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62章 莽撞二掌柜

第0162章 莽撞二掌柜2017-11-11 22:19:51Ctrl+D 收藏本站

    严大掌柜一直在沉吟,孟可却忍不住了。

    他走上前一步,对许半生说道:“既然你们那么担心吴东出乱子,那么我们把少掌柜带回去岂不是省了你的事儿了?”

    许半生抬起头,笑着看看他,并没有吱声。

    僵尸道从来都不是世袭的,不过到了严大掌柜这一代,似乎有变作世袭的倾向。这个二掌柜孟可,不得不说是其中的关键。

    古代的生意人,把请来的职业经理人称之为掌柜,这个主要起源于票号也就是古代的银行。票号在很大程度上,还兼有当铺的功能,所以后来当铺也开始将坐在柜台后边的人称之为掌柜,老板叫做东家或者东主。票号里的二掌柜就是大掌柜单纯的副手,大掌柜不在就由二掌柜统领一切。

    基本上,这和现代社会的总经理副总经理差别不大,不同的是现代社会通讯交通发达,总经理不在也能有很多方式联系上他,副总经理的权限就没有二掌柜那么大了。

    在古代的票号以及后来发展到商铺之中,大掌柜一旦要告老归乡,也就是辞职准备退休了,多数情况下,都是由二掌柜顶上来做大掌柜。

    僵尸道一贯以生意人自居,他们最初是赶尸出身么,赶尸严格来说都并不算是巫门,顶多打头的师傅是个巫门中的人,更多的,赶尸就是一门生意,将那个年代出门在外客死他乡的尸体运送回去的一门生意。

    是以他们也继承了生意人的传统,大掌柜一旦无力掌管僵尸道,或者意外横死,基本上都是由二掌柜的接任。当然也会有例外的情况,只是却从没有一个人敢向严大掌柜这样,几乎公开的表示要树立自己的儿子严晓远。成为下一代掌柜。

    严晓远争气,年纪轻轻已经是鼻之境的修为,加上方方面面的确都比较出色。这是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原因,许半生看着眼前略显莽撞。事事都太依赖严大掌柜的孟可,就明白了。

    这样的一个人,实力虽然不错,作为冲锋的一员大将,那是没问题的。让他做二掌柜,僵尸道上下也无人不服。可是,真要是让他坐大掌柜这个位置,恐怕就有些不合适了。任何一个教派的教主门主。未必是要实力最强的,但绝对是需要面面俱到的。否则,在他执掌门派的时间里,这个门派不走下坡路都不可能。

    “我问你话呢!”见许半生不回答,孟可越发对这个从见面就没好好说过话的少年不满。

    他可不管你是什么太一派的掌教真人,他只相信自己的拳头,为人又比较莽撞,完全没想过许半生的实力稳居他之上,他也就只是比刚才那个常区过略强一点罢了。

    严大掌柜被惊醒,看了一眼孟可。急忙道:“下去!”

    孟可依旧忿忿不平的瞪着许半生,后退了一步,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只要稍有一点儿变故,孟可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抱歉,我二弟他性子比较鲁莽,许少不要见怪。”严大掌柜居然对许半生抱了抱拳,这就让孟可更加忍不住了。

    “掌柜的,我鲁莽我承认,可是,这小子口口声声说少掌柜在这里会给吴东惹来一场乱子,现在我们要带他走。那不就没事儿了么?”

    严大掌柜回过头,叹了口气。道:“老二,我说过你多少次了。遇事要多动动脑子。如果不是你从来不动脑子,我何苦要让远儿继承掌柜这个位置?而现在,远儿出了事,我又怎么会如此为难?这大掌柜的位置,本该是你顶上来的!”

    “掌柜的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再鲁莽的汉子,也知道自己不能接这个话茬,且不说严晓远的事儿已经让严大掌柜痛不欲生了,再扯到大掌柜的位置,就更不是他应该提及的。

    “若只有远儿一人,许少怕是早就把他赶回湘西了。现在远儿若是走了,只剩下菩提那个丫头,她必然更加为所欲为。远儿虽然武功全废,可是只要他在这里,就代表着我们僵尸道,菩提再如何胡闹,也必然有些收敛。至少,三毒教以及她那个喇嘛师父,都会对她进行一定的约束。否则,以这丫头的性子,那还不是吴东来一个巫门的人她就杀一个,来俩她就要灭人家满门?这个小丫头,怕是比远儿还要叫十七局的人头疼。”

    孟可听懂了,使劲儿点了点头,喃喃说道:“要说少掌柜这个表妹,那真是心狠手辣,我都自愧弗如。十三岁的时候,为了一块儿糖,就能在井里下毒灭人满门,这事我绝对做不出来。”

    严大掌柜看着许半生,道:“那看来,许少是不会允许我将犬子带走了。”

    许半生缓缓点了点头,缓缓喝完了杯子里的那些酒。

    严大掌柜再度沉吟,片刻后道:“孽子真是自作孽!既然如此,许少可能保证犬子在吴东的安全?他自小被我惯坏了,现在又武功全失,我怕他……”

    “佛道二门,我想应当会给十七局几分面子,有史一航在,严大掌柜尽可放心严晓远的安全。而巫门中人,我想,还没有什么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得罪严大掌柜吧?”

    许半生的话说的很巧妙,他并没有说佛道中人会给他面子,但是严大掌柜却明白,这等于是许半生应允了绝对会让严晓远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至于巫门中人,严大掌柜也确有足够的自信,谁若敢动他儿子,他也不介意像依菩提那样灭人满门。

    “既是如此,告辞了!”严大掌柜一抱拳,站起身来,找许半生报仇,他是不敢的。本就不知道许半生的深浅,何况还有林浅在背后,这件事无论说到何处,也都是严晓远自己的不是。不光是得罪许半生的问题,假若让佛门道门中的那些正义感过剩的人知道,严晓远竟然绑架处|女给老僵练功用。只怕那些人会纠集一群人直接杀到僵尸道在湘西的老巢去。

    严晓远虽然成了个废人,可是若是能得到那件东西,他还是有机会恢复的。甚至实力大增,而严晓远即便完好无损。得到那件东西之后也不过就是这个效果。为了这个,就跟许半生撕破脸,不值当。

    严大掌柜之所以能凭着僵尸道这个巫术门派,隐约成为一派宗师,自然有其独到之处。这份取舍,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他来找许半生,也不过就是想要个说法而已,他更担心的是许半生的目的是那件还未出世的东西。一番交谈下来。严大掌柜基本可以确认许半生对那件东西非但一无所知,而且并没有丝毫觊觎之心,这对严大掌柜来说已经足够了。

    至于是否能够得到那件东西,严大掌柜从未产生过怀疑。一代枭雄,他若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真是白活了。

    许半生依旧四平八稳的坐在凳子上,也拱了拱手,道:“不送。”

    他知道,严大掌柜说告辞,不是离开酒吧。而是离开吴东回去湘西。他更加知道,自己出门之后,恐怕史一航就会现身。他必须了解严大掌柜意欲何为。

    站起身来,许半生走到吧台,又取了一只完好的杯子,用水冲了冲,回到刚才的桌子边。

    将严大掌柜用过的那只杯子轻轻一扔,杯子落在吧台之上,四平八稳,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

    许半生将那只干净的新杯子放在严大掌柜之前坐过的位置,慢悠悠的给倒上了酒。又给自己的杯子里添上一些。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许半生脸上浮现微笑。道:“史先生,晚上好。”

    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果然是永远都表现的十分慵懒,仿佛从未睡醒过一般的史一航。

    “许少,又见面了。”

    许半生笑着指了指对面的凳子,示意史一航坐下。

    史一航坐下之后,拿起杯子,跟许半生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严大掌柜走了?”

    许半生点点头,道:“理亏的是他,他也只是来试探一下罢了。那件东西在他心目中,原先份量可能并不太重,可现在,却是志在必得。他还没那么大的胆气,敢在江南兴风作浪。”

    史一航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更显得没睡醒。

    “只可惜,我们依旧对那件东西一无所知。”

    许半生笑笑,道:“史先生对那件东西也感兴趣?”

    史一航摆摆手,笑的都像是快睡着了:“许少不用试探我,巫门所重之物,就算给到我手里,我也是拿去封印起来,不令其为祸社会罢了。只不过上头把这事儿派给了我,我若能知道是什么,也可有的放矢。现在太被动了。”

    “既然只是为了维稳,那就更该以不变应万变。至少,现在跟着严晓远,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松懈点儿也无妨。”

    史一航突然大笑起来,道:“真希望依菩提那丫头也干出点儿让许少您震怒的事情,那我们可就真的省心了。”

    “这个丫头喜怒无常,年纪虽小,却比严晓远更加心狠手辣。关键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比严晓远更不好控。”

    “但是她好像喜欢上了许少。”史一航突然变得不那么瞌睡,小眼睛里似乎还闪烁着一些狡黠的光芒。

    “就算我不介意,她也才十五岁而已。史先生动了这样的心思,不怕一悲大师怪罪么?”

    史一航依旧笑眯眯的,说道:“法律规定是十四岁,况且,这种事,谁敢往许少头上套法律。”

    “史先生不如辞职,我想你若是开个夜总会,生意一定会很好。”许半生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离开了酒吧。(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