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64 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0164 有情人终成眷属2017-11-11 22:19:53Ctrl+D 收藏本站

    蒋怡盯着许半生的眼睛,道:“许少,你就别再说什么前因后果了,师姐的情况已经如此,我想,再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犹豫。终究不过一死,师姐,你说呢?”

    靳光煦有些担忧的看着萍姐,心里却和蒋怡是同一种想法。

    萍姐稍稍思索了一下,随即苦笑道:“若我还是紫微传人,许少的话,如此郑重其事,或许我真的要考虑一番。毕竟从正难,入邪易。可是现在,我早已被师父逐出师门,一身所学也已经烟消云散,我只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这正,或者邪,对我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我只想能对的起毛头这些年为我所做的一切,也对的起小怡的帮助。”

    许半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依菩提。”

    萍姐和靳光煦自然是不明所以的,可是蒋怡和李小语却知道依菩提是何许人也。

    只是,就算是蒋怡和李小语,也并不清楚,许半生说压制萍姐身上的禁制要落在依菩提的身上,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所说的这个人,是个小姑娘,她的母亲本是黔南苗疆三圣教的一个普通弟子,但是她生下了依菩提之后,却被北方草原上的一个活佛喇嘛,收为了真传弟子。之后三圣教教主又认定依菩提是三圣教的圣姑,这个小姑娘就成了佛道双修之人。三圣教虽然份属邪门外道,可终究也和道门有很深的渊源,而她那个活佛师父,竟然是佛巫双修。萍姐也当知道,三圣教本身因为是苗疆的门派,下蛊是他们的族学,蛊术已经可以算作是白巫术的一种了。再加上那个活佛修的竟然是黑巫术,这依菩提就彻彻底底的成了佛道巫三修之人。若只是寻常巫门中人,下蛊之术或许精妙。但是却没有道心,自然无法替萍姐医治……”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靳光煦急道:“许少您是说要让依菩提在我师父身上下蛊,而且还要触及道心?”

    许半生点了点头,脸上也不再展现笑容。

    他道:“不了解道家本心之人,是无法正确种蛊的。这个蛊,必须要直种在道心之中,以道心培育蛊虫,使其源源不断的释放出那道禁制所需吞噬之物,方可令禁制平静。”

    众人大愕。他们这才终于明白,许半生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卖关子,又为何会说这压制禁制之法很邪。

    的确很邪!

    将蛊虫种在道心之中,以本源道心去养育蛊虫,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道心得来不易,成长更是不易,可却要将好容易凝成的道心作为蛊虫的养分,这要是不邪,这世上也便再没有邪性的事情了。

    萍姐苦笑着,摇头道:“许少所言之法且不谈成功的可能有多大。只是就我这点儿道心,又能供养那蛊虫几时?一旦道心被破,也不知是蛊虫吞噬掉禁制彻底将我的身体作为鼎炉。还是禁制全面爆发杀死蛊虫之后使我爆体而亡。”

    许半生又笑了,道:“萍姐怕死?”

    萍姐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和死又有什么分别,说不怕,那是假的,可是死了却还要滋养一条蛊虫,使其成为那个叫做依菩提的妖女一个害人的手段,这却万万不可。”

    许半生笑道:“萍姐自可放心,我既然提出这个方法。就可以保证萍姐的道心还可以成长,足以让那条蛊虫拥有充足的养分。也同时满足禁制所需。”

    “这不可能!我早已经络尽碎,功力全失。别说修道了。就算是练功都不行。”

    “我若说,萍姐你的经络还在,只是淤堵严重呢?”

    萍姐摇头叹道:“这更加不可能,师父既然出手废了我的经络,又怎么可能只是淤堵。”

    “那就是尊师挂念师徒之情,并未真的废去萍姐你的经络。刚才我替萍姐探脉,就是为了证实这一点。从命相上看,萍姐是有后福之人,不该早死。可若你的经络尽碎,就根本不可能有解开禁制的那一天。除非你的师父再来替你解除禁制。是以我猜测了一下,觉得或许当年尊师只是想让你绝了习武修道的念头,而并没有真的毁去你的经脉。”

    “真的?!”萍姐还是有所怀疑。

    蒋怡和靳光煦也是难以置信。

    许半生笑道:“是真是假,让毛头一试便知。”

    “毛头?!”萍姐又被许半生的话说的意外了。

    蒋怡和靳光煦,也很奇怪的看着许半生,心道就算萍姐的经脉只是淤堵,那么梳理经脉不是应该由许半生亲自出手么?

    许半生却道:“怕是唯有毛头可以。尊师堵塞萍姐经络的手段很巧妙,必须由男子以阳气相渡,这就已经把蒋总和小语都排除了出去。而且,渡气梳理,需二人裸裎相对,以膻中穴相连,中间不可有任何阻隔……这里,恐怕唯有毛头能与萍姐你如此了。”

    萍姐目瞪口呆,靳光煦也是满面通红。

    虽然靳光煦对萍姐早生情愫,可碍于师徒之名,一直也不敢挑明,在他的心里,其实早已将萍姐视为自己的女人。

    萍姐也是如此,和靳光煦朝夕相处,她又从未对任何男子倾心,自然是早就动了情。可是,她是靳光煦的师父,又比他大了十多岁,根本就不敢往那方面去想。

    现在许半生倒好,等于直接帮他们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甚至有种强行配对的意思,两人心里一时间都是波涛翻涌,完全无法自持。

    靳光煦涨红着脸,却不敢多言,萍姐虽然心动,却终究碍于世俗的名分,也迟迟做不了决定。

    “许少,非要如此么?”靳光煦红着脸终于憋出了一句。

    许半生严肃的点点头,道:“若非我早就看出你二人的感情其实早就超出了师徒情分,我也不敢说。毕竟这事关名节。而且,毛头终究是最适合之人,他也修习过你们紫微一脉的绝学。对于萍姐你体内经络以及气息的走势更为了解。即便如此,你二人也好好思量,如若能够做到。我便传授毛头渡气之法。如果萍姐你对师徒的名分有所顾忌,你亦可将毛头逐出门墙。而后我让我师哥收毛头为徒,我传他渡气之法也就名正言顺了。”

    萍姐和靳光煦面面相觑,许半生已经帮他们思虑的如此完善了,他们现在唯一需要突破的,便是自己的心结。

    蒋怡此刻开口道:“师姐,别再犹豫了,其实严格来说,毛头依旧是我门中弟子。你已经被逐出门墙,你二人的师徒名分已解,这本就不是问题。现在许少还愿意让他的师兄收毛头为徒,这是毛头的福分啊!”

    萍姐恍然大悟,对呀,靳光煦能列身太一派,哪怕只是个挂名弟子,这对他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是靳光煦却有些犹豫了,让许半生出手相助,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现在还要让许半生将自己列入太一派的门墙。这更是恩同再造,这辈子,怕是都还不了许半生这个恩情。

    看到萍姐和靳光煦还在犹豫。蒋怡再度发话。

    她威严的说道:“紫微降星门第十一代门主蒋怡,为正本门视听,特将紫微降星门第十二代弟子靳光煦,逐出门墙,永不再录。谕此。”蒋怡站起身来,看着靳光煦道:“靳光煦,你听好,念你本性纯良,本门主便不废你本门武功。日后你当善加运用。如若让我知晓你以本门武功为祸作乱,定斩不饶。”

    靳光煦当然明白。蒋怡此举完全是为了成全他和萍姐,也是为了萍姐的病考虑。

    他二话不说。噗通跪倒在蒋怡面前,脸上挂着泪痕,口中说道:“弟子靳光煦,虽因故遭逐,此生却断不敢有任何违逆本门门规之举。今后弟子必当以良善为本,除必要时,绝不动用本门绝学,一生仍以紫微降星门为尊,门主日后但有差遣,靳光煦莫敢不从。今日此誓,天地为证,紫微星为名,如若违誓,定遭天罚。谢门主成全!”

    萍姐见状,也施施然站起身来,然后拜倒在蒋怡面前。

    “紫微降星门原十一代弟子尤萍,虽早已被逐,仍愿以紫微降星门为尊。日后门主但有所驱,莫敢不从。如违此誓,天罚加身。谢蒋门主成全。”说罢,缓缓拜倒在地,端端正正的给蒋怡磕了三个响头。

    许半生和李小语,一直含笑看着眼前这一幕,今日不但找到了压制萍姐体内禁制的方法,还成全了这对很难被祝福的有"qing ren",也算得是圆满了。

    蒋怡将二人扶起,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再也没有半点矜持,当着蒋怡和许半生的面,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萍姐!”靳光煦声音哽咽。

    “毛头!”萍姐也是泣不成声。

    许半生和蒋怡对视了一眼,两人很默契的站起身来,一同离开了这个小小的餐厅。

    这时候,萍姐和靳光煦需要时间独处。

    下了楼之后,蒋怡靠在自己的车旁,看着许半生,眼中尽皆是谑笑之意。

    “许少,最后那个,是你故意的吧?”

    不光她如此想,李小语和冯三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许半生却摇了摇头,道:“真的必须膻中穴对膻中穴,师门所传就是如此。蒋总你若有天如此,我也可以帮你梳理经络。”说罢,许半生转身上车,蒋怡闹了个大红脸,可却也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些毛痒痒的,身子也热了起来。

    车子缓缓开了出去,李小语突然回头问道:“真的必须那样?”

    许半生闭着眼睛,笑了笑说:“只是未必要除去衣服罢了。”

    李小语一愣,随即开心的笑了起来。

    终究,许半生还是为了促成这对苦命的"qing ren"儿,才故意这样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