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66章 世事无绝对

第0166章 世事无绝对2017-11-11 22:19:56Ctrl+D 收藏本站

    七爷走的那天,给许半生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也没说什么,七爷只是说了一句:“许少,您是个仁义之人,以后就劳烦您多照应小文了。”

    许半生心领神会,七爷很清楚自己怕是再见不到这个女儿了。

    “曾文很懂事,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她。蒋怡说了,她会把曾文当女儿看的。”

    “多谢许少。”

    七爷并不以为自己的女儿真的能这么快讨到蒋怡如此欢喜,其中总归还是许半生的面子。

    挂了电话之后,许半生给自己点了一支越南芽庄的老沉香。

    沉香的火光微微亮着,屋里很快便弥漫着沉香特有的蜜一般的香气。

    在袅袅的烟雾之间,许半生自言自语道:“七爷你恐怕是所托非人了。”

    他这话,说的当然不会是自己,更加不会是蒋怡,并不是指的关于曾文的托付。

    许半生说的,是关于七爷的帮派。

    帮派是交给了付村,一部分产业也过到了付村的名下,可是,那些跟黑道无染的大部分产业,都在七爷夫人的手里攥着。

    付村是个忠心耿耿之人,可是,他的忠心是对七爷,是对这个帮派,而不是对七爷的夫人和儿女。

    许半生和付村刚认识的时候,觉得此人不错,是个可交之辈,但是仔细研究过他的面相之后,却发现此人相中有破,而一开始的时候,他相中之破是没有的。这也就是说,付村的破相,是在许半生认识他之后产生的。

    这段时间,对于付村来说。最大的变故恐怕就是得知七爷命不久矣,而这个帮派终究是要交到他的手里。

    这对七爷来说,是命里的定数。可对付村来说,却是一个极大的变数。

    一直以来甘居七爷左膀右臂的付村。陡然上位了。这在从前,他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七爷年纪还并不算大,正常而言,二十年还能把持。即便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女牵涉到帮派的事情中来,二十年后,付村也已经六十多了,哪怕是把帮派交给他,他也是力不从心。

    可万万没想到。七爷竟然说自己命不久矣,要将帮派交给他打理,付村的心思若是不起变化,是不可能的。

    他是上位了,可和七爷在位的时候是不一样的。且不谈帮派里肯定有不服他的势力需要他处理,光是帮中的财富和产业,就要少了一大截。而这些财富和产业,都掌握在七爷夫人的手里,付村只有查账的权力,甚至连经营权都没有。付村能掌握的财富很有限。大多数还都是涉黑的产业,顶多是些灰色产业。

    现在已经不是义字当头的年代了,即便是个涉黑的帮派。首先也要解决经济问题。谁还不是拖家带口一家老小需要养活呢?可以说,能打能卖命,都不可能帮助一个人真正的掌控一个帮派。

    换句话说,付村是帮派的老大,可也只是名义上的老大,若是七爷的夫人和公子,就这样安安稳稳的每年收钱过日子,那么付村这个老大是没问题的。可是,一旦七爷的夫人和公子想要夺权。真的很轻松。他们随时都能把七爷交给付村的一切都要回来,有钱什么都好办。最关键是名正言顺。这个帮派本就是七爷一手缔造出来的,现在他的公子想要要回去。付村敢不给?

    许半生也并不是说付村会反,他的面相起了变化,只是代表着一种可能性。根据许半生的推演来看,至少从目前来说,付村很有可能会辜负七爷所托。七爷怕是也想到过,所以才会有那一句敲打,而相比七爷的敲打也绝不会仅于那一次。

    当然,也有可能,在之后的发展之中,付村的面相再度发生变化。一个人的命理,始终是随着他所处的环境,所遇到的人,所经历的事在发生着改变的。人一生的命运,一直都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不变的,只有祖上积累下来的福荫,只有一个人一生从出生开始就注定的气运长短。这些其实也并非完全不能改变,只不过想要改变这些,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都属于逆天改命的范畴。

    许半生并不操心这些,他只是从付村如今的面相上,看到了未来的一种可能性,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慨。

    他知道,七爷既然走了,付村很快就会把曾文送到他这里来,然后由他带去石大定那里,先跟着石大定,让他传授小姑娘一些入门的基础,然后再让她真真正正的拜蒋怡为师,成为紫微降星门十一代门主的嫡传弟子。

    关于付村之后怎么做,许半生并不想去干涉,虽然他很容易就能做到这一点。

    他敲打付村,恐怕比七爷敲打他还要有效,可是,这与许半生没有关联,曾家的祖荫,都集中到了曾文一个人的头上,七爷的夫人和儿子,本就福薄。或许,这本也就是他们的命数。许半生没有见过七爷的夫人和儿子,他也无从推演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即便推演了其实也没什么作用,七爷还能活上一小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付村绝不敢有任何举动。七爷孝满之前,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真要有什么异动,那也基本上是两年以后的事情了。两年之中,会被改变的事情太多太多,别说许半生,就算是林浅,也不可能完全推演出两年之后要发生的事情。

    一切随缘。

    这不是萧瑟的情话,也不是佛家之语,而是彻彻底底的道家入世的态度。

    随缘,随性,随法。

    这本就是一个修道者必须遵循的法则,而许半生,更是如此,他下山后所做的一切,都只是随心意而已。

    蒋怡已经离开了共和国,随行的除了基本不离身的冯三,还有许半生的二叔许如脊和三叔许如项。

    目的地是东南亚的某个国家。许半生没多问,生意上的事情他不懂,他只负责帮助许家打开一个局面。让许家的势能够延续下去,剩下的。还要许如轩三兄弟自己去解决。

    安排好曾文,许半生婉拒了石大定留他吃饭的邀请,准备和李小语一同离开。

    可是曾文却好像有些舍不得他走,一直黏着他,许半生总觉得这小姑娘似乎是发现了点儿什么。

    陪着曾文说了会儿话,许半生突然问道:“小文,你会想你爸爸妈妈么?”

    曾文呆了呆,眼睛里竟然流出了泪水。

    看到小姑娘的眼泪。许半生知道了,这姑娘真是聪明的叫人吃惊,七爷肯定不会告诉她什么,可是她恐怕早已从父母的一些行为之中,发现了真相。只可笑,七爷还以为自己瞒的很好。

    这件事如果让许半生给个建议,他不会建议七爷瞒着曾文。毕竟他时日无多,短短数月而已,到时候,难道还能瞒着这个小姑娘。

    当然许半生也明白七爷的心思。他是怕曾文年纪太小,根本接受不了这样残酷的现实。当面说分别,并且是永别。自然更加残酷,而直接等到结果出现之后,曾文恐怕也只能照单全收的接受这样的结局。

    七爷以为自己瞒的很好,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有多么聪明,她只是不想让父亲走的不安心而已。真正被瞒住了的人,反倒是七爷。

    “许叔叔,我知道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爸爸了。不过我不怕,因为我有师父,我还有许叔叔你。还有小方哥哥和大定伯伯。虽然我知道在我长大之前,我可能不怎么能见到妈妈和哥哥。可是等我长大了,我就能见到他们了。只是。许叔叔……”曾文说着说着,眼泪就不住的流了下来,整张漂亮的小脸上,满是泪水。

    曾文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可是她依旧表现的很坚强,并没有哭出声,只是任由眼泪在自己的脸上肆虐。

    “我想爸爸了,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许半生看着梨花带雨却依旧坚强的不哭出声的曾文,心中发疼,他伸出手,将曾文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任随曾文的眼泪将自己的衣襟全部打湿。

    许半生没有安慰曾文,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小姑娘,而即便他知道,他这时候也不会开口。

    任何人在遇到如此重大的变故的时候,都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即便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

    ……

    默默的哭了会儿,曾文离开了许半生的怀抱,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粉嫩的双唇仿佛透明的果冻一般微微张开。

    “许叔叔,爸爸是好人还是坏人?”

    许半生没有犹豫,很坚定的告诉她:“是好人。”脸上带着他一贯好看的微笑。

    曾文点了点头,说:“在学校,有些小朋友会说爸爸是黑老大,不是好人。我没告诉过爸爸,我怕那个小朋友会倒霉。我知道,如果我对爸爸说了,即便爸爸不追究,村长叔叔也一定会去找那个小朋友家里人的麻烦的。可是,我很讨厌说爸爸是坏人的那些小朋友。”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就算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他也会有好的一面,在他家人的眼中,他永远都是一个好人。而你的父亲,他本来就是一个好人,或许他曾经做过一些错事,但是他早就已经不这样了。不要去管别人说什么,你现在已经是一个修道之人,要坚定自己的修道之心。你要记住,你认为的对和错,好与坏才是最重要的,别人告诉你的好坏对错,那都只是他们眼中的世界。每个人的世界和角度,原本就是不同的。”

    曾文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澈,眼泪也悄然而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