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63章 邪路正法

第0163章 邪路正法2017-11-11 22:19:52Ctrl+D 收藏本站

    再次见到萍姐的时候,就连一向不怎么动容的李小语,也表现出了极度吃惊的神情。

    坐在萍姐和靳光煦开的私房菜餐厅里,靳光煦勉强带着些笑容,对许半生说道:“其实萍姐这两天已经好多了,前段时间她憔悴的更厉害。”

    萍姐眼眶深凹,面色铁青,头发怎么也梳不熨帖,活脱脱一个瘾君子的形象。

    说话的声音也很虚弱,却依旧没忘记呵斥靳光煦。

    “叫我师父!”

    靳光煦显得有些无奈,之前萍姐并不知道自己的问题,他一直称呼萍姐惯了,而且,拜在萍姐门下之后,其实一共也没喊过几声师父。现在萍姐知道自己的状况,每日遭受非人的折磨,身体已经虚弱到随时有可能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却反倒强调起师徒名分来。

    其实在座的任何一位都明白,靳光煦和萍姐之间,早已超出了正常的师徒情分,什么样子的师徒情分,能让一个阳光大男孩如此悉心照料自己精神出了问题的师父呢?

    靳光煦就仿佛杨过,萍姐就好似小龙女,只不过,萍姐这个小龙女过去并不知道自己身染重病,而不像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和杨过一起中了情花毒,却只有一颗解药,为了让杨过活下去,她自己选择了跳崖自尽。

    萍姐现在的表现,和小龙女的心态如出一辙,只不过,杨过和小龙女早已挑明一切,甚至两人都已经拜堂成亲,而萍姐,和靳光煦之间,还只是处于微妙的阶段,这才促使了萍姐做出这样的行为。

    想要牢牢的将二人关系定位在师徒之上。这样,至少可以不用在感情上耽误靳光煦。萍姐对靳光煦的感情本来就比较复杂,她比靳光煦大那么多。又和他是师徒的名分,现在既知自己顽疾难除。自然更加不可能跟靳光煦继续发展。

    “许少,萍……呃,师父她的病,还有希望么?”靳光煦话到一半,终究还是改了口,这种时刻,他不想违逆萍姐哪怕分毫。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萍姐。可否借手腕一探?”

    萍姐这段时间因为靳光煦不再消除她的记忆,每晚都要经历痛楚,病痛的折磨其实倒在其次,主要还是心理上的负担。她的病情,用现代医学来说,就是间歇性精神病,可是,却又不是任何一家医院或者任何一个心理医生能够辅导的。多数人的精神疾病,都是来自于精神,有些是压力。有些是强大的刺激,可是萍姐的精神病,倒是有一多半源自于她的身体。这是她师父在她身体里下的那道禁制失控的表现。

    纵然知道许半生的身份,在见到他之前,蒋怡和靳光煦都一再的告诉她许半生是什么人,可是,她依旧不认为许半生能够治好她。

    可是许半生开口了,萍姐总也不能拒绝许半生的好意,便伸出一只手,放在了许半生的面前。

    看着这只枯槁的手臂,表面上全是细细的皱纹。就像是风烛残年的耄耋老者一般。可是,萍姐才四十岁。而且平日里相当注重保养,自幼习武。哪怕武功被废,也总有一缕内息护住心脉,对容颜总还是有些保护作用的。她本远不该是这副模样,就在上一次许半生和李小语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容光焕发皮肤娇嫩的中年女人,若是再将眼角的碎纹稍稍用粉底遮掩,说是三十左右的小少妇,也会有人相信。

    而现在……

    蒋怡和李小语的眼中都露出难过的神色,许半生却是神色如常,就仿佛放在他眼前的依旧是那截如嫩藕一般丰腴的小臂一般。

    伸出手去,用食指轻轻搭在萍姐的脉搏之上,许半生仔细辨查着萍姐的脉动,然后,他的神色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中指也搭了上去,许半生的表情愈发凝重。

    已经用上了三根手指,蒋怡不清楚,但是李小语却明白,哪怕当日给方琳的生父号脉,许半生也不过用了两指而已。

    现在,他却用上了三根指头,难道说明萍姐的情况比方琳的生父还要严重?

    李小语盯着许半生,想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些什么,她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期盼。这还是李小语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和她完全无关的人,产生了同情之心。

    缩回了手指之后,许半生对萍姐微微一笑,萍姐却好似心知肚明一般,道:“许少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情况我已经很清楚了。毛头和小怡是好心,可是他们真不该瞒我这么长时间。师父的禁制,无人能解,他既然不在了,我也该当随他而去。”

    靳光煦急切的看着许半生,希望他会说出萍姐的病还是有希望的。

    许半生看了看蒋怡,又看看靳光煦,最后对萍姐笑着说道:“萍姐说的大致不错,若是这几年,毛头并未放弃继续修习,以他和蒋总二人合力,或可压制得住这道禁制。但也仅仅只是压制而已,这道禁制失控之后,其形成的吞噬之力真是我生平罕见。”

    靳光煦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他甚至开始怀疑蒋怡把许半生请来究竟是对是错了。

    在这样的时刻,难道许半生不是应该把情况往好的方面说么?萍姐已经很灰心丧气了,许半生再这样补充一下,她只会更加的消沉。

    蒋怡也是满脑疑问,在她看来,即便情况真的如此,许半生也不会这样直言。这不是让萍姐直接万念俱灰么?

    李小语却知道,许半生下山才多久?他接触人也就是这两三个月而已,吞噬之力的确是他生平罕见,可他这一生也没见过多少吞噬之力。所以,许半生这话后半段,必然有大转折。

    “这道禁制失控之后,一直被毛头用贵派心法强行压制,可是就连蒋总的实力也不足以以一人之力压制,毛头就更加做不到。所以,他的压制是在将自己的内力输入进去,进而满足吞噬之力每日所需。这当然成功的让禁制暂时满足,可是毛头的内力也让这道早已失控的禁制自行成长。毛头说最近他越来越难以为继,那是因为禁制的成长远超毛头的修为增进,毛头每日消耗又极其巨大,此消彼长,自然便有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萍姐叹了口气,道:“我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有劳许少了。”

    靳光煦急道:“师父你不要轻言放弃,许少救不了你,或许还有别人可以。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竭尽全力让你活下去。直到有一天我找到能替你解开禁制的那个人。”

    许半生摆了摆手,微笑着阻止了又想呵斥靳光煦的萍姐,道:“毛头你稍安勿躁,萍姐你也听我一言。这禁制的吞噬之力虽然凶猛,可也并非不解之局。毛头说的也不错,我不能解,不表示别人也做不到。其实这道禁制,最终还是要依靠萍姐你自己来解。”

    靳光煦闻言大喜,而萍姐却是怀疑的看着许半生,她担心许半生只是在安慰她而已。

    蒋怡心里却笃定了起来,她知道,许半生只要说出了口,就一定有办法解萍姐身上的禁制。

    “许少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我师姐倒是还好,你想把毛头急死么?”蒋怡微笑着说道。

    许半生笑了笑,道:“不是我故意吊胃口,而是这其间的始末必须要说清楚。压制禁制之法另辟蹊径,走的不是正路,若不把前因后果说个明白,只怕萍姐会有犹豫,毛头也不敢尝试。”

    听到这话,众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太一派一贯没什么规矩,至少林浅这个人没什么规矩,他的规矩很简单,就是天下最质朴的公理和道德。可是,公理和道德都如同头顶浩渺的星空一般,根本没有一定之规,这也就是全凭人心了。

    许半生师从林浅,自小被林浅带大,他心里对于俗套的规矩必然也是嗤之以鼻的。可是就连他都说压制禁制之法不是正路,这法子到底能有多邪?而且,许半生说的是压制,而不是解除,这也让蒋怡和靳光煦心里忐忑不定。

    “许少,到底是什么法子?还有什么能比我每日夜半就癫狂大作要更邪性的?”萍姐现在已经完全了解了自己每日夜间,在星华最为鼎盛之时发病的症状,她自己也是心惊不已。

    “上次见了萍姐之后,我回去受到蒋总所托,也便留心此事。我自己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也唯有从最古老的手段入手。我请了玄甲替萍姐占了一卦。卦象显示,萍姐至少还有三十年以上的阳寿,随后我才笃定了心里的想法。”

    众人又是一愣,许半生不说压制禁制之法,却突然扯起萍姐的命途来了。就凭她现在这个样子,别说三十年,三个月都不知道能否撑得过去。

    “而且,若非那晚和蒋总去了一家酒吧,详谈关于萍姐的事情,这事儿也不好解决。偏偏一切凑巧,在最古怪的时间,出现了一个最意想不到的人。昨晚又发生了一些事,我这才思定了主意,萍姐身上的禁制,就落在那人的手中。”

    “是谁?”这句话,是蒋怡靳光煦李小语以及萍姐本人一同问出声的。

    而就在这两个字一说出口的时候,蒋怡和李小语似乎都同时想到了一个人。许半生特意提及那晚发生的事情,又提到一个人,难道,这事儿要落在严晓远或者依菩提的身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