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72章 失联

第0172章 失联2017-11-11 22:20:3Ctrl+D 收藏本站

    上有老,下有小,虽然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但是跟李婷婷的感情一向很好,李婷婷也不可能丢下他们。

    可李婷婷一个小姑娘家,能撑多久呢?能借的都借遍了,她终于到了撑不下去的时刻。

    父母离婚的时候,李婷婷还太小,根本就没记事,后来也只是知道自己的父母离了婚,却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姐姐。若非她那个后母玩了一手绝的,恐怕她父亲还不会把这事儿告诉她。

    那时候,李婷婷跟父亲商量,准备把房子抵给银行,先过了她大学这四年的难关再说。她想着,等到大学毕业,有了收入,就算过得不好,养活父亲和弟弟总归不成问题。

    可谁曾想,找遍了家里也找不到房产证,然后很快就有人上门收房了。她那个继母,竟然把房子卖了,虽然这卖房的手续明显不全,缺少了李婷婷父亲的签名,要回房子的希望很大。但是,李婷婷现在的状况,哪有钱去打官司?她继母已经卷了卖房款走了,就算打官司,有了判决却找不到人,这事儿也只能拖着。

    走投无路之下,李婷婷的父亲告诉她,她还有个姐姐。而且,李婷婷的父亲在出事之前,还曾在吴东见到过李维,那是他送李婷婷到吴东来读大学,无意中看到了李维。对李维,李父始终是有愧疚之心的,这些年他也偷偷的去看过李维几次,李维当然早已认不出自己的父亲了,可李父却依旧能认出李维。这次若非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也绝不会让李婷婷来找李维。

    找到李维之后,几乎都不用验明正身,李维也知道李婷婷就是自己的妹妹。长的实在太像了。

    这两年。李维也是从一个普通的服务员做起,最初的时候月入只有几千块,基本上全都给母亲看病用了。之后收入高一些。母亲的开销也跟着水涨船高,直到今年才算是真正缓过来。

    可是。半年左右的时间,李维的积蓄也很有限,而且,李婷婷在得知这家俱乐部的收入很高之后,也不愿拿走李维的积蓄,毕竟她们共同的母亲那边还是个无底洞,李维也要留些钱在身边。

    按照李维的想法,安排自己妹妹在这里做个服务员就挺好。排班上他打个招呼,甚至可以不影响李婷婷的学业。

    但是李婷婷不肯,她了解了这里的情况之后,说既然这里是完全清水的,那么她就算做个陪酒女也没什么。总之是要多赚钱,快赚钱,好给父亲和弟弟提供一个好一些的生活。他们一家人,总不能一直租个房子,而且她每天上学上班,家里一老一小都需要人照顾。有钱就可以请个人照顾他们。

    李维思前想后,觉得妹妹的话倒也不错,而且她在这里两年。很清楚这里的ktv是个什么状况,只要自己把持得住,其实也就是喝点儿酒的事情,而且还极少会遇到客人灌你酒的状况。

    跟ktv这边的经理说了说,经理见了李婷婷,觉得这姑娘的确不错。关键是跟李维长得像,这里很多客人跟李维关系都不错,打她主意的也不是没有,但是一听说是许中谦的女人。那些人也只能偃旗息鼓。现在来了个亲妹妹,多少也能填补一下那些客人的遗憾。于是便让李婷婷进来了。

    李婷婷这姑娘悟性好,培训了才两天。经理就让她上岗了,私底下,这边的经理甚至觉得李婷婷以前是不是在类似的地方干过,所以才如此驾轻就熟。

    许中谦听完,点了点头,道:“现在父亲和弟弟都安顿好了?”

    李婷婷也点点头,道:“姐姐拿了两万块,房子租好了,反正短时间内也只能租房子住。剩下的钱,我请了个阿姨照顾他们。”

    许中谦没再多问,也没去找李维,就坐在包间里静静的喝着酒。

    其实许中谦是有些不满的,就算是你亲妹妹,你也不用让她来伺候我。这算怎么回事?难不成一会儿我跟你们姐俩来个双|飞?而且,你让她跑来给我讲一个凄惨的故事干嘛?这是变相找我要钱?

    许中谦当然不会在乎这点儿钱,如果是李维,有了难处,他给她个一套房的钱也无所谓。可是这样搞,让许中谦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痛快。

    不过这等于是李维开了口,许中谦也不能没点儿表示,只是原本是过来排遣心里的郁闷的,现在倒好,更不痛快了。

    下来就已经九点多了,喝了两瓶啤酒,不过十点来钟,许中谦就已经坐不住了。

    拿出vip卡,让李婷婷去刷卡结账,他自己则是掏出了支票簿。仔细的想了想之后,写了三十万。然后,他又写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准备交给李维。基本上,这两张支票拿出去之后,他以后也就再不认识李维这个人。当初喜欢这个姑娘,就是因为她秉性之中的坚持,而现在,许中谦已经失望了。

    李婷婷回来之后,许中谦取回了vip卡,然后把那张三十万的支票推了过去。

    李婷婷一惊,急忙摆手道:“许少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

    许中谦淡淡的说:“开了口,我也不能不帮,数目不大,你在郊区买套小点儿的房子,头期款应该也还是够了的。你在这儿工作,收入也不会太低,以后的月供和你父亲弟弟的开销,你应当应付的过来。拿着吧。”

    李婷婷急得小脸通红,坚决的拒绝道:“许少,我跟您说家里的事,不是想找您要钱,姐姐要是知道我拿了你的钱,肯定会不认我这个妹妹的。而且,我凭什么拿您的钱啊?姐姐和您的关系我知道,姐姐也只是觉得我第一天上班,怕我伺候不好其他的客人,觉得安排我在您的包间里适应一下,您不会介意,我也能更了解这份工作。如果您觉得我让您不痛快了,换个人陪您就是了。这钱,我是绝对不会收的,别说我和您素不相识,只是因为姐姐的关系才认识,即便我和您是朋友,我也不会要您的钱。对不起,让您添堵了。”说罢,李婷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许中谦一愣,他的确没想到李维让李婷婷陪自己会是这个意思,如果李婷婷说的是真的,似乎倒是自己多心了。

    “如果嫌少的话,我可以重新写一张给你,看在你姐姐的份上,你现在有难,我无论如何也该帮一下。”

    李婷婷站住脚步,回过头,脸上竟然带着些许的笑容,但她却坚定的摇摇头道:“许少,我虽然没钱,也的确很缺钱,但我也知道什么钱能拿,什么钱不该拿。谢谢您的好意,也很抱歉我给您添堵了。”说罢,她拉开门,离开了这个包间。

    看着桌上那张三十万的支票,许中谦又摸出了怀里那张一百万的支票,笑了笑,拿起桌上的火柴,擦燃一根之后,烧掉了这两张支票。

    服务员过来敲门,许中谦吩咐她把李婷婷喊回来,又叫了一些酒,心情突然舒畅了许多,就连许半生也暂时忘记了。

    李婷婷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大概猜出了许中谦前后态度不同的原因,并没有多问,只是正常的把自己当作一个陪酒女,陪着许中谦开心。

    十二点来钟的时候,许中谦的负面情绪暂时得到了缓解,便叫李维去吃宵夜,可是李维还有些事要处理,便让许中谦先带着李婷婷去,她随后就到。

    出门取了车,许中谦带着李婷婷离开了这家俱乐部。

    原本就是一顿正常的宵夜,可许中谦万万也想不到,竟然会出了意外。

    许半生此刻已经睡了,可他突然感觉到道心动荡,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心绪不宁的许半生,掐指一算,便知道问题出在何处,竟然是许中谦出了事。

    许家的每一个成员,许半生都在他们身上留下了自己独特的印记,这印记可以在他们出现危险或者意外的时候,向许半生发出警告,也可以让许半生随时通过心念知道他大概的位置。许如轩和秦楠楠身上,则是戴着许半生给他们的法器,那个不但相比印记效果更好,还有防御的作用。

    纵然许中谦视许半生为敌,可许半生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堂哥出事。

    李小语也醒了过来,看着许半生,静静的问道:“出事了?”

    许半生点点头,道:“许中谦。”说罢,翻身下床,穿上衣服就出了门。

    让许半生没想到的是,当他坐在车里想要根据印记推演一下许中谦现在的位置,却发现许中谦失联了。

    跟上次夏妙然失联的状况有些相似,都是完全失去了对方的下落。许半生明白,这是许中谦置身于一个阵法之中的缘故。由此看来,这次出手对付许中谦的人,竟然也是术数界的人,甚至于,许半生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带走许中谦的,跟自己一样,是道门中人。

    无奈何,许半生只能请出五帝钱,做更为细致的推演。

    现在的天气已经很凉了,可是许半生排完那五枚铜钱之后,却是出了一身透汗。

    他现在是在追溯许中谦被带走之前的去向,虽然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但是由于印记被遮蔽了,许半生所耗费的精气实在非同小可。这个推演,若是换成别人,恐怕根本无力完成。

    许半生推演出一个地方,也推演出一个人来,只知道是个女人,却并不知道姓甚名谁。不过,只要有地方,想要找出这个人,应该不会是太困难的事情。(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