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67章 深秋暖阳

第0167章 深秋暖阳2017-11-11 22:19:57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逐渐的流逝,吴东已经进入了深秋时分。

    其实吴东是个没有什么春秋两季的城市,长江沿岸很多城市都有类似的特点,古人划分的春夏秋冬四季,对于吴东来说,基本只有两季。春秋两季,仿佛只是为了让冬夏两季的连接显得不那么突兀。

    本该均分的四季,在吴东城里,往往是冬夏各五个月,春秋加在一起不过一个多月两个月的时间。

    但是,天气凉了,满城的梧桐树叶掉了,翠绿的青草也枯萎变黄,天空中也开始可以看到成排的大雁正朝着更南方的方向飞去。

    这一切,都预示着秋季进入到了尾声,人们身上的衣服,逐渐厚了起来。

    这段日子的许半生,过的很平静,每天只是上课放学,偶尔会跟夏妙然或者蒋怡吃顿饭。

    依菩提也没敢再招惹许半生,或许是那晚发生的事情,依菩提也得到了来自于三圣教或者她那个活佛师父的警告,又或者,干脆是严大掌柜在离开之前,替许半生管教了一下依菩提。他毕竟是依菩提的姑父,对依菩提总归是有些约束力的。

    许如脊和许如项跟蒋怡在东南亚呆了十天,到达后的第三天,他们就传回来一段视频,视频基本揭示了蒋怡那个实验室里关于新能源项目的进展情况。

    项目本身没问题,研发的进展也很顺利,甚至比蒋怡告诉他们的还要顺利一些。不出意外,两三年后,这个项目就可以真正的启动了,到时候绝对会给蒋怡以及许家带来极为丰厚的回报。

    而这两三年的时间,是留给蒋怡和许家的准备时间,看起来很长。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发现这个时间未必够用。

    萍姐的状况也稳定了许多,靳光煦每日帮她梳理经络。十余天的时间下来,卓有成效。

    蒋怡刚回来的时候。许半生跟她去看了一次萍姐,一半是经络被梳理在逐渐恢复,另一半是因为萍姐也开始接受现状,精神上的负担比前些日子小了许多,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也好了很多,不再像上次许半生和蒋怡看到她的时候那样。虽然还是有些憔悴,可总比那天那副瘾君子一般的形象要好得多了。

    许半生再度搭了搭萍姐的脉,他表示。继续这样,再有个十天半个月,萍姐的经络就基本上可以完全恢复。到那个时候,就是依菩提应当粉墨登场的时间了。

    萍姐和靳光煦都以为许半生已经跟依菩提谈好了,蒋怡却知道,许半生根本还没跟依菩提提起这件事呢。

    眼看着萍姐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转,她现在甚至已经可以自行的进行一些内力的运转,只是经络之中还有许多不通的地方,她还无法像从前那样让内息在体内运转一个大周天而已。

    蒋怡约了许半生,想问问他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去跟依菩提说明这件事。依菩提还不知道肯不肯这样做呢,下蛊是为了让蛊主获利,被下蛊的宿主肯定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可如果下的蛊被破。蛊主是肯定会受到反噬的。

    而给萍姐下蛊,最终肯定是注定要破除蛊虫,依菩提未必会同意帮这个忙。毕竟,她没必要遭受蛊虫被破的反噬。

    下午。

    东山区百家湖畔,初见会所。

    坐在二楼的露台上,许半生半躺着。

    深秋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可是晒在身上已经全无夏日的暴躁,暖洋洋的很舒服。

    湖边的空气很好,加上初见的布局。本就是个引气的风水局,使得这里汇聚了更多的天地灵气。而进入到初见院内的空气。也仿佛经过的风水局的净化,比前方不远的那个街区更为纯净。

    手边是一杯清茶。小巧的品茗杯,杯底正中写着“不惑”二字,而杯子的边缘,则描着几笔青花的祥云。

    茶是好茶,蒋怡自己在山里买了块地,虽不是亲手种的,可也绝非市面上那些打过农药的茶叶可比。

    从选种,到种植,再到采摘,都由专人完成,而最后一道炒青,更是由蒋怡亲手完成的。

    她这茶叶,拿到市面上,就算是卖一万元一两,恐怕也有人趋之若鹜。

    水更是好水。

    这水是蒋怡的师父,早年间在旁边的一座山里堪舆风水的时候发现的。只是一汪小小的泉眼,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进得去的地方,是以这眼泉水被彻底的保存。

    甘甜,清透,这水是冯三从山里舀出来,密封之后放在会所前方小湖湖底镇藏的,平时也只有蒋怡一个人有资格享用,现在自然多了一个人,许半生来初见,必然是用这水泡茶。

    泡茶的人,更是远胜茶和水。

    蒋怡穿着许半生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穿的那件长裙,长裙上绣着星云,本身就是一件法器。

    蒋怡端坐在茶台之后,长长的秀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发髻,松松的显得很慵懒,阳光洒落下来,在头发上蒙上一层淡淡的金辉,使得蒋怡看上去就仿佛置身金光之中,端庄娴雅,肌肤如玉,美人如琴。

    茶台是上好的海南黄花梨,整木打造,右手边一只小小的红泥炭炉,上边摆着一只铸铁壶,壶中的水已经开始逐渐吐泡。

    蒋怡把茶壶从炉上摘下,放在纯铜打造的壶座之上,纤纤素手洁白无瑕,拿起一柄壶盖叉,将壶盖揭开少许。

    顺手点上一炉上好的沉香,烟雾凝而不散,袅袅伸向天空。

    待到茶壶中的水稍稍冷却一些之后,蒋怡将水注入紫砂壶里,扪了数秒,倒入公道杯。然后拿着公道杯走到许半生的身边,半蹲着给许半生的杯里续上了茶水。

    “许少,茶你也喝了,茶艺我也表演过了,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跟依菩提说萍姐的事情?”蒋怡拿过一方丝帕,擦了擦手,将丝帕扔在一旁的铜盆当中。

    许半生端起手边的品茗杯,看了看杯底的不惑二字,淡淡的说道:“茶杯真好,可做出这杯子的人,却做不到。”

    蒋怡笑了,笑得无比妖娆,她站起身来,走到许半生的身后,一双美到极致的纤手,按在了许半生的头颅两侧。

    十指用力,蒋怡帮许半生轻轻的按着头上的穴位,然后俯下身来,吐气如兰的几乎贴在许半生的耳边说道:“我连而立都不到,岂能不惑。小男人,你当真就能做到?”说话的时候,她的双唇几乎触碰到许半生的耳廓,加上口中热气,许半生又是****,又是舒服。

    这样的暧昧,在从前蒋怡也只是在手机短信里才敢做,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东南亚回来之后,她似乎就变得大胆多了。

    已经好几次,她几乎就是在撩拨许半生了,若非许半生道心坚定,换成任何一个其他男人,恐怕都禁受不住蒋怡这样的美人儿的挑逗,早就将其压在身下就地正法。

    许半生伸出手,捉住了蒋怡的一只手,将其缓缓往下拉着,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胸口。蒋怡本就俯低的身体越发前倾,胸前高耸早已压在了许半生的脑后,从领口挤压出更多的两团嫩白。

    蒋怡主动的将另一只手也垂了下去,同样落在许半生的胸口,用掌心感受着许半生其实并不厚实的胸膛,可是那却能让蒋怡感觉到由心而发的宁静。

    几乎就是蒋怡抱着许半生的姿态了,许半生感受着脑后那对丰腴柔软带来的惬意感觉,口中这才缓缓说道:“依菩提这段时间都没有找我,可能是她的长辈对她进行了警告。不过她终究是顽童心性,迟早还是要给我制造麻烦的。应该不会太久了,她的耐心也该到了终点。等她来找我,此事可成。”

    蒋怡娇嗔道:“那丫头好像对你情有独钟啊,年纪倒也合适,等上一两年,与你倒是般配的。你不会是打算出卖色相吧?”这话里,多多少少有些吃味的意思了。

    许半生微微笑着,伸手抚摸着蒋怡光洁幼嫩的手背,蒋怡既然有意,许半生也无意拒绝。

    “依菩提贪玩,纵然知道最终会遭致反噬,恐怕也不会放在心上。她对过程的要求,比对结果强烈的多。”许半生并不去接蒋怡的话,而只是平静的叙述他为何笃定依菩提会愿意帮这个忙。

    “蛊虫成长的越好,对蛊主的反噬就越强,依菩提是个聪明到极点的女孩子,就算再贪玩,她也应该知道反噬之力会让她吃很大的苦头吧?”蒋怡稍稍晃动身体,胸前那对软肉挤压在许半生的后脑,宛如按摩一般,让许半生舒服的几乎想要轻呼出声。

    “她师父会帮她的,而且,即便知道结果,她师父也会希望她帮这个忙。”

    蒋怡一愣,身体的动作停止,口中问道:“为何?”

    许半生正舒服着呢,蒋怡却停了下来,他便干脆拉着蒋怡的手,将其绕过自己的身体,让蒋怡坐到自己身边的躺榻上来。

    蒋怡的身子极软,坐在许半生的身边,便靠向了他,许半生也便轻舒猿臂,将蒋怡环在自己的怀中,依旧抓着蒋怡的手,轻轻的抚摸着。

    “为了让我欠她一个人情,这样,当她所寻之物出现的时候,即便我不帮她,也不会阻拦她。她获得那件东西的可能性,就要高出许多了。”

    蒋怡微微皱眉,可是即便是皱眉也那么的好看。

    “他们到底在找什么?一个僵尸道少掌柜,被你废了还不肯走,他父亲也不敢找你麻烦。一个三圣教的圣姑,也对此趋之若鹜。”(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