痛快了,为何还要强行将犬子留在吴东?”

    许半生也不隐瞒,直接说道:“十七局史一航,让我帮忙盯着点儿严晓远和依菩提。”

    “就为了这个,你就要留下犬子?道门什么时候也成了公门的鹰犬。许少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严大掌柜的气势突然一变,变得锋利起来,他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作了刀刃一般,许半生只要稍稍一动,就似乎会被空气割得遍体鳞伤。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并不是说许半生动一动就真的会被空气割伤。严大掌柜真若能做到这样。他也不必跟许半生在这里谈了,而是会直接动手。哪怕林浅在场也不怕。

    “史一航那个人还不错,他找我的时候很客气。他对严晓远和依菩提也并没有恶意,他也只是执行公务罢了。严大掌柜明白,你和严晓远,在巫门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依菩提在旁门左道里也是上了字号的,而且她除了三圣教圣姑这个身份之外,还是一位活佛的高徒,尤其是这名活佛竟然是佛巫双修的。我想,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俩真的是一个来读书一个来教书的。”

    严大掌柜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此行必然绕不开这个话题,关于严晓远和依菩提的目的,但是,他依旧不想谈及这件事。

    “十七局想知道犬子的目的?”

    许半生摆摆手,笑着说:“他们想知道什么,我不关心,或者说他们一定想知道严晓远和依菩提所为何事,但是我没有那个义务替他们打听这些事,我也并不想去管这件事。这对我而言,并不重要。”

    “那么许少究竟为了什么?”

    “这一点,我和十七局的史一航有一个共同的观念,从我们个人的角度而言,我们都希望吴东可以平平静静的。他们的,或者说是你们的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在吴东的行为,几乎必然会引来其他巫门中人的窥视。甚至于会有些自诩正义之辈的注目。到时候,吴东成为佛道巫三门的斗法场,这个摊子谁来收拾?”

    严大掌柜的眼神微微发虚,他看着桌上那杯酒,那杯一直被他在手里摩挲的酒。

    拿起酒杯,严大掌柜一饮而尽。杯子被转动了半天,杯里的酒甚至都有些发热了。

    “我若硬要将犬子带走呢?”严大掌柜眼神凌厉的看着许半生。

    许半生微微一笑,笑得真好看,他道:“严大掌柜真若有心如此,又何必跟我聊天?你们究竟为了什么我不知道,可是,我却能相信,或许那件东西被严晓远得到之后,他还能恢复功力吧?”

    严大掌柜悚然一惊,他不禁正视许半生,饶是在见到许半生之前乃至之后,都已经把许半生想的足够强大了,他却发现自己还是小觑了许半生。

    许半生突发此言。绝不可能是凭空揣测,必然有他的根本。

    太一派之所以能执道门牛耳,而不管其他门派是否愿意承认。不光是林浅的武功震慑天下。

    再如何高强的武功,林浅也只是一个人而已。就不说昆仑少林武当这样的大派。即便是僵尸道,以严大掌柜,也未必就真的惧怕林浅。林浅总不能真的可以飞剑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合一派之力,纵便会付出很大的代价,严大掌柜自信还是能够抗衡林浅的。

    太一派真正傲视江湖以至术数界的,是太一派在术数上的造诣。

    移山填海自然只是夸大其词,可是就连严大掌柜都能用两件法器加一个阵法遮蔽世人视线。林浅能做的事情就更多。

    许半生刚才进门的时候,第一时间发现了严大掌柜和孟可的存在,就是最好的力证。他或许在武功上比严大掌柜还稍有不如,可是,动起手来,严大掌柜还真有些担心他手里的太一派法器。

    严大掌柜的僵尸道,之所以能自成一派,不光是因为他们巫术上有独到之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僵尸道创教之时,就融入了不少道法和佛法。这也是为何僵尸道不像别的门派叫某某派或者某某教而是取了一个“道”字的原因。僵尸道,很大程度上是要依赖于佛道二门的阵法的。

    越是知道阵法的威力,严大掌柜就越不敢小觑道门中被默认第一的太一派的实力。

    是以。许半生突然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这其中就算有猜测的成分,怕也是十之一二。主要,还是来自于他掌握的推演之法。

    一个推演之法能强大如斯的人,他在其他术数上的实力可见一斑。

    严大掌柜的脸色一变再变,他又喝了一杯酒,之前很不习惯的威士忌的味道,现在似乎也开始变得醇和起来。带着撕裂感的酒液顺着咽喉而下,灼烧着严大掌柜的食道。也让他的头脑变得清醒了一些。

    “林浅真人一向可好?”严大掌柜突然问道。

    许半生笑了笑,道:“师父是个懒散的人。我成年那天,他便把太一派的教务扔给了我。自己跑去云游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不过想来他应该活的很开心。”

    严大掌柜闻言脸色又是一变。

    许半生这话是什么意思?把太一派的教务交给了许半生?他是想说他现在已经是太一派掌教真人了么?

    脸上阴晴难定,严大掌柜犹豫半天,还是问道:“许少的意思是,林浅真人已经将太一派掌教之位让与你了?”

    许半生没说话,只是笑笑,拿起酒杯,又抿了一小口。

    严大掌柜顿时骇然不已,若林浅真的将掌教之位都传给了许半生,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许半生尽得他的衣钵,他已经没什么可以传授的了。并且,许半生的实力必然已经达到可以统领太一派的程度。

    这岂不是说许半生刚才还并未展现他全部的实力?

    可是,既然他未尽全力,又为何要使出太一派最压箱底的太极呢?

    仔细一想,又不尽然,许半生用了太极不假,可内功,他用的却是甄水功。严大掌柜知道,太一派的内功心法远不止这一种,甄水功,阳炎功,古木功,厚土功,完金功。这五种功法各有千秋,其中却是以完金功最强。光看功法的名称就知道了,都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可是这功法却叫完金功,足见其强大。而且,这还不是太一派最强的内功,将这五种功法合而为一,形成一套源源不绝自行运转的五行功,才是太一派最高深的功法。

    严大掌柜也替自己竟然看不透许半生的武学境界,却能一眼看出常区过是将将步入舌之境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那就是,许半生的武学境界,还在严大掌柜之上。而严大掌柜,也是舌之境巅峰几乎一只脚踩进身之境的人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